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心中凄凉
    转眼到了周六,季半夏买了水果和礼物,照着赵媛给的地址坐公交去纪云家。

    看地图上有20多站,结果公交车出乎意外的顺利,季半夏到小区门口时,比约好的时间提前了快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纪云家所在的小区看上去很高级,虽然都是小高层,但楼间距很大,绿化也很好。正对着大门的,是一个小小的街心花园,季半夏拎着东西有点累了,见花园的绿萝架下有长椅,便走过去歇歇脚。

    风清气爽,季半夏坐在长椅上,一边等赵媛和刘葶苈,一边欣赏着周围的风景。

    突然,一对男女的背影吸引了她的目光。

    二人肩并肩前行,似乎在说着什么,男的高大修长,女的打扮入时,身形十分窈窕。

    季半夏睁大了眼睛。这两个人,看上去怎么那么像傅斯年和靳晓芙呢?

    就在她惊疑不定的时候,二人折过花园的拐角,从侧面的小路朝不远处的一栋楼走去。

    这下,季半夏终于看清了他们的脸。千真万确,就是傅斯年和靳晓芙!

    季半夏不自觉地站了起来,傅斯年和靳晓芙,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他们不可能是来看纪云了。他们要去的那栋楼,根本不是纪云家所在的楼房!

    季半夏的手紧紧握住长椅的椅背,椅背上镶嵌的金属片刺得她手心生疼。

    那栋楼,是傅斯年和靳晓芙的秘密爱巢吗?那么她,是撞见了傅斯年和靳晓芙的幽会现场?

    虽然已经相信了傅斯年和靳晓芙确实有暧昧,但这样活生生的亲眼看见他们在一起,她还是接受不了!

    季半夏透过树丛,看着傅斯年和靳晓芙并肩走进那栋楼房,心口疼得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竟然是真的!傅斯年和靳晓芙,竟然是真的!

    最后的那点希望也彻底成了泡沫,原来,她真的只是傅斯年诸多"qing ren"中的一个!他的爱情,从始至终都是一场谎言!

    季半夏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,仲夏的天气,她竟然出了一身冷汗。牙齿都冻得直打颤。

    没有眼泪,她有的,只是满腔的愤怒和失望。

    包里的手机响了一声,有信息进来。季半夏看了一眼屏幕,赵媛和刘葶苈已经到了,在小区门口等她。

    季半夏深深的,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又缓缓将这口气呼了出来。

    幸好,她和傅斯年已经没有瓜葛了。无论如何,生活还是要继续。

    “半夏,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?苍白得像个鬼一样!”等在小区门口的赵媛,一看见季半夏就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刘葶苈也附和道:“是啊,太白了,看得有点吓人呢!”

    季半夏微笑:“大概是粉底色号不对吧。不衬我的肤色。”

    刘葶苈走近一步细细地打量她的脸:“哇,你用的哪个牌子的粉底?虽然有点惨白,但一点妆感都没有诶!如果你不说,我都看不出来你上了粉底!好清透的感觉!”

    季半夏轻描淡写的带过:“就是街边美妆店买的杂牌子,我都忘了叫什么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看来还是你皮肤底子好。”刘葶苈叹口气,跟着赵媛和季半夏往纪云家走去。

    电梯里,靳晓芙正在跟傅斯年说话,语气充满讽刺:“真是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啊,大总裁竟然会跟我一起过来看她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说话,眼睛盯着电梯上的数字。

    4、5,、6、7……快到了。马上就快到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,有一个叫章凌芳的女人在等他,她是野蔷薇会所的金牌妈妈桑,他的亲生母亲。

    这一生,有记忆以来,他只见过她两面。

    第一面,是十五年前,他知道了她的存在,偷偷到会所去看她。第二面,是两年前,她托他照顾靳晓芙。

    今天,是第三面。

    “叮”的一声轻响,电梯到了12层。傅斯年不动声色的吸了口气,跟着靳晓芙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门铃刚响了一声,门就开了。章凌芳站在门口,严妆,旗袍,隆重得像参加葬礼。

    “晓芙,斯年,你们来了!”她嘴里喊着两个孩子的名字,双手紧紧握住的,却只是靳晓芙的手。

    傅斯年朝她点点头,沉默着。

    靳晓芙抽出自己的手,大喇喇地朝客厅走去,一屁股坐到沙发上:“你不是有话说吗?赶快说吧,我等会儿还有事!”

