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我有那么容易死吗


吃完饭,傅斯年主动要求洗碗。品 书 网 (
.
.   )季半夏笑眯眯打趣他:“你会洗吗?摔碎了要赔的哦!”


傅斯年也笑:“这碗多少钱一个?太贵了我就不洗了。”


季半夏笑出了声:“哈哈,这是华臣总裁说的话吗?不是应该阔气地说‘没问题,摔破一个,我赔你一卡车’吗?”


“好。摔破一个,我赔你一卡车。”傅斯年伸手揉揉季半夏的头发:“小贫嘴,现在可以让我去洗碗了吗?”


他笑容温暖,眼神宠溺,季半夏看着他的脸,一时竟移不开眼睛了。


幸福太多,太满,她心里甚至开始忐忑不安了:上天会这么轻易就将他赐给她吗?他的爱,她真的可以牢牢握在手心吗?


这样甜蜜得叫人犯傻的日子,真的可以长久吗?


“姐,傅哥哥,我进去听广播剧啦,你们聊吧!”连翘的话打断了二人交缠的眼神,季半夏脸一红,还没想好要说什么,连翘已经快步走进了卧室,牢牢关上了门。


傅斯年低头俯到季半夏耳边,微笑耳语道:“连翘真懂事。”


季半夏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,抬头瞪他一眼:“去洗碗!”


连翘太懂事了,懂事得让她内疚。傅斯年的到来,不可避免地分走了本应属于连翘的那份关心。对季半夏来说,亲情的分量,比爱情更重。


傅斯年乖乖捧了脏碗往厨房走,季半夏收拾好桌子,走到厨房一看,不由得大笑起来。


傅斯年竟然围着她那条小碎花的围裙!


一米八几的大个子男人,围着嗲兮兮的小围裙,怎么看怎么搞笑!


“哈哈,傅斯年,这条围裙好衬你哦!”季半夏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:“柔美的碎花,彰显了你浪漫的气质,浅蓝的颜色和你藏蓝的衬衫,形成了绝妙的呼应,为你的浪漫注入了一点深沉。一切都堪称完美!”


傅斯年回头朝她飞个眼风:“真的?那把它送给我好不好?”


季半夏还在笑,根本停不下来:“没问题!你还想要什么?盘子还是筷子,还是杯子,还是碗?随便说!”


“我想要……”傅斯年唇边一抹坏笑,朝季半夏勾勾手指,示意她过来。


季半夏笑嘻嘻地走过去,她知道傅斯年想干什么,无非就是想偷一个吻嘛!没关系,她从了!


她走到傅斯年身边,已经做好了被他吻一下的准备,结果傅斯年弯腰凑到她耳边轻声笑道:“我想要你浴室里那条浅蓝色小内裤……”


他的声音暧昧至极,浓浓的挑逗意味。


!!季半夏目瞪口呆。这个大色魔!刚才在浴室竟然偷看她扔在脏衣篮里的内衣!


“你!”季半夏满脸通红,使劲地瞪着傅斯年。那可是她穿过的脏内裤啊!她简直不想活了!


傅斯年笑得不怀好意:“怎么,舍不得了?我知道那是你的。上次在千源岛,你穿的就是那条。”


“住嘴!”季半夏羞得赶紧伸手,狠狠捂他的嘴:“不许再说了!再说我跟你翻脸!”


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没脸没皮呢!


傅斯年的嘴巴被季半夏捂着,眼睛得意地朝她眨了眨。季半夏几乎听见了他心里满足的声音:哼哼,看吧,还是我赢了!


看着他洋洋得意的样子,季半夏坏心地用另一只手捏住他的鼻子。


哼,现在看他怎么呼吸!


她也学了傅斯年刚才那副洋洋得意的样子,斜着眼朝他眨了眨。傅斯年手上都是洗洁精的泡泡,洁癖如他,是不会用手拉开她的手的,泡泡会沾到他脸上的。


傅斯年淡定的很,完全没有任何挣扎,被季半夏捂着嘴捏着鼻子,人家照样洗碗。


1秒,2秒,3秒……傅斯年洗碗的速度越来越慢,虽然脸色如常,但他开始翻白眼了,身体也一点点往下软。


季半夏吓得赶快松手,一把抱住傅斯年:“你怎么样了?没事吧?”


