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要赶快想对策才是
    顾浅秋就坐在傅斯年旁边,看见季半夏和刘郴亲昵低语,她明显的感觉到傅斯年放在膝盖上的手倏然紧握成拳。

    顾浅秋盯着季半夏,心里翻江倒海。

    这个贱女人,真是天生的狐狸精,青绍都被她害成什么样子了!抢了傅斯年又不珍惜,现在又换了新男人了!

    顾浅秋实在想不通,世界上怎么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!她真想撕烂那张看似清纯的脸!

    她恨傅斯年,恨他的冷漠和绝情,可看到傅斯年被别的女人抛弃伤心,她心里又怜惜他。

    毕竟是爱了二十年的男人,说放下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对五个人来说,这顿饭都吃的毫不轻松。饭局结束,各自道别时,所有人都有一种“终于结束了”的轻松感。

    刘郴搂着季半夏的腰走了,傅斯年脸色淡淡的,脸色却苍白得厉害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胳膊还没好,不方便开车,江翼飞主动提出开车送傅斯年和顾浅秋回家。

    傅斯年和顾浅秋坐在后座,傅斯年看着方向盘前面粉红色的纸巾盒,微笑道:“翼飞,有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江翼飞心头一颤,顺着傅斯年的眼神看过去,有点慌乱的把纸巾盒往副驾上一扔:“没有啊。那天顺手拿了这个颜色而已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点点头,表示了然。粉红色,顾浅秋最喜欢的颜色。

    车内香水也是她喜欢的草木调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窗外川柳不息的车流,微微眯起了眼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他猜测的那样,也许,反而是一件好事吧。

    在最初的震惊和难过之后,他竟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离开众人的视线,季半夏就甩开了刘郴的手。

    刘郴笑嘻嘻的:“妹妹,我演技怎么样?是不是浑然天成?”

    季半夏低头看着脚下的路,没搭理刘郴。

    刘郴觉得很头疼,这么个油盐不进的冰山美人,他真是无计可施了。

    “情绪不高啊,我给你讲一件事,保证让你瞬间心情变好。”刘郴转转眼珠,极力地想哄她开心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季半夏还是没精打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说,撞见自己老婆和别的男人共进晚餐,傅斯年会不会吃醋啊?”刘郴笑得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季半夏脸一白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她现在真的听不得傅斯年这个名字。看见他,痛苦,看不见他,还是痛苦。想到他和靳晓芙,痛苦,故意演戏刺激他,还是痛苦。

    “嘿嘿,傅太太和那个姓江的,不简单呀……傅斯年还真是命苦,怎么就摊上这档子事呢!”

    季半夏皱皱眉:“你这种人,就见不得别人好,巴不得人家头顶都戴绿帽子,就你最干净,最无邪!”

    她不喜欢顾浅秋,可听见刘郴用这种幸灾乐祸的语气同情傅斯年,她还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刘郴作受伤状:“你这丫头,真是不知好歹啊,我这不是为了让你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无中生有,造谣生事,我就开心了?那我是不是太卑鄙了?”季半夏想不通刘郴的逻辑。

    “无中生有?造谣生事?哈哈,我会那么没品吗?我亲眼看见……”刘郴突然停住不说了,脸上有一丝懊恼。

    季半夏疑窦顿生:“你看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哈哈,逗你的呢!你还当真啦?走,上车吧。我送你回家。”刘郴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盯着他的脸,怎么看都觉得他的笑容有点诡异。她在脑中细细回想了一遍吃饭时的情景,却没发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江翼飞她不陌生,以前听傅斯年提到过,他,江翼飞,顾浅秋,都是打小就认识的朋友。

    江翼飞和顾浅秋一起吃饭,于情于理,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是刘郴在故弄玄虚吧,反正他虚虚实实没几句真话。季半夏想不明白,索性不再去想。

    江翼飞送傅斯年和顾浅秋到了别墅区。岗亭的保安伸了指纹器过来,顾浅秋探出头按了指纹,车子顺利开进了进去。

    林木深深,再远处是草坪和人工湖泊,傅斯年正看着窗外的风景,忽然发现江翼飞拐进了另一条弯道。

    这不是去他家常走的路。

    “翼飞,你拐错了吧?”傅斯年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江翼飞专注地盯着路面,随口道:“这条路更近一点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心里咯噔一下,赶快用眼角的余光去看傅斯年的表情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表情没有任何异常,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。他静静看着窗外,平静如常。

    顾浅秋这才放下心来。心里暗暗责怪江翼飞太大意了。傅斯年都不知道的路,他竟然知道。他对这里的环境,显得太熟悉了!

