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是她在捅我们的心
    放下电话,顾浅秋想了想,马上拨通了江翼飞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翼飞,不好了,我们被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江翼飞听见顾浅秋惊慌的语气,一颗心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晚上吃饭的时候,我用脚蹭你的腿,被刘郴看到了。他刚才打电话过来,说傅斯年已经有觉察,让我们赶快想对策。”

    江翼飞心头一震,很快就反应过来:“刘郴担心傅斯年和你离婚,去找季半夏?”

    “嗯。他和季半夏是假的,季半夏故意和他表现出亲热的样子,很可能是想刺激傅斯年。”

    江翼飞缓缓道:“浅秋,既然斯年已经怀疑了,我们干脆趁这个机会公开吧,开诚布公的跟他谈谈。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顾浅秋马上喊了起来:“这样我就是过错方,我什么也得不到了,我不甘心!”

    “浅秋!你想过没有?斯年既然已经有怀疑,哪怕我们现在遮掩得再好,孩子出生后,他肯定会去验dna的,到时候结果是一样的!”江翼飞苦口婆心的劝她:“你肚子里怀着我的孩子,我愿意娶你,愿意给你稳定体面的生活,你为什么一定要和一个不爱你的男人在一起?我们江家虽然财力不如傅家,但也不穷!”

    顾浅秋咬牙切齿:“我就是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傅斯年!”

    她净身出户,让他和季半夏名正言顺的双宿双飞?不!她做不到!

    “浅秋……”江翼飞已经无话可说,他从来都说服不了顾浅秋。

    “你快去我们去过的那几家酒店,把开房记录和电梯监控都销毁掉。我现在马上找别墅的保安,把监控录像全部抹掉。”顾浅秋很干脆利落的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浅秋,你好好呆在家里吧,大着肚子就不要乱跑了。我去处理酒店那边的记录,你让青绍处理你家那边的监控录像吧!这件事,只能托他来办了。”

    江翼飞的体贴让顾浅秋一阵温暖:“嗯。我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二人通完话,顾浅秋又给顾青绍打电话。电话响了好长时间,一直没人接。顾浅秋刚要挂掉,顾青绍终于接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喂,姐,有事找我?”他的声音还有些喘息。

    “青绍,你在跑步?”顾浅秋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哦,没有没有。你找我什么事?”顾青绍似乎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顾浅秋把事情说了一遍,顾青绍沉默了,过了一会儿才说:“你跟翼飞哥的事,傅斯年起疑心了?”

    顾浅秋心中大骇,她只说让顾青绍销毁监控录像,他怎么就一下子猜到江翼飞了?

    顾浅秋只好故作厉色:“你胡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们去的那家酒店,苏皖玫瑰,是我哥们家里开的。他看到过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那个苏佑勋吗?”顾青绍的一帮朋友,就苏佑勋家里是开酒店的。顾浅秋声音发抖,原来她和江翼飞的关系,并没有她想的那么隐秘。她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这么小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顾青绍叹气:“不过你放心,我跟他说了是场误会。他应该不会怀疑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以为是场误会。如果不是你让我找人删监控录像,我真的没想到。你怎么这么糊涂?傅斯年是吃素的吗?如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!不用你教训我!我自己的事,我有分寸!你赶快帮我删了录像就行了!”顾浅秋现在不想听到傅斯年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哎呀~”电话另一端,模模糊糊传来一个女人娇声娇气的惊呼。

    顾浅秋的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:“青绍!刚才是什么声音?你身边有女人?你交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顾浅秋突然意识到,刚才顾青绍的声音为什么带着喘息。她这个单纯可爱,只知道埋头念书的弟弟,也开始和女人享受床笫之欢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你听错了。我现在去帮你办事,先挂了。”顾青绍不由分说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卧室门口,靳晓芙浑身一丝不挂,正扶着门框娇滴滴喊道:“青绍,电话打完了吗?我的头刚才撞到床边柜了,好痛哦!”

    顾青绍刚才一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,就走到外面去接电话了。她一个人欲火难耐,故意制造点意外来吸引他的眼球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顾青绍朝她走过去,眼神情不自禁的在她白皙丰满的身体上扫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人家好痛,你帮我揉揉嘛!”靳晓芙扭着身子,让身体拗出诱人的曲线。

    顾青绍在她头上揉了一下,忍了心中未消退的**,对靳晓芙道:“我有事要出去一趟,你是在酒店过夜,还是先回自己家?”

    “啊?你要走?”靳晓芙马上装出要哭的样子,伸手抱住了顾青绍的腰:“青绍,你说好陪我一整夜的。不许说话不算话哦!”

