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洗手间


“这是?”傅斯年迟疑了一下问道。


这枚小金锁,就是民间常见的给小宝宝带的长命锁,章凌芳是要把这枚金锁,送给顾浅秋肚子里那个孩子吗?


章凌芳盯着盒子里的小金锁,语气有点感慨:“斯年,这是妈当初给你买的。”她停顿了一下,似乎有点难以启齿:“当初,把你放在孤儿院门口时,本来想为你戴上这把锁的,但又怕路人见财起意反而害了你的性命。所以才一直留在身边。这么多年,也成了念想……”


念想?章凌芳对他有念想?傅斯年脸颊的肌肉微微的痉挛,沉默地从盒子中拿出那枚金锁。


“斯年,你现在也有孩子了,这把锁,就送给我的孙子,就算***一份心意吧!”


傅斯年看着手中的金锁,一面刻着“长命百岁”,另一面,歪歪扭扭地刻着“壮壮”两个字。


章凌芳见傅斯年盯着锁上的字,有点不好意思了:“这是我自己刻的,是不太好看。不过,戴的时候放在里面就看不到了。”想起往事,章凌芳脸上有了温柔的笑意:“斯年,你出生8斤多,壮实的很,所以才给你取了这个小名。那时候8斤多的婴儿可不多见,我疼了两天两夜,还挨了一刀才生下来。想来也奇怪,怀你的时候苦的很,肉都很少能吃到,哪儿知道你还能长这么重……”


傅斯年陪顾浅秋上过孕妇产前课程,女人生产时那些痛苦血腥的画面,让他都心生寒意。此时听见章凌芳提到他出生时的险象,心头不禁一软。


怀胎十月,九死一生将他产下。这就是最大的爱。


傅斯年抬眼看着章凌芳,轻声道:“妈,我收下了。谢谢你。”


一声“妈”,让章凌芳彻底呆住,这是傅斯年第一次叫她妈。她嘴唇颤抖,难以置信的看着傅斯年。


生而不养,三个月大的时候就把他扔到了孤儿院,她从来没奢望傅斯年能叫她一声妈。


坦白的说,她跟这个儿子不亲。当初,她对傅冀中的恨意全转嫁到这个孩子身上了。这个孩子,是傅冀中强暴她结下的恶果,她恨傅冀中,也恨肚子里这个孽种。


她没有想到,听见傅斯年一声“妈”,她会这么疼,疼得像有人在用刀割她的心。


“天!傅总,你竟然喊‘妈’了!”靳晓芙也惊讶地从沙发上坐起来,瞪大眼睛地看着怔怔对视的母子俩。


章凌芳的目光太惊喜,傅斯年转开视线,他有些受不了她眼中的柔情和慈爱了。


他从来没得到过的东西,现在突然从天而降,他真的有些不习惯。


察觉到傅斯年的不自在,章凌芳慌乱的擦去脸上奔涌而出的泪水,朝厨房走去:“斯年,晓芙,你们也饿了吧?妈妈炖了鸡汤,煎了牛排,赶快洗洗手准备吃饭吧!”


“就是嘛,搞那么悲情干嘛?跟电视剧里的场景一样,肉麻死了!”靳晓芙习惯性的嘲讽两句,趿拉着拖鞋去卫生间洗手准备吃饭。


一顿饭吃的还算融洽,虽然傅斯年基本没怎么说过话,但章凌芳一直在讲靳晓芙小时候的趣事,中间穿插着靳晓芙的不满和抗议,饭桌上还是比较热闹的。


傅斯年静静的喝汤。血缘真是一件神奇的事情。来之前,他根本没想到会留下来吃饭,更没想到,章凌芳的饭菜,竟然出乎意外的合他的口味。


他从来没吃过章凌芳做的饭,但她煲的汤,她炒的菜,她煎的牛排,几乎样样都对他的胃口。


傅斯年吃的香甜,章凌芳也很开心。看着傅斯年和自己相似的眉眼,她心中对这个淡漠疏离的儿子又亲近了几分。


好好的吃着饭,靳晓芙开始玩手机了。


“晓芙,好不容易跟哥哥吃顿饭,你就只顾着玩手机?这么大的人了,还一副小孩脾气,难怪嫁不出去!”章凌芳开始絮叨了。


靳晓芙刚才给顾青绍发了两条短信,顾青绍都回了,虽然不是很热情,但至少都回复了。靳晓芙心情正好着呢,听见章凌芳这么说,得意的一偏头:“谁说我嫁不出去?我说不定能嫁个好人家呢!”


