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烘焙店,连翘正在收拾东西准备下班,傅唯川径直走了过来,夺过她的包,拉着她就往外走。


店外的街边,违章停着一辆豪车。


连翘急了,想挣脱他的手:“傅总,你放手!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


傅唯川一言不发,开了车门就把她推进去,自己也上了车。


咔哒一声安全带扣上,傅唯川一脚油门,车子轰隆一声狂飙而去。


“啊!”连翘吓得脸色发白,想问傅唯川又不敢,只好紧张地盯着路面,生怕出了什么交通意外。


车狂奔了半个小时,终于在一家会所门前停住。


傅唯川拉着连翘的手大步往前走,会所两边,穿着制服的使者分站两排,对他们鞠躬微笑。


连翘被傅唯川带得踉踉跄跄的,觉得自己狼狈的要命,眼泪都出来了。


走进一个装饰清雅的包间,傅唯川终于松开了连翘的手。


连翘想要忍住眼泪,却怎么也忍不住。她看着傅唯川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他是故意在羞辱她,她能感觉到。


“哭什么?又没对你怎么样!”傅唯川的语气很冲,拉过连翘,粗鲁地帮她擦眼泪。


连翘想推开他,又不敢动手,只好拼命地往后退。


看着她惊惶害怕却又不敢反抗的样子,傅唯川的气消了一些,盯紧她的眸子质问道:“你跟你姐告状了?说我缠着你?”


连翘愕然,她只跟姐姐说有点怕他而已,这不算告状吧?更何况,她也没说傅唯川缠着她……


她和他,根本就不熟啊。


傅唯川等不到她的回答,脸色又阴沉下来,他拧住她的下巴逼她抬头看自己:“说话!”


傅唯川的手劲很大,连翘含着泪委屈地辩解:“我没有!我只跟姐姐说今晚要跟你一起吃饭而已……”


“真的?”傅唯川其实已经相信了,但还是想确认一下。


不知道为什么,听见傅唯川这样问,连翘更委屈了,一向温顺乖巧的她,也被激起了小性子,她抬手想拉开傅唯川的手:“不信算了!”


傅唯川反手一把握住她的手:“现在信了。”


连翘的手被他紧紧握在手中,她浑身都僵硬起来。除了四年前的那个男人,傅唯川是唯一一个和她离得这么近的异性。


四年前的记忆突然浮现在脑海,连翘猛的打了个寒颤,用力抽回自己的手,她看着傅唯川,瑟缩如惊弓之鸟。


傅唯川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恐惧成这样,但她眼中的绝望和惊骇,让他生出了怜惜之心。


“好了,我不碰你了。坐过去吧,我喊服务生进来。你想吃什么?”他放缓了语气,想让她镇定下来。


连翘真的很想逃,但她不敢。傅唯川的气势轻而易举压倒了她,她不知道触怒他会有什么样的下场。


季半夏在回家途中接到了幼儿园老师的电话:“喂?是季繁洛的家长吗?你们什么时候过来接孩子?”


接孩子?季半夏脑子轰地响了一声:“你说什么?季繁洛还在幼儿园?她小姨没去接她吗?”


“没有哇!其他孩子都被家长接走了,现在只剩她一个了!你什么时候过来接她呀?”


季半夏的手抖得几乎握不住电话了:“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,我现在在路上,二十分钟后就能赶过来。麻烦你帮忙照顾一下洛洛好吗?”


挂了老师的电话,季半夏马上开始打连翘的手机。


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,季半夏打了一遍又一遍,连翘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。


季半夏腿一软,几乎跌坐在地上。


连翘到底去了哪里?为什么没有去接洛洛?为什么手机都没人接?


季半夏心急如焚地赶到幼儿园时,洛洛正趴在窗户上向外张望,见季半夏来了,欢呼一声就溜下凳子朝她跑过来,扑进了她的怀里:“妈妈!你来了!”


季半夏抱起洛洛亲了亲,跟老师道了谢,走出幼儿园门口,她就牵着洛洛等在路边打车。


“妈妈,小姨今天怎么没来接我?我们不回家吗?我们要去哪里?”洛洛仰着小脑袋好奇地问了一串问题。


季半夏急得手心直冒汗,却只能柔声跟洛洛解释:“我们去蛋糕店里找小姨去,洛洛饿了没?如果饿了,先忍一忍,一会儿到小姨店里就有东西吃了,好不好?”


