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察觉到顾浅秋正死死盯着他看,傅斯年转过头来看着她:“怎么?”


顾浅秋突然一笑:“斯年,你脖子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?”


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放下了,已经不爱了,可看到这道属于其他女人的伤痕,她还是有一种深深的受挫感。


傅斯年也盯着她的眼睛:“这个问题,你不需要知道。”


他的心情,实在很糟糕。一想到季半夏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手术室,他就愧疚得要命。


“哦?是吗?你的妻子,不能过问你身上莫名其妙的抓痕?”顾浅秋脸上还带着笑意,眼神却冷硬如铁:“傅斯年,你是不是忘记自己是有妇之夫的事了?”


傅斯年没心情跟她吵架,直接站起身往卧室走,一边走,一边高声叫王妈:“王妈,伺候浅秋洗漱。”


顾浅秋狠狠瞪着傅斯年的背影,情绪有些失控了:“傅斯年!别以为不说我就猜不到!是季半夏对不对?你今天晚上跟季半夏在一起对不对?好一对奸夫淫妇!你们的良心和廉耻都被狗吃了!”


傅斯年压根不搭理她的抓狂,头都不回地走进卧室,牢牢地关上了门。


他没有摔门,情绪稳定而漠然。似乎根本没听见顾浅秋刚才的咒骂。


这种冷漠和无视,让顾浅秋的怒火烧得更猛更旺,她挺直身子坐在沙发上,气得浑身发抖,眼泪簌簌往下掉。


王妈站在旁边看着,在心底默默地叹了口气。傅斯年确实太过分了,家里这么漂亮的太太,而且还怀着身孕,他竟然还跟那个狐狸精勾三搭四!


在顾家,顾浅秋何等的金尊玉贵,哪儿知道嫁了这么个负心的男人,大着肚子还要受这种窝囊气!


“大小姐,我扶你去洗漱吧。”王妈轻手轻脚的走到顾浅秋身边,搀起她的手臂。


顾浅秋不动,也不说话,泥人一般。


王妈被她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,正要柔声劝她几句,顾浅秋突然阴惨惨开口了:“扶我到卧室,我有件事要交代你做。”


“好,好。我扶你起来,你慢点。”虽然她的语气让王妈心里直发毛,但她还是赶紧搀扶顾浅秋走进了卧室。


顾浅秋在沙发上坐定,抬头看向王妈:“傅斯年晚上还吃药吗?”


王妈点点头:“还在吃。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吃一片。”


傅斯年以前就有心口疼的毛病,本来已经治好了,哪知道前阵子又犯了。最近一直在吃药。


王妈心里暗暗奇怪,这些大小姐都知道啊,怎么还问她。


顾浅秋沉默了片刻,突然道:“王妈,我待你怎么样?”


王妈心头一跳,赶紧笑道:“大小姐待我当然没话说。我在顾家干了一辈子,从来没听到过一句重话。”


“好。那你帮我做一件事。”顾浅秋站起身,走到床头的小柜子边,打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王妈。


白色的药瓶,上面贴着标签被撕掉了,王妈愣愣看着这个看上去普通至极的药瓶,心里突突直跳:“大小姐,这是?”


“这里面有一些粉末,你倒在傅斯年吃药的水里。”顾浅秋的声音压得极低,一字一顿道。


这种药有微微的一点涩味,不过傅斯年吃过药的味蕾,应该察觉不出来。她本想自己动手的,但等了好几天,一直没能等到机会。如果今晚没有和傅斯年撕破脸,她还可以继续等下去。但现在,她已不愿意再等!对傅斯年的刻骨的怨恨,让她愿意铤而走险,假手于人。


她等不及要看到傅斯年失忆后痛苦的模样了!


王妈极力压住心头的怪异感,强挤出一个笑脸:“大小姐,这粉末,是什么东西?”


顾浅秋盯着王妈:“这你就不用管了。你照我的吩咐去做就是了。事成之后,我有重赏!”


王妈不敢有丝毫的犹豫,用力地点头:“我听大小姐的。大小姐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,哪怕上刀山下油锅,我也去!”


顾浅秋微微一笑:“放心,这不是刀山油锅。只要手脚利索,别让傅斯年察觉出来,我保证你全家荣华富贵。”


浴室里,傅斯年刚洗完澡,正侧着身子往镜子里看。


他的后脖子上,果然有一条长长的划痕。细细的一道血红,在浴室柔和的灯光下,显出几分暧昧。


傅斯年伸手轻轻抚摸着这道抓痕,眼神一下子柔和下来。他的小女人,果然有猫咪一般的利爪,当时他只觉得轻微的刺痛,没想到会抓得这么深。


想到季半夏,他按捺不住了。匆匆披了浴袍就走回卧室。


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,傅斯年正准备给季半夏打个电话,发现手机里已经进来了一条新信息。


信息的后面,是季半夏的头像。


傅斯年心跳加速,嘴角情不自禁带上了微笑,迫不及待地打开消息。


“睡了没?”


