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所有的磨难都是值得的


快到中午的时候,果然通知开例会了。 大家早有准备,都摆出严肃认真的表情,鱼贯走进会议室。


坐着等了一会儿,还是不见傅斯年的影子,赵韦廷刚挨过训,不敢催,正好季半夏坐在他对面,就直接喊季半夏:“小季,你去催下bss?”


赵韦廷算是季半夏的上级,季半夏没办法,只好郁闷的站起身往傅斯年办公室走。


今天这叫什么事啊,一会儿靳晓芙一会儿赵韦廷的,逼得她不得不和傅斯年打交道。


季半夏走到傅斯年办公室,抬手正准备敲门,傅斯年打开门从里面走出来了。


二人都没有防备,一下子撞到一起。季半夏的额头刚好撞到傅斯年的下巴,疼得她“啊”了一声。


傅斯年还没看清是季半夏,赶紧道歉:“抱歉……”


虽然是他突然从房间里走出来撞到了自己,可季半夏哪儿敢接受他的道歉,慌忙道:“没事没事,是我自己不小心。”


看清了是季半夏,傅斯年剩下的话堵在了嗓子里。他看着她,突然失语了。


已经决定放手了,却三番五次和她正面相对,他的心乱得一塌糊涂。


所有人都去会议室了,偌大的办公区就傅斯年和她四目相对,二人都怔怔说不出话来。这气氛太怪异了。


“傅总,会议室里人都到齐了,就差你了。”季半夏打破了沉默,她想摆明自己的态度,她不是故意要过来刷存在感的,她是有事找他。


傅斯年没说话,眼睛从她脸上移开,朝会议室走去。


季半夏讪讪的跟在他身后,也朝会议室走。


会议不算长,主要是统计各部门预算以及年中庆典的预算申报。


华臣的年会有两场,年中一场,年底一场。年中主要是总公司各部门的狂欢,年底是整个公司的大型庆典。年中庆典由总裁办来负责统筹。


傅斯年对这些明显不感兴趣,听了几句,便淡淡道:“这些赵韦廷直接跟行政部和财务部确认就行了。散会吧。”


趁着傅斯年说话,季半夏偷偷瞟了他一眼。他脸色有点苍白,下巴却红了一块——刚才被她的额头撞的。


她抬手按按自己的额头。撞到傅斯年下巴的那一块,一碰也在疼。


正走神,忽然听见“砰”的一声,所有人都朝傅斯年看去。他刚才心不在焉地起身,手肘撞到了硬木的桌角。


大家都看到傅斯年明显吸了口气,眉头都蹙了起来。大概是撞疼了。


“傅总,您没事吧?”赵韦廷赶紧问道。他刚挨过训,现在需要表现一下,挽回点印象分。


“没事。”傅斯年朝众人摆摆头,示意他们先走。自己又在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
大家都巴不得赶快逃出会议室,bss这几天明显心情不好,尽量减少接触为妙。


季半夏走在人群中,忍不住朝傅斯年看去。


他坐在椅子上,除了微皱的眉头,没有任何表情,可她却敏锐的发现,他的额头似乎在冒冷汗。


刚才那一下,撞的很疼吗?傅斯年从来不是娇气的人,撞一下就冒冷汗,这太不对劲了。


他生病了吗?


季半夏满腹疑问,脚步情不自禁放慢了。


等她走到傅斯年身边时,前面只剩赵媛了。


走到门口了,季半夏像中了邪似的,想也没想,就停下脚步扭头问他:“你还好吗?”


傅斯年扭头看向她。没有说话,眼神中是迷惑和惊讶。


这个眼神,突然就让季半夏痛了。故意躲着她的人是他,和其他人不清不白的人是他,为什么他还像一个受害者一样,露出这么悲伤迷惘的眼神?


好像,好像是她伤害了他,是她抛弃了他又来假惺惺关心他似的?


傅斯年没有说话,一直看着她,仿佛要看进她的心里。


季半夏心里难受得几乎要爆炸。她受不了傅斯年的眼神。这种眼神,让她想起那张照片,照片里的小男孩,在和野狗争抢一块肉骨头。


让她痛到了心底里。


季半夏仓皇逃离,径直奔到了洗手间。


关上门,她的眼泪潮水般倾泻而下。说不出是委屈还是难过,她只觉得痛,痛,痛。如果可以选择,她一定不要认识傅斯年。


独自在洗手间呆了一会儿,又怕有人找她,季半夏用纸巾擦了擦泪,恹恹的回到自己的工位。


果然有人找她。赵韦廷在即时通上喊她,让她去买止痛药。


“止痛药?给谁买?”季半夏心里隐隐不安。


“给bss买。刚才他不是撞了一下吗?貌似撞的还不轻。我现在手头有事走不开,你赶紧去买吧。”


