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这个礼物他收下了


第二天,季半夏就提交了辞职申请。赵韦廷有些意外,他还没来得及给季半夏穿小鞋了,她倒识趣,自己主动辞职了。


按照公司的制度,辞职是要提前一个月申请。但一般只要一周就可以办完离职手续。


傅唯川对她和傅斯年的关系很清楚,想必,他也不想在华臣看到她吧。季半夏很笃定,她的离职申请很快就会被批准。


结果,赵韦廷从傅唯川办公室出来后,带给季半夏的回复是,傅总说,必须等招到的新人入职后她才能离职。


这分明就是刁难!季半夏气得笑了,傅唯川还真是个坦坦荡荡的小人,坏事都做在明处。恶心人都恶心得这么清楚明白。


“好。我等。”季半夏也不想和赵韦廷多说,上次请假事件后,她和赵韦廷之间的关系就很僵了。


得知季半夏要离职,赵媛很惋惜:“半夏,华臣的待遇,真的是别的公司没办法比的。你辞了职,不一定能找到比这更好的。”


“媛媛,这里有太多回忆,继续呆在这里,太折磨人了。”季半夏摇摇头,淡淡道。


对其他人而言,只不过是换了个老板。八卦两天,日子也就恢复了平静。以前津津乐道的傅总,早就被新的傅总所取代。总裁办公室里坐的是谁,他们并不在乎。


赵媛叹口气,拍拍她的肩膀:“半夏,傅总不会有事的。你放宽心。”


季半夏凄然一笑。她怎么能放宽心?所有的途径所有的渠道,传播的消息都是同一条:傅斯年车祸受伤,正在国外疗养。


没有照片,没有采访,没有任何能证明傅斯年还活着的东西。


一周悄然而逝,周五下午,季半夏和往常一样约了赵媛一同下班,结果赵媛惊讶道:“半夏,你不会是没看邮件吧?今晚傅总请我们去k唱歌啊!”


“哦,是哦,我忘了。”季半夏有点郁闷,邮件是周三发的,她看过之后就抛到脑后去了。


“那我们等着跟赵韦廷他们一起过去吧,正好坐公司的商务车。”赵媛笑道。


季半夏赶紧摇头:“不行呀,我不去了,我要去接连翘回家的。”


赵韦廷正好从傅唯川办公室出来,听见季半夏的话,眉头一皱:“季半夏,这是周二就定好的事,周三你收到邮件后也没说不能去嘛,怎么现在反悔了?傅总第一次请客你就不去,未免太不给面子了吧!”


季半夏自知理亏,只好解释:“不是我故意躲着不参加集体活动,我得去学校接我妹妹。”


赵媛怕季半夏和赵韦廷吵起来,赶紧打圆场:“半夏,要不给连翘学校打个电话,让她们的校车直接把连翘送到k好了,唱完歌你再带她回去。”


季半夏知道赵媛的苦心,她是怕她得罪了赵韦廷,将来新公司的人资做入职调查,赵韦廷会黑她。


没办法,人在屋檐下,有时候只能低头。季半夏勉强笑道:“好吧。我给连翘老师打个电话说一下。”


k在市中心,连翘学校的校车接送学生,正好会经过,连翘被校车送到k来,还是很安全的。


残障学校的生活老师跟季半夏很熟,听了她的话,爽快道:“行,没事,反正也要送别的学生的。到时候你在k门口等着连翘就行了。”


