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温柔和宠溺


傅斯年的眼神淡漠而专注,季半夏被他看得不知所措,脸颊一点点烧红起来。


在他面前,她总是容易害羞脸红。


白馨薇的话,傅斯年都听见了,他现在该相信自己的话了吧?她和他,真的相爱过,她对他而言,真的不是陌生人。


季半夏鼓起勇气和他对视,努力不让自己的眼神因害羞而逃避。


她眼中喜悦而期待的光芒,让傅斯年有了一秒钟的恍惚,心口某个地方,突然极轻微地牵扯了一下。


这种感觉,对傅斯年而言是全然陌生的,陌生到让他微微恐惧。


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生长,在失控,在偏离他规划得很完美的人生蓝图。


傅斯年的瞳孔倏然收紧,他轻轻地握拳,朝季半夏点点头:“失陪了。”


不再给自己一丝一毫犹豫的时间,傅斯年转身就走。步子又急又快,几步就穿过露台,走进了大厅。


季半夏一直盯着他的背影,满心的欢喜和期待,顿时化成一堆泡影,心灰成了齑粉。


傅斯年知道,他什么都知道。他只是——不愿意再回头罢了。


“半夏!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发呆?”文源端着酒杯朝她走过来:“我猜你就在这里。我在大厅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你。打电话你又不接……”


文源说着,突然停住了话头。季半夏的脸色惨白得没有半分血色,看上去十分吓人。


“半夏,你怎么了?”文源拍拍她的肩:“不舒服吗?”


“呃……”季半夏回过神:“没什么,就是头有点疼而已。”


听见她的话文源有点遗憾:“啊,你头疼啊?我本来还想请你过去跟我们总监说说你的企划思路呢!之前跟总监大致说了你们公关部的几个企划案,总监很感兴趣。”


听见工作,季半夏赶快打起精神:“没事没事,疼的不厉害,完全不影响跟你们总监谈话。”


“嗯,那就好!傅总也在,一会儿你好好讲,要是傅总也满意,你的策划案就基本能定下来了。”文源为她打气:“半夏,好好表现哦!”


季半夏愣住。这么快,她又要和傅斯年短兵相接了吗?她该以怎样的态度对待他?被打击得所剩无几的自信心,让她不敢再有任何主动和过多的热情。


跟着文源走进旁边休息室时,季半夏紧张得手都在抖。


“半夏,傅总就不用介绍了吧?以前咱们都是华臣的,你还是总裁办的,经常见到傅总的。”文源笑着为季半夏介绍傅斯年和总监:“这位是我们丁总监,主管行政,公司的宣传也归丁总监管。”


“傅总,丁总监。”季半夏微笑着跟两个男人打招呼,眼神却情不自禁的朝傅斯年看去。


傅斯年朝季半夏点点头,眼神从她脸上一掠而过。


丁总监却颇有惊艳之色,他盯着季半夏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,眼中的光芒,很明显就是男人遇到感兴趣的女人时才有的光芒。


傅斯年一直旁听,基本没说话,丁总监态度很热情,问的问题却相当专业、相当刁钻。


季半夏心里暗暗吃惊,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将丁总监抛来的问题一个个回答得干脆漂亮。


在和丁总监的互动和讨论中,她彻底捡回了刚才被傅斯年重创的自信,在自己的专业领域,她绝对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。


傅斯年沉默地聆听,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季半夏。


从最初的强作镇定到后来的收放自如,她语调坚定,逻辑严密,思路清晰,眼神专注而自信,明亮得像燃烧的小太阳。


此时此刻,她是全然忘我的,除了正在讨论的工作,她放下了一切。包括,对他的执念。


傅斯年突然有点明白,为何当初会和她有过一段感情。这个女人身上,确实有一种打动人的气质。


这次谈话非常圆满,当场确认了季半夏策划案的大框架,只剩细节部分需要再进一步的补充和完整。


会谈完毕,丁总监笑道:“季小姐,那等你的策划案正式出来后我们再碰吧。对了,你能给我留个私人电话吗?这样也方便我们及时沟通。”


丁总监话一出口,文源和傅斯年眼神都闪烁了一下。只有季半夏恍然不觉,很爽快地和丁一平交换了手机号码。


“季小姐,我送你出去吧。会场那边的花台边还有我们公司的一些宣传资料,你也可以拿去看看,说不定能找到适合你策划案的小灵感。”丁一平殷勤的站起身,准备送季半夏出去。


“一平,留一下。”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傅斯年开口了,叫住了丁一平。


丁一平朝季半夏抱歉地笑笑:“老大有事,让文源送你吧。多联系!”


文源带着季半夏出去了,丁一平重新坐下来:“傅总,什么事?”


“你们行政部的招聘进行得怎么样了?人员都到岗了吗?”傅斯年声音淡淡的,听不出什么情绪。


丁一平却在心里哀嚎一声,他还以为是什么很重要的事呢,傅总还巴巴留住他专门来说,原来只是招聘而已!


