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暗涌


最终还是没去空中餐厅,去了一家私密性很好的私房菜馆。


这家私房菜馆是以前的王府院子改建的,院子清雅别致,树木扶疏,院子正中间一个低矮的巨型青石鱼缸,养着一群色彩鲜艳的锦鲤,水面睡莲开得正好。


天色还亮,树下却已经挂上了纸灯笼,晕黄的一点灯光,照得草木都有了几分苍凉。


三人落座,服务员穿着襦裙,梳着高髻上了茶水,送了点菜的餐牌。


刘郴一看餐具,眼中有了点惊艳,他拿起一只莲瓣餐盘细细地欣赏着,扭头对季半夏笑道:“半夏,傅总果然是有品之人,这家菜馆不是凡品啊,连餐具都如此讲究,你瞧着这盘子,和博物馆里的龙泉青瓷也差不多了!”


季半夏有点尴尬,她对这些真的没什么研究,宋朝的瓷器,什么汝窑定窑哥窑之类的,都只是历史书上僵硬的概念。不过,这里的餐具颜色确实很美。


淡淡的青色,澄澈匀净,看得人的心都静了下来。


“雨过天青云破处,梅子流酸泛绿时。这家的餐具,当得起这句诗。”傅斯年也看着造型简单却素朴雅致的餐具,眼中的欣赏之意很明显。


季半夏看着傅斯年和刘郴,彻底明白了**丝和高富帅的距离有多远。


差的不是钱,而是见识和品位。傅斯年和刘郴是一路人。在这家低调的私房菜馆里,她是个异类。


傅斯年专注时的样子很迷人,刘郴盯着他的脸,心里暗暗叹了口气。难怪季半夏喜欢她,傅斯年这家伙,确实……还凑合。


心念一动,他赶快去看季半夏的表情。


果然,跟他预料的一模一样,季半夏在看傅斯年,她的眼神,有点苦涩又有点痴迷,还有点——小小的崇拜。


刘郴的心都要碎了。他终于确定自己是在找虐了。


强打起精神,他要扳回一局:“半夏,怎么还不点菜?”说着,他顺手搭上了她的肩。


季半夏本能的想躲开,傅斯年已经抬头朝他们看了过来,季半夏只好绽开一个笑颜,任由刘郴的手亲昵地搭在自己肩上:“我看了下餐牌也没看懂,你帮我点好不好?”


菜品都是仿宋的,季半夏看了一下,感觉都不好吃的样子。


傅斯年的眼神落到刘郴的手上,那只手,正搭在季半夏的肩膀上,那么地堂而皇之。


傅斯年低头,专心看餐牌。


他确实没什么资格难受。一个未娶,一个未嫁,就算他们当场订婚,他也只能微笑祝福。


点完菜,三人都沉默不语,坐着喝茶。气氛有点沉闷,刘郴想演戏都有点演不下去。他无比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只是个局外人。真正的主角,是傅斯年和季半夏。


气闷地盯着中庭的鱼池,刘郴突然发现了一个让他惊讶的身影。


“咦,傅总,那边那位,是不是你太太?看着很像呀!”刘郴朝院子另一侧树下的一桌客人指去。


傅斯年和季半夏同时扭头看了过去。花圃后面,隐隐绰绰坐着一对男女,男的脸被花枝挡住了大半,看不分明,女的侧对着他们而坐,白色孕妇裙,一头乌黑的秀发松松挽着,斜插着一支珍珠发卡,那脸颊的轮廓,那浑身的气质,分明就是顾浅秋!


傅斯年点点头:“是内子。我过去一下。”


刘郴熟络地笑道:“不如叫你太太和她朋友一起过来拼桌?反正我们的桌子也够大,再坐两个人也无妨。”


傅斯年笑笑:“我问问他们吧。”


他已经认出来了,坐在顾浅秋对面的是江翼飞。傅斯年心中微微惊讶了一下,但很快又释然了。


三人都是发小,江翼飞和顾浅秋关系不错,他一直都知道。


“翼飞,浅秋,你们也过来了?”


傅斯年的声音,让江翼飞和顾浅秋倏地回过头来,江翼飞的瞳孔缩了一下,很快就恢复了正常,顾浅秋更是滴水不漏,完全看不出任何异常。


“斯年,这么巧?你也和朋友过来吃饭?”江翼飞朝远处的刘郴和季半夏看了一眼:“刚才浅秋还跟我诉苦,说你太忙,没时间陪她呢。”


“是呀!我想出来吃饭都找不到人陪。只好拉了翼飞的壮丁。翼飞,你真是好人。”顾浅秋的话说的非常自然,完全没有任何解释的痕迹。


傅斯年的心思不在他们身上,也根本没注意到任何蛛丝马迹。对顾浅秋的抱怨,只是笑笑:“你们是想过去跟我们一起拼桌呢,还是自己单独吃?”


