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电梯里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季半夏刚到公司,就听见赵韦廷在跟纪云交接工作。

    “纪云,今天要签字的各种文件都暂时归档,boss住院了,今天不会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住院?他怎么了?怎么突然住院了?”纪云一脸惊讶。boss是轻伤不下火线的那种人,如果住院,肯定是出大问题了。

    赵韦廷耸耸肩: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,好像是手肘骨裂加上软组织挫伤发炎什么的吧,反正还有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听见不是癌症之类的绝症,纪云放心了,脸上有了淡淡的喜色:“嘿嘿,要住多久呀?”

    傅斯年住院,他们就轻松了,可以好好放松几天了。

    赵韦廷明白她的意思,了然一笑:“别想了,没几天,又不是要做手术。”

    得知傅斯年住院的消息,所有人都欢欣鼓舞,没有一个人为他担忧难过,除了季半夏。

    赵韦廷对傅斯年的病情也所知不多,她绕着弯子打听了几句,也没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。季半夏想发个信息问问傅斯年,却始终鼓不起勇气。

    下属问候上司本来也算正常,但她就是心虚。她不想让傅斯年觉得自己是牛皮糖,甩也甩不掉。

    就这么煎熬了几天,季半夏一直心神不宁。现在傅斯年不在公司了,她不用再处处碰见他了,这本来是应该开心的事,可她的心却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因为一直没睡好,这天早上,季半夏早上竟然睡过了头,睁开眼一看已经快八点了。从她家到公司至少要一个小时,季半夏一看闹钟,赶紧手忙脚乱的梳洗。

    算她运气好,很顺利的坐上了公交,又挤上了第一班地铁。

    到了写字楼大厅,季半夏一看手机,8:55了!她还有五分钟的时间!

    华臣的全勤奖很丰厚,有1000元。如果她迟到了,这个月的全勤奖就拿不到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看人头攒动,很明显上不去的员工电梯,再看看拐角处一个人也没有的高管专用电梯,咬咬牙,避开人群,朝专用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她是总裁办的,知道电梯的密码。反正傅斯年也没来上班……

    走进电梯按了密码,季半夏压下心中那点不安,松了口气。这下不会迟到了。全勤奖有保证了,下个月可以实践诺言,带连翘到附近城市玩一趟了。

    门关上,电梯正要上升,突然又停住了。季半夏心里咯噔一下,正以为电梯坏了,门又打开了,走进来的男人,赫然正是傅斯年!

    季半夏吓了一跳,呐呐看着傅斯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胳膊上打着石膏吊在胸前,脸色倒没之前那么苍白了,看上去气色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傅斯年早就看到季半夏进他的电梯了,此刻见季半夏吃惊,朝她做了个“无妨,这电梯你坐了就坐了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得到傅斯年的默许,季半夏的忐忑淡化了很多。

    虽然公司没有明文规定员工不能坐高管专用电梯,但这已经是华臣员工约定俗成的规矩,她坐这部电梯虽然不算违规,但总是不合适的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里乱乱的,想问候一下傅斯年的病情,又想解释一下她坐电梯的事,又觉得气氛压抑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季半夏不说话,傅斯年更不会说话,他的话一向少。

    二人默默站在。

    傅斯年胳膊上的石膏白得刺眼,季半夏终于鼓起勇气问了句:“你的胳膊,受伤了?”

    傅斯年扭头看了她一眼,又很快转过头去,他的眼睛盯着电梯门,轻描淡写的回道:“不小心撞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眼中的担忧,他看见了,但他害怕是自己多想。这大概只是下属对上司的关心吧。

    季半夏打定了主意要和他断个干净,又怎么会做超越正常界限的事呢?她的自控能力,在女人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回答,是很典型的上司对下属的语气,平淡官方,不想多说的样子。

    季半夏低了头不再说话,眼神一扫,竟发现傅斯年的鞋带散开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衣衫整洁严谨,散开的鞋带,跟他的整体形象完全不搭。他这么有洁癖的人,肯定忍受不了这个吧……

    见季半夏盯着地面若有所思,傅斯年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,也发现了自己鞋带松开的事实。

    但他也只是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,没有任何弯腰系上鞋带的意思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傅斯年,突然反应过来,他的手臂打着石膏,当着她的面一只手系鞋带,一定很不方便,很尴尬。

