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索性气死她


出乎刘郴意外,第二天中午,他到华臣把礼服送给季半夏时,她竟然没有拒绝。


“半夏,你开窍了呀,我还以为你又要摆出烈女的样子,不肯收下呢!”刘郴眯着眼盯着季半夏,觉得很神奇。


“我干嘛装烈女啊,摔了你一个杯子,赔了你4800,我信用卡这个月才刚还完。不宰你一笔,我咽不下这口气。”季半夏跟刘郴开起了玩笑。


“哈哈,这么记仇啊。那好吧,再送你一套首饰,跟这个裙子搭配的。”刘郴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季半夏:“打开看看喜欢不?”


季半夏把盒子推了回去:“这个就算啦。我收下礼服,是因为我今天确实没衣服可穿。昨天我本来买了一条裙子,早上我想把它烫平整一点,结果烫坏了。”


季半夏已经做好了穿常服去参加年会,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盯着看的准备,没想到刘郴雪中送炭来了。


“这条裙子多少钱?我可以分期付款还你么?”季半夏笑着补了一句。


刘郴捂着脸做了个绝望的表情:“季半夏,我还以为你改性子了,哪儿知道还是这么又臭又硬。一条裙子而已,你至于分得这么清楚吗?”


“无功不受禄。拿人手软啊!”季半夏不想欠刘郴人情。


“那按老规矩,你给我4800好了。”刘郴无奈道:“6000出头买的,给你打个折扣了”


季半夏欣然接受:“这折扣太给力了,刘土豪好阔气!”


刘郴把吊牌拆了,她看不到价格。她也不想再去较真,买条这样的裙子,对刘郴来说跟买杯豆浆区别不大。如果锱铢必较,反而显得小家子气,她只要摆明自己的立场就够了。


刘郴开始腻歪了:“你们公司年会能带家属么?我跟你一起过去见见世面?”


“不能。再说你算哪门子家属?”季半夏笑道:“下午还有事,我们撤吧!钱我会分两个月打到你的卡上。”


刘郴咬牙切齿:“无情的女人!”


季半夏回头一笑,朝他戏谑的挥挥手:“再见!”


自从上次的饭局之后,她和刘郴的关系就亲近了许多。刘郴人虽然吊儿郎当不学无术,但人品还不错,跟刘郴相处季半夏完全没有任何压力,比跟傅斯年相处轻松多了。


华臣的年会就在公司附近的一家会展中心举办,租用了二楼一整层的大厅,装饰得花团锦簇。


舞台背景墙是整面的液晶显示屏,跟舞台四周的液晶显示屏一起构成了极立体的显示画面。左侧一个巨大的摇臂摄像机,靠墙一溜是各种自动饮品机,大厅中间的各个圆桌上,摆满了新鲜水果和各式点心。


每个员工都正装出席,衣冠楚楚之下,全都是绅士和淑女。


“哇,不愧是大公司啊,这气派,简直像奥斯卡颁奖典礼了!”赵媛指指流光溢彩的舞台,满脸的震惊和“与有荣焉”。


当初跟会展中心联系租场地的时候,季半夏来过这个大厅,但她没想到行政部能把大厅装饰出这么炫目的效果,也赞叹着附和赵媛道:“是啊,确实很气派。行政部那帮人果然有两把刷子!华臣真是藏龙卧虎,我们还得好好学习才是啊。”


“咱们不用学,一年后就派到下面部门去啦!”赵媛冲她挤挤眼,一起朝总裁办的座位区走去。


总裁办的区域就在贵宾区左侧,虽然也在最前面,但视野真的不算好。季半夏和赵媛是来得最早的,她们这一桌还空着。


赵媛一坐下来就拉着季半夏的裙子看:“刚才人太多,也不好仔细看,半夏,你这条裙子可真漂亮啊!淘宝真是太牛了,100块竟然能买到这么好的裙子!”


刘郴送的裙子是斜肩的样式,露出左边的肩膀,右边肩膀上用硬纱堆出一只开屏的孔雀,孔雀长长的尾羽上镶满漂亮的绿宝石。设计感十足。


季半夏跟赵媛说了刘郴送裙子的事,赵媛作妒忌状:“人长的美真好啊,呜呜呜,我要去整容!”


二人说笑了几句,同事也陆续过来了。靳晓芙本来应该跟赵韦廷他们坐一桌,结果她偏偏扭着屁股走到季半夏这桌坐了下来。


从上次吵架之后,季半夏和靳晓芙之间就处于冷战状态。靳晓芙偶尔含沙射影讽刺她几句,因为不算正面冲突,她也只当没听见,一笑了之。


靳晓芙今天穿了件蕊黄羽纱的曳地裙子,深的款式,将她傲人的事业线展露无遗,大波浪的长卷发披在一侧肩膀上,配着长长的流苏耳环和烈焰红唇,妩媚又性感。


赵媛用胳膊肘拐了季半夏一下,微笑着跟靳晓芙打招呼:“晓芙姐,你怎么坐过来啦?”


