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那个计划


傅斯年办公室里,顾浅秋正悠然坐在办公桌前的转椅上,闲散地翘起自己的手指,懒懒地欣赏着刚做过的漂亮指甲。


听见关门声,她姿态优美的将转椅转了过来,正对着门口走进来的二人。


靳晓芙见顾浅秋一副高高在上的贵妇模样,心中怒气更甚,指着顾浅秋的鼻子开始向傅斯年告状了:“她骂我!她还用文件夹砸我,要不是我躲得快,肯定被她砸到了!”


听见靳晓芙的话,顾浅秋惊讶地挑挑眉:“哦?斯年,她这是在告状吗?难道她认为你会站在她那边?”


顾浅秋狐疑的打量着靳晓芙,开始怀疑起她和傅斯年是不是有什么不正当关系来。


傅斯年懒得理会她话里的明朝暗讽,直接了当道:“你们两个究竟怎么回事?”


顾浅秋还没说话,靳晓芙已经开始哭诉起来:“她让赵韦廷喊我进来,说想见我,结果我一进门,她就直接开骂了,骂的很恶毒!说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说我根本就是底层的渣滓,还想高攀他们顾家,我都没明白她在说什么,她就拿文件夹朝我脸上砸!”


傅斯年拧起眉看向顾浅秋: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?高攀顾家?”


能让顾浅秋如此失态,如此大动干戈的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她的宝贝弟弟顾青绍。傅斯年心中掠过一丝不好的直觉。


顾浅秋一点也不生气,脸上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端庄温婉:“嗯哼~难道我说错了?你这种婊子生的杂碎,也配和青绍谈情说爱?”


顾浅秋的话说得十分难听,但靳晓芙已经来不及去计较这些,她愕然瞪大了眼睛:“你和青绍是什么关系?你有什么权力对我们的事说三道四?”


顾浅秋傲慢地笑笑:“我和青绍的关系,你们傅总最清楚。你问问他?”


顾浅秋的故弄玄虚让傅斯年厌烦地闭闭眼:“晓芙,她是顾青绍的姐姐,她叫顾浅秋。你跟青绍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
其实不用靳晓芙说傅斯年也知道了,上次在章凌芳家吃饭,靳晓芙说的靠谱好男人,大概就是顾青绍了。


靳晓芙没想到傅斯年的老婆竟然就是顾青绍的姐姐,一时慌了手脚,眼睛也不敢瞪了,语气也软了下来:“我和青绍在恋爱。我爱他,他也爱我。”


“爱!哈哈,靳晓芙你可真幽默,你这种窑子里爬出来的小瘪三,还好意思跟我说爱?”顾浅秋笑得前仰后合:“别怪我没警告过你,我们青绍,不是你碰得起的!以后在外面,你要是胆敢再以青绍女朋友自居,我会让你生不如死!”


顾浅秋口口声声婊子生的,口口声声窑子里爬出来的,傅斯年站在旁边,脸色越来越难看了。


“浅秋,青绍和晓芙是恋爱还是玩玩,这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。你到华臣来辱骂我的员工,这种事,我希望不要再有第二次。”傅斯年的语气很淡,但顾浅秋一下子炸毛了。


“哈!傅斯年!你真让我开了眼!你的员工勾引我弟弟,我过来警告她两句,就被你警告了?傅斯年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怜香惜玉了?连青绍玩滥的风流女郎,你都开始护着了?”


靳晓芙生怕顾浅秋误会了她和傅斯年的关系,影响了她和顾青绍的交往,赶快放低姿态解释道:“嫂子,你误会了,傅总是我亲哥!”


“什么?”顾浅秋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,动作太猛,牵扯到腹部,又赶快坐了下去:“傅斯年,她在说什么?你是她亲哥?”


傅斯年看着靳晓芙,心中失望之极。


在顾浅秋对她百般侮辱的情况下,她还能赔着笑脸叫她嫂子,毫无自尊,毫无人格!


他理解她对于摆脱卑贱出身的渴望,也理解她想吊金龟婿的投机行为,但她这种低三下四的样子,真的让他很厌恶。


她的身上,怎么会流着一半跟他相似的血呢?


面对顾浅秋的询问,傅斯年虽然没有说话,但也没有否认。不否认,那就是承认了。


顾浅秋震惊地看看傅斯年,又看看靳晓芙,深深觉得她和傅斯年之间的孽缘太深了!


顾青绍泡哪个妞不好,竟然泡上了傅斯年的亲妹妹!


不用问,这个妹妹肯定是他那个老鸨妈的私生子!傅斯年羞于承认,实在是太正常了!


三个人中,唯一觉得开心的是靳晓芙。她天真地以为,傅斯年亲妹妹这个身份,会让顾浅秋对她刮目相看。


“嫂子,我和青绍彼此相爱,请你给我们一个机会吧!”靳晓芙小心翼翼地看着顾浅秋,哀求道。


顾浅秋轻蔑的看她一眼:“既然你和斯年有血缘关系,那这件事,我直接和斯年商量。你先出去吧。”


可笑,她是什么东西?也配叫她嫂子?