    脑海中,突然就闪出那天的事。那天,在他的办公室里,他帮她系鞋带。那么自然的就弯下腰,修长的手指灵巧的将她的鞋带绑得牢牢的,还教她怎样系才不会松开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那么温柔,让她甜蜜得几乎惶恐……

    突然决堤的情感,驱使季半夏不管不顾的蹲下身去。她像傅斯年教的那样,将一根鞋带绕一个圈,再跟另一根鞋带绑好。这样,就不会松开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万万没想到季半夏会帮他系鞋带,彻底愣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看着她蹲下去露出的薄薄肩胛骨,傅斯年的鼻子突然有点酸涩。

    她心里,还是有他的吧……她只是不想和他在一起罢了。

    鞋带系好了,季半夏站起身来,假装若无其事的微笑:“傅总,公司有没有助人为乐奖?”

    傅斯年明白她故意开玩笑是在掩饰什么,心中更加难过。

    他想抱紧她,不顾一切地抱紧她。可是,他却没有办法伸出手。季半夏要的,不是他的拥抱。他和她离的这么近,中间却隔着千山万水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傅斯年轻声道谢。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。你手臂受伤,换了别人也会帮你的。”季半夏刻意撇清。害怕被他看轻。

    她刻意躲开自己的目光,抬头去看电梯上的数字。

    感觉已经过了很久,电梯怎么还没到?

    看到显示屏上的数字,季半夏愣住了,电梯压根就没上行,一直停在1楼!她和傅斯年都忘记按楼层按钮了!

    “哎呀!忘记按了!”季半夏懊恼的嘀咕了一句,伸手去按按钮。

    没想到傅斯年也同时伸手按按钮,二人的手在电梯门上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季半夏触电般缩回手。她怎么就忘了,傅斯年这么有风度的人,肯定会主动去按按钮的。

    他的手很暖,只是瞬间的碰触,却让季半夏倏地红了脸。

    电梯上行,二人都没有说话,眼睛都盯着电梯门上跳动的数字。

    季半夏根本不敢看傅斯年的表情。她怕自己的窘态已经被他尽收眼底。他离开了,她却还没放下,这是多么伤自尊的事。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,电梯到总裁办的楼层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知道傅斯年会等她先出去,也不谦让,朝傅斯年笑笑,便径直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全勤奖你可以单独找我申报。”傅斯年突然在后面来了一句。季半夏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坐专用电梯是为了冲全勤奖,他知道她以前从来没有迟到,他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说什么,可他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好吧?”她回头看着他,惊讶的问他。她不否认,1000元的全勤奖对她来说很重要,她不介意多挣点钱,但必须是在公司规则内。

    “是我忘了按按钮。不然你不会迟到。”傅斯年看着她的脸。这张脸,百看不厌,无论哪个角度都让他动心。

    这个理由……似乎有点牵强。

    傅斯年很喜欢乱发钱吗?靳晓芙的月薪三万,她单独申报的全勤奖……

    凡是他碰过的女人,都会在公司制度外再给点额外的补偿吗?

    季半夏变了脸色,冷冷的盯着傅斯年:“不用了。该怎么样就怎么样,傅总不必费心刻意照顾我。”

    最后半句话,她咬得很重,别有所指的意味很浓。

    季半夏蹬蹬蹬踩着高跟鞋忿然离去。傅斯年站在懊恼万分。

    他怎么又忘了,季半夏要的是撇清关系,保持距离。不过系一次鞋带而已,不过碰到一次她的手而已,他怎么又开始蠢蠢欲动了?

    今天傅斯年来公司了,办公室的气氛明显紧张了许多。大家坐在座位上,都开始认真干活。

    年中庆典的策划方案出来了,纪云召集了季半夏和赵媛等人一起到小会议室开碰头会,把策划方案打印出来,给她们每人发了一份。

    前面是各种用相声小品和歌舞穿插的公司业绩展示,中间是各部门领导互动,压轴的是抽奖和总裁嘉奖。

    赵媛看到中间一个活动环节,不禁笑了起来:“这游戏是谁想出来的?游戏规则简直太坑爹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规则?”季半夏也翻到活动环节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每位员工抽一张排序卡片,两个抽到了一样序号的人,要一起表演一个节目,节目内容由主持人现场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吧?”季半夏没看出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还没什么不妥?到时候要是让赵韦廷和傅总抽到了一样的序号,云云姐让他俩热吻一番,那多劲爆!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