章凌芳眼睛一亮:“晓芙,你有男朋友了?是哪家的孩子,说给妈听听。”


章凌芳混迹声色场合多年,a市有点名气的人家,她基本都知道。


“暂时保密。反正绝对是个靠谱的好男人。”靳晓芙把手机一收,脸上的笑容很甜。


顾青绍确实不是她喜欢的那一型,但随着交往的加深,她慢慢发现了顾青绍的好。他单纯善良,体贴包容,虽然对她不够热情,但真的是个没得说的优质男人。


靳晓芙觉得自己真的有点喜欢上顾青绍了。


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,转眼就到了华臣年中庆典的时间了。这个时候,行政部和总裁办是最忙的。


终于将年中的一切事宜都安排妥当了,就等着明天晚上的庆典开幕了,季半夏终于松了口气,揉揉发麻的脑袋,约赵媛到二楼的平台花园坐一会儿,稍微放松一些。


二人端了咖啡杯坐在遮阳伞下,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。


“半夏,你的衣服选定没?我现在还没想好到底穿什么礼服呢。穿黑的稳妥,但太老气了,穿别的颜色,又怕出错。唉,行政部那边为什么非得要求女员工穿礼服啊,真是麻烦死了。”赵媛叹气道。


礼服!听赵媛这儿一说,季半夏才想起来还有礼服这码事!


“糟糕,你不说我都忘了!我还没买礼服呢!”季半夏迅速在心里算账,一件像样的礼服至少也得好几百,这个月工资还没发,好几百花出去,她真要捉襟见肘了。”


“啊?那你赶紧买吧!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赵媛也替她着急:“要不是咱俩身材完全不一样,我倒是可以借一件给你。”


聊完天,季半夏回到工位,就赶紧用手机逛淘宝。


商场的礼服她买不起,赶紧淘宝买一件凑合一下吧。翻了几页,季半夏挑了个价格能接受的一百出头的白色抹胸小礼服,最简单的基本款,虽然不怎么亮眼,但胜在稳妥。


这个店家就在本市,除了网店还有实体店,季半夏跟店主约好了下班后自己过去拿礼服。


结果快下班的时候,店家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有事耽搁了,现在还回不去,要季半夏10点再过去。


季半夏郁闷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等。


随着时间的推移,办公室的人几乎都走光了,只有赵韦廷还在加班,傅斯年的办公室也还亮着灯。


“半夏,走啦!你今天怎么这么晚?”赵韦廷终于也忙完了,跟傅斯年汇报了一下,便喊季半夏一起下班。


季半夏看看时间也差不多,便收拾了东西,跟赵韦廷一起下楼。


到了楼下,看到下雨,季半夏才想起来,她刚才走的急,把雨伞忘在办公室了。


“韦廷,你先走吧,我雨伞忘在办公室了,我回去拿一下。”


“好,那我先走一步啦!”赵韦廷朝她招招手,撑开伞走进了雨雾中。


季半夏又赶紧回去拿伞。进了电梯,按下楼层按钮,她的心开始有些忐忑了。


不知道傅斯年走了没,如果正好撞见他下班,她该怎么跟他相处?


自从上次亲眼看见他和靳晓芙约会后,她就再也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。工作上必须面对他,她也低着头有事说事,尽量避免和他有任何眼神接触。


她对他,已经彻底死心了。


不同于一楼还有员工出入,总裁办这层楼,灯大多已经关了,寂静的走廊,只听见她高跟鞋敲击地面清脆的声响。


刷卡进了门,见傅斯年办公室的灯光已经灭了,季半夏莫名松了口气。


傅斯年大概已经下班走了吧。正好和他错过了,真是太好了。


季半夏顺手开了灯,朝自己的工位走去。伞就放在抽屉里,她拿了伞,正准备往外走,突然觉得有点内急。卫生间那边的灯还亮着,大概是傅斯年走的时候忘记关了吧。


季半夏心情轻松的朝洗手间走去。


华臣的洗手间很豪华。水晶吊灯,大大的落地穿衣镜,洗手台上免费提供的护手霜都是欧舒丹的。这些区域都是男女洗手间共用的。


季半夏在洗手台上放下伞,正准备朝左边的女洗手间走,右边的男洗手间出来了一个人。


这个人,正好是她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傅斯年。


看见季半夏,傅斯年也很意外。他停下脚步,看着她。


季半夏竭力压下心头那点慌乱,礼貌的微笑:“傅总这么晚还没下班?”


傅斯年不置可否的点点头。他看着她的眼神,深邃如海,讳莫如谜。


季半夏垂下眼睛,快步朝女洗手间走去。


她在小间里磨磨蹭蹭,耳朵却情不自禁偷听着外面的动静。水声,然后水声又停了,傅斯年大概已经洗完手走了吧。


季半夏又磨蹭了一会儿,确认傅斯年有二十双手也早就洗完了,她才从女洗手间往外走。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