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暗暗下定决心
    线路还没修好,从连接演播厅和导播室的大玻璃窗里,可以看到外面袁小芮面色紧张地正在和导播讨论着什么,大概是事情还比较棘手吧。

    演播厅里,灯光朦胧,季半夏低头默默喝水,就算不抬头,她都能感觉到对面男人的目光正在盯着她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中暗暗着恼,他这样盯着自己是几个意思?她主动表白,还主动献吻,他不是无动于衷吗?现在盯着她,是想看她的笑话吗?

    想到那天晚上的难堪和失望,季半夏气不打一处来,她猛的抬头,正好抓住傅斯年的眼神:“傅总,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她语气不善,挑衅意味十足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她的脸,清秀干净的一张脸,好看,却远远称不上绝色。不过,因为她一向表情生动,这张脸看上去竟是意外的顺眼——哪怕她现在一副想打架,想踢馆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看你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回答,让季半夏很意外,非常意外!她没想到他竟回答得这么直白。他的声音很认真,很正常,没有任何嘲讽的意味,也不带任何暧昧,他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。

    心突然漏跳一拍,季半夏强作镇定,态度格外的高调和嚣张:“是吗?我这么美?能让您一直盯着看?”

    她瞪着傅斯年,毫不掩饰自己的怒气。

    不是对她没感觉吗?还招惹她干什么?还盯着她看什么看?

    傅斯年笑了起来,她这样子,实在可爱。他真心实意道:“嗯。季小姐貌若天仙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和煦,但季半夏怎么可能听不出他是在讽刺?她简直被气了个半死,她是长的不如顾浅秋漂亮,但他当面讽刺人,未免也太刻薄了吧?

    她盯紧他的眼睛,咬牙切齿道:“傅总您真是坦诚厚道!”

    傅斯年笑得更欢畅,看来季半夏是误会了。不过,看见她生气抓狂却只能忍着,还真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傅斯年嘴角含笑,很诚恳地道谢,假装没看到季半夏冒火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!终于修好了!”演播厅的门被袁小芮推开,她快步走了进来,后面跟着主持人。

    “傅总,让你久等了,真是不好意思!咱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了!”袁小芮招呼着主持人和摄像找机位,热络地跟傅斯年打招呼。

    季半夏注意到,她对傅斯年的称呼,已经从“您”变成了“你”。

    这场访谈让季半夏非常的不爽。因为,采访到她这个华臣前员工时,主持人的问题是这样的:

    “作为华臣前员工,你对傅总的印象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季半夏照着大纲上列举的,夸了傅斯年的敬业和远见卓识等等,结果主持人还觉得不够,追问道: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工作上的,你能不能谈谈你个人对傅总的印象,比较感性一点的?”

    季半夏满头黑线!大纲不是这么写的啊!她对傅斯年的个人印象?还要感性?她对他的感性认识多得可以写一篇三万字的论文了!这到底要从何说起?

    她抬起头,费劲地咽一口唾沫:“这个,这个问题能跳过去吗?”

    主持人鼓励地看着她:“没关系的,随便谈就行了。如果有不妥之处,后期剪辑会剪掉的。你就说说你心目中傅总是什么样的人,最好能举几个小例子来辅证你的观点,这样访谈会更鲜活一些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扫傅斯年一眼,他正扭头看她,眼睛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季半夏吸一口气:“傅总给我的印象呢,就是帅,有钱。冷若冰霜,不好接近。”

    想听好话是吗?对不起!没有!

    帅……有钱……冷若冰霜……不好接近……这都是什么评语啊!主持人嘴角抽搐,赶快把话题转移开。

    傅斯年表情淡定,嘴角没有抽搐。可他心底也在抽搐,帅?有钱?季半夏就喜欢他这些?冷若冰霜?不好接近?那天晚上她发完酒疯睡着了,是谁抱了她一个小时?

    女人啊,果然是一种不可理喻的生物!

