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好日子还在后头呢


虽然手里积了一堆工作,下午5点钟,季半夏还是拎起包包朝外冲去。品 书 网 (
.
.   )


整整一天,虽然她极力想让自己以最好的状态投入工作,但她还是控制不了自己胡思乱想。


傅斯年今天会加班吗?她在出口的地方,真的能等到他吗?寒武纪不像华臣,有自己的写字楼,寒武纪只是租用了写字楼的一层,那么多员工来来去去……


她不想找文源要电话,怕他起疑心。当初,她和傅斯年的绯闻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。文源肯定也听说过。


她不想让文源觉得自己是倒贴上去的轻浮女子。


下了出租车,季半夏思来想去,给文源打了个电话。


“文源,下班没?”


“嗯,在路上呢。找我有事?”


“没事,就是跟你确认一遍,周五晚上的聚会,你不会放我和赵媛的鸽子吧?”


“不会不会!我还准备重新追赵媛呢,这种聚会,求之不得呀!”


听到文源说他在路上,季半夏放心了。到了寒武纪所在的写字楼,她咬咬牙狠下心来,直接按电梯上去。


她准备直接闯进傅斯年的办公室。她等不及了,四年,一千多个日日夜夜,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他,她有太多太多的话要对他说!


季半夏运气不错,寒武纪虽然也有门禁系统,但现在还有人陆续下班,季半夏低了头,假装是公司员工回去拿东西,趁里面的人开门出来,直接走了进去。


前台正在接电话,也没注意到季半夏,季半夏绕过前台,站在格子间的走廊上,才庆幸地长呼出一口气。


正好有个女职员背着包走过,季半夏忙走过去低声问道:“哎,傅总办公室在哪里?主管让我送点东西过去,但我是新来的,还不太清楚他办公室的方位。”


寒武纪虽然不算大公司,但也有二百多号人,部门之间员工互相不认识是很正常的事,女职员听季半夏问她,丝毫没有任何怀疑,指了指东南角的一间办公室:“喏,就那边。”


季半夏压住心底的激动,朝女职员道了谢,就匆匆往东南角的办公室走去。


办公室四面都是落地玻璃,门关着,百叶窗帘半垂着,里面有灯光。


快走到门口时,季半夏的心狂跳起来。呼吸骤然变得急促,她迟疑着,放慢了脚步。


昨晚几乎整夜失眠,她会不会看上去很憔悴?她的妆容还服帖吗?


容不得她多想,她已经站到了办公室门口。举手正要敲门,季半夏退缩了,不行,她不能就这样进去见傅斯年,至少,也要到洗手间稍微整理一下仪容。


“您好!请问您是?”身后突然传来一个柔和的女声,吓了季半夏一大跳。


扭头一看,一个年轻的女职员正站在她后面,满脸疑惑地打量着她。


“呃……我,我找傅总。”季半夏并不是职场菜鸟,她也是管着几十号人的主管,可此时此刻,她却没有办法做到镇定自若。


见她结结巴巴,女职员更疑惑了:“那您预约了吗?您怎么称呼?我帮您查查预约吧。”


女职员走过来挡在门前,警惕地等着季半夏回答,不停地打量着她。傅总今天没有任何预约任何访客,这个女人实在太可疑了。


“我没有预约。不过,我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见你们傅总。”季半夏对女职员抱歉地笑笑,一不做二不休,推开女职员,直接拧开了办公室的门!


“喂!”女职员大惊失色,她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斯文和气的女人竟这么粗鲁无礼:“你究竟是谁!快给我出去!”


门开了,季半夏一眼就看见了傅斯年。他坐在椅子上,正低头看着什么资料。听见门口的响动,抬头朝她们看过来。


季半夏瞬间落泪。他的眼神,虽然冰冷淡漠,但那的的确确就是傅斯年啊!她的傅斯年,和她只隔着二十米的距离……


女职员推搡着季半夏,其他还没有下班的员工听见吵闹声,也迅速围了过来。


季半夏被困在人群正中间。势单力薄。


她应该从容,应该微笑,应该保持风度,应该用最好的形象来面对傅斯年。这些,她都知道,可她发现自己一样都做不到。


眼泪毫无预警地冲刷着她的脸颊,她用力扳住玻璃门,抵抗着三四个员工对她的拉扯。她哽咽得说不出一句话,她甚至不敢再看傅斯年。这样狼狈的模样,他一定会嫌弃吧……


傅斯年没有说话,他静静看着门口,那个奇怪的女人,机场抱着他哭的女人,竟然又跑到他办公室来了。


每次碰面,她都在大哭,都狼狈不堪。


但是很奇怪,他竟然不讨厌。


“让她进来。”傅斯年终于开口。他的声音比四年前更加低沉平稳,波澜不惊。


员工们互相看了一眼,都松开手。拦住季半夏的女职员是傅斯年的秘书,听见傅斯年的话,惊讶地张大嘴。


按傅总的脾气,他应该无动于衷地说一句“带她出去”才对啊!这个神经兮兮的女人,谁知道有没有带什么攻击性的东西呢!