内心深处,傅斯年是不希望顾浅秋和季半夏坐到一起的。但这句话他不得不问。


顾浅秋扭头看了一眼,马上认出了季半夏。心中又酸又怒,马上接过傅斯年的话头笑道:“好啊,我看季小姐也在那边,老朋友好久不见,自然是要过去叙叙旧的。”


顾浅秋朝江翼飞使了个眼色,便挽住傅斯年的胳膊,一副我才是正房太太的表情,傲然朝季半夏这桌走过来。


季半夏看着缓缓走过来的傅斯年和顾浅秋,看着顾浅秋隆起的腹部,心中难受至极。


刘郴猜到了她的心思,也抬臂将她揽入怀中:“季半夏,这是一场硬仗,你可别掉链子呀!我帮你好好气气傅斯年,你好好配合我就行了。”


季半夏没说话,她怎么觉得一切都荒谬透顶呢!她这是在干什么?


“季小姐,好久不见。”顾浅秋没有落座,站在季半夏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她。


按礼节,季半夏和刘郴是应该站起身打个招呼的,可刘郴紧紧按着季半夏的肩膀不让她动弹,他自己站了起来,接过顾浅秋的话:“傅太太,还记得我吗?”


顾浅秋已经忘记刘郴了,只觉得面熟:“抱歉,我现在记性不好,请问您是?”


刘郴这才笑着把季半夏拉了起来:“我是刘郴,季半夏的现任男友。”


季半夏的现任男友?顾浅秋心中快意的很,扭头似笑非笑的看了傅斯年一眼,幸灾乐祸的表情很明显:“斯年,你说,他们是不是很般配?”


傅斯年笑笑,没说话,招呼站在旁边的江翼飞落座。


顾浅秋一拳打到棉花上,脸色冷了下来。江翼飞赶快喊她:“浅秋,你不是早就说饿了吗?还不快坐下来吃饭。”


五个人各怀心思坐下,菜也陆续上来了,杯盏精致,菜肴丰美,大家却都没有胃口,席间最活跃的,反而是江翼飞和刘郴。


趁着加座,季半夏远远地坐到了傅斯年的斜对面,跟他刚好是桌子的两个对角。


傅斯年低头喝茶,却将刘郴和季半夏的低语听得清清楚楚:“半夏,这是河豚,你肯定没吃过,来,尝尝。”


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来……”听见季半夏尴尬的拒绝,傅斯年还是忍不住抬头瞟了一眼。


刘郴将河豚肉放在勺子里,喂到了季半夏的嘴边。


傅斯年收回眼神,眼角余光却扫到一枚闪亮的小东西。


江翼飞的衣扣。


江翼飞穿了件银灰的休闲衬衫,一排浅灰的扣子中,第二颗扣子与众不同,银色的包边,中间镶嵌出五角星形状的图案。


那图案,那质地,都十分眼熟。


傅斯年心中一动。脸上却不动声色。眼神在江翼飞的扣子上扫过,又重新低头专心喝茶。


顾浅秋看着刘郴和季半夏的互动,忍不住出言讽刺道:“季小姐还真是有魅力,护花的使者接连不断呀!”


季半夏微笑:“傅太太说笑了。”她刻意不看顾浅秋那触目惊心的大肚子。那里面的小婴儿,身上流着傅斯年的血。


顾浅秋冷笑一声正要再说点什么,傅斯年扭头盯着她:“浅秋,快吃吧。冷了会腥。”


傅斯年很明显是在护着季半夏,顾浅秋心里恼恨万分,却生生咬牙忍住了,笑容满面的和傅斯年撒娇:“斯年,你喂人家吃嘛!现在都只能侧着睡,我的胳膊每天都是麻的,吃东西都很费劲呢!”


“好。”傅斯年也微笑,用筷子夹起河豚肉放到顾浅秋的嘴边:“尝尝喜不喜欢?”


他的眼神,有意无意的瞟过江翼飞的脸。


江翼飞保持微笑,认真的盯着面前的盘子,如老僧入定。


傅斯年心里凉了半截。


和江翼飞从小一起长大,他太了解江翼飞的个性。如果江翼飞开开他和顾浅秋的玩笑,笑着打趣两句,或者扭过头嘲讽他和顾浅秋两句,他都不会这么难过。


也许,只是江翼飞和顾浅秋在同一个品牌订做了衣服而已?


傅斯年还在为江翼飞开脱。他性子淡,朋友并不多。能维持二十多年友谊的,也只一个江翼飞。


看到顾浅秋甜甜蜜蜜的吃了傅斯年喂的东西,季半夏的心口像被捅了一刀。她后悔了,彻底后悔了。


本来想借刘郴气气傅斯年,结果气的是自己。


“别吃醋,你还有我嘛!”刘郴俯在季半夏耳边轻声安慰她。在外人看来,是说不出的亲密的和暧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抱歉,今天更晚了。明天还是9点前更新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