顾浅秋盯着靳晓芙走出办公室的背影,直到门牢牢关紧,才对傅斯年道:“斯年,管好你妹妹吧。顾家对未来儿媳妇的标准,你是知道的。靳晓芙这样的,进不了顾家的门!”


傅斯年冷冷转身,看向顾浅秋:“这句话,你该去对你弟弟说。如果他不愿意,晓芙强迫不了他。”


顾浅秋直直地和傅斯年对视,目光闪烁不定:“傅斯年,谢谢你的诤言。”


说完,她从椅子上缓缓站起身,走过傅斯年身边时,她突然妩媚一笑:“斯年,你不挽着我出去么?我的肚子已经这么大了,你这个做爸爸的,也太不体贴了吧?宝宝都替妈咪感到委屈呢!”


她抚着硕大的肚子,笑靥如花,端庄娴雅,让人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,那些恶毒的话会从她嘴里说出来。


傅斯年看了顾浅秋一眼,伸手扶住她的手臂。


触到她肌肤的那一秒,他竟然有轻微的不洁感。相比另一个女孩,眼前这个女人虚伪得让他恶心。


顾浅秋挽着傅斯年的手款款而行,外面办公区,所有员工都对她和傅斯年行注目礼。


唯一例外的是季半夏。她低头看着电脑屏幕,眼神都没有飘移一下。


顾浅秋微微一笑,将傅斯年的手臂挽得更紧,走到季半夏旁边的通道时,她停住了脚步。


“呀,半夏,原来你也在华臣上班呀。真是太巧了!”她的身子微微朝傅斯年倾过去,一副恩爱夫妻,情深意重的模样。


顾浅秋主动打招呼,季半夏只好扭过头来,礼貌的笑了笑:“你好。”


虽然态度无懈可击,可她的眼睛,还是情不自禁的瞟了一眼顾浅秋和傅斯年相挽的手臂。


傅斯年看在眼里,心中微微一点疼痛,又微微一点甜蜜。


半夏终究还是在意的。


季半夏的这一眼,自然也落在了顾浅秋的眼里。她的目的达到了,心中得意,甜笑道:“半夏,我看你很忙的样子,那我就不打扰咯,我再多站一会儿,斯年又该训我啦。”


她的语气很娇嗔,很满足,好像她真的被傅斯年宠爱、骄纵,疼到了骨子里似的。


季半夏垂下眼睛,镇定地微笑:“再见。”


走出办公区,进入电梯后,傅斯年轻轻挣脱了顾浅秋攀紧的手臂:“浅秋,戏演完了,现在可以松开了吗?”


他的脸色淡淡的,声音却冷冽冰寒。


顾浅秋眼神很冷,嘴上却软软地调笑:“斯年,你说什么呢,我怎么听不懂?”


虽然如此,她的手还是一点点松开了傅斯年的手臂。


管家坐另一部电梯,已经开了车过来在楼下等着了。顾浅秋上了车,朝傅斯年挥挥手:“斯年,晚上记得回家吃饭哦!我做你最爱吃的香煎小羊排。”


傅斯年不置可否,转身朝公司走去。


傅斯年一离开,顾浅秋脸上所有伪装的表情全都垮塌了,她怨毒地盯着傅斯年的背影,心中的怒火和愤懑交织成了一张无边的大网,将她牢牢的罩住。


“夫人,您别生气,傅总就这么个脾气。”管家看出她强压的怒火,好心劝道。


“开车!再说一句我就撕烂你的臭嘴!”顾浅秋被人看穿心事,恼恨交加。


她的窘态,已经落入所有人眼中了吧?靳晓芙,管家,甚至季半夏,都看出她在傅斯年心里什么都不是!


傅斯年。她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,一字一顿,仿佛想用牙齿将这个名字切割成碎片。


那个计划,也许该到实行的时候了。失忆的傅斯年,忘记了季半夏和江翼飞的傅斯年,会爱上她吧?


顾浅秋攥紧手里的包包,脸上的笑容有了几分诡异。


傅斯年送顾浅秋出去后,整个办公室都在向靳晓芙打听一件事:刚才办公室里发生什么了?夫人为什么要骂你?你刚才好像叫傅总“哥”了?傅总是你表哥还是堂哥?


面对众人的质疑,靳晓芙只冷冷回了四个字:无可奉告!


竖着耳朵听完靳晓芙的回答,季半夏反而松了口气,靳晓芙竟然有这个智商,还真有点出乎她的意外。


想必是傅斯年和靳晓芙的关系也引起了顾浅秋的误会,所以她上门来“打小三”了吧?


无论如何,靳晓芙和傅斯年不是情人关系,这个发现已经足够让她开心。开心到,季半夏突然有些喜欢靳晓芙了。


她的眼睛到鼻子的轮廓,和傅斯年多像啊!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