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他终于信了


一直到吃完自助餐,季半夏都没找到机会跟朱总聊上几句,看到对面大厅门口已经有人进场,她也没耐心再等下去了,放下刀叉,到化妆间整理了一下仪容,就跟着人流入场了。


大厅布置得很见匠心,轻松酒会的形式,并没有太明显的宣传色彩。就连沿墙的立架上放着的宣传册,也不像普通的宣传册那样刻板而老套,寒武纪的宣传册,非常的日常化,生活化。


图文混排,以图为主的形式,着重展示了他们的设计团队和研发团队:工作中的他们,生活中的他们,严肃的他们,大笑的他们……一幅幅精心构图的画面,一张张年轻而充满激情的脸,让人充分体会到这个公司昂扬奋进的企业气质。


季半夏翻阅着宣传册,心中暗暗赞叹,这宣传册做得太用心了。如果说之前的一堆枯燥的数据和说明,让她了解了寒武纪的潜力和发展方向,那么,这份小册子,才真正让她把握到了寒武纪的“魂”。


理性却又不乏激情,昂扬却又深沉内敛。傅斯年的团队,让季半夏肃然起敬。


她把宣传册放进包里,眼神情不自禁的朝入口处看去。此刻,她是如此渴望见到他。


哪怕他双眼冰冷无情,哪怕他对她不屑一顾,只要能看见他,这一切都不算什么。


转眸之间,季半夏的眼神对上了一个嘲讽而不怀好意的眼神。


就在季半夏微微一愣之时,白馨薇已经悠然朝她走过来了。


她穿了一件香槟色的小礼服,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,漂亮的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轻鄙,笑眯眯站到季半夏的面前。


“老同学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她的声音还算礼貌,但眼神却肆无忌惮地紧紧盯着季半夏。


“好久不见。”季半夏微微一笑。时间真的能改变人。四年的时间,白馨薇竟然也学会了克制和礼貌。昔日的骄纵跋扈被隐藏得几乎看不出来了。


白馨薇端着酒杯的左手,一枚硕大的钻戒璀璨逼人。季半夏淡定的站着,等白馨薇出招。


“听说你还没有结婚?”白馨薇有意无意的抬起手轻啜一口酒液:“但是生了个女儿?”


季半夏点点头:“对。”


“那可真有点糟糕。小孩子缺少父爱,心理很容易扭曲的哟!”白馨薇的眼神灼灼:“季半夏,你那孩子,不会是我表姐夫的吧?”


季半夏也笑了:“你想多了。”


未婚生子,单亲妈妈,这类标签,通常都带着贬义。充满正义感的大妈大婶们提起来,也都要皱皱眉毛,撇撇嘴。


不过,如果白馨薇以为拿这个就能刺伤她,那她就太天真了。


白馨薇瞟周围一眼,将声音压得更低:“季半夏,就算那孩子真是我表姐夫的,我劝你也死了母凭子贵的心。我表姐和姐夫现在好的很,马上就要生二胎了。你带着你的私生女老老实实窝在贫民窟吧,别出来丢人现眼!”


季半夏变了脸色,正要狠狠地回击,突然听见入口处传来一阵掌声,她心头一跳,赶快扭头看过去。


傅斯年一身黑西装,正含笑走进来。


看着他的笑脸,季半夏感概万千。四年的时光,她不再是当初那个青涩倔强的小丫头,岁月将她打磨得圆熟老到,职场内外,人前人后,她也有了两张不同的脸。可傅斯年,却丝毫未变。


他的笑容无懈可击,绝对礼貌,绝对商务,绝对得体。可她知道,在这笑容背后,他眼底的那抹疏离和冷淡,还和当初一模一样。


也许是她的眼神太过专注,让傅斯年察觉到了,他突然侧目,朝她这边看了一眼。


隔着沸腾的人声和憧憧人影,他们的视线在空中相遇。季半夏猛地屏住呼吸。


可是,只是一秒钟的停顿,傅斯年很快就移开了眼神,他的脚步丝毫不乱,脸上的笑容一如既往。


季半夏咬住嘴唇,淡淡的苦涩蔓延到舌尖。他看到她了,不过,也只是看到而已。


对他而言,她真的只是个陌生人。


台上,傅斯年的讲话赢得了满堂彩。他的话很简洁,可他优雅的仪态,精准的语言,天然地具有蛊惑人心的魅力。


台下,季半夏痴痴地凝望着他的脸,第一次有了深深的无力感。四年前,他还掌管着华臣,还在商界叱咤风云的时候,她都没有像今天这样,觉得自己如此卑微,如此渺小。


原来,那句话是真的。被爱的人才能有恃无恐。她以前的清高,倔强,依仗的不过是他对她的爱。


他不爱了,她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

心碎难言。季半夏默默转身,朝大厅外的露台走去。再多呆一秒,她怕自己会当场落泪。


季半夏刚整理好自己的情绪,露台上三三两两涌现了好几拨人。应该是傅斯年讲完话了。


季半夏刚想回大厅,一转身竟然看见了朱为辉。他一个人端着酒杯,正站在她身后浅啜。


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,季半夏微笑着开口,很自然地和他打招呼:“朱总,您一个人?”