季半夏只发过来三个字,傅斯年却像彩票中大奖一般,盯着这三个字看了一遍又一遍。


这是季半夏第一次主动给他发这种“没有营养”的信息。


她没有任何事,只是单纯的想他了,单纯的想知道他在做什么。这种心情,傅斯年感同身受。


“还没。刚洗完澡。你呢?”


傅斯年回复完,便拿着手机躺到床上,眼巴巴地等季半夏的回复。


这种期待又甜蜜的心情,让他仿佛回到了16岁,青春萌动的少年时代,那种纯而又纯的爱恋。


他等了很久,季半夏却一直没有回复。


傅斯年盯着屏幕,心里微微的失望。她发完信息没等到他的回复,大概已经睡着了吧。


季半夏和连翘住一个房间,他又不好打过去。


“笃笃笃”,房门被轻轻敲响了。


“进来。”傅斯年应了一声。应该是王妈进来送水吧,睡觉前他要吃一片药的。


果然,王妈端着托盘轻手轻脚地走进来了。托盘上的玻璃杯里,有半杯清水。


傅斯年从抽屉里拿出药瓶,倒了一粒药放在手心,朝王妈点点头:“放桌子上吧。”


王妈放下托盘,恭敬地垂手而立,等傅斯年吃完药再收托盘。


傅斯年把药丸放进嘴里,微微的一点苦涩。他含着药丸,端起水杯,喝了一大口。


药丸随着温水一起滑入咽喉。傅斯年不易察觉地皱皱眉,这药丸,越来越难吃了。


一回头,发现王妈正紧紧盯着他,眼神专注得近乎锐利。


傅斯年心头没来由的一凛,脱口而出:“怎么了?”


王妈受惊般挤出一个笑容:“啊啊,没什么,我只是在想,那个药丸一定很难吃吧,黑乎乎的,看着都难受。”


“还好。”傅斯年把水杯放回托盘,声音淡淡的。


大概是他多心了吧,王妈盯着他看,只是好奇而已。


王妈端着托盘退出傅斯年的房间,又轻轻帮他关上门。走到厨房之后,王妈才捂着胸口长长吁了口气。


刚才傅斯年那句问话,吓得她的心都快从胸腔里蹦出来了!到现在她的腿还是软的!


虽然不清楚那些粉末究竟是什么东西,但王妈很确定,今晚她是顾浅秋的合谋。傅斯年,是她们。


强作镇定洗完杯子,王妈走出厨房,偷眼朝傅斯年的房间看去。见房门紧闭,她赶紧快步朝顾浅秋的房间走去。


顾浅秋的房门没有锁,轻轻一推就开了。


顾浅秋正坐在沙发上等着,见王妈进来,朝她抛来一个询问的眼神。


王妈向顾浅秋点点头,低声道:“喝了。”


顾浅秋如释重负地垮下肩膀,笔直的坐姿终于松懈下来。她朝王妈竖竖大拇指:“回去休息吧。不要害怕,一切有我。”


“嗯。你也早点睡吧。晚安。”看到顾浅秋笃定的表情,王妈的心情轻松了许多。


怕什么?她身后站着大小姐呢,大小姐身后,站着整个顾氏家族。


一夜寂静无声。顾浅秋醒来时,已经快8点了。


看着墙上的挂钟,她心头一跳。匆忙抓过晨袍披上,就往房间外面走。


傅斯年从不赖床,每天7点钟准时起床。现在已经快8点了,怎么家里一点动静都没有?


发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,记忆全部清零了,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,难道不应该害怕和抓狂吗?


走出房间,顾浅秋发现王妈正在收拾客厅,另一个保姆小刘在厨房做早餐,二人各司其职,和平时毫无二致,这种气氛,让顾浅秋产生了错觉,昨晚傅斯年真的喝了那杯水吗?


“先生走了?”她定定心神,假装若无其事地问王妈。


王妈目光闪烁:“还没呢,他好像还没起床。”


“都快8点了呀!斯年变懒了。”顾浅秋笑着和王妈闲聊,心里开始隐隐有不安的感觉。


傅斯年的房门紧闭,顾浅秋抬起手,轻轻地敲门。


一下,两下,三下……房门紧闭。里面没有任何动静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啊啊啊,终于写完了。好累啊,同学们晚安。祝周末愉快!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