赵媛本来只是好奇,随口问一句,靳晓芙却冷笑道:“怎么,我不能坐这里?”


“没有没有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赵媛没想到靳晓芙一来就发飙,头皮直发麻。


老大的女人,她得罪不起呀。


季半夏坐得端端正正,翻看着手里的节目单,看都没看靳晓芙一眼。


靳晓芙瞟一眼她身上的礼服,认出了是某大牌这一季的新款,心里顿时酸溜溜的:“哟,季半夏,你穿的可够奢华的呀!alenin的新款,本季最热门的单品,你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呀!”


季半夏把目光从节目单上移开,看向靳晓芙,微微一笑:“是啊。这么重要的场合,自然要穿的隆重一点。晓芙姐,你这裙子也不错啊,虽然不是很衬你的肤色……”


靳晓芙找上门来了,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。她不是软柿子,由着她随便捏。


果然,她话一落音,靳晓芙的脸色就变了:“你说什么?”


季半夏慢悠悠道:“我说你穿这种颜色显得皮肤有点黑呢。”


靳晓芙的皮肤其实算白皙,但是跟季半夏比,还是黑一些。季半夏说她皮肤黑,她真是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。


靳晓芙大怒,但季半夏浑身上下实在找不到可以挑刺的地方,她气了半晌,才斜了眼道:“草鸡变凤凰果然不一样呀,穿了条好点的裙子,就开始张狂起来了,你金主知道你这么拽吗?”


季半夏索性气死她:“什么金主银主的,晓芙姐,你说话好粗俗哦,回去多读点书吧!华臣的员工,没素质可不行哟!”


靳晓芙气得浑身直抖,正要发飙,赵媛故意扯扯她的裙子:“晓芙姐,bss他们过来了!”


靳晓芙回头一看,傅斯年在几个高管的簇拥下正朝这边走过来。旁边还有几个客户公司的老大。


靳晓芙忍了忍,还是不敢造次,狠狠地瞪了季半夏一眼,转头就走。


看着靳晓芙坐到另外一桌去了,这桌上的人都松了口气。


赵媛捂着嘴小声笑道:“半夏,你够牛啊!直接跟靳晓芙杠上了!”


刘葶苈等几个人完全惊呆了,二话不说,纷纷举杯敬季半夏:“半夏,你是我们的偶像!”


季半夏虽然脸上也在笑,心里却叹了口气。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她让靳晓芙丢了脸,照她那睚眦必报的性子,以后还不知道她会怎么对付自己呢!


更何况,她背后还有傅斯年撑腰。


想到傅斯年,季半夏的心情更黯淡了。赵韦廷正在带那群高管落座,季半夏装作跟赵媛说话,用眼角偷偷向傅斯年那边瞟去。


白衬衣,黑西装,墨绿领结,很正式,很整洁,很帅气。


傅斯年的脸上是标准的商务式微笑。季半夏忽然想起他曾说过的话:“应酬是最累的,感觉自己就像只猴子。”


现在的他,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的他,心底也满是疲惫,自我厌弃吗?


季半夏黯然收回眼神,索然无味的吃了块小蛋糕。


年会还没正式开始,大家说说笑笑,倒也其乐融融。季半夏吃了甜腻的蛋糕有点口渴,便拿了被子去墙边的自动饮品机接一杯水喝。


端着水杯往回走的路上,她无意识地又往傅斯年那边扫了一眼。


傅斯年正在往门外走,手放在耳边,正在接听电话。季半夏盯着他的背影,他的背影修长挺拔,行走间,自有一种王者俾睨天下的霸气。


正要收回目光,季半夏突然看到了靳晓芙穿着蕊黄礼服的身影。


靳晓芙提着裙摆,步履匆匆,行走的路线和傅斯年完全一致!


她是去追傅斯年的吧?在傅斯年面前告她一状?还是傅斯年接电话只是个幌子,两个人要瞒着别人说几句亲密的私房话?


季半夏捏紧手中的杯子,忍住了追出去看个究竟的冲动,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座位。


傅斯年和她,早就没关系了,他跟谁窃窃私语,跟谁甜蜜痴缠,又关她什么事呢?


季半夏努力让自己平静,让自己淡定,让自己若无其事,可是,她眼神仿佛有自己的意志,总是忍不住朝门口瞟去。


果然,大概十分钟之后,傅斯年和靳晓芙一前一后地回来了!


这绝对不是偶然,靳晓芙和傅斯年,肯定在外面单独见面了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下一章年会,有高能哦!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