“好吧。”季半夏拿了门卡就出去了。公司旁边就有个药店。


到了药店,季半夏详细地咨询了柜台医生,帮傅斯年买了好几种不同的药,有消炎镇痛的,有治跌打损伤,还有活血化瘀的,有片剂,也有喷雾。反正总有一款适合他。


季半夏买好药回了公司,把装药的袋子递给赵韦廷:“买好了,给你吧。”


赵韦廷抬头瞟她一眼:“你送过去吧,我这正忙着呢。”


季半夏犹豫着点了点头,想找赵媛帮忙送过去,却发现赵媛不在工位上,她等了一会儿,还是不见赵媛回来,赵韦廷已经开始催了:“你磨蹭什么呢?赶紧把药送过去呀!”


季半夏只好拎了袋子敲开了傅斯年的办公室门。


傅斯年低头盯着笔记本屏幕,见她进来,瞟了她一眼,又继续盯着屏幕。


季半夏本来想把药放在门边的茶几上,又觉得太刻意了,想了想,还是走过去把袋子放到傅斯年的办公桌上:“傅总,你要的止痛药买回来了。”


傅斯年随手打开袋子,眼神变得有点复杂起来。


袋子里装着好几种药,各种类型的都有,一看就是用心挑的。


傅斯年忽然就想起季半夏给他订的餐。


她帮他订的餐,她帮他买的药,都比别人更用心,更体贴,更细致入微。


如果她心里没有他,又怎么可能做到这样?


季半夏放下药准备出去,刚转过身,就听见傅斯年的声音:“等下,我有个问题想问你……”


他的声音低沉醇厚,磁性好听。


季半夏的心跳不争气的加快。忽然想起网上流传很火的那个截图:


“分开前,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问你……”


“爱过。”


傅斯年的问题,会是这个吗?


如果他问她是不是还爱他,是不是爱过他,她该怎么回答?


她没有回头,屏住了呼吸,纠结的等着傅斯年说话。


沉默。傅斯年沉默了很久,久得像一个世纪,然而,最后他的声音淡淡响起,说的却是:“算了,没事了。你可以走了。”


季半夏如释重负却又无比失落。她咬咬唇,快步离开了傅斯年的办公室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小剧场:


很久以后,季半夏旧事重提,问傅斯年:“那天,你究竟想问我什么问题?”


傅斯年皱眉作回忆状:“应该是想问你,挖掘机技术到底哪家强吧?”


季半夏无语望天,伸手一掌拍在傅斯年的头上:“滚远!”


傅斯年哈哈大笑,躲过她的玄风霹雳掌:“小老虎又发威了?”


他故意把“小”字说的很含混,听上去很像“母”字。


季半夏是真怒了,母老虎,多难听的字眼啊!她跟傅斯年才结婚三年啊!在他心中就已经沦为买面目可憎的母老虎了么!


她打掉傅斯年搂过来的爪子:“走开!别烦我!”


傅斯年见她真的生气了,赶快来哄:“好好好,我错了,我错了。别气了。来,你再问一遍,我一定好好回答。”


季半夏不理他,把头傲娇地一扭。


傅斯年从后面抱住她的腰,下巴在她头发上缓缓的摩挲:“其实你猜到了,对吗?”


“我有那么聪明吗?你那时候对我爱理不理的,躲我躲得远远的,我哪儿敢乱猜你的心思啊!”季半夏想起那些煎熬的日子,就觉得委屈。


“傻丫头……”傅斯年轻轻地吻她的头发:“现在想想,我那时候真应该问出来的。如果问了,我们开诚布公谈一谈,也不用煎熬那么久了。”


“那你到底想问什么?”季半夏好奇的问他。


“我想问你‘你心里是有我的,对吗?’但那天,你连头都不肯转过来,只给了我一个冷冷的背影。我实在问不出口。”傅斯年的声音很感慨。


季半夏心里一阵愧疚。她转过身抱住傅斯年:“那我现在回答你还来得及吗?”


傅斯年的眼睛亮晶晶的,含笑看着她:“来得及。快回答我。”


季半夏有点不好意思,伸手捂住他的眼睛,不然他看自己:“是的,我心里有你。一直都有你。我一直爱着你,从来没有改变。”


“嗯。我知道。亲爱的,我知道。”傅斯年轻轻拉开她的手,温柔的与她对视。


他吻住了她。深深的,用力的。


这一秒,他觉得所有的痛苦和磨难都是值得的。他至爱的女人,此刻就在他的怀中。呼吸相闻,亲密无间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以后还是恢复早上更新吧,省得大家苦等。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