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你老婆欺负我
    季半夏能听出傅斯年声音里的恳切,她能听出他是真的不希望她离职。犹豫了一会儿,季半夏才道:“傅总,我再考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无声地叹了口气。他就知道,季半夏不是那么容易被说服的,现在,他能做的就是等待,等季半夏考虑清楚,是走,还是留。

    很快,第一个发帖分析傅斯年和季半夏亲吻视频的楼主被找到了,是市场部的一个女孩,一个和季半夏、总裁办都素无交道的普通员工。她被部门经理直接下了开除令。所有手续都简化流程,当天下午就让她拎包走人了。

    这一招杀鸡儆猴果然厉害,热衷于这个八卦的人顿时明白她们太天真了,傅总的八卦,是不能随便讨论的。

    公司里小道消息满天飞,季半夏进了傅斯年办公室,帖子被删,季半夏请假离开,市场部女孩被解雇,所有人都在各个私密小群里说着同一句话:看来季半夏和傅总,真的不干净。季半夏是傅总的"qing ren",这点完全可以确认了。

    赵媛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,果然人在恋爱时智商为零吗?这件事,傅总处理的实在太糟糕了。

    开除八卦员工固然可以杀一儆百,但是这种过激的手段,只会将季半夏推上风口浪尖!

    赵媛正在腹诽傅斯年,傅斯年的内线打过来了:“赵媛,到我办公室来。”

    赵媛走进傅斯年办公室时,发现他正盯着屏幕发呆。眼神空洞得像冬天的田野。

    “傅总,您有事找我?”赵媛故意将音量提高了一点。

    傅斯年收回视线,转眸看向赵媛:“你能说服季半夏不要离职吗?”

    赵媛有些意外,她没想到傅斯年会找她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敢问傅总,您让我说服半夏不要离职,是基于什么样的考虑呢?”

    面对赵媛的质疑,傅斯年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半晌,他站起身走到窗边,背对着赵媛,低声道:“我的考虑……纯粹是基于个人情感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有些疲惫,有些无奈,更多的是迷茫和伤感。

    天!赵媛心头剧震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傅斯年会直接把话摊开了说。他这么说,其实就是向赵媛默认了他对季半夏的感情。

    这可是高高在上,不苟言笑,被人捧在云端里崇拜的傅总啊!他竟然对她吐露心事,当成挚友般信任!

    赵媛心中突然有了一种“士为知己者死”的感动。

    赵媛看向傅斯年,郑重道:“傅总,谢谢您对我的信任。我答应您,一定努力说服半夏不要离职。”

    不等傅斯年回答,她又赶快说道:“不过,傅总,我还有一些话想对您说,不知你愿不愿意听?这些话,可能会比较刺耳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终于转过身来面对着她,他的眼睛幽深不见底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赵媛鼓起勇气轻声道:“傅总,您是已婚人士,而且,您的太太也有身孕了。其实您是没有资格追求半夏的。就拿年会视频事件来说,这件事对半夏造成的伤害肯定比您多,我想说的是,如果真的爱慕半夏,就请您恢复单身再说吧!在您的身份是单身之前,任何追求和爱慕都是不合适的,都会对半夏造成困扰和伤害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有说话,赵媛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表达清楚,只好又加了一句:“傅总,在您离婚前,请您不要对半夏流露出任何爱慕之情。这样才是对她最好的保护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提醒。”他的声音清淡如水,却很真诚。

    赵媛走出傅斯年办公室的时候,才发现后背上的衣服全汗湿了。傅斯年的气场,实在太有压迫感了。如果不是为半夏担忧,她可能真的没有勇气说出这种逆耳忠言。

    当晚,赵媛直接坐公交去了半夏的蜗居,与她抵足而眠,劝说了她整整一夜。从8k的月薪多么难得到华臣的前途多么远大,又从连翘的学业说到中国经济开始疲软的大环境,最后季半夏终于忍受不了她的疲劳轰炸,哀求道:“赵大人,我不辞职还不行吗?求求你,让我睡会儿吧!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赵媛和季半夏一起去上班,大概10点左右,傅斯年也来上班了。赵媛远远看到他朝季半夏这边看过来,偷偷朝他做了个“v”的手势,见傅斯年心领神会地朝赵媛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这一笑,顿时晃花了赵媛的眼,赵媛的心跳都加速了好几秒。