安顿好连翘的事,季半夏才放下心来。跟同事一起等了公司的商务车,直接到了k。


傅唯川包的是个豪华大间,足有100多平,总裁办的同事全呆里面也一点不拥挤。


傅唯川还没到,大家都很放松的吃吃喝喝,说说笑笑。


季半夏一个人坐在角落看着同事们快乐的笑脸,心情低落得无以复加。


歌舞升平,欢声笑语,朝夕相处的同事,这么多张熟悉的脸,偏偏少了一个傅斯年。


不过一周的时间,人们已经习惯了新总裁傅唯川。叫起bss来,和以前一样顺溜。傅斯年这个名字,正渐渐消失在他们的记忆中。


斯年……季半夏在心底默念着这三个字,让它们在她的唇齿间缠绕翻滚。她从来没有这样锤心刺骨地思念过谁,她不知道,原来思念是这么痛苦的一件事。


她宁可他不爱她了,忘了她了,只要他还活着。


即便他最终背弃了誓言,再次选择了顾浅秋,她也不会怨恨,他还好好地活着,就是她最大的幸福。


她能看到的蓝天,他也能看到。她呼吸的空气,他也正在呼吸,这样就够了。


她的要求已经很低很低,可就连这样卑微的要求,上天都不肯满足她,傅斯年的生死,她没有一点头绪,没有一点线索。


桌子上摆满了各色酒瓶。季半夏默默倒了半杯金色的酒液,一仰头全喝了下去。


没想到酒竟然很烈,小刀子似地沿着咽喉一路烧到胃里。


季半夏呛出了眼泪,心里却痛快了一些。压得她喘不过气的巨石似乎松动了一点。她又倒了半杯酒……


k大门口,季连翘穿着白色校服裙子,怯生生地站在门口打着电话。


校车把她放在了k门口,她的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,姐姐却一直没有接电话。


耳边是都市夜晚特有的喧闹,空气中是她不熟悉的味道。香水味混杂着烟酒的味道,格外的世俗。


姐姐说过,是公司组织的活动。那么问问前台华臣员工在哪个房间,应该没问题吧?再请服务生把她带到房间去。


姐姐大概在唱歌,没有听见她的电话。姐姐这段时间心情不好,自己应该勇敢一点,独立一点,不要事事都依赖她。


季连翘拿着盲杖,摸索着朝大门走去。


门口的服务生赶紧迎了过来,轻轻扶住她的手臂:“您好!有什么我能帮您的?”


季连翘感激地笑了笑:“我是过来找我姐姐的,她是华臣公司的员工,您知道他们在哪个房间吗?能送我过去吗?”


“哦,华臣的啊,他们定的是包间。我帮您看看。您先在这边沙发上坐一下好吗?”男服务生很礼貌的说道,看着这个美丽得惊人的盲人女孩,他心里一阵惋惜。


这是个多可爱的女孩子啊,五官精致得如同洋娃娃一般,完全挑不出一丝一毫的瑕疵,皮肤牛奶般白皙光润,婴儿般娇嫩。她的眼睛虽然没有焦点,但她那种小鹿般单纯明净的表情,却弥补了这个小小的缺陷。


不想让季连翘多等,服务生匆匆翻了一下记录就小跑过来:“华臣员工在1037房间,我带您过去吧!”


“好的,谢谢您了!”季连翘怯怯地道谢,轻轻站起身来,跟着服务生往前走。


1037在拐角处,服务生把季连翘带到门口,笑道:“这就是1037,你推门进去就可以了。”


“谢谢!”连翘微笑着道谢,收起盲杖,折叠好之后放进包里,这才轻轻敲了下门。


里面没有任何动静。姐姐他们唱歌大概听不见吧。季连翘犹豫了一下,用力推开了金属包边的房门。


出乎她的意料之外,门内十分安静,没有一点点音乐和聚会的气息。


“姐姐!”季连翘踟躇着往前走了几步,正要开口喊季半夏,脚一下子绊倒一个东西,整个身子都往前栽去。


坚硬又温热的身体,似乎……是个年轻的男子!她扑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?


季连翘惊慌地想要站稳身体,却被男人再度大手一捞,直接将她拖进了怀里。


“不错啊,这些勾引人的伎俩,用得炉火纯青嘛!”一个男人阴沉的声音讽刺的响起,他的大手毫不迟疑地探入她的裙底,揉捏她青涩的大腿:“没想到k里也有这么好的货色,老严真是下了血本!”


“放开我!你是谁!放开我!”季连翘吓得脸色苍白,腿脚软得完全站不起来了。


这个邪魅粗野的男人到底是谁?为什么这个房间里这么安静?姐姐呢?姐姐去哪里了?


“哈哈!”男人笑了起来:“老严跟你说我好这口?太扯淡了!”


男人玩味地用手指摸索着小女人脸颊幼嫩的肌肤。穿着学生制服,青涩,美貌,角色扮演,强暴戏码,老严真是会调教人。


“啊!我不认识你!放我走!求求你,放开我!”季连翘拼命想要挣脱这个男人,却被他肆虐的大手攻城略地,三两下就扯掉了她的裙子。


白色的少女式文胸和卡通内裤,毫不性感的一身,却让男人的眸色倏然变深。


很少有女人能这么快引起他的性趣。老严这步棋走对了,这个礼物他收下了!


男人的嘴唇直接咬上她的胸口,从来没被异性触碰过的身躯,颤栗如风中落叶,季连翘尖叫着想要逃跑,却被男人狠狠地压倒在沙发上!


他的大手滚烫如烙铁,在季连翘身上用力地搓揉,那丝滑的手感,让他喉头发出压抑的喘息。


“救命啊!救命!姐姐……啊……”内裤被粗鲁地扯开,没有丝毫的前戏和挑逗,男人长驱直入,狠狠地贯穿了她。撕裂般的疼痛让季连翘的身子猛的一挺,随即就晕了过去。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