她不该来这种恶作剧的,高傲的傅斯年自然不会求饶,她这玩笑开太大了,缺氧好像容易脑瘫吧?


傅斯年毫无反应,眼睛已经闭上了!


季半夏吓得伸手去摸他的鼻息,手刚探到傅斯年鼻子旁边,傅斯年突然张嘴叼住了她的手!


“啊!”季半夏惊得一跳,猛地抽回手,这才反应过来,傅斯年刚才故意在吓她!


“哈哈,傻丫头!”傅斯年的眼睛亮晶晶的,低头在她鼻子上一吻:“我有那么容易死吗?”


“不跟你玩了。”季半夏白他一眼,转身就往外走。


刚才的表现确实太弱智太没常识了,她自己都觉得丢脸。


厨房里,傅斯年三下两下就把碗盘洗干净了,擦干了手追了出来。


季半夏正在浴室整理脏衣篮,把女孩子的贴身物件都收拾起来,见傅斯年进来了,赶紧把他往外轰:“我洗衣服呢,你别站这里挡着光。”


傅斯年笑嘻嘻看着她:“那我回去啦?”


“好。再见!”季半夏无所谓的朝他挥挥手。


傅斯年很沮丧:“你不送送我?”


虽然连翘把自己关在卧室,但这家里毕竟不是只有他和半夏两个人,房子又不隔音,他想做点什么都不方便。


“不送。”季半夏撅嘴:“谁让你刚才欺负我的?”


“啊,咬疼了吧?”傅斯年怜惜地捧起季半夏的手:“是我不好,我太狠心了,你看看,多漂亮的猪蹄啊!”


季半夏被他逗得扑哧一笑,想再板着脸,也板不起来了,只好推他:“人家整理脏衣服你也要看?你先去客厅坐着,我收拾完了就过来。”


“别收拾了,我该走了。你不送我出去?”傅斯年说得一本正经的,脸上的表情也一本正经。


“啊……”季半夏心里隐隐地遗憾,虽然天已经黑透了,但现在才8点多啊,她真的没想到傅斯年会这么早走。


但是,傅斯年说要走,她是万万说不出挽留的话的。


傅斯年看着她依依不舍的神情,心里那点小火苗烧得更旺了:“走吧,你不是正好要下楼去扔垃圾吗?我们一起?”


“嗯,好吧。我送你到小区门口吧。”季半夏怏怏点点头。


小区太老旧,曲里拐弯的,路灯又特别阴暗,她怕傅斯年找不到出口。


连翘在卧室带着耳机听广播剧,季半夏跟她交待了一声,就拎着垃圾袋跟傅斯年出门了。


房门刚在二人背后关上,季半夏的身子猛的一轻,傅斯年竟然拦腰把她抱起来了!


“干嘛?”季半夏窝在他怀里,心里甜甜的,嘴上却明知故问。


“想抱抱你。”傅斯年在昏暗的灯光下亲上她的唇:“宝贝……”


他的唇温热柔软,一亲上来,季半夏的头就开始发昏。她伸长胳膊尽量不让垃圾袋碰到他的身体,软软地回应着他。


亲完一轮,傅斯年才发现她的手臂僵硬地往前伸着,他放下季半夏,接过垃圾袋,又紧紧牵住她的手:“走,我们先扔垃圾。”


扔完垃圾,季半夏又跟着傅斯年往回走,小区没有停车场,他的车就停在一堵残墙边的树下。


傅斯年开了锁,季半夏正准备从前面的车门上去,被傅斯年一把拖住,拉进了后座。


季半夏心头一跳,还没来得及问,傅斯年也上了后座。砰的一声关了车门。


“喂……”季半夏刚说出一个字,傅斯年的嘴唇已经堵上了她的嘴。


这次的吻不同于刚才门口的缠绵温存,傅斯年直接把她压在身下,炽烈地索取她。


……


他的头在她的腰下,她用力地扯他,想把他拉上来,撕扯间,她的指尖划破了他的脖子,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。


可傅斯年似乎完全没感觉到痛,他温柔而坚定地亲吻她。


季半夏的脚尖倏然绷直。大脑里似乎有几百支烟火同时点燃,她呜咽地扭动着,在傅斯年卷起的情潮中载沉载浮……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