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食物中毒
    王妈要搬家了。连翘中途有事回家,正好遇到工人来帮王妈搬家。

    “王阿姨,怎么突然就要搬走了?”连翘十分意外,还有点受伤,她还以为自己跟王阿姨关系不错呢,结果她搬家,说都没跟她说一声。

    王桂香本来想趁连翘和季半夏上班,偷偷搬走的,没想到被连翘碰个正着,见连翘追问,也有点讪讪的:“我今天去买菜,正好听人家说有一套房子急着招租,地段好,价钱也便宜,我就想着赶紧先搬过去。”

    租房子哪儿能说租就租,说搬就搬?连翘虽然天真,但这点常识还是有的,听王桂香这么说,就知道她是在搪塞自己,心里更难受了。本来她想转身就走,但看到王桂香年纪那么大了,还拎着一个大箱子,花白的头发也乱蓬蓬的,连翘心又软了。

    她叹口气,接过王桂香手里的大箱子:“王阿姨,我来吧,您年纪大了,干不得这些体力活了。”

    连翘是个实在人,工人偷奸耍滑拖着不想搬的箱子,她一个姑娘家二话不说拎着就往下走。

    连翘生的柔弱,力气也不大,上下一趟,身上的裙子就全汗湿了。脸也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王桂香看在眼里,心里也有点自责,不怪她瞒着连翘防着连翘,连翘漂亮真诚,人又单纯,她是真的喜欢,可连翘和顾浅秋认识啊!

    顾浅秋是个什么人,王桂香太清楚不过了!瞒着连翘偷偷搬家,她也是没办法。

    两个工人都是年轻小伙子,对漂亮的大姑娘自然是怜香惜玉的,见连翘卖力搬东西,也不好意思再偷懒,脚下也加快了速度,很快东西就快搬完了。

    连翘看看空荡荡的屋子,心里突然有点伤感:“阿姨,以后就不能跟您学新菜了,偷懒不想做饭,也没办法到您家蹭吃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桂香听她这么说,也有点酸楚,她拉过连翘的手放在手心里:“连翘,阿姨在这儿住的时间不长,但看得出来你是个好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阿姨,您搬到哪里去了?给我留个地址吧,您新教的海鲜锅,我还在琢磨呢,等我学会了,带一份过去给您尝尝!”连翘开口问道,全然没想到王桂香是故意在躲着她。

    王桂香迟疑了一下,连翘人太单纯,又比较胆小怕事,顾浅秋那么有心机,她想从连翘嘴里套话,实在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见王桂香迟迟不肯说自己的新地址,连翘还以为是老年人想清静,不愿意被打扰,便有点尴尬的挤出一个笑容:“不方便说也没事,我就是想着,您在a市无亲无故的,又教了我许多菜式和点心,是我的师傅。就想着经常去看看您。”

    连翘说得真诚,王桂香终于被打动了,她拿了张纸,给连翘写了一个地址,千叮嘱万叮嘱道:“连翘,我新家的地址你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,除了你和你姐姐,谁也别说。”

    “啊?为什么?”连翘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王桂香无奈,只好解释:“你姐姐知道,我以前结了一门仇家,现在那仇家知道我住哪里了,所以我要赶快搬家。连翘啊,这个地址你如果告诉了其他人,我就只能等死了。”

    连翘被吓了一跳,赶紧保证:“阿姨,这个地址我藏起来,谁也不说。对了,您还没我的手机号呢,我给您留一个,将来万一有什么事,您一定要打我的电话!”

    想了想,连翘又把季半夏的电话写给了王桂香:“王阿姨,这是我姐姐的电话,您也记一下。我姐姐认识的人多,说不定将来能帮上忙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记下电话,又嘱咐连翘:“连翘,没事你别去看我,我那仇家很厉害,我怕牵连到你。”

    其实是怕顾浅秋跟踪连翘找到她家里去。

    不过,把地址告诉连翘了,王桂香也松了口气,她现在身体越来越差了,万一有什么急事,能找个求助的人总是好的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幼儿园门前,值勤老师正在跟顾浅秋打招呼:“昊昊妈,今天来这么早啊?”

    顾浅秋系着爱马仕的丝巾,化着精致的淡妆,脸上的笑容温婉得体:“是啊,今天比较闲,就早点过来接昊昊。”

    “昊昊他们还在吃晚饭呢。要不你到休息室去等等?”值班老师对顾浅秋印象特别好。家世好,脾气好,出手又大方,幼儿园的老师工人,个个都打点得妥妥帖帖。

    “嗯。好啊。”顾浅秋捏紧手中的拎包,跟着值班老师走到休息室里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昊昊就扑了过来:“妈咪!”

    他正在吃饭,听见老师说妈咪来了,嘴都没来得及擦就跑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傻瓜,还没擦嘴吧?”顾浅秋看着儿子虎头虎脑的样子,心里喜欢得不行,从包里抽出纸巾来帮他擦擦嘴,又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亲:“昊昊,洛洛呢?你怎么没跟她一起过来?”

