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谢谢你真心爱我
    另一栋独居公寓的小厨房里,靳晓芙也在忙碌地准备着晚餐。

    她精心地化了淡妆,家居服也特意挑选了舒适又性感的款式,围着白色花边的围裙,正弯腰查看着灶头砂锅里沸腾的汤水。

    排骨玉米竹荪汤已经炖好了,她用勺子舀了一勺汤尝了尝,汤色清澈,味道鲜甜可口,对不常下厨的她来说,可以算得上是惊艳之作。

    这种清淡又滋补的菜品,青绍一定会喜欢的。靳晓芙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。为喜欢的人精心做一道菜,再看着他满足的吃完,这种感觉,真的很幸福呢!

    门铃轻轻响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定是顾青绍来了。靳晓芙兴奋地放下汤勺,朝客厅跑去。刚跑到客厅,她又突然停住脚步,朝卧室冲去。

    在卧室的落地镜前,她认真地前后左右照了一遍,妆容服帖,头发清香顺滑,浅粉的居家服很漂亮,胸口一圈薄透的蕾丝,隐约透出诱人的春光。小小的白色花边围裙,勾勒出腰部纤细的曲线。一切都很完美。

    又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,靳晓芙这才跑出去开门。

    顾青绍带了一瓶红酒,含笑站在门口,脸上没有半分等待的不耐烦。良好的风度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靳晓芙扑入他的怀中,用手臂搂住他的脖子:“亲爱的,你来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。好香。做什么好吃的了?”顾青绍拉下她的手牵住,并肩朝屋内走去。

    靳晓芙撒娇般地找他要了一个吻,这才走进厨房把做好的饭菜端上了桌。

    小小的双人餐桌,二人相对而坐,醇美的红酒,清淡可口的菜品,靳晓芙看着顾青绍阳光单纯的笑脸,只觉得从来没这么喜欢过他。

    饭吃的差不多的时候,靳晓芙不小心弄了洒了点酒液在衣服上,刚好是胸口的位置。她赶紧抽了纸巾擦拭。

    顾青绍盯着她的胸口,薄透的蕾丝下,她胸部圆润的曲线若隐若现,引人遐想。

    靳晓芙也意识到了他的目光,心中一点小得意,故意撒娇道:“青绍,我擦不掉诶,你帮我擦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点小情趣,顾青绍自然是懂的。他扯了一张纸巾,不紧不慢的在靳晓芙胸口的衣服上擦拭着:“怎么办,我好像也擦不掉。”

    靳晓芙看着他心猿意马的样子,心里暗暗好笑,刻意压低了声音调笑道:“那,我脱了换件别的衣服?”

    她眼波横飞,脸上酒气熏蒸出一点红晕,顾青绍被她勾引得兴致大起,站起身一把将她抱住:“好啊,那我帮你换吧!”

    衣服脱了就不用再穿了,二人翻滚在大床上,尽情享受**带来的欢乐。

    风平浪静之后,靳晓芙懒懒依偎在顾青绍的胸口:“青绍,我有件事想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你说吧。”顾青绍有点累了,精神不是很振作。

    靳晓芙抱住他的腰身,将脸贴在他的脸上:“青绍,谢谢你爱我。那天,傅总给你打电话的时候,我就在旁边。你说的话,我都听见了。”

    顾青绍微闭的眼睛睁开了:“你那时候也在?”

    “嗯。傅总故意当着我的面打电话给你,就是想让我亲耳听到,你对我就是逢场作戏,就是想让我对你死心。”靳晓芙笑得很感慨,很满足,脸颊在顾青绍的脸上轻轻地摩挲着:“青绍,。”

    看着靳晓芙的笑脸,顾青绍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负疚感一点点从心底攀援上升。

    他爱的,不是靳晓芙啊。他爱的,只是她年轻鲜美的**,只是她在床上的妩媚和主动。

    他念念不忘的,是另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青绍,我爱你。”靳晓芙主动献上红唇,在顾青绍唇上轻轻一吻:“傅总说送我出国留学,让我去个好点的大学镀镀金。等我拿了学位回来,我们就结婚好不好?我要给你生一大堆孩子,青绍,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?”

    顾青绍没有说话,他愧疚的看着仍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靳晓芙,竟然说不出拒绝她的话。

    他对傅斯年说那些话,只是为了气傅斯年。他只是拿靳晓芙当做武器,想要盖过傅斯年一头而已。他从来都没想过娶她。

    靳晓芙终于察觉到顾青绍的不对劲,抬头看着他:“青绍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的身体为什么这么僵硬,他环着她腰身的手臂,为什么一点点松开?

    “对不起,晓芙,对不起。”顾青绍尴尬又羞惭地开口:“我,我想你是误会了。我和你……”

    靳晓芙猛的坐起身,完全忘记了自己一丝不挂,她盯着顾青绍,声音发颤地打断了他:“对不起?对不起是什么意思?青绍,我误会什么了?”

