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她在吻他


夜色越来越深,季半夏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了,一声一声,在寂静的夜色里格外刺耳。


傅斯年轻轻松开手臂,等着季半夏被惊醒。季半夏睁开困倦的双眼,突然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机在响,赶紧从傅斯年身上下来,找到自己的包拿出手机。


果然是连翘的电话。


“姐,到哪儿了?怎么还没回来?”连翘的声音充满担忧。


季半夏一看时间,已经快1点了,没想到连翘还在等她,连忙道:“啊,我已经在小区门口了,马上到家。”


“嗯。姐,注意安全。”连翘说完正准备挂电话,季半夏又叫住她:“连翘,别等我了,你先睡吧。”


挂了电话,季半夏该下车回家了。她迟疑着,最终还是扭头看向傅斯年。


她定定看着傅斯年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一直看到他的眼底里。


傅斯年被她看得有点不自在了,但他没有移开视线,也和她对视:“怎么?”


她的凝视,让他有些慌乱,也有莫名的一丝甜蜜。这种心动的感觉,神奇而似曾相识。


“我刚才睡着了?”季半夏开口问道,她看着他的脸,目不转睛。


“嗯。”傅斯年的回答很简洁,他终于移开了视线。他没办法继续和她对视,她的眼神,忧伤得让他不忍。


“你一直抱着我?”她11点左右上了他的车,现在快1点了。


察觉到她的意图,傅斯年有点不安的转移了话题:“你妹妹还在等你。早点回去吧。”


季半夏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:“傅斯年,我发酒疯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把我扔出去?我咬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生气?我撞你的头,我想伤害你,你为什么还要抱住我——如果我没有记错,你还抱得那么紧?”


她的眼睛明亮得像两颗星星,她看着他的眼睛,步步逼问,不给他任何退路。


傅斯年不看她。他看着空旷的马路,眼中有一瞬间的狼狈:“我没有必须回答问题的义务。季小姐,下车吧。”


他赶她下车,他在逃避,他根本不想承认,不想面对,他根本不想接受她!


季半夏灰心失望,手已经摸到了车门上,她几乎已经打算愤然下车了。


但转念间,她又回过头来看向傅斯年,像垂死的人,还要做最后的挣扎:“傅斯年,走之前,我想送你一件礼物。”


“什么……”傅斯年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,季半夏的嘴已经堵住了他的嘴。


她在吻他!


她的吻没有半分柔情蜜意,只有绝望和伤感。她咬他,野蛮地想弄疼他。


可是多么奇异,傅斯年却被她的蛮横打动了,心跳加速,身体开始发热。


她浑身酒气,妆容残缺,不美,不香;她不温柔,不体贴,她负气,冲动,像一只张牙舞爪的小豹子,可她的唇齿,还是让傅斯年悸动不已。


强势的傅斯年,第一次被女人强吻。也第一次明白,有些感情,就是上天给的命中注定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走进自己心里生根发芽,根本无法阻止,无法反抗。


傅斯年必须竭尽全力,才能忍住回吻她的冲动。可他竭尽全力,也没能让自己推开她。他浑身肌肉紧绷,任凭这个女人在自己身上施暴,不觉得疼,只觉得痒。


然而先放手的是季半夏。她满脸是泪,强吻了他,又狠狠推开了他,她带着满脸泪痕,一言不发地转身就走,把车门摔得山响。


傅斯年坐在车上看着她的背影。


她的背挺得直直的,断掉鞋跟的那只鞋,她踮着脚保持平衡,似乎她踩着的,是世界上最舒服的鞋子;她腰肢纤细,小屁股浑圆挺翘,裙裾下是白嫩纤细的小腿。


她离去的背影,堪称完美。


傅斯年无声地微笑。谁能想得到,这个看上去骄傲优雅的女人,根本就是一头坏心的小兽。他被咬得遍体鳞伤,手背和嘴唇,全破了。


背对着傅斯年,季半夏走得平稳而高傲。她用力咬紧嘴唇,不让自己哭出声来。


很多年前,一个有月亮的夜晚,傅斯年送顾浅秋回家,很久很久都没回来。她一个人在窗边看着月光,想象着他和顾浅秋的种种,心碎得几乎死掉。


这时的心境,和那时多么相似。爱傅斯年,真是天底下最辛苦的事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割一下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昨晚的一场饭局,让袁小芮迅速和季半夏熟了起来。商务部在12楼,公关部在15楼,可中午的时候,袁小芮竟然来找季半夏一起吃午饭了。


