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还能让他动心吗
    照片上的女人穿着浅蓝的裙子,双眼笑得月牙般弯起,看清她的面容之后,顾浅秋的脸“唰”地失去了血色,她噔噔噔后退了好几步,一双眼睁得大大的,死死地盯着照片,意外和惊惧让她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世界真的太小!这竟然是季半夏的家!她怎么就没想到小季竟然是季半夏的妹妹!

    季连翘。小季的名字,应该叫做季连翘。真没想到,她的眼睛竟然还能重见光明……这个世界,真是太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看着照片上的小女孩,顾浅秋脑海里突然又劈下一个念头,她浑身的肌肉都绷紧了——季半夏是洛洛的妈妈!那洛洛是谁的孩子?洛洛的爸爸是谁?

    她盯着照片上洛洛小小的影子,极力地回忆她的面容。

    不,洛洛不像傅斯年,可这说明不了问题啊!洛洛只比昊昊小7个月,算算时间,那时候傅斯年和季半夏根本就没断啊!

    顾浅秋五内俱焚,站在照片前彻底乱了心神,只感到深深的恐惧和无力……

    她扔掉了所有关于季半夏的东西,扫清了所有关于季半夏的传闻,她以为她已经切断了傅斯年和季半夏所有的纽带,没想到,这里还有个活生生的孩子在等着她!

    “顾姐,尝尝我做的蜂蜜柚子茶吧?”

    连翘轻柔的声音惊得顾浅秋一颤,她背对着连翘,努力调整自己的表情。等转过身来时,脸上又是优雅而得体的笑容:“小季,你的手真巧,连蜂蜜柚子茶都会做。”

    接过温热的蜂蜜柚子茶,顾浅秋盯着杯子边缘的花纹,使劲压下了向连翘打听季半夏的**。看样子,季半夏还不知道连翘和自己来往的事,她如果问多了,反而会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王妈就住在季半夏的对面……季半夏手里还有傅斯年的骨肉……

    顾浅秋不敢再想下去了,她似乎看到幸福的生活正在迅速坍塌,以她猝不及防的速度,迅速地坍塌。

    “小季,我突然想起还有点事,今天的糕点怕是学不成了呢!”顾浅秋站起身来向连翘道别,一双眼睛游移不定。

    连翘十分歉疚:“顾姐,真的很对不起啊,一会儿王阿姨回来了,我再跟她约时间吧!”

    “嗯。回头再说吧!你给我留个手机号?”顾浅秋留着心眼,找连翘要了手机号。

    连翘完全忘记了要顾浅秋的手机号,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,有点担忧:“顾姐,你脸色不太好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顾浅秋看着她小鹿般纯善的眼睛,心里微微惋惜,如果她不是季半夏的妹妹,也许,她还真的能交这个朋友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就是生理期而已。我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匆匆离开,一路上心口都绞痛不已。傅斯年有多爱孩子,她太清楚了,如果他知道了季半夏为他生了个女儿……如果他知道了自己失忆的真相……

    只是现在,王妈和这个孩子,她该怎么做?

    顾浅秋走后,连翘洗了杯子,也准备出门了,下午蛋糕店里很忙,女店员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。她必须过去盯着。

    下了楼,快走出小区了,连翘忽然想起手机忘了带,赶紧又回去拿。

    傅唯川霸道的很,如果联系不到她,他又要发火了。想到傅唯川,连翘心里甜甜的。脚步都轻快起来。

    刚上了六楼,连翘忽然听到悉悉索索的开门声,她抬头一看,愣住了。

    王妈正把门打开一条缝,探头探脑的往外看呢!

    见到连翘,王妈似乎也吃了一惊,笑道:“连翘,你回来啦?”

    连翘丈二金刚摸不这头脑:“咦,王阿姨,您是买菜去了吧?我刚才出去怎么没碰见您啊?”

    她们这栋楼到小区门口就一条路,王阿姨买菜回来,按说她应该会在路上遇到呀!

    王桂香打着哈哈:“是呀,我也没看到你呢,真是奇怪!”

    “王阿姨,刚才我那个朋友过来找您了呢,我们不是约好上午的吗?您是不是给忘了?”连翘提醒了王阿姨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哟!瞧我这记性,我转头就把这事给忘了!怪我怪我!”王桂香一脸的懊恼,用手敲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那朋友人挺好的,不会介意的。”连翘安慰她道。

    王桂香看着她单纯的脸,试探道:“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再来?”