    章凌芳有点尴尬的看了傅斯年一眼:“这孩子,从小被惯坏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表情,羞愧而抱歉,这种表情,是自家熊孩子在客人面前粗鲁无礼时,父母通常会有的表情。

    傅斯年垂下眼睛,可不是吗,他在这里,就是个客人。靳晓芙和章凌芳,才是亲母女。

    张罗完茶水,三人都坐了下来,章凌芳才呐呐的开口:“斯年,我知道这些年对不起你,我没尽到做母亲的责任。但是,我还是想厚着脸皮求你,等我百年之后,希望你能好好照顾晓芙。我上周去确诊了,医生说,我活不过今年冬天了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还没说话,靳晓芙已经嗤的笑出声来:“行了,又来这招,去年检查,你就说自己活不过开春。你现在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?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突然扭头看向靳晓芙。他的目光冰冷肃厉,靳晓芙被他看得后背发凉,猛的停住了话头。

    章凌芳被靳晓芙气得脸发白,但还是勉强的微笑着:“斯年,你别跟她一般见识。都是我把她惯坏了。小时候心疼她没爹,怕别的孩子欺负她,哪怕在夜总会上班,也把她带在身边。谁知道,我这么做反而害了她,小小年纪就学了一身坏毛病,书也不好好念,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,却没有一个能结婚安定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章凌芳的语气满是伤感。

    傅斯年还是没有说话。靳晓芙是没爹,可她至少还有妈。孤儿院的那个呢?那个和野狗争食的孩子呢?不仅没有爹,也没有妈。唯一的伙伴,是一个破烂的毛绒鸭子。

    章凌芳的话不知触到了靳晓芙哪片逆鳞,她冷笑一声:“书不好好念,这能怪我吗?学校所有人都知道我妈是野蔷薇里坐台的,所有同学都嘲笑我!就连老师都看不起我!别的学生忘了写作业,老师只罚罚站,让她们补上。而我呢?直接劝退!让我滚蛋!”

    章凌芳被她说得哑口无言,愧疚道:“晓芙,不坐台,妈咪怎么养得活我们母女俩?从小到大,你吃的穿的用的,哪样不是最好的?妈咪是尽了最大的努力,想给你好一点的生活啊!”

    “我求你给我好的生活了吗?我求你生下我了吗?你害自己一个人不够,还要来害我!还怪我谈不到像样的男朋友,我这样的出身,谁会要我!”靳晓芙哭了起来,睫毛膏花在了漂亮的脸蛋上,看上去像两个悲伤的黑洞。

    章凌芳也开始落泪:“以前是我想的太简单,以为有钱就行了。后来我不是醒悟了吗?我不是找到你哥照顾你了吗?你现在说出去也是华臣的高级白领,想找个体面人家,也没那么难了!”

    傅斯年握紧了手中的茶杯。,面上却分毫不露。

    难怪章凌芳会主动找他,原来只是为了洗白靳晓芙。可笑,他还以为其中真有母子情谊。

    原来,之前的29年,不是她找不到,只是她不想找而已。

    章凌芳哭着朝傅斯年转过脸来:“斯年,我活不了多久了,这个妹妹我就交给你了。你可怜可怜她,好好带她走正路吧!你在朋友圈里帮她物色个可靠的男人,让她安定下来,顺顺利利的过日子好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章凌芳的脸,从她脸上辨认出了自己的由来。

    眼睛到鼻子的轮廓,他们几乎一模一样。只是他的线条刚硬,她的线条柔和。她和他,有着无法抹煞的血缘关系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傅斯年点头。他从来一言九鼎,答应的事,一定会做到。

    章凌芳安慰的擦擦眼泪:“斯年,晓芙从小被宠坏了,性子坏,脾气大,你是哥哥,一定要多担待她。万一她有做的不好的,你念在我的份上,千万不要和她计较……”

    她絮絮交代着,处处为靳晓芙考虑,处处为靳晓芙打算,慈母心肠,体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傅斯年心凉如水。两年不见,她不曾问过他一句过的好不好,跟两年前一样,她的眼里,心里,都只有一个靳晓芙。

    母爱,她不缺,只是没有给他罢了。

    靳晓芙坐在旁边独自垂泪。私生子的身份带给她太多痛苦,她对章凌芳的爱有多深,恨就有多深。

    章凌芳交代完毕,走进卧室拿出一个檀木的小盒子递给傅斯年:“斯年,这里面,是你的东西,你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檀木的小盒子,雕刻着繁复美丽的花鸟纹,四角包着铜边,年代感十足。

    傅斯年缓缓打开木盒子。大红丝绒的底布上,静静躺着一枚精巧的小金锁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日更新完毕。本来可以11:30左右的时候更完的,结果刚动笔就接了个电话,耽误了一些时间。又拖晚了。希望大家能喜欢今天的内容。晚安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