洛洛感觉出来季半夏的紧张不安,乖巧地点点头:“好。我们一起去找小姨。”


下班的高峰时段,车是最难打的,季半夏好容易打到车,又在路上堵了四十多分钟,等她带着洛洛赶到烘焙店时,天已经黑透了。


店门紧锁,季半夏打开门进去,又把所有灯一下子全部打开。


收银台旁边,她一眼看见了连翘的手机。它和一串钥匙放在一起,发出银色的光芒。


看到手机和钥匙,季半夏才拍拍胸口,长长地吁出一口气。


手机和钥匙都没带走,连翘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匆匆走了,而不是在回家路上出了意外。


可是,究竟是什么急事,让她慌得手机钥匙都不带,甚至连通知她去接洛洛都忘了?


一念至此,季半夏刚刚放下的心,又提了起来。


“妈妈,小姨怎么不在?”洛洛偎在季半夏身边,看看地看看她的脸色,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
季半夏脸色不好,小人儿的心也很沉重。


“小姨出去了,一会儿就会回来。”季半夏不知道该怎么对洛洛解释,她决定,再等一个小时,如果连翘没有回来,她就报警。


洛洛看看季半夏,又眼馋地看看柜台里几块没卖掉的蛋糕,小心翼翼问她:“妈妈,洛洛能吃一块蛋糕吗?肚子好饿……”


听见洛洛的话,季半夏如梦初醒,她低头看着洛洛,心疼得鼻头直发酸。


她怎么就忘了洛洛还没吃晚饭呢?这么小的孩子,跟着她一路奔波,还饿这么久……这孩子太懂事了,懂事得让她愧疚自责。


她赶紧带洛洛过去洗了手,又挑了一块最大的蛋糕递给她:“对不起,妈妈忘记洛洛还饿着小肚子了,都是妈妈不好。快吃吧!”


洛洛拿过蛋糕,第一个动作不是大口大口地开吃,而是举起蛋糕递到季半夏嘴边:“妈妈也吃。”


季半夏的眼眶湿了,她咬了一口蛋糕,用力地亲了一下洛洛的小脸蛋:“谢谢我的小宝贝!你也快吃吧!”


季半夏和洛洛你一口我一口地把蛋糕吃完了,又等了半个小时,还是没有见到连翘的身影。


她很肯定连翘没有回家,如果回到家里,见不到她和洛洛,连翘会给她打电话的。


季半夏不敢再想下去了,连翘生得太过美貌,又太单纯,这样的女孩子,危险系数实在太高了。


她拿出手机,正要报警,洛洛指着窗外喊了起来:“妈妈!小姨!小姨回来了!”


季半夏抱着洛洛嗖地站了起来。


路灯下,连翘和一个男人正并肩朝这边走过来。男人在说什么,连翘听着,脸上似乎还有淡淡的笑容。


傅唯川!季半夏咬牙切齿地喊出这三个字,浑身的怒气都冲到头顶,让她的情绪几乎失控。


深呼吸,深呼吸……她拼命地深呼吸,才压住自己的情绪,没有发疯般冲出去。


连翘快走到店门口才看到店门大开,季半夏抱着洛洛正站在门口看着她。


“姐……”连翘怯生生地走过来,怯生生地喊了她一句之后,就不敢再说话了。


她知道是自己的错,吃饭的时候她是准备给姐姐打电话的,被傅唯川拦住了。他那么霸道,那么**,她实在是没办法。


他说她不去接洛洛,幼儿园老师自然会给姐姐打电话的,他说姐姐那么能干那么精明,这点小事肯定不在话下的。


是她的错,害得姐姐和洛洛守在这里空等。


她太了解自己的姐姐,虽然她脸色还算平静,但她知道她在生气,而且生了很大很大的气。


季半夏深吸一口气,正要说话,洛洛从她怀里跳了下来,直接朝傅唯川跑去:“傅叔叔!”


剑拔弩张的气氛中,洛洛娇软的童声,将三个大人的注意力全牵引了过去。


季半夏冷着脸,本来想喊洛洛回来,但看见她兴高采烈的神色,终究还是不忍心。


大人之间的事,。 》≠》≠,


傅唯川没想到洛洛还记得他,扎着羊角辫的小丫头,笑出一排小白牙,眼睛亮晶晶地朝他跑过来,他看着洛洛的笑脸,没来由的喜欢。


“洛洛好乖!还记得叔叔。”傅唯川蹲下身,一把将洛洛抱进怀里,又高高地举到空中。


洛洛从来没被举到过这么高的高度,又兴奋又刺激,咯咯笑个不停。


季半夏和连翘看着洛洛和傅唯川的互动,都十分意外。


刘郴也经常来看洛洛,洛洛也喜欢刘郴,但是,洛洛和刘郴在一起,明显没有和傅唯川在一起这么开心!


洛洛这才是第二次见傅唯川,而且,傅唯川根本不是什么好亲近的人!


人和人之间的缘分,真的太不可捉摸了……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