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怎么口味变这么重了


时间过的飞快,半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了,让季半夏意外的是,傅唯川竟然提前批准了她的离职申请。


手续办的很快,下午一点半就走完了所有的流程。并且,让季半夏震惊的是,财务告诉她,她竟然也有离职补偿!


一般员工正常离职,华臣都会多发一个月的工资,但傅唯川摆明了是在刁难季半夏,所以,傅唯川会给她发离职补偿,让季半夏倍感意外。


也许跋扈蛮横只是傅唯川性格的一面,他还有善良的一面吧。季半夏耸耸肩,这个人她猜不透,也懒得去猜。


她的东西很少,一个小小的纸箱足以装完。季半夏收拾着办公桌的抽屉,突然看到了抽屉深处那个装着满天星的玻璃罐子,连翘想送给傅斯年的礼物。


悲伤突然排山倒海般涌来,抱着玻璃罐子,她真的太想大哭一场。


离开华臣,她和傅斯年唯一的一点联系也断了。山高水阔,即便他真的还活着,她要到哪里去找他?


她甚至连他的照片都没有一张!和他在一起,纠结和痛苦的日子多,甜蜜的日子真的太少太少!


季半夏十分后悔,她当初怎么就没有拍一张傅斯年的照片存在手机里呢!


现在,她想看他一眼都找不到寄托!


季半夏懊恼悔恨之余,突然想起公司一间不常用的会议室里挂着一幅傅斯年被《人物》杂志采访的现场照。那张照片上的傅斯年,眼神冷冽干净,英挺俊逸。


季半夏放下手中的玻璃罐,拿起手机朝那间办公室走去。她要把那幅照片拍下来。想他的时候,她可以拿出来看看。


办公室里没有人,季半夏推门进去,站在墙前,静静地看着照片上的傅斯年。


他长的多好看啊。眉眼五官,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。他看着镜头,笑容客气,眼神疏离,低调内敛中有着无法掩饰的高傲和尊贵。


季半夏仿佛被蛊惑了一般,情不自禁的抬手轻轻抚摸墙上的照片。


照片冰冷僵硬,没有一丝温度,季半夏用手臂圈出一个拥抱的姿势,将脸轻轻贴了上去……


“好一出苦情戏!”门口忽然传来一个讽刺的声音。


季半夏倏然回头,傅唯川双手插在裤兜,正似笑非笑地盯着她。


季半夏的脸唰的红透了。她低下头,故作镇定地收回手臂,准备夺门而逃。


刚才她抱傅斯年的情形,肯定被傅唯川看到了。这实在太丢脸了!


傅唯川挡在门口,扯扯嘴角:“季半夏,你似乎很爱傅斯年?”


傅唯川话里的嘲讽和不屑十分明显,季半夏停住脚,抬头看着他:“对。我很爱他。不可以吗?”


现在,她敢面对全世界大声宣布:我爱傅斯年!


如果爱上已婚男人是下贱,是无耻,是不可饶恕的罪责,她愿意接受万人唾骂,愿意接受全世界的讽刺和白眼!


她爱傅斯年,爱到了她的每一滴血液里。只可惜,她醒悟太晚。


看着季半夏骄傲仰起的脸,看着她脸上殉道者般悲壮的表情,傅唯川眸中的神色变得复杂,女人他从来不缺,每三天换一个。可他从来没有爱上过谁。爱情究竟是什么滋味,他真的很陌生。


“你爱他什么?他只是个失败者。对男人而言,失败者只配被踩在脚底下。”傅唯川又说话了。


季半夏盯着傅唯川,一字一顿道:“在我心里,傅斯年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。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!”


季半夏说完,就推开傅唯川扬长而去。


傅唯川看着她倔强挺直的背影,眼中有惊讶和意外。


他本以为季半夏只是看中了傅斯年的钱,没想到,她竟然说出刚才那番话来。


傅唯川突然有点羡慕傅斯年。


虽然他无知无觉地躺在美国,但在地球的这一端,有人惦记着他,爱慕着他。


照片终究还是没有拍到。所有手续都办完了,东西也收拾完了,再也没有逗留的借口了。季半夏抱着纸箱和所有人告别,约好了周末一起吃散伙饭,这才满心感慨地离开了华臣。


到家后,季半夏就拎上环保袋出门买菜了。既然今天回来的早,那就去菜市场买点新鲜蔬菜水果吧,下午去接连翘回家,好好给连翘做几个拿手菜吃。


连翘最近变得很沉默,人也消瘦了不少,季半夏十分心疼。


到了菜市场,季半夏挑了两条鲜鱼,又买了些蔬菜水果,看着差不多了,这才赶紧往回走。


刚走了几步,季半夏的裤管突然被人轻轻扯了一下。她低头一看,两个摊位之间,堆满了菜叶和果皮的地上,一个女乞丐正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她。


大概是饿了,想讨些吃的吧。看她年纪也有五十多了,真是挺可怜的。


季半夏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苹果,用纸巾擦了擦递给乞丐:“你先吃吧。我再去那边给你买点包子。”


女乞丐显然是饿了,拿起苹果就大口大口地啃咬起来。季半夏怜悯地摇摇头,朝菜市场外面的包子铺走去。


刚走出菜市场,她的胳膊被人拉住了,季半夏回头一看,又是那个老年乞丐,原来她一直跟着自己!


