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下了魔咒


傅斯年送季半夏到连翘校门口后,季半夏怎么也不肯让傅斯年跟她一起进去。 hp://772e6f742e6f%6


傅斯年树大招风,她真的不想跟他一起出现在公众视野中。顾浅秋的嫉妒心实在太可怕,她不敢让连翘冒任何风险。


“你确定不想跟我一起吃晚饭?”傅斯年还抱着一丝希望,在跟季半夏讨价还价。


误会冰释,又刚经过一番激情的缠绵,他情热似火。


季半夏扭头看着他,抱歉地摇摇头:“斯年,真的不行。学校里很多老师都认识你。”


“万一连翘想见我呢?”傅斯年还在努力说服她:“我不进去,就在这里等你们过来。很久没看到连翘了,我也想看看她。”


季半夏有点犹豫了,她一直怀疑连翘是不是对傅斯年有少女怀春般的爱慕,也许,借这个机会观察一下也好。


如果连翘真的有什么想法,她正好早点开导她。


季半夏想了想,终于点点头:“嗯,那一会儿我们过来就直接上车,你别下来接我们。”


傅斯年笑得眼睛弯弯,低头在她唇上啄了一下:“快去,宝贝。”


季半夏下了车往学校里走,拐弯的时候她回头朝校门口看了看。一辆黑色的车安静地停在那里,车里,坐着她爱的男人。


温暖甜蜜的感觉瞬间充溢了她的心房。她正准备加快脚步,手机响了。


拿起手机一看,是傅斯年的电话。


“刚才回头是不是在看我?”傅斯年的声音带着笑意,一副开心得意的模样。


季半夏也笑了:“少自作多情。我在看你车旁边经过的帅哥呢。”


傅斯年不说话了。


想象着傅斯年憋气郁闷的模样,季半夏笑得更欢畅了:“哈哈,怎么没声音了?傅总,您睡着了吗?”


“没有,我很清醒,半夏,可以帮我做一件事吗?”傅斯年的声音很淡定。


“什么事?”


“你往前看,你的三点钟方向有个穿红裙子的女孩,看到没?”


“嗯。看到了。怎么了?”季半夏往前看去,她的侧前方果然有个穿红裙子的女孩,个子高挑,身段窈窕。


“你帮我找她要个电话号码。一会儿我要约她共进晚餐。”傅斯年不徐不疾地说道。


哈哈……季半夏几乎要笑破肚皮了。某人的报复来的还真快呀,手段还真是低劣呀!


她拼命忍住笑意:“好。我马上去要。要到了就发给你。”故意顿了顿,季半夏又语气轻快地笑道:“那一会儿我接到连翘后就直接从后门走了。不影响你和美女共进晚餐了。”


傅斯年沉默了至少有一分钟,才咬牙启齿道:“季半夏!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!”


“哈哈,好怕呀!傅总,我胆子小,你别吓我嘛!”季半夏笑得很开怀。欺负傅斯年真是一件有成就感的事呀。


车里,傅斯年看着小女人的背影,听着她揶揄他的话,也情不自禁地微笑:“好啦,贫嘴的丫头,快去接连翘吧。别讲电话了,专心看路。”


挂了电话,季半夏果然很听话地专心走路,很快就赶到连翘宿舍,带她朝校门口走过来。


听说傅斯年等在校门口,连翘激动不已,姐妹俩一上车,她就开心地大喊了一声:“傅哥哥!”


傅斯年早就看到连翘了,听见她软软嫩嫩地喊他,不由伸手摸摸她的头:“真乖!”


看着连翘喜悦的笑容,傅斯年一脸长者的温和慈爱,季半夏心里也暖暖的。能多一个人疼连翘,她发自肺腑地开心。


“傅哥哥,我送你的满天星,你喜欢吗?”连翘充满期待地看向傅斯年那边。


满天星……听见这三个字,季半夏顿时感到大事不好。


果然,傅斯年开始问了:“满天星?我没收到。你什么时候送的?”


“就是我姐姐刚去华臣上班的时候送的。对吧,姐?”连翘又把头扭到季半夏这边。


没办法,只有承认了。季半夏支支吾吾道:“对不起啊连翘,那罐满天星还在我那里。我,我一直没机会送给傅总。”


“啊!”连翘失望地叹了口气:“姐,你都去华臣那么久了,怎么一直找不到机会呢?”


傅斯年了然的看了看季半夏尴尬的神色,笑道:“连翘,你姐姐一直在跟我闹脾气呢,就在今天之前,她见到我都冷若冰霜,鼻孔朝天的。”


季半夏被他气得笑了:“喂,傅斯年,谁鼻孔朝天了?你就不能用个好听点的词吗?”


连翘更好奇了:“傅哥哥,我姐为什么要跟你闹脾气呀?”