“半夏姐,我今天落单了,来找你一起吃午饭行吗?”袁小芮穿一身海棠红的p,肤光胜雪,明艳照人,笑盈盈的站在季半夏的办工桌前。


季半夏眼下的青色,遮瑕都遮不住。听见袁小芮的邀请,她笑笑:“好啊。正好我中午也没订餐。”


她不知道袁小芮怎么突然和她热络起来,但是她很想听听袁小芮接下来要对她说什么。


二人出了公司,挑了一家环境清幽一点的餐厅,坐下来点了餐。


袁小芮东拉西扯一阵之后,微笑道:“半夏姐,你以前是华臣的对吧?”


来了,季半夏终于等到了袁小芮转入正题,她也微笑:“是啊。刚毕业时在华臣呆过一阵子。”


“那你以前就认识傅总啦?”袁小芮明知故问。


季半夏很配合地点头:“嗯。顶头上司嘛。”


“傅总……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袁小芮眼波流转,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。


季半夏斟酌了一下措辞:“傅总,是个工作狂,只要去公司,他就是全大楼最晚下班的人。”


“这样啊……”袁小芮很明显不满足于她的答案,开始把话题进一步深入:“听说傅总已经结婚了,还有个儿子,他太太是顾氏的千金,半夏姐,你见过他太太没有?真的是个大美人吗?”


顾浅秋?季半夏低头看着桌上的餐具,微微一笑:“嗯,傅总的太太真的是个难得一见的大美人。”


顾浅秋确实长的美。季半夏活了25年,见过的那么多女人中,只有连翘的容貌能跟顾浅秋相提并论。


听到季半夏说顾浅秋是难得一见的大美人,袁小芮眼里多了一丝失落,她喃喃道:“难怪大家都说傅总洁身自好,原来家有娇妻呀!”


傅总洁身自好……听见这句话,季半夏自嘲的一笑。


是挺洁身自好的,昨晚她吻他的时候,他坐的笔直,手都没有乱动一下。真是堪比柳下惠啊。


“对了,半夏姐,我们商务部要做一个活动,邀请合作单位的老总们过来做访谈,然后出个特辑,你说,我邀请傅总能邀请得来吗?”


袁小芮对自己的美貌一向很自信,可昨晚,她在傅斯年那里吃了瘪。


傅斯年送她回家的时候,她问他要电话,他竟然拒绝了!


袁小芮对傅斯年本来就有几分好感,结果他竟然丝毫没把她放在眼里,她的征服欲顿时被彻底激发出来了!她被男人捧惯了,拒绝她的男人,傅斯年是第一个。


不就是个已婚男人么!她年轻貌美,不信自己勾引不到他!


等他爱上了自己,再甩了他,叫他高傲!叫他嚣张!


季半夏哪儿知道袁小芮的小心思,听见袁小芮问她,她就事论事道:“这个不好说,傅总以前很少出席这种纯商业的活动,不过现在寒武纪正在极力扩大自己的市场知名度,想必傅总也愿意配合做做广告。”


“那就好!”袁小芮笑得很开心:“到时候可能要麻烦你们公关部协作,半夏姐可要给个面子哦!”


“行啊。”季半夏也没放心上,奥丁的公关部本来就是从商务部分出去的,两个部门之间藕断丝连,好多人事关系都搅在一起的。商务部要求配合,估计也就是想从她这边要几个人过去帮忙。这点面子,她还是要给袁小芮的。


“半夏姐,你真好!难怪公司民意调查,你能成大家眼里的‘女神’呢!”袁小芮得到季半夏的承诺,嘴巴甜得跟抹了蜜似的。


季半夏哭笑不得。奥丁每年评一次“魅力先生”和“魅力女士”,全公司不记名在线投票,去年的“魅力女士”,季半夏得票最高,摘得了桂冠,公司还给她发了个奖杯。


这根本就是恶搞和调侃性质的,也就是图个乐子,哪儿还值得袁小芮一本正经地拿来拍马屁?


“你们这些小女生,嘴巴真是一个比一个甜!”季半夏老气横秋的感叹,装出一副前辈的模样。


袁小芮笑起来:“半夏姐,你也不过只比我大两岁好不好!好多新员工还以为你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呢,我们部门有个实习生还跟我打听你!”


是么?季半夏抚抚自己的脸,刚毕业的大学生,会有这么沮丧沉重的双眼么?


她并不害怕衰老,但她害怕傅斯年早已忘了她四年前的容颜。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