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如果这就是她的命
    男人的声音不大,却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连翘和众人一起扭头看去,不由得大吃一惊,来的竟然是傅唯川!

    壮男人其实是老板娘请来的地痞,也是见过世面的,扫一眼傅唯川,便知道他不是普通人,只是碍于围观的人太多,不好直接认怂,便硬着头皮吼道:“你算那颗葱?我劝你别多管闲事,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,别说我没提醒你!”

    傅唯川嗤笑一声,态度极嚣张地用手指着壮男人:“带上你的兄弟,给老子滚!再让爷看见你到这里闹事,你就等着刘胖子废你的腿脚吧!”

    听见刘胖子三个字,壮男人心里越加发虚了,他上上下下打量着傅唯川,试探道:“你是哪条道上的兄弟?跟大哥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傅唯川哪儿有心思跟他废话,顺手从破柜台里抄起一大块蛋糕,劈头就朝壮男人砸过去:“还不快滚!爷混哪里的,你没资格知道!”

    壮男人被砸了一脸蛋糕,白花花的奶油糊了一脸,连他两个兄弟都情不自禁地跟着围观群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壮男人当众出了丑,顿时勃然大怒,挥着手里的铁锁就朝傅唯川抡过去。

    傅唯川没料到他竟敢反扑,闪避不及,被他的铁锁砸到了左肩。

    “啊!”躲在收银台后瑟瑟发抖的连翘,吓得尖叫了一声。那么重的一下,一定很疼吧?

    她还没看清傅唯川怎么行动的,二人已经厮打到了一起,开始壮男人明显占了上风,后来就只看见傅唯川狂揍壮男人了。

    壮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,鼻子里的血流了一衣襟,不停地求饶:“大哥饶命,大哥饶命,小的有眼不识泰山,大哥高抬贵手!”

    傅唯川一把把壮男人揪起来,拖到连翘跟前:“道歉!”

    壮男人之前的酷炫狂霸消失得无影无踪,垂头丧气地跟连翘道歉:“我错了,您跟这位大哥说一声,让他放我一马吧!”

    连翘惊魂未定,本能地就顺从了壮男人的话,祈求地看向傅唯川:“你放他走吧,再闹下去,警察就该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一双大眼睛里还噙着泪花,脸色苍白,看上去可怜兮兮的。

    傅唯川盯连翘一眼,真是妇人之仁!要是他,怎么着也要狠狠扇两巴掌才解气呀!

    但他还是松开了壮男人,朝他腰上踹了一脚:“滚!”

    壮男人的两个兄弟早就不知去向,反而是隔壁蛋糕店的老板娘有情有义,搀着他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围观的群众都散了,女店员去店门前打扫碎玻璃渣子去了,一时间,店里只剩下连翘和傅唯川两个人。

    连翘偷偷往里面挪了挪身体,怯生生看着傅唯川:“那个……你肩膀是不是很疼?”

    虽然她真的很不习惯和傅唯川独处,但他刚才帮了她的大忙,她不问候一下,实在太失礼了。

    傅唯川看着她的脸,心念微动。她的第一句话,不是世俗常见的谢谢,而是关心他的肩膀。这丫头,实在是少见的单纯善良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要帮我检查伤势?”傅唯川突然想逗逗她,作势准备脱衣服。

    连翘吓得赶快捂住眼睛:“没有!你误会了!”

    她孩子气的动作,惹来傅唯川一声轻笑:“没关系,我可以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!真的不用!”连翘一双小手把眼睛捂得紧紧的:“傅总,你快把衣服穿上,被人看见会误会的!”

    傅唯川不说话,轻轻地凑近连翘,一直凑到她脸前,然后屏住呼吸盯着她。

    连翘等了一会儿,没听见任何响动,心中疑惑,便把手放下来,想看看傅唯川到底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结果手一拿开,眼前赫然一张大号的人脸!

    “啊!”连翘吓得一声低呼,心脏扑通扑通直跳。

    傅唯川的脸,离她的脸最多不超过十厘米。她甚至能看清他茂密的眼睫。

    “连翘,发生什么事了?”连翘的叫声惊动了女店员,她站在门口好奇的朝这边张望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……我……”连翘想找个借口,却编不出像样的理由。

    傅唯川接过她的话头,朝女店员道:“她不小心绊到了。干你的活吧,快把店面打扫干净!”

    好凶的男人,女店员也不知道连翘跟傅唯川到底什么关系,嘟哝一声,继续打扫店面。

    听见傅唯川训斥女店员,连翘有点不好意思地提醒傅唯川:“小薇人很好的,你能不能不要凶她?”