傅斯年发动车子,眼睛看着前面的马路,宠溺地一笑:“因为你姐的醋坛子被打翻了。”


连翘虽然单纯,但也是18岁的大姑娘了,听见醋坛子三个字,顿时有点明白了,惊讶得一把抓住季半夏的手:“姐!傅哥哥,他和你……”


季半夏虽然懊恼傅斯年挑明了这层关系,但也正想观察一下连翘的心思,便承认了:“嗯。我和他,在一起了。”


“真的吗?”连翘一双无神的大眼睛似乎有了光彩,笑得真心实意:“太好了!我有姐夫啦!”


看着连翘天真的笑脸,季半夏一颗心终于落回了胸腔。看来果然是她想多了。连翘一直呆在学校里,又很少跟外界接触,她哪儿懂什么男女之情啊。她的小妹妹,还是个懵懂的小傻瓜呢。


到了季半夏家楼下,傅斯年正想着怎么才能厚着脸皮上去蹭一顿饭,季半夏笑道:“傅总,愿意赏光到我家吃一顿晚饭吗?”


连翘一听,也赶快拍手:“傅哥哥,走吧,去我家吃饭,我姐姐做饭可香啦!”


傅斯年哪儿不愿意的,简直是千肯万肯。


“算你还有点良心。知道补偿我一下。”他盯着季半夏,伸手拧了一下她的脸。


“喂!”季半夏被他吓了一跳,赶快离他远一点,用力地瞪他,又看了连翘一眼。


傅斯年知道她的心思,是怕被连翘察觉他们之间的小动作。


想到刚才打电话被她捉弄,傅斯年顿时玩心大起,眼中的笑容也多了几分促狭。


上楼梯的时候,季半夏和连翘走在前面,傅斯年拎着东西跟在她们后面。


刚上二楼,傅斯年就忍不住了,伸手捏了一下季半夏的小屁股。


季半夏突然遭遇咸猪手,扭头瞪他,又无声地用唇语警告他:“别闹了!”


傅斯年本来也只是想调戏她一下就算了,结果刚才那一下手感实在太好,季半夏刚回过头,他又伸手捏了两下。


软软的,又很有弹性,感觉实在太棒了!


季半夏简直不能忍了。她拉起连翘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往上走,一下子把傅斯年远远甩到了后面。


傅斯年走进季半夏家的时候,连翘关着卧室的门在换睡衣。季半夏一把拖过傅斯年的胳膊,把他往小小的浴室里推:“傅斯年,你给我到浴室来,我有话跟你说!”


进了浴室,季半夏还没来得及说话,傅斯年已经很主动的把门关上,并且锁好了。


“你……干嘛?”季半夏看着他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的动作,呆住了。


傅斯年的眼神很无辜:“你拉我进来,难道不是想抓紧时间跟我亲热?”


“亲你个大头鬼啦!”季半夏凶神恶煞地瞪他:“我警告你,在连翘面前,别给我动手动脚!”


“这有什么关系,她又看不见……”傅斯年看着她薄怒微嗔的娇美模样,心头开始荡漾了,伸手挽住她的腰,把她往自己怀里带。


季半夏挣脱他:“不行。连翘很敏锐的,她虽然看不见,但她能感觉得到。你再胡闹,她会尴尬的,会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。”


傅斯年想了想,朝季半夏撅起嘴唇:“亲我,把我喂饱,我就答应你的要求。”


季半夏无语了,眼前的傅斯年,哪里还有半点冷厉总裁的酷炫模样,完全就是个无赖+痞子嘛!


怕傅斯年真的胡闹,她无奈地叹口气,踮起脚尖随便在傅斯年嘴唇上啄了一下:“好了。走,出去吧。”


“季半夏,你太敷衍了!”傅斯年欲求不满地弯腰,托起她的脸吻她:“喏,你看,这样才能满足我。”


他含住她的唇,舌尖纠缠她的舌尖不停的吮吸,来了个猛烈的法式深吻。


傅斯年的吻,季半夏向来是抵抗不住的,他的技巧真的太好,他唇舌的每一寸移动,都让她战栗心跳。


听见连翘开门的声音,季半夏终于清醒过来,她用力推开傅斯年:“连翘出来了,我们赶快出去吧。”


“你先出去,我一会儿再出去。”傅斯年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腰,眼中还有未褪的**。


“一起出去嘛,你躲这里干嘛?”季半夏不明所以。


傅斯年眼睛朝下看,扫了扫自己的裤子。


季半夏低头一看,脸唰的一下红透了。某人的裤子已经支起小帐篷了。


“流氓!”她白他一眼,甩手朝门外走去。


傅斯年独自留在浴室,只觉得浑身难受。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季半夏下了魔咒,为什么一碰到她,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全完了?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