“姑娘!菩萨心肠,大慈大悲的好姑娘,求求你,借我点钱吧!”乞丐一双乌黑的手拉着季半夏的袖子,不停地哀求。


看来今天是被缠上了。季半夏微微有点不悦,但还是掏出钱包,抽出一张五元钱递给乞丐。


乞丐却不接她的五元钱,她抹着眼泪哀求:“姑娘,能多给点吗?东家要害我,我偷偷跑出来的,现在身无分文,你多借我点钱,我好去买张汽车票投奔亲戚。”


季半夏眉头一皱。这就是传说中的骗子吧?这招数也太老套了!


“不好意思,我恐怕帮不了你。”季半夏摇摇头,准备往前走。


乞丐拼命拉住她的胳膊:“姑娘,我真的不是骗子,我姓王,叫王桂香,本来是在一户有人人家当保姆,那家女儿出嫁,我又跟过去伺候,尽心尽力帮他们做事,结果现在,东家派人过来杀我!如果不是我多留了个心眼,现在恐怕早就尸首异处了!”


乞丐说得情真意切,眼泪也唰唰流个不停:“姑娘,求求你可怜可怜我吧!可怜我今年56了,如果再这样东躲西藏熬下去,只怕我也活不了几天了。我说的话句句属实,如果有半句假话,叫天上打雷劈死我!”


季半夏犹豫了一下,掏出手机来:“我帮你报警吧,你东家是谁?”


“不!不!”女乞丐吓得失声叫了起来:“千万不要报警!我东家势力很大,警察局就是他家的后花园!求求你,千万不要报警!”


50多岁的老人,惊恐如遭遇世界末日,那种恐惧和害怕,相信最高明的影帝也表演不出来。


季半夏默默把手机放回包里,拿出钱包抽出两张一百元的钞票递给乞丐:“你拿着吧,我也只有这么多现金了。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希望你能快点跟家人团聚。”


“谢谢!谢谢你!你真是大恩大德的观音娘娘转世啊!您好人一生平安!”女乞丐跪在地上不停地给季半夏磕头。


她的年龄,都可以做季半夏的母亲了,她哪儿敢接受她磕的头,赶紧转身,快步朝家走去。


季半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上当受骗了,也许那乞丐确实是个骗子,但如果她说的是真的,她将来一定会后悔自己没有对一个无助的女人伸出援手的。


回到家里,季半夏把菜简单处理一下,就坐上了去学校的公交车,她要去学校接连翘回家。


连翘的生理期已经推迟一个多星期没有来了,季半夏准备明天带她去看看中医调理一下。


上次k找不到她,把连翘吓得够呛,这段时间她精神都有些恍惚的样子。


季半夏叹口气,又开始深深自责起来。


到了学校,连翘早就等在了门口,季半夏走过去拉住她的手:“连翘,等多久了?走,我们回家吧,你不是想吃酸汤鱼吗?姐姐做给你吃!”


季连翘仰着头对姐姐微微一笑:“姐,你真好!”


这段时间,她的口味突然变得很奇怪,老觉得嘴里没什么味道,想吃点酸的、辣的东西。


在学校吃的简单,又时候熬不过,只好让同学帮忙,到学校的超市买点辣酱和酸黄瓜,想刺激一下胃口。


结果没想到,吃了几次之后,她竟然对酸辣的东西彻底上瘾了。每顿饭都想吃点,不吃就浑身难受。


回到家里,季半夏一边处理食材一边跟季连翘闲聊:“连翘,你来了吗?”


“没有呢,这次推迟了好长时间。”季连翘还不知道厉害关系,跟季半夏撒娇:“不来更好,不用肚子疼,也不用喝姜糖水了!”


季半夏瞪妹妹一眼:“胡说!女孩子生理期紊乱很要命的。明天我们去看看中医,开点药给你调理一下吧!”


“好,知道啦!”季连翘乖巧地点点头:“姐,看完中医,我们去吃麻辣烫好不好?”


“小馋嘴,现在怎么口味变这么重了!又是酸汤鱼又是麻辣烫的,快把姐姐吃穷了!”季半夏笑着跟季连翘开起了玩笑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