    昊昊和洛洛关系特别好,两个小人儿几乎是形影不离。

    “洛洛还在吃饭。妈咪,我去叫她!”

    “好啊。你去叫吧。”顾浅秋没有阻拦儿子打扰别人吃饭,鼓励地朝昊昊微笑道。

    果然,没一会儿,洛洛也来了:“顾阿姨!您来了!”

    见昊昊径直偎进顾浅秋怀里,洛洛也往她身边靠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顾浅秋不着痕迹地把身体往旁边挪开一些,微笑着从包里掏出两盒酸奶:“瞧我给你们带了什么好吃的?”

    她没有看自己儿子,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洛洛,从五官看到四肢,又看到体型,想分辨出她身上傅斯年的基因。

    洛洛本来就没吃饱,见顾浅秋拿出酸奶,自然很高兴,伸手就准备去抓顾浅秋左手上的酸奶。

    结果顾浅秋笑嘻嘻地把左手一抽,把右手的酸奶递给她:“来,喝吧!”

    顾浅秋拿出两根吸管,把左手上的酸奶递给儿子,又帮两个小朋友插上吸管。

    昊昊和洛洛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笑嘻嘻地各自把酸奶都喝完了。

    昊昊牵着洛洛的手往门外走:“我们去扔垃圾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哎,不用。给妈咪就好。”顾浅秋拉住儿子,从两个小朋友手里接过空盒子,放进了自己的拎包里。

    昊昊很好奇:“妈咪,你为什么要把垃圾装在包包里面?”

    顾浅秋笑着亲亲儿子的脸:“因为妈咪舍不得你们走那么远去扔垃圾呀!”

    看看腕上的手表,已经是家长们来接孩子的时间了,顾浅秋一左一右牵起两个小朋友:“走啦,我们回家啦!”

    幼儿园外,连翘正在等洛洛,见顾浅秋牵着洛洛出来,高兴地朝她们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顾姐,你今天好早啊!”

    “嗯,是呀!今天正好比较闲。”顾浅秋看着连翘单纯的笑脸,眼中光芒一闪:“连翘,你这小姨当得真称职呀,每次都看到你来接洛洛,洛洛妈妈反而没见到过。”

    连翘笑道:“我姐姐公司远,下班过来来不及了,我开店时间比较自由,所以都是我来接洛洛啦!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洛洛爸爸呢?也从来没见过他呢!”顾浅秋笑得温柔。

    “啊,这个啊……”连翘不知该怎么回答了,盯着自己的脚尖:“洛洛爸爸,他,他没在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……”顾浅秋点点头表示了解。心里却冷冷一笑,傅斯年要是知道自己还有个女儿,只怕分分钟会跑过来认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晚上,季半夏正在公司加班,突然接到连翘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姐!洛洛突然上吐下泻,我给她吃了点药,但是完全不管用!你在哪里?快回来看看吧!”

    什么?洛洛生病了?季半夏脸色一白,赶紧道:“吐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样的?消化了没有?总共拉了几次?是清水样的,还是只是比较稀?你给她吃的是什么药?吃了几次?”

    连翘已经昏了头了,呜咽道:“吐出来的全是糊糊,后来就全是酸水了。总共拉了8次,刚才半小时就拉了三次。姐,你快回来吧!我好怕!”

    “别怕别怕,冷静点,我现在马上叫车到我们家楼下,你带几块干净的毛巾和换洗的裤子,抱着洛洛先去医院,我马上就来!”

    季半夏一边镇定的吩咐道,一边抓起包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找个纸杯,把洛洛吐的和拉的分别装到纸杯里,用塑料袋包好,一起带到医院!”季半夏挂了电话,又赶紧打电话叫了两辆车。

    真是倒霉,已经9点多了,高架桥上竟然还堵车,好在连翘那边的路比较通畅,等季半夏到了医院,洛洛经过紧急治疗,症状已经缓解了,正躺在病床上输液。

    “姐!你可来了!”连翘看到季半夏,像看到主心骨一般,扑过来紧紧握住她的手。 》≠》≠,

    “洛洛是怎么了?医生怎么说的?”季半夏一边安抚妹妹,一边朝病床上的洛洛看去。

    洛洛已经睡着了,一张小脸卡白卡白的。

    “医生说是,呜呜呜……”连翘心有余悸,小声哭了起来:“医生还说,洛洛的情况蛮凶险的,幸亏我们送的及时,不然很可能就脱水了。她还这么小……怎么扛得住呀!”

    “?我打个电话给幼儿园老师,看看其他孩子有没有这种情况。”季半夏也后怕的很,赶紧掏出电话给幼儿园老师打电话。

    洛洛一日三餐都在幼儿园吃,如果,肯定是幼儿园那边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   今日更新结束,明天见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