“关上门。”傅斯年说了第二句话,语气里极淡的一点不耐烦。


秘书赶快收拾好自己的惊讶,跟众人一起退出门外,听话地将办公室的门关好。


季半夏狼狈的翻包,想要拿纸巾擦眼泪,傅斯年看她一眼,很有风度地低头继续看自己的资料,不再看她被泪水冲花的脸。


办公室里安静得令人窒息。季半夏反而冷静下来,失控的情绪一点点平复。她清清嗓子,轻声道:“斯年,我是半夏。”


傅斯年抬头看着她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:“抱歉,我不认识你。”


虽然早在意料之中,但傅斯年这句话还是深深打击了季半夏。她的鼻子又开始发酸,眼泪又开始发酵。


“我知道,我知道你不记得我了。”季半夏吸吸鼻子,使劲忍住眼泪:“斯年,四年前,你车祸之前,我,我们是情侣。你还记得吗?”


听见情侣二字,傅斯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,他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礼貌冷淡:“抱歉,我不记得了。如果你说完了,请离开吧。”


季半夏怔怔地看着他,心口绞痛得几乎无法呼吸。


傅斯年又开口了:“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。这次我可以例外,但不会有下次。希望你自重。”


也许四年前他真的有笔风流债,但他现在并不想再追究这件事。


他有妻有子,生活平静。这些莺莺燕燕他根本没心情多看一眼,目前正是创业的关键时期。逆水行舟,不进则退。


这个女人的眼泪,确实会让他胸口发闷,但这又如何?


不在他人生轨道之上的意外,他并不欢迎。


“希望你自重。”短短五个字,比最锋利的匕首还要残酷凌厉,季半夏揪住胸口的衣襟无声地流泪,声音破碎得几乎听不清:“斯年,你为什么……这么狠心……你不要……我了吗?”


傅斯年没有看她,他低头看着笔记本屏幕,抬手在桌角按了一下。


过了十几秒钟,门打开了,刚才的女秘书走了进来,朝季半夏做了个请的手势:“你请这边走。”


季半夏突然失去了所有抗争的勇气。来之前,她有心理准备,傅斯年本身就是极慢热的人,他不会那么轻易接受她。但她真 的没想到,他连听她讲完的兴致都没有!


那段过往,他不记得了,他也不想再重新记起,他已经彻底放弃了这段感情!


他让她不要再纠缠他,他让她自重,她的傅斯年,真的不要她了……


季半夏行尸走肉一般被女秘书拉出办公室,拉出寒武纪的大门。


玻璃大门在她身后无声无息的合上,季半夏孤魂野鬼一般跟着人群走进电梯,别人的指指点点,她丝毫没有任何感觉,她的脑子里反复回响着傅斯年那句话“以后不要再纠缠我了。这次我可以例外,但不会有下次。希望你自重。”


走出写字楼,站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,她内心突然蹿出一股渴念。


这么多车流,只要有一辆不小心撞到她,她就可以解脱了,这种比死还难受的绝望和失落,这种碾压得她几乎爆裂的悲伤,就会彻底消失……


路口是红灯,所有人都停在斑马线上。季半夏魔怔般直直朝马路对面走去。


“站住站住!没看见是红灯吗!什么素质!”身穿交通协管制服的大爷,伸出手臂拦住她。


季半夏无知无觉,她呆滞地看了大爷一眼,还想往前走。


大爷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,赶紧拉紧她:“姑娘!你这是干嘛呀?想寻死也先跟你爹妈打声招呼呀!辛辛苦苦养大个闺女,就为了大马路上找车撞呢?”


爹妈……季半夏恍然回过神来。她没有爹妈,但是她还有连翘啊,还有洛洛……


如果她今天横尸街头,连翘和洛洛会哭成什么样呢?


连翘还没结婚,洛洛才三岁,她怎么能这么自私……


绿灯亮了,人群开始过马路了,季半夏跟着人群往前走,回过头对协警大爷轻声道:“大爷,谢谢您。”


大爷笑出满脸的皱纹:“好好过日子!别胡思乱想,你这么年轻,好日子还在后头呢!”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