    “没有呢,她就说以后再约。”连翘完全没听出王桂香话里的试探:“对了,她还给你带了礼品呢,在我家里,王阿姨你等一下,我给您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好意思?无功不受禄。你先收着吧。我炉子上还炖着汤,就不跟你多说了。你赶紧忙吧!”王阿姨似乎被烫了一下,赶紧拒绝。

    屋门开着,连翘闻到了炖骨头汤的香气。心中隐隐闪过一丝疑惑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想明白,王桂香已经笑着关了房门。连翘拿钥匙开了门,心里的疑惑却更深了。

    王阿姨以前说过,因为年轻的时候出过意外,炖汤的时候她从来不会离开厨房的。今天她也炖着汤,怎么还出去买菜了?

    算了,估计是年纪大了也有点糊涂了吧。连翘抛下心里那点奇怪,拿了手机赶紧下楼了。

    听见连翘的脚步声消失在楼道里,王桂香把虚掩的房门重新关好。

    背靠在房门上,她重重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四年了,没想到顾浅秋竟然还能找到她家里来!

    幸好她站在阳台上浇花,幸好她无意朝楼下看了一眼,幸好她眼神够好,看清了顾浅秋的脸。

    原来连翘所说的朋友,竟然就是顾浅秋!王妈用手捂住胸口,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还是她教连翘的点心惹的祸。顾浅秋在幼儿园看到了点心,认出了她的手艺,所以才找上门来!

    顾浅秋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,顾浅秋的性子,她最了解不过。她既然起了疑心,就肯定会追查到底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她不能再住下去了!她必须马上搬家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季半夏正在接直属上司乔总监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季,晚上有约会没有?要是没有,跟我和杨总一起吃个工作餐吧!”

    “真荣幸啊,竟然被乔总邀请共进晚餐。就算有约会我肯定也要推掉呀!”季半夏开玩笑道:“是您请客,还是杨总请客呀?”

    乔总监也笑:“杨总请客,而且不光我们三个,还有个贵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贵宾?”季半夏好奇心大起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现在手里那个单子的合作方,寒武纪的老大傅斯年。”乔总监说着,突然想起来了:“你以前不是华臣的吗?应该认识他啊,他以前可是华臣的老总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……季半夏的心砰砰跳了起来,话都说不利索了:“嗯,是认识。以前是我的顶头上司。”

    “那更好了,杨总的意思,是想趁这个机会把寒武纪的单子都接过来,你跟傅斯年以前就认识,这样说话更方便了。到时候你机灵点,该喝酒就喝酒,别矜持。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乔总监的意思很明白了。套近乎+美人计。这在商场是很常见的伎俩了,季半夏也心知肚明。但是今天,乔总监那串稍嫌猥琐的笑声,却让她十分恶心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普通客户,也许她可以做到淡定地套近乎,该喝酒就喝酒,该跳舞就跳舞,哪怕是被人揩揩油,她也会咬牙忍了,脸上照样是标准化的笑容。

    可那是傅斯年啊……用虚伪的笑容来应酬他,觥筹交错间从他那里获取利益,她真的做不到……

    她也不想让傅斯年看见自己世故圆滑的一面。四年里,她成长了许多,早已不是当初青涩懵懂的模样,傅斯年爱上过青涩懵懂的季半夏,现在这个职业干练的季半夏,?

    下午的工作非常紧凑繁忙,季半夏基本没心思再去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等到快下班的时候,接到乔总监的电话,让她到楼下去等杨总的车时,她才赶紧跑到洗手间去整理了一下自己。

    她今天早上起的稍微晚了点,只匆匆画了下眉毛,涂了点润唇膏,而且包里也没带化妆包。看到洗手台旁边有个妹子正在补妆,季半夏赶紧跟她商量:“哎,不好意思哈,能借你的睫毛膏用一下吗?我忘记带化妆包了。”

    妹子很爽快的把睫毛膏递给她:“嗯嗯,你用吧。不过不是什么大牌子,不知道你用不用得惯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感激的一笑:“你太可气了,谢谢了!”

    她自己的化妆品也就是开架货,不存在什么用不用的惯的问题。

    涂了睫毛膏,眼睛感觉有神采多了,妹子见她脸也素着,索性把自己的腮红也递过来:“你再上点腮红吧,气色会更好一点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道了谢,接过腮红扫了一点,她最近情绪低落,睡眠也不好,脸色确实有点苍白。

    季半夏把化妆盒还给妹子的时候,妹子看看她的脸:“你这还是有点淡啊。我再帮你薄薄地上一层吧!”

    因为赶时间,季半夏刚才只匆忙扫了一眼镜子,似乎是不太显色,妹子这么说,便抬起脸:“别太多了,一点点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放心吧。我手轻。”妹子帮她又补了腮红,季半夏还没来得及看,乔总的电话已经打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半夏,你人呢?”

    “哦哦,我还在公司,马上下来!”季半夏飞快跟妹子道了谢,就冲出洗手间,往电梯跑去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日更新结束。明天见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