    傅唯川看她两秒钟,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这丫头真是很有趣,他在她的店里训斥她的人,换个厉害点的,估计早把他赶出去了。她倒好,还来求他。

    看着她娇嫩甜美的脸庞,傅唯川心里突然有点痒痒的。

    那种难受又有点舒服,抓不到所以越发勾人的感觉,让他觉得很新鲜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连翘睁着一双柔软无害的大眼睛,好奇地问他。

    刚才那么一闹,她发现自己不那么怕他了。他就是眼神有点太……露骨了,人其实还挺好的。不然也不会自己挨打还帮她赶走坏人了。

    傅唯川从来不会憋着自己,他想揉连翘的头发,所以就抬手揉了她的头发:“季连翘,你脾气这么软,难怪别人会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连翘被他突如其来的亲密动作吓得呆住了,她愣了片刻,脸才腾地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见她手足无措羞红着脸的样子,傅唯川享受得不得了。他现在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确定了,季连翘没有谈过恋爱。

    四年前,他晚上回到家才发现衬衫的下摆有血渍。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,现在看来,也是唯一一个。

    “晚上我来接你,一起吃晚饭。”傅唯川扔下一句话就走了,连翘看着他大步离开的背影,满心的无奈加忐忑。

    他今天帮了她的大忙,她确实应该请他吃顿饭表示感谢,但是,他说话的那种语气,总让她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他这个人,是不是有点太霸道了?

    奥丁办公室,季半夏正在认真工作,桌上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!奥丁公关部季半夏。”

    “半夏,我们公司明晚有个活动,你愿意过来参加不?”电话另一端响起文源的声音:“是我们新产品上市前的一个造势活动,请了媒体界和业界同行,你也过来捧个场呗?”

    季半夏想都没想,话已经脱口而出:“你们傅总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!他当然要去!今晚就指着刷他的脸卡了。”文源打趣道:“要不是冲着他的面子,我们根本请不到那么多名人。”

    听见文源最后一句话,季半夏心中有点难受。当初叱咤风云的傅斯年,现在要靠刷脸卡了。创业阶段,果然艰难。

    “半夏,你来么?来吧!这对你们写策划案也有好处嘛!”文源还在游说她。

    季半夏点点头:“嗯。我一定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!那我让助理给你发邀请函。”

    明天,明天又要见到傅斯年了。季半夏挂断电话,坐在桌子前发呆。她该以什么面目去见他呢?

    他让她自重,他让她不要再纠缠她。唤回他的记忆,这条路已经彻底走不通了。

    还么放弃,要么重新让傅斯年爱上自己。她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季半夏突然打了个寒颤。当年她无数次想要放弃的感情,现在她必须亲手挽回。这就是上帝对她的惩罚吗?

    可是她真的不愿放弃,哪怕明知他有合法的妻子,明知她所有的努力也许只会得到世人一句“不要脸的小三!”

    ,她认了!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连翘打电话过来了:“姐,晚上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不过我准备去逛街,想买条新裙子。我们接了洛洛一起去?一会儿就在外面吃晚饭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那我问问傅唯川能不能改期好了。”连翘如释重负道。

    傅唯川,一听见这三个字,季半夏的大脑自动报警:“怎么提到傅唯川了?改什么期?”

    连翘赶紧把早上的事解释了一番,说完了才郁闷道:“姐,你说我能不能送他点礼物,不要请吃饭啊?我真的有点害怕见到他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心头一紧:“连翘,他没对你做什么吧?”

    “呃,没有没有。我就是……有点怕他。”连翘下意识地隐瞒了傅唯川摸她头发的细节,她怕姐姐会担心。

    “连翘,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。你不用操心了。”季半夏跟连翘聊了几句,约了晚上见面的地点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季半夏找刘郴要到了傅唯川的电话,直接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傅总,我是季半夏。”她开门见山直奔主题:“今天上午的事,真的很谢谢你!我妹妹年轻,没什么社会经验,谢谢你出手相助!”

    傅唯川不咸不淡道:“季小姐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忍了忍,还是说了出来:“傅总,也许是我多虑了,但是有些话我不吐不快,如果说的不妥当,还请傅总多担待。”

    傅唯川很明显来了点兴致:“你说。我听听。” △≧△≧,

    季半夏咬咬牙:“我妹妹8岁出意外双目失明,去年才复明。她人单纯,胆子也小,禁不起什么风浪。我作为姐姐,虽然没什么本事,但一直想尽最大的努力保护她,如果谁敢伤害她,我一定会跟他拼命!”

    傅唯川不是傻子,季半夏的言外之意他很清楚,脸马上沉了下来:“季半夏,你这是在威胁我咯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傅总,您帮了连翘,我怎么感激你都不过分。只是,傅总,我求求你,真心地恳求你,不要招惹连翘好吗?”季半夏真心实意地恳求傅唯川:“您有钱有势,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?我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季半夏,你没资格求我任何事!我可不是傅斯年,被你几句软话就打动了。”傅唯川突然狠狠打断她的话:“而且,现在即便是傅斯年,只怕也不会多看你一眼吧?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傅唯川挂断电话,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他真是被气到了。季半夏的语气虽然很婉转,但他怎么可能听不出来,她隐藏得极深的轻蔑?

    他是蛇蝎还是苍蝇?这样让她避之不及,生怕他碰了连翘一根手指头?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