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最幸福的一对
    虽然公司同事早就私下议论纷纷,但听见傅斯年这么坦白的告诉自己他和靳晓芙的关系,季半夏还是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以前没听傅斯年说过他有妹妹,何况,靳晓芙的教养和气质,和傅斯年的差距……实在有点大。靳晓芙的身世,肯定不简单。

    涉及到家族秘辛的私事,傅斯年就这么随随便便跟她说了,季半夏心里微微一点感动——傅斯年至少还是很信任她的。

    放松的心情下,季半夏脱口而出:“前段时间,大家还猜测她是你的新欢呢!”

    话说完了,她才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多么不妥当。她懊恼地咬住嘴唇,脸上讪讪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却一下子笑了起来。他低声道:“是吗?你也这么想?”

    她酸溜溜的语气让他心情大好。情不自禁地开始逗她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季半夏不知该说是还是不是,只好开始转移话题:“傅总,晓芙姐手头的工作我会做个盘点,到时候发邮件赵韦廷抄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却不肯放过她,他站起身朝她走过来:“半夏,你是不是也误会了?”

    难怪在千源岛她突然不接他的电话,难怪她对他冷若冰霜,难怪她对他的态度带了点鄙视和厌恶。难怪她突然就接受了刘郴,做了刘郴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傅斯年好气又好笑地看着季半夏,看着她心虚想逃的样子,恨不得用手捧住她的脸蛋,狠狠摇晃一下她的小脑袋:你就这么不信任我?你这小脑袋瓜里到底装的什么?

    季半夏不说话,避开傅斯年的眼神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步步靠近,他高大的身躯充满了压迫感,季半夏心跳开始加速,慌乱道:“要是没别的事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抬脚就想往门口跑,傅斯年身影一闪,堵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就这点出息?连解释的勇气都没有吗?”他目光灼人,眼底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季半夏无路可逃,只能乖乖站在他面前,像做错了事的小学生面对师长的逼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误会了。怎么样?”她索性抬头看向他,一副拒不认错,威武不能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神算子,怎么知道他和靳晓芙竟然是兄妹?所有她看到的听到的事情,本来就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,这又不是她的错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把我的电话拉黑了?让我在海滩上找了你大半夜?”傅斯年不想动手动脚,可还是忍不住伸手轻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:“季半夏,你就这么不信任我?”

    他本来是想点她的鼻子的,又怕她生气着恼。

    傅斯年提到千源岛上的事,季半夏也有点愧疚。她不该纵容赵媛骗傅斯年去找她的。夜里海风那么大,很容易感冒的。确实是她的不对。

    “好吧,算我错了,我跟你道歉。”季半夏一向知错就改,学习能力一流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着傅斯年,眼神明净真挚。

    傅斯年心软得一塌糊涂,但还是追问了一个折磨了他很久的问题:“那刘郴呢?你和他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他不信,她真的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又喜欢上刘郴。

    季半夏老老实实低头道:“是假的。我跟他就是普通朋友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季半夏,脸上的笑容情不自禁地放大,放大,再放大。

    季半夏被他花痴般笑容弄得满脸通红。道个歉而已,他干嘛一副饿汉看到红烧肉的神情?

    她正在腹诽,傅斯年已经更紧地靠近她,几乎是耳语般问她:“故意找他来气我的?嗯?”

    季半夏咬着嘴唇不说话,耳根都红透了。这种招数,确实幼稚,傅斯年心里肯定笑话死她了。

    不否认就是承认了,看着她羞红的脸,傅斯年心头激荡得厉害。他张臂一把将她搂入怀中:“小坏蛋,季半夏,你这个狠心的小坏蛋……”

    不给季半夏任何反应的机会,他已经冲动地吻住了她的嘴唇。

    受了这么久的折磨,压抑了这么久的思念,傅斯年的吻热烈得几乎能融化整个宇宙。

    像野火燎原,大火噼里啪啦一路烧过季半夏的身体和意志,她软软地靠在傅斯年的怀里,承受着他甜蜜的索求。

    胸腔的最后一丝空气都被他吻净吸干,季半夏觉得自己快要断气了,傅斯年才放开她。

    他紧紧抱着她,清隽的下颌抵在她的额头上:“半夏,我是不是在做梦?”