朱为辉不认识季半夏,但见她举止大方,态度友好,便点头笑笑:“嗯。里面有点热,出来吹吹风。请问您是?”


季半夏向朱为辉介绍了自己,又很自然地把话题过渡到奥丁针对移动互联网的一些业务,成功地引起了朱为辉的兴趣——他的公司最近正有这方面需求。


季半夏的业务是没话说的,绝对的行业翘楚,朱为辉也是识货人,两人聊得正投机,一只白皙纤长的手臂突然从旁边伸了过来,轻轻挽住了朱为辉的手臂。


“老公,你怎么跑这里来了?害得人家到处找你!”白馨薇娇嗔瞪着朱为辉,语气十分甜腻。


季半夏暗叫不妙,她知道白馨薇结婚了,但没想到她丈夫竟然是朱为辉!


“馨薇,这位是季小姐,奥丁公关部……。”朱为辉含笑看妻子一眼,想为她介绍一下季半夏。白馨薇打断他的话:“不用介绍啦,我跟季半夏是同学,刚才还聊天来着。”


“哦,是吗?”朱为辉也很意外。


“当然是,不信你问问她。”白馨薇瞟季半夏一眼,又扭头对朱为辉道:“刚才赵总在找你呢,你不过去看看?”


打发走了朱为辉,白馨薇冷冷转过身来:“季半夏,你果然是贱性不改。抢不到我表姐的老公,就想来抢我的老公?”


季半夏皱皱眉:“白馨薇,除了男女之事,你脑子里能不能装点别的?我跟朱总谈的都是公事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龌龊?”


“我龌龊?哈哈!”白馨薇短促而刺耳地笑了一声:“季半夏,你敢拍着胸脯说,你没当过小三?没趁我表姐怀孕的时候勾引过傅斯年?”


季半夏词穷,她是小三吗?介入了别人的感情,她还能毫不心虚地摇头,为自己的清白辩解吗?


“回答不出来吧!”白馨薇咬牙切齿道:“幸好傅斯年最后失忆了,不然还真掉进你的圈套了!他要是真和我表姐离婚娶了你,那才叫没天理!”


“似乎有人提到了我?”背后传来一个低沉醇厚的男声,把季半夏和白馨薇都吓了一大跳,齐齐扭过头去。


傅斯年不动声色地站在她们身后,一双眸子无悲无喜,淡漠得像冬夜的雪。


白馨薇的脸都白了:“姐夫!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
今天的主角,不是应该在大厅应酬张罗吗?


傅斯年看着她惊慌的脸色,极淡地皱了皱眉:“顺路经过而已,没想到竟然听见了我的名字,抱歉。”


白馨薇的脸更白了。表姐反复叮嘱,永远不要在傅斯年提到任何有关季半夏的事,要让他这段记忆彻底埋藏。


可她却犯了表姐的大忌!刚才那番话落入傅斯年耳中,他会推测出什么,她真的不敢想象……


“姐夫,我还有点事,我先走了,你们慢慢聊吧!”


三十六计走为上计,白馨薇脚底抹油溜了。周围这么多人眼睛看着呢,季半夏和傅斯年曾独处过,至于季半夏对傅斯年说了什么,傅斯年又信了什么,那就是他们的事了。反正她白馨薇没泄露过什么秘密!


白馨薇走了,季半夏看着傅斯年,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。


傅斯年看着季半夏,将她的惶惑和不安,还有一丝期待全部看得清清楚楚。


他终于信了,自己和这个女人之间,真的有过一段曾经。


“幸好傅斯年最后失忆了,不然还真掉进你的圈套了!他要是真和我表姐离婚娶了你,那才叫没天理!”


他差点和浅秋离婚娶她。白馨薇的话,可以概括成这几个字。


季半夏。他凝视着她的脸,在心里将这三个字默念了一遍。顾浅秋从来没提起过这个名字,也从来没提前过他和她差点离婚。在顾浅秋的描述里,他和她青梅竹马,两心如一,他们的爱情,完美如童话,从来都没有第三者的存在。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