    刚才的运动只做了一半,她的身体还难受着呢。

    “这次真的有事,很重要的事。要不,你在酒店等我?我尽快赶回来?”顾青绍不是不贪恋的。他以前没交过女朋友,靳晓芙生得美艳,对他百依百顺,床上又花样百出,他的身体,已经开始有些欲罢不能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等你哦!”靳晓芙也很知道进退,见好就收了。

    听到顾青绍和江翼飞打来电话,告诉她一切都搞定了,顾浅秋才安心睡了个好觉。

    傅斯年明天就算查,也查不到什么证据。至于将来孩子出生验dna什么的,那还是好几个月后的事情了,她还有时间来想对策。

    傅斯年真的没想到顾浅秋和江翼飞的行动竟然这么迅速。

    他查遍了a市的酒店,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。再查别墅区的监控录像,保安告诉他,因为技术故障,近三个月的监控全部失效了。

    唯一有效的信息是,顾浅秋曾在一家国外品牌的百年老店,订做了一批衬衫。袖扣和领扣,用的正是五角星形状的黑曜石镶嵌。

    傅斯年盯着桌子上那枚小小的袖扣。这点证据,真的说明不了什么。除了让他确认顾浅秋和江翼飞出轨之外,没有任何意义,这没办法当做司法证据。

    傅斯年将袖扣收回抽屉,锁好。

    没关系,他等得起,顾浅秋和江翼飞将这件事处理得越干净,越利落,他越有理由怀疑他们是惯犯。很有可能,顾浅秋肚子里那个孩子,也是江翼飞的。

    和顾浅秋有限的几次亲热,他都用了安全套。当初顾浅秋怀孕,他就十分意外。

    顾浅秋的预产期还有三个月。他就赌三个月后的那份亲子鉴定报告。

    顾浅秋老老实实在家呆了几天,忐忑的观察着傅斯年的反应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上去没有丝毫反常。他脸色平静如常,早上很早起床上班,晚上很晚下班回家。生活作息一丝不乱。

    就连对她的态度,也没有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他还是不冷不热,但对她的身体还是一如既往的很照顾,很重视。似乎对肚子里这个宝宝,还是充满了期待。为人父的自觉,他一点不缺。

    傅斯年越是这样,顾浅秋越是心惊。她相信刘郴不是空穴来风。

    她爱了傅斯年二十年,怎么会不了解傅斯年?这个男人的城府有多深,心思有多缜密,她都是见识过的。

    顾浅秋终于绷不住压力,给白慈心打了电话,把所有事情一股脑全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毫无意外的,白慈心痛骂了顾浅秋一顿。

    很快,顾家派人开车来接顾浅秋回家吃饭。顾浅秋一边盯着保姆准备礼物,一边在心里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这件事,白慈心肯定会告诉顾启正的。接她回家吃饭,就是顾启正要教训她吧?对这个不苟言笑的父亲,顾浅秋还是有几分害怕的。

    果然,顾浅秋走进顾家大宅时,顾启正、白慈心,顾青绍都在沙发上坐得端端正正,每个人的脸色,都阴沉凝重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顾浅秋一进门,顾启正就屏退了周围的佣人,直接对顾浅秋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浅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一向对她疼爱有加,连一根指头都舍不得动她的父亲,竟然让身怀六甲的她跪下?

    白慈心也吃了一惊,赶紧去劝顾启正:“启正,你疯了?浅秋这么大肚子,怎么跪?”

    “跪下!”白慈心的劝阻,如同火上浇油,顾启正伸出手指指着顾浅秋,大声吼道。 △≧△≧

    顾浅秋知道没有转圜的余地,含泪跪在地毯上。

    地毯柔软,膝盖根本感觉不到疼,可顾浅秋的心却羞耻而刺痛。

    “当初,是谁哭着喊着要嫁给傅斯年?当初,是谁不听劝阻,自己拎了包厚着脸皮住到傅家去?”顾启正瞪着顾浅秋,恨铁不成钢:“我和你妈没劝过你?你弟弟没劝过你?傅斯年对你根本不上心!是你自己铁了心要嫁给他,是你自己说,只要跟他在一起,吃糠咽菜你都乐意!好!既然这样,那我们就如了你的愿,答应了你。不再干涉,不再阻拦。你不是死也要跟傅斯年死在一起吗?结婚才几天,你就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!”

    提起往事,白慈心的眼泪就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这个痴女儿,当初明知傅斯年不爱她,也义无反顾一头栽了进去。她看着心都是疼的。

    她拉着顾启正的胳膊:“启正,别说了。你这是拿刀子捅孩子的心哪!”

    “我捅她的心?!”顾启正气的浑身发抖,老泪也涌了出来:“明知傅斯年不爱你,你还要贴上去,是贱!结了婚又给老公戴绿帽子,是淫!我顾启正一生坦荡,怎么养出了你这样的女儿!我们顾家到底是作了什么孽啊!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