    季半夏也觉得自己是在做梦。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一步了呢?几天前,她还和傅斯年之间隔着一座巨大的,好像永远也无法跨越的雪山,现在,她却在傅斯年的怀里,被他亲吻,也亲吻了他。

    那些决心呢?坚决不和有妇之夫纠缠的决心呢?傅斯年的吻像一场洪水,冲垮了她所有的堤坝。

    季半夏默默抱住他的腰。此时此刻,她不愿再想那些无法打开的死结。此时此刻,她只贪恋他怀里的这份温暖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唇轻轻地落在她的眉间,温柔至极,缠绵至极。

    耳鬓厮磨了好一阵,傅斯年才放开她,牵着她的手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:“半夏,我有礼物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蓝色天鹅绒的盒子递给季半夏:“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不接盒子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看样子是首饰。傅斯年送的首饰都太昂贵,她不想收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出她的心思,拉过她的手,把盒子放在她的手心:“本来想你生日那天送给你的。但是,刘郴的玫瑰已经铺了一地,我以为你不会想看到我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语气让季半夏有点难过,傅斯年何等高傲的人,说出这种话,一定是委屈到了极点吧。季半夏心头一阵不忍。

    她安抚地对傅斯年笑笑,打开了小小的锦盒。

    盒子里,放着一枚小巧的戒指。银色的戒圈简单朴素,中间镶嵌着琥珀状的半透明石头。石头中间,好像嵌着一朵草花。

    这枚戒指一点也不华丽,甚至说不上精致。但是季半夏一看就爱上了。这枚戒指,看上去很亲切,好像有灵魂一样。

    “看着不起眼对吗?”傅斯年拉她坐在自己的腿上,抱住她微笑道:“这戒指可是我亲手做的。琥珀里面那朵草花,是我攀岩时在戈壁上采到的。”

    戈壁上采的?季半夏立刻好奇地盯着那朵草花看,浅黄色的小花,六角形的形状,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?

    “认出来了?”傅斯年把脸颊贴在她脸上轻轻摩擦:“在千源岛的时候,你也盯着它看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季半夏恍然大悟,千源岛的卫生间前面,她看到的黄色五角星小花,就和这个一模一样!

    她没想到连这么小的小事,她自己都忘记的小事,傅斯年竟然还记得。

    “它叫什么名字?”季半夏盯着小小的花冠,嫩嫩的黄色,漂亮如星辰。

    傅斯年深深的呼吸着她身上的清香,内心宁静甜蜜:“它的名字,叫‘厄洛斯的微笑’,象征着永恒不变的爱和激情。”

    永恒不变的爱和激情。季半夏在心里默默重复着这句话,伤感一点点蔓延开。

    她和傅斯年的爱,能永恒不变吗?一份见不得光的感情,能继续走下去吗?能走多远?

    还有连翘,她该怎么面对连翘?她的连翘,永远沉在黑暗中的连翘……

    傅斯年敏锐的感觉到了季半夏情绪的变化,他吻吻她的小鼻头,又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:“半夏,第二份礼物,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白纸黑字,中英文的双语意向书。

    看清了上面的标题之后,季半夏的眸子倏然睁大!

    她急急地翻完了所有的内容,喜极而泣:“斯年,这是真的吗?这真的是真的吗?欧洲的实验室已经有了成功的先例?他们真的同意接受连翘过去做手术?”

    她紧紧盯着傅斯年的脸,生怕漏掉他说的每一个字。她怕自己理解里太差,误会了意向书里的意思。她怕又是一场空!

    “真的。这是真的。”傅斯年帮她拭泪,吻她,安慰她:“半夏,五个月后,连翘就可以过去做手术了。手术一定会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等不及了:“一定要等到三个月后吗?这上面不是说他们已经试验成功了吗?为什么还要等那么久?”

    傅斯年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道:“因为,三个月后,我会和顾浅秋离婚。在这之前,连翘手术的事必须保密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说的很含蓄,但季半夏一下子听明白了。他是怕顾浅秋反扑,铤而走险。 △≧△≧

    上次的连翘手术的意外,看来是顾浅秋所为无疑了!

    季半夏恨得牙痒痒。有什么事冲着她来啊,她承认,在和傅斯年的关系中,她有错。她没经受住内心的诱惑。顾浅秋骂她,打她,她都认了!可她为什么要对连翘下手!

    “一切都因我而起。是我负了浅秋,才引发了她的疯狂报复。”傅斯年愧疚道:“半夏,这都是我的错。现在,让我来弥补这个错误好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点点头,眼泪顺着脸庞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用力地抱紧了她。

   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。他会恢复自由身,连翘的眼睛会好,婚后他也不会和傅冀中同住,横在他和半夏之间的障碍,他会努力地搬开。

    幸福的明天,似乎就在眼前。他和半夏,将会是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