    顾青绍避开靳晓芙的眼神,愧疚道:“晓芙,对不起。我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不下去了,可靳晓芙一下子全都懂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只是死死盯着顾青绍。

    她以为终于有人不介意她的出身,愿意给她真心,她以为她真的能顺利踏入豪门,扬眉吐气,原来,都是一场梦,都是一场空!

    “啪!”一记耳光狠狠地扇在顾青绍的脸上,靳晓芙歇斯底里地哭喊起来:“滚!顾青绍,你他妈快给我滚!我恨你!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”

    看着彻底崩溃的靳晓芙,顾青绍想安慰她一下,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做。他默默下床,捡起自己的衣服匆匆穿好。

    靳晓芙还在大骂:“你以为我真的喜欢上你了?呸!你在老娘眼里就是个凯子!提款机!就你这种性无能,三十分钟就累得像狗一样,还指望女人能真心喜欢上你?”

    顾青绍很少听到这么粗鄙的话,他必须承认,他很难受,很受伤。

    “晓芙,对不起……”他低头轻声说完这句话,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听见关门声后,靳晓芙再也维持不了强悍的伪装,扑倒在床上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周五,华臣大楼,总裁办。

    季半夏一边干活一边憧憬,等会下班了就去接连翘回家,早上她已经腌好了鸡翅放在冰箱里,一个白天,足够入味了。到时候给做个红焖鸡翅,再烧几个清爽的小菜,让连翘美美吃一餐。

    想到妹妹甜美天真的笑脸,季半夏浑身都充满了动力。

    突然,赵韦廷的电话打过来了:“半夏,去总裁办公室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季半夏本能的问道。自从知道靳晓芙是傅斯年的妹妹后,她反而更加害怕见到他了。

    在对他和靳晓芙关系的猜疑中,在那些备受折磨的痛苦夜晚,她终于看清了一件事:她还爱着傅斯年,并且,这份爱一天比一天多,多到她已经有些无法负担了。

    现在,知道傅斯年并不是玩弄别人感情的花花公子,知道傅斯年对她是真心实意之后,她怕自己会失控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放任自己的情感和傅斯年在一起,她会面对更多良心的拷问。连翘的眼睛和晚晚的死,都是她跨不过去的坎。更何况,傅斯年还不是自由身,顾浅秋还怀着身孕。

    她和傅斯年的感情,是一个打不开的死结。

    也许,维持现状是最好的办法——可以每天看到他,却又保持着单纯的上司和下属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不过,我猜傅总是想让你接手靳晓芙的工作吧。”赵韦廷说的大有深意。靳晓芙虽然干的是闲职,但总裁办的费用申请都是她找傅斯年签字,这个位置,还是很微妙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会找季半夏接手,赵韦廷一点也不意外。傅斯年喜欢季半夏,华臣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季半夏磨磨蹭蹭地走进了傅斯年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到季半夏,傅斯年的眉头微微皱了皱。

    季半夏穿了条浅灰色的短裤。虽然,这种淡淡的灰,配着她身上白色的无袖上衣,显得十分清爽。

    可是,这短裤,是不是有点太短了?她一双笔直白皙的腿,露了一大半出来。

    这么一双漂亮的美腿,路上不知多少男人会盯着看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实在太了解傅斯年,见他眼睛一扫她的短裤,脸上似有不悦的神色,便条件反射般解释:“今天是周五,便装日。”

    每周五都是华臣的便装日,只要不是太离谱,可以随便穿。扪心自问,季半夏觉得自己没有违反公司规定。不明白傅斯年为什么一脸的“你的衣服不合适”。她的短裤就是正常长度,又不是热裤。

    傅斯年无言以对。确实,他没什么立场管季半夏穿什么衣服。他只能盼着秋老虎赶快走。季半夏能包得严严实实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只好把话题转到正事上:“靳晓芙离职了,她的部分工作由你接手,直接对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季半夏点点头:“晓芙姐走的比较仓促,我跟她没有办过交接,她手里的资料和数据,我手头都没有备份。这个怎么办?找赵韦廷处理吗?”

    “你直接到她电脑上拷就好了。她电脑的密码是8764。”傅斯年尽量让自己不盯着季半夏的大腿看。

    季半夏一般都是裤装和裙装,他真的很久很久没看到她穿短裤了。男人都是视觉动物,他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听见傅斯年熟练的报出靳晓芙电脑的密码,季半夏还是惊了一下:“啊?她电脑的密码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傅斯年被她问得愣了一下。他当然知道,靳晓芙刚入职的时候,什么都不会。这个密码,是他亲手帮她设置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不想瞒季半夏,直接道:“靳晓芙是我妹妹。这个密码,是我帮她设置的。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