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你问这个干吗
    蛋糕店里,连翘在收拾店面准备下班,她刚弯腰把玻璃柜最下层的托盘抽出来,腰被人从后面抱住了。

    不用猜也知道是谁,连翘红着脸想挣脱傅唯川的钳制:“你……别乱来,外面能看见……”

    傅唯川扳过她精致漂亮的小脸亲了一口:“害羞的小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连翘更慌了,双手抵在他的胸前,不让他靠近:“你再这样我真的不理你了!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不碰你了!走,去接洛洛,我们一起吃饭去!”傅唯川耐着性子哄她,三下两下就把店里收拾好,拉着连翘关了店门,上了他的车。

    幼儿园里,洛洛正等在楼前,见傅唯川和连翘一起来了,兴奋得跳了起来:“傅叔叔!你也来了!”

    看到小丫头圆脸蛋上一双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,傅唯川心里软软的,大步走过去一把把洛洛抱了起来:“宝贝,想叔叔没有?”

    洛洛歪着头认真的思考:“好像……没想耶!”

    傅唯川大笑着亲了亲洛洛的圆脸蛋:“小傻瓜,跟你小姨一样,哄人开心的话都不会说!”

    洛洛扭头就喊连翘:“小姨,傅叔叔说你坏话!”

    听见洛洛告状,连翘和傅唯川都哈哈大笑起来。连翘凑到洛洛脸上亲了一口:“谢谢洛洛帮小姨通风报信。”

    洛洛听不懂了,睁着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:“小姨,通风报信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连翘笑道:“就是我们一起欺负傅叔叔的意思!”

    傅唯川笑着拧拧连翘的脸:“小坏蛋,教坏小朋友了!”

    看着连翘和洛洛的笑脸,傅唯川心里暖暖的。这种踏实的幸福感,是他以前从来没经历过的。

    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。也许,只能说他和连翘有缘,和洛洛有缘。四年前,他就牢牢记住了连翘的脸。

    想到四年前,傅唯川突然开始担忧。如果连翘知道四年前ktv的男人是他,她还会接受他吗?

    现在,她对他的好感,只是小女生对一个优秀男人本能的欣赏。如果她知道,四年前夺走她清白的人是他,她眼中的温柔,会不会全部变成恨意?

    傅唯川已经订好了餐厅,他和连翘分别牵着洛洛的左手和右手,绕过停车场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走过草坪,迎面撞见了傅斯年。

    傅斯年还没说话,傅唯川扯扯嘴角笑了:“斯年,真巧。这里也能碰到你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也一笑:“是啊。真巧。”

    听见斯年两个字,连翘忙询问地看向傅唯川,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,不知道傅唯川喊的“斯年”,是不是傅斯年。

    连翘又惊又喜又不敢相信的神色,让傅唯川心里很不舒服,但还是勉强为二人介绍道:“连翘,这是我堂哥傅斯年。斯年,这是季连翘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礼貌而疏远的朝连翘点点头,算是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冷淡,让连翘喜悦的笑容淡了下去,她难过地盯着傅斯年的脸:“傅哥哥,你不记得我了吗?我是连翘啊!”

    连翘……傅斯年搜索记忆,找不到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“啊!我知道了,傅哥哥,你的失忆还没好是吧?”连翘忽然意识到傅斯年失忆了:“我是季半夏的妹妹,我姐姐前几天还见过你的!”

    季半夏的妹妹。傅斯年心中微微一动,眼神瞥过傅唯川和季连翘牵着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子,真的很像一家三口……

    见傅斯年看向洛洛,连翘赶快催洛洛:“洛洛,这是傅叔叔,快跟傅叔叔打个招呼!”

    可怜的洛洛被搞懵了,可怜巴巴地看着连翘:“小姨,这么这么多傅叔叔?”

    小姨!洛洛的话让傅斯年心头一震。这小女孩叫连翘小姨!而她看上去和承昊差不多大,三岁多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这,是季半夏的女儿?孩子的爸爸,又是谁?

    连翘被洛洛的话弄得哭笑不得,只好解释道:“这两位傅叔叔是堂兄弟,所以都姓傅。你都要叫傅叔叔。”

    洛洛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朝傅斯年仰起头打了个招呼:“傅叔叔你好!”

    甜软的童音让傅斯年忍不住微笑:“你叫洛洛对不对?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!”

    他的眼神在她的脸上搜索着,想从她的五官辨别出季半夏,或者另一个人的影子。

    还好,她和承昊长的并不像……

    傅斯年松了口气,心里却更不舒服,想了想,还是问连翘道:“洛洛,是你姐姐的女儿?”

