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拂袖而去


看着手机上一条条无用的信息,季半夏绝望地咬紧了嘴唇。 hp://772e6f742e6f%6


斯年他究竟在哪里?他的头和腿伤得严重吗?如果不严重,为什么手机都没有开机?手机在车祸中压碎了吗?还是没电了?


想到傅斯年浑身是血的样子,季半夏的心都揪起来了。不行!哪怕傅斯年明天就出院,她今天也必须去看看他,不亲眼看到他安然无恙,她实在没办法安心。


她无意识地翻着手机电话薄,看到顾青绍的名字时,眼睛突然一亮。傅斯年住哪家医院,顾青绍肯定知道!


走到顶层的露台拨通了顾青绍的电话,季半夏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直接开门见山道:“青绍,你现在方便接电话吗?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。”


顾青绍没想到会接到季半夏的电话,意外得都有点结结巴巴了:“啊,半夏,可以啊,你说吧。”


听到她轻柔甜美的声音,他还是会激动,还是会兴奋。


“斯年出车祸了,他住在哪家医院,你可以告诉我吗?”季半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急切。


听见季半夏提到傅斯年的名字,顾青绍惊讶的发现,他竟然没那么妒忌,也许是这个消息太意外了吧!


“傅斯年出车祸了?我没听说啊!”顾青绍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。这桩车祸,是不是太巧了……


季半夏失望极了:“哦,我以为你姐姐会跟你说呢。青绍,如果你有斯年的消息,请告诉我好吗?我……”


季半夏突然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。那种焦虑又绝望的感觉,让她变得脆弱不堪。


“我现在就去问我姐。一会儿我给你打过来。”


季半夏极力压抑的哭声,让顾青绍一阵怜惜。他明白,她是为另一个男人哭泣,他也明白,她给他打电话,只是为了去探望另一个男人。


可是,他竟然真的不妒忌了。


“嗯。谢谢你。”季半夏忍住泪水,真诚的向顾青绍道谢。


挂了电话,顾青绍就拨通了顾浅秋的电话。


“姐,傅斯年是不是出车祸了?”顾青绍劈头就问。


“你怎么知道?谁告诉你的?”顾浅秋很惊讶。这件事顾启正再三下令让顾家人瞒着顾青绍。


“谁告诉我的你不用管,我问你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是不是你做的手脚?”顾青绍的声音很冲。之前顾启正和顾浅秋商量下药,他已经觉得很过分了,如果这场车祸真的是顾浅秋设计的,那就太超出他的道德底线了!


顾浅秋叹了口气:“是不是我做的手脚又有什么关系?傅斯年现在重度昏迷,什么时候醒来还不一定。我现在是傅太太,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傅家的长孙。青绍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
“姐,你……真可怕!”顾青绍气得挂了电话,又想起还没打听到傅斯年的医院,赶紧又拨了回去。


顾浅秋的声音冷冷的:“又打过来干什么?要去告发我吗?”


顾青绍火了:“你要不是我亲姐,我现在就报警!”


“好啊!你去报警,顾家全都去坐牢,你一个人快活吧!”


听到顾家人这三个字,顾青绍的心都凉了。这件事并不是顾浅秋一人所为!自己的老爸,甚至白慈心,可能都参与了!


顾青绍有些心灰意冷了:“我不想再跟你讨论这件事了。你就告诉我傅斯年住哪家医院吧!”


顾浅秋警惕道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
“你不用管这么多。告诉我医院名字就行了。”


“是不是季半夏找你打听的?是不是?”顾浅秋猛地提高了声音:“顾青绍,你有点出息行不行!被人玩烂的女人,你还念念不忘!你告诉季半夏医院地址,让她去医院抱着傅斯年痛哭流涕?让医生护士都看到小三追上门了?顾青绍,我才是你的亲姐姐!你胳膊肘往外拐,不要拐得这么离谱!”


顾青绍气得啪地挂了顾浅秋的电话,想了想,没脸给季半夏打电话,只好发了条微信:抱歉,我没打听到傅斯年住哪家医院。回头我再帮你问问。


愣愣盯着手机上的信息,季半夏反而被激发了斗志。


掘地三尺,她也要找到傅斯年!他一定在等她,他一定也在渴望见到她!


季半夏擦干眼泪,又认真整理了一下头发,挺直脊背走回办公室。


听见季半夏要请半天假,赵韦廷眉头皱得紧紧的:“半夏,如果没有急事,最好不要请假,下午舒总要给我们开会。这种会议,你缺席不合适。”


季半夏摇摇头:“对不起,可是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。舒总那里,我会自己去说的。”


“很重要的事?究竟是什么事?”赵韦廷不悦地刨根问底。他还想在舒耀阳面前博个擅长管理的好印象呢,季半夏就跑来拆他的台!