    她看着前面毫不知情,低头工作的季半夏,心里感叹:这傻丫头也不知道走的什么狗屎运,傅斯年这种男人,根本就是百年不遇的极品!能被他爱上,绝对是人生大赢家啊。

    赵媛的话,对傅斯年的触动很大。他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,为了满足自己的情感,让半夏承受了太多的压力。

    反正只有三个月了,三个月后,顾浅秋肚子里的孩子就会呱呱坠地,一切就会真相大白,离婚是必然的事。三个月,他等得起。

    只要半夏还没和刘郴结婚,他就有机会。

    上午事情还是比较多的,办公区里,所有人都在忙碌,包括一向游手好闲的靳晓芙,都在寂静无声地做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突然,安静的氛围被一阵脚步声打乱,赵韦廷殷勤的笑声传入大家的耳中:“夫人,小心脚下,这边请。”

    接着,是一个温雅端庄的女声:“谢谢。不过不用这么紧张,斯年的办公室,我不是第一次来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扭头往入口处看,季半夏一眼看见了顾浅秋,她走在赵韦廷旁边,身后还跟着一个管家模样的人,正朝傅斯年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顾浅秋穿着珍珠白的软纱孕妇裙,肌肤白皙,态度温婉,仪态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季半夏扭过头做自己的事,只听赵韦廷陪笑道:“夫人,傅总开会去了,你先到他办公室等一会儿行吗?这个会议比较重要,不好中途停止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等他就好。”顾浅秋正好走到季半夏侧后方,她听见顾浅秋十分礼貌的问赵韦廷:“你们总裁办是不是有个叫靳晓芙的?我想见见她。”

    赵韦廷一愣,随即笑着喊道:“晓芙,夫人想见你,快过来吧!”

    靳晓芙也很意外,傅斯年的太太她以前也在办公室见过一次,但是傅斯年没有要介绍给她认识的意思,她也就只好装陌生人。她没想到顾浅秋竟然点名要见她。

    靳晓芙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裙子,就跟着顾浅秋走进了傅斯年的办公室。赵韦廷体贴的帮她们关好了门。

    季半夏埋头工作,反正这些事也跟她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刚做好表格的收尾,办公区另一边的会议室开始陆续走出人来,大概是开完会了吧。

    季半夏端起杯子,正准备去茶水间泡一杯绿茶,就看见傅斯年从办公室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放下杯子,准备等傅斯年进了他自己的办公室再说,她现在如果去茶水间,会在通道上和傅斯年狭路相逢。

    眼看傅斯年快要走到办公室门口了,他办公室的门突然被地动山摇地撞开,靳晓芙披头散发地从里面冲了出来,一脸的惊惶和恐惧。

    看见傅斯年,靳晓芙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,她冲过去傅斯年的衣服开始哭诉:“哥!!”

    季半夏离他们二人最近,清清楚楚听见了这个“哥”字。

    她震惊地瞪大眼睛看着傅斯年和靳晓芙,一时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把抓过靳晓芙,几步就走进了他的办公室。总裁办公室的门被“砰”的一声关上,只留下办公区所有同事面面相觑!  8☆8☆.$.

    除了季半夏,同样坐在走廊旁边的赵媛也听见靳晓芙那声哥了。

    她火速在即时通上呼叫季半夏:“天哪!半夏你听清没?刚才靳晓芙喊傅总喊‘哥’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听见了。我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”季半夏还沉浸在震惊中。

    除了震惊,她内心深处还有另一种情绪:惊喜。

    折磨了她这么久的猜疑原来另有隐情,压抑了很久很久的心情骤然轻快起来,轻快得让季半夏无暇去想靳晓芙为什么会冲出门来,为什么会对傅斯年哭诉顾浅秋欺负她。

    “信息量好大啊!靳晓芙是傅总的妹妹,刚才她又跟傅总告状,说傅总的太太欺负她!这简直就是一出大戏呀!”赵媛飞快的打字:“刚才在办公室里肯定发生了什么狗血事件!唉,可惜傅总办公室的门隔音效果太好了,傅太太和靳晓芙之间发生了什么,我们完全听不见!”

    季半夏还没来得及回复,赵媛的消息又发过来了:“难怪靳晓芙在办公室这么嚣张跋扈!难怪她区区一个小秘书能拿到20k的月薪!原来她是傅总的妹妹!我们之前猜的太离谱了,我们都以为她是傅总的小秘!想想也是,傅总千亿的身家,养个小秘怎么才发这么点月薪啊!哈哈,我们真是太**丝思维了!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