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不要提到我
    傅斯年也发现了她的异常,忙问她:“怎么了?拉链卡住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半夏郁闷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她,眼中式她看不懂的光芒:“我帮你?”

    虽然是询问的语气,但季半夏知道她没有说不的余地。她总不能这样衣冠不整的在外面晃荡吧?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半夏的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。

    傅斯年走到她背后,低下头开始帮她处理拉链。确实是裙子的衬布夹到拉链里面去了。外面雨虽然停了,但光线非常暗,路灯那点光根本就看不清,傅斯年把头低得更深一点,弯腰凑近季半夏,帮她把衬布轻轻从拉链里拉出来。

    他温热的手指偶尔碰到季半夏光裸的后背肌肤,让她的脸一点点烧红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衬布真的那么难搞,还是傅斯年动作太慢,季半夏尴尬而紧张地等了很久,才听见“刺啦”一声轻响,傅斯年拉上了拉链。

    拉好拉链,傅斯年没有看季半夏,也没说话,和她肩并肩默默往前走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手心里全是汗水。

    衬布在拉链里卡得并不算太紧,用力拉扯一下就能出来。傅斯年觉得,他动作之所以那么轻,那么慢,把时间拖得那么长,完全是因为衬布的料子太差劲,他不敢太用力。根本没有其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经过拉链事件,傅斯年和季半夏之间伪装的“普通上下级”气氛荡然无存。荷尔蒙的压力陡增,空气都变得暧昧起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保持沉默,眼睛一直盯着窗外。坚持,再坚持十分钟,她就到家了。

    就可以摆脱这种压抑却又快要失控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也许傅斯年真的只是逢场作戏,也许傅斯年不止靳晓芙这一个"qing ren",也许傅斯年对她,只是因为没有彻底得手而欲罢不能,也许傅斯年真的是个混蛋。

    但统统这些,都压抑不了她**的本能冲动,那种想要不管不顾,拥抱他,也被他拥抱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渴望他,她也能感觉到他对她的渴望。

    也许,雨夜就是容易让人心里生出魔障吧。

    季半夏脑子里杂念纷纭,她但很明白,这一步,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跨出的。一念之差,就是地狱。

    “可以开快一点吗?”季半夏发现傅斯年的车速非常慢,简直就像蓄意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有说话,眼睛直视前方,恍若未闻。

    就在季半夏以为他开车太专注没听见她的话时,车速明显加快了。

    到了季半夏家楼下,她终于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送我回家。路上小心,注意安全。”她微笑着道谢,又恢复了女下属应有的礼貌。

    傅斯年只淡淡点点头。他甚至连眼神都不曾扫她一眼。

    傅斯年性子一向冷淡,季半夏也不以为意,朝傅斯年挥挥手就进了楼道。

    看到5楼的房间亮了灯,傅斯年才调转车头,黑色轿车风驰电掣般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把脚跷在矮几上,正在家庭影音室看电影的刘郴,接到了傅斯年打过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看着屏幕上闪动的“傅斯年”三个字,刘郴狐疑地转着眼珠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傅斯年怎么会给他打电话过来?当初,他发了挑衅意味十足的照片,傅斯年都没回复他只言片语。今天这是刮的什么风?

    刘郴迟疑了一会儿接起了电话:咦,傅总怎么这么好兴致,这么晚给我打电话?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:“明天我们公司有年会。季半夏需要一件像样的礼服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!一听到季半夏三个字,刘郴的耳朵马上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再说一遍?”他还有点难以相信,傅斯年特意给他打电话,竟是让他帮她季半夏买衣服!

    “你不是正在和季半夏交往吗?”傅斯年疑窦顿生。刘郴的语气,为什么那么惊讶?

    帮经济能力不够的女朋友买一件得体的衣服,对男人来说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?

    刘郴突然大彻大悟:“哎呀,是我疏忽了,半夏也跟我说过年会的事情,但我太粗心,没想到这些细节。傅总,谢谢你特意打电话过来提醒我!”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傅斯年没什么废话,事情说完了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刘郴握着手机,心中简直是五味陈杂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傅斯年是真的爱季半夏,现在他终于相信了。

    爱到宁愿给他这个情敌打电话,让他去给季半夏买衣服!刘郴承认,他做不到这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华臣那种美女如云,争奇斗艳的土豪公司,季半夏如果没有像样的衣服,即便她貌若天仙,也会被人背地看不起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还真是舍不得季半夏受半点委屈啊。

    难怪季半夏对傅斯年无法死心,傅斯年对她,的确是含到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飞了。

    刘郴深深觉得自己功力还不够,送玫瑰什么的,跟傅斯年一比,简直是弱爆了。

    刘郴还没回过神,傅斯年又打电话过来了。

    刘郴一个激灵:“傅总,还有事?”

    “记得买配饰。。”傅斯年迟疑了一会儿才开口。

    刘郴目瞪口呆,这是慈母情怀吗?还嘱咐他不要忘记配饰?一个大男人,怎么会注意到这些?怎么就能这么细腻!

    傅斯年不让刘郴提到自己,刘郴认为这是个败笔。傅斯年不用说,他也不会告诉季半夏的。他有那么傻么!邀功的事,干嘛提到别人呀! c≡miaoc≡bic≡阁c≡

    不过,心机深沉,喜怒不形于色的如傅斯年,还叮嘱了这么一句,这充分说明他还是心有不甘,虽然他已经放弃了和刘郴争夺季半夏,但他还是对他和季半夏的关系耿耿于怀,非常眼红!

    刘郴几乎要狂笑了。想到傅斯年内伤蛋疼的心情,他真是爽透了!

    但是很快,刘郴又笑不出来了。季半夏不会接受傅斯年的礼物,这不意味着她就会接受自己买的衣服啊!

    他也不是正牌男友,只是个可悲的挡箭牌而已!

    刘郴终于也开始内伤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----

    二更完毕,祝大家阅读愉快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