这简直太坑爹,太耽误他泡妞了!他本来还想,趁着送季半夏去会场的机会,好好和她套套近乎呢!


要不是傅总已经有妻有子,他简直要怀疑傅总也看上了季半夏,存心给他使绊呢!


路上,文源正在跟季半夏开玩笑:“半夏,你别不信,我跟你说,丁总监绝对是对你有意思!”


“你别替我自作多情行吗?他问电话号码只是工作需要而已,多正常的事。”季半夏无奈道。她觉得文源想得太多了。


文源恨铁不成钢:“我是男人,当然最了解男人的想法!你等着瞧吧,过不了两天,他肯定会约你的!”


“……”季半夏无语了。


“其实丁总监也不错,年轻有为,跟傅总关系也好,傅总挺器重他的。”文源开始拉郎配了。


“那你跟他好吧,忘了媛媛算了。”季半夏也跟他开玩笑。


“我是直男!!”文源气得暴走。


到了会场,文源有别的事先走了,季半夏想起丁一平的话,走到花台边又拿了一份宣传资料。


这份宣传资料主要是介绍公司架构。季半夏翻阅了一会儿,正准备随手放回去,眼神一下子被封底的人物吸引住了。


封底的人物,是个男人,斑驳虚化的背景下,他穿一件白色的衬衫,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。


他的眼神波澜不兴,深邃得像一潭古井。明与暗的光影之中,他的五官刀削斧凿般鲜明立体,唇角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,清清楚楚写着“生人勿近”。


这是个多好看的男人。


季半夏魔怔般将手轻轻覆上他的脸,沿着他五官的轮廓下滑,最后来到他交握在身前的双手上。


这双手,手指修长有力,形状美好。她的手指轻抚着画册细腻的纸张,想象着它的温度和力度。


多么遗憾,她和傅斯年牵手的时光,是那么少,那么短暂。


傅斯年走进会场时,一眼就看到了花台旁发呆的季半夏。


喧嚣热闹的会场,她独自站在偏僻的花台旁,灯光从她头顶罩下来,为她镀上一层柔和的光圈。她手中拿着一本画册,专注地凝视着封底。


傅斯年朝前走去,季半夏究竟在看什么,他并不想关心。


只是,在走过人群间隙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又往花台旁瞟了一眼。


季半夏在摩挲那本画册的封底,她的脸上,有一抹如梦如幻的表情,天真而悲怆。


傅斯年无法描述那种表情,那种表情,任何人类的语言都无法描述。


傅斯年的心,又轻轻被牵扯了一下。这一次,他终于明白,这种牵扯,原来就是极轻微的疼痛。


傅斯年扭过头去。他不想再看。他的人生,离封顶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,他现在没有体力也没有心情去关注其他的东西。


他和别人攀谈,他刻意离花台远一点,再远一点。


但是,眼角的余光里,他还是不可避免的看见了季半夏。


他看到她侧过身去,警惕地朝周围看了一眼。他看到她把画册压在臂弯,另一只手飞快地撕下了封底的一页纸张。


她的动作敏捷果断,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,完全就像个身经百战的惯犯。


傅斯年微微一笑。


他不是好奇心重的人。但是,他真的很想知道,专业干练的奥丁主管,在一场商务酒会上,偷偷摸摸地撕掉了一张纸——那张纸上面,到底写着什么?


季半夏做完案,偷眼朝四周看看,大家都在高谈阔论,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小动作。


她轻轻地吁一口气,麻利地将封底页装进自己的手包。展架上写了这套画册不能带走,不然她也不会出此下策。


心中还是有点慌,季半夏决定去一趟洗手间。


刚走了几步,她突然感觉到远处有一道眼神正在朝她扫射,抬眼看过去,竟然是傅斯年正盯着她。


季半夏的心砰砰跳了起来。他的唇角,那抹笑容那么熟悉。虽然淡得几乎无法辨识,但那种温柔和宠溺,和以前一模一样。


就在季半夏心跳脸红的一瞬间,傅斯年已经移开了眼神。


他甚至转过身去,只留给季半夏一个背影。


大概是她看错了,想多了,自作多情了吧?季半夏咬咬唇,心底一阵失落。


和另一个公司的副总闲谈几句之后,傅斯年回过头,果然,不出意外,已经不见了季半夏的身影。


“失陪一下。”他朝副总笑笑,径直朝花台走去。


花台边的展架上,寒武纪的宣传画册放得整整齐齐。傅斯年扫一眼会场,确定季半夏不在,伸手拿下一本画册。


手腕翻转,直接翻开封底。


斑驳虚化的背景上,一个男人穿一件白色的衬衫,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。


傅斯年沉默地看了两秒钟,心突然就软了。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