    连翘的睫毛闪躲了一下,小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傅斯年忍了又忍,才压下嘴边那句“洛洛爸爸是谁?”淡定地和三人道别。

    傅斯年已经走出好几步了,忽然听见背后连翘叫他:“傅哥哥,你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姐……我和他一起吃饭的事?”

    这个他,自然是指傅唯川。傅斯年了然地笑笑,看来,季半夏也知道傅唯川名声不好,是个玩弄女人的老手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说话,连翘着急了:“傅哥哥,你答应我好不好?我姐知道了会骂我的。”

    傅唯川站在旁边气得火冒三丈,他生平最讨厌在傅斯年面前落了下风,结果连翘偏偏要去求他,被傅斯年抛弃的情妇讨厌,这实在是太伤自尊了!

    “走吧!洛洛一定饿了!”傅唯川拽住连翘的手就往前走,根本不想看傅斯年的表情。

    三人走后,傅斯年独自在草坪旁站了一会儿,洛洛的脸又浮现在他面前,心中的猜疑越来越浓……

    拐弯抹角找文源要到了季半夏的手机号码,傅斯年沉吟许久,手机在手里翻来覆去,却始终下不了决心拨通。

    如果洛洛真是他的女儿,他该怎么办?洛洛的年龄,四年前他和季半夏的往事,这些刚好能对得上……

    奥丁的办公司里,季半夏正在加班。

    寒武纪的策划书必须尽快赶出来,他们的新产品马上就要发布了。宣传一定要做足。

    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。季半夏拿起来一看,是个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!”季半夏接起电话,眼睛还盯着电脑上的文档。

    电话里没有声音,季半夏还以为手机坏了:“喂喂?”

    “季半夏,我是傅斯年。”

    低沉醇厚的声音一响起,季半夏惊得差点跳了起来,手里的手机没拿稳,砰地一声,掉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季半夏慌乱地从桌子上捡起手机:“你,你……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在电话里听上去有点沙哑,傅斯年把手机贴得更靠近耳朵一点:“洛洛的爸爸是谁?”

    没有寒暄没有前奏,直接就来这么一句。季半夏苦笑着摇摇头,傅斯年说话的风格真是一点都没变,和四年前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并且,这个问题让她怎么回答呢?洛洛的爸爸是谁,她也不知道啊!

    但是,她没有办法对傅斯年说出洛洛的身世,强暴生子,她不想让洛洛和连翘背负上这样的身份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沉默,让傅斯年的心一点点揪紧,他并不催她,只是沉默地等待。等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仿佛过了一万年那么久,他才听到季半夏沙哑的声音:“?”

    傅斯年也不掩饰,不知为什么,在季半夏面前,他完全不想使用任何心机:“洛洛和我儿子年岁相当,我疑心……洛洛和我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恍然大悟,明白了傅斯年的意思后她的心猛的疼痛起来:“不,洛洛不是你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她曾经多希望能和傅斯年有个孩子。她曾经多希望,公交车上离开的那个孩子能活下来……

    可是没有,那场爱情,除了回忆,什么都没有给她留下……

    傅斯年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。“洛洛不是你的女儿”听到这句话,他不是应该如释重负,应该万分庆幸吗?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他心里会如此不舒服,甚至有一种被欺骗的愤怒?

    在机场激动得失声痛哭的季半夏,在办公室门口哀哀不肯离去的季半夏,看着他时眼里全是依恋和爱慕的季半夏,四年前他差点离婚娶了的季半夏,在和他交往的时候,还在和其他男人交往,在他失忆的时候,和其他男人生了孩子……

    她的爱,实在太不值钱——如果她对他真的有爱的话。

    “抱歉,打扰了。”傅斯年淡淡说完,不等季半夏回答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听着电话里的忙音,季半夏心中苦涩难言。 》≠》≠,

    傅斯年一定以为洛洛是她和其他男人的孩子吧?她有女儿的事,到底还是传到了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现在傅斯年还没接受她,她真的没办法告诉他洛洛的真实身份……

    可是这样,只会让他对她的误会更深,她和他的关系,只会变得更陌生吧?

    傅斯年这种有洁癖的人,怎么可能接受得了这样的事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苦恼得几乎想用头去撞墙。她和傅斯年这么多波折,一定是老天爷不想让他们在一起。也许,命运真的没有将傅斯年安排给她。情深似海又如何?谁能抵抗得了无坚不摧的命运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日更新完毕。明天见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