赵韦廷的问题,季半夏没有办法回答。


她总不能说,请假是为了找傅斯年吧!其实,这么多医院,一家家的打听傅斯年的消息,一下午的时间说不定都不够!


见季半夏支支吾吾说不出理由,赵韦廷真的怒了:“季半夏,没有正当的理由,还想请一下午假,你当华臣是你家开的么?”


赵韦廷说完,拂袖而去!


季半夏没有说话,走回工位,她一边收拾自己的包包,一边给赵媛发了个在线消息:“媛媛,我请半天假,请假单我填好了,一会儿我走了之后,你帮我把请假单交给赵韦廷。”


刚才季半夏和赵韦廷的对话,赵媛都听见了,她隐隐猜到了季半夏是想去看傅斯年。但她没想到季半夏竟然一意孤行,把赵韦廷的警告完全当成耳旁风!


“半夏,你是想去看傅斯年吗?又不急于这一时。要是就这么走了,赵韦廷以后肯定会给你小鞋穿的。”赵媛劝道。


华臣是旷工半天扣一周的薪水。旷工三次就直接开除了。一周的薪水也不少啊!不过就是为了第一时间看傅斯年一眼,何必呢!


“媛媛,我心里特别慌,不看他一眼,我真的没办法做任何事。你帮我转交一下请假单吧,谢谢了!”季半夏发完消息,关了电脑,拎着包就走出了办公室。


“半夏,你再考虑一下。你想看傅总,明天也可以去呀!”赵媛还在打字,突然发现季半夏的头像已经变暗了,一抬头,正好看见她的背影消失在办公区门口。


“这倔丫头!”赵媛恨恨的嘀咕了一句,走到季半夏工位上拿了她的请假单。


赵媛特意等了半小时,估计季半夏已经离开公司了,才把请假单交给赵韦廷。


“什么!”赵韦廷勃然大怒,把请假单猛地拍到桌子上:“季半夏这是什么态度!没有任何正当理由,说请假就请假,说走就走?简直是岂有此理!我看她是不想在华臣干下去了吧!”


赵韦廷的动作很大,办公区所有人都朝这边看过来。


赵媛赶紧拉拉他的袖子,赔笑道:“韦廷,你误会了,你刚才问请假理由,半夏她,她脸皮薄不好意思说。其实,她真的是身体不舒服。女孩子每个月总有几天,你也知道的……”


“别给我扯这些烂理由!肚子疼吃两片止痛片不行?舒总再三交代要全员到齐,她这分明就是故意跟舒总对着干!”赵韦廷火气很大。


别以为跟傅斯年有一腿就了不起了,现在是舒耀阳监理,她还摆什么总裁小蜜的派头呢!


“韦廷,千万别这么说。半夏真的是有苦衷。你别生气了,我晚上请你吃饭赔罪行吗?”赵媛只好低三下四地赔罪。


“不用了!你就转告季半夏一句话吧,让她以后悠着点,别使劲作死!”


下午的会议开得风平浪静,唯一的**是舒耀阳低调的宣布,他目前只是暂时监理,一周后,如果傅总的身体还需要继续调养,董事会任命新的执行总裁,代理傅斯年的职务。


会开完了,众人纷纷向赵韦廷打听,新的执行总裁是什么来路。


赵韦廷长叹一口气:“据说是傅总的堂兄,叫傅唯川。做金融起家的,公司业务主要在香港。”


女人们都开始叽叽喳喳地议论:


“傅唯川,这个名字还挺好听的,不知道是不是和bss一样帅啊。”


“你这个大花痴,我们现在该考虑的,难道不是这个新总裁好不好伺候吗?”


“是啊!人再帅又有什么用,关键是要好伺候。bss虽然冷了点,但真的很靠谱啊。能力出色,出手大方,风度一流。这样的好老板,真的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!”


“行了,都干活去吧。争取在舒总面前留个好印象。”赵韦廷把众人赶回工位后,看了看手中的评分表。


舒耀阳给了他一份表格,让他对每个员工的表现评分,这份表格,等傅唯川正式接手后,会直接交到傅唯川手里。


看到表格上季半夏三个字,赵韦廷忍不住拿过笔,在“,不合格”一栏重重的划了一道。


敢把他的话当耳边风?没关系!他有的是办法对付她!


傅唯川这个人,赵韦廷早有耳闻,嚣张霸道,诡计多端。


以他这样的性格,那些评分表上不及格的员工,想必会被他即时清退吧?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