    她真的很怕傅斯年会起疑心。

    幸好傅斯年没注意到这个细节。

    顾浅秋那抹探询的目光,早就落在傅斯年的眼中。他看着窗外,心平如镜。

    不吃醋,他是真的不吃醋。之前那点愤怒和背叛的难过也所剩无几。能毫无歉疚的重获自由身,他很期待。

    只是,可惜了翼飞这么个朋友。

    江翼飞熟门熟路的把傅斯年和顾浅秋送到家门口。顾浅秋装出客套的样子:“翼飞,要不进来坐坐?时间还早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啦。我还有别的事呢。你们早点休息吧!”江翼飞看着顾浅秋的样子,心酸的很。

    她挺着大肚子站在傅斯年旁边,傅斯年就像个陌生人,连她的手臂都没有扶一下。

    刚才下车时傅斯年倒是扶了她,可那只是出于良好的教养和风度。教养和风度之外,傅斯年并没有给她更多的体贴和关爱。

    江翼飞开车离开,从后视镜中再看一眼并肩站在门前目送他离开的男女,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不属于他,他永远无法像傅斯年一样,堂堂正正的站在她身旁。

    傅斯年很少这么早回到家。进门之后,他发现家里空荡荡的,疑惑道:“陈姨和小张呢?怎么没看到她们的人?她们的休息时间不是晚上10:30吗?”

    听傅斯年提到两个保姆,顾浅秋忙笑着解释:“我让她们搬隔壁楼住了,我有事的时候会喊她们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平时她们就呆在隔壁楼?一般都不过来?”傅斯年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浅秋心虚的很,她本来就是为了和江翼飞约会方便才把保姆打发走的,听见傅斯年追问,赶快编理由:“医生说,孕晚期要多活动才好呢,不然容易难产。所以现在能做的事我都尽量自己做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扭头看着她:“你叫她们搬回来住吧。虽然离得近,毕竟也在隔壁,万一出什么意外,你打电话都来不及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倒不是想监视顾浅秋,顾浅秋娇贵惯了,他是真的担心出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嗯。好吧。”顾浅秋也不敢跟傅斯年犟,只好应了。

    二人各自回房,顾浅秋刚想给江翼飞发个信息说说保姆要搬回来住的事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晚饭时才刚交换过电话号码的刘郴。

    刘郴怎么会找她?顾浅秋完全想不出理由。但还是按了接听键:“刘总,你好!”

    “傅太太,没打扰你休息吧?”

    “你客气了。找我有事?”知道刘郴的红三代背景后,顾浅秋对刘郴还是很客气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是有点事。”电话另一端,刘郴沉吟了一下,决定还是把话说直白一点:“傅太太,今天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,我中途去了一趟洗手间。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顾浅秋觉得莫名其妙,刘郴去洗手间关她什么事?怎么扯到这个上面来了?

    “记得。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从洗手间回来的时候……”刘郴顿了顿:“远远看到了,我们坐的那个桌子下,你的脚,伸在江先生的小腿上。”

    仿佛被电击了一下,顾浅秋直觉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喂她吃完东西,她担心江翼飞生气,就在桌子下故意用脚蹭了蹭他的小腿,表示安抚的意思。她万万没想到,这一幕竟然落入了刘郴的眼里!

    “刘总……你,你看错了吧?”顾浅秋稳稳心神,她不能承认,她绝对不能承认。

    搞不好刘郴会把电话录音发给傅斯年,那样就全完了。

    “傅太太,你放心,这件事,我不会对第二个人说。”刘郴哪里不知道顾浅秋的心思,笑笑道:“我给你打电话,只是想提醒提醒你,你和江先生这样很危险,很容易被傅斯年发现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不信刘郴会这么好心:“刘总,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?”  8☆8☆.$.

    刘郴哈哈一笑:“因为我不希望你和傅斯年离婚!今天饭桌上,我说了一句谎,季半夏现在还不是我的女朋友,但是我在追她。所以,你和傅斯年的婚姻一定要好好的,千万不要出任何意外才是!”

    顾浅秋也是聪明人,一下子听明白了刘郴的意思。

    如果她和傅斯年离婚,傅斯年和季半夏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障碍了。以傅斯年的脾气,只怕前脚离婚,后脚就会去向季半夏求婚!

    顾浅秋狠狠捏紧了手机。

    顾浅秋不说话,刘郴又加了一句:“傅斯年喂东西给你吃的时候,看了江先生两眼。似乎在观察他的表情。我觉得他已经起疑心了。你和江先生,要赶快想想对策才是。有什么痕迹,还是尽早抹去的好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天早上起晚了,没来得及更新。白天上班又很忙,拖到现在才更新,抱歉。明天的更新,应该是也在下午6点前吧(说实话我现在真的不敢保证任何事,因为人生总有意外。答应了没做到,我又会被骂得狗血淋头。我真是怕啊,每次更晚了都战战兢兢……)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