    访谈很顺利,傅斯年话虽然不多,但都能说到点子上,主持人也颇有功底,节奏掌握得很好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部分结束后,她就毫不留恋地起身走了。傅斯年要她今天交企划案,她得赶快把收尾工作做了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估摸着访谈该结束了,季半夏拨了傅斯年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好?”傅斯年的声音客气礼貌,很显然根本不知道电话另一端是谁。

    季半夏握着手机,嘴巴张成了“o”形。傅斯年根本没存她的电话啊!尽管上次是他主动打给她的!

    听不到对方的回应,傅斯年隐隐约约猜到了是谁:“喂?”

    知道他这个手机号码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季半夏尽量不让语气泄露自己的情绪,公事公办道:“傅总,我是季半夏。企划案做好了,你现在还在奥丁吧?我顺便给你?”

    “好。我在12楼。”傅斯年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里咯噔一下,12楼是商务部啊,傅斯年去商务部干什么?

    傅斯年是被袁小芮缠住了,袁小芮拉上主持人,吵着让傅斯年请客。

    她把尺度拿捏得很好。如果她主动提出要请傅斯年吃饭,傅斯年几乎百分百会拒绝。但如果她利用性别的优势撒撒娇,让傅斯年请客,那就不一样了,一般男人都不会拒绝的,尤其是傅斯年这种有身份有地位又有风度的男人。

    季半夏赶过来的时候,袁小芮正拖着傅斯年说话,见季半夏过来了,眼睛一亮:“半夏姐,你来得正好,傅总请客,走,一起蹭饭去!”

    季半夏笑笑:“不了,我晚上还有事。我是过来给傅总交寒武纪的企划案的。”

    听见季半夏拒绝了饭局,傅斯年的眉头失望地蹙了一下。

    要不是为了等季半夏,他怎么会跟袁小芮在奥丁耗这么久?他答应请客,也不过是因为季半夏送企划书过来正好能赶上,袁小芮肯定会叫上她的。

    结果她竟然不去。晚上有事,有什么事?跟洛洛的爸爸约会吗?既然孩子都生了,为什么不结婚?

    傅斯年突然发现他对季半夏的私生活知道得太少了。他竟然从来没想过,季半夏是不是和洛洛的爸爸仍藕断丝连!对一对男女来说,孩子是多么紧密的纽带!

    心下不悦,傅斯年脸色微沉。

    袁小芮对傅斯年的关注是无微不至的,见傅斯年脸色淡淡的,以为他是不爽季半夏不给面子,赶紧更卖力地游说季半夏,又扯过她手中的包:“我不管!反正你今天得去!

    季半夏简直无语了。女人一旦对一个男人动了心就会变蠢,这是真的。袁小芮多么豪爽通透的一个姑娘,现在为了讨好傅斯年也变得这么脑残。公司里这么拉拉扯扯,真的好么!

    主持人也过来打圆场:“走吧,半夏,傅总请客,这可是天大的面子!”

    对普通员工来说,这确实是天大的面子,袁小芮让傅斯年请客时,他根本就没想到傅斯年会答应。

    主持人是商务部的,叫骆伟。长的白白净净,待人接物都和气有礼,季半夏对他印象还挺好的。

    再拒绝就把人得罪光了,季半夏只好点头:“那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自己开车来的。到了停车场,袁小芮当仁不让地上了副驾,季半夏和骆伟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看见车一路往南开,季半夏郁闷坏了。她家在北边啊,吃完饭回家都要到几点了?而且南边的车也不好打。

    一路上,袁小芮叽叽喳喳,又说又笑,风情万种而又天真烂漫。

    “傅总,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吃饭呀?”

    “傅总,我家住东边耶,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吃饭,等会儿你可得送我回家哦!”

    “傅总,你们寒武纪还招人吗?我去你们公司给你当秘书怎么样?我的业务能力可是很强的哟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和骆伟对视一眼,心照不宣地笑了笑。袁小芮的目的,实在太明显了!

    傅斯年正好看见了季半夏和骆伟的相视一笑,心中突然就烦躁起来。

    他费尽周折想和她多呆一会儿,不是为了看她和别的男人会心一笑的!

    看着前面的路,傅斯年心头有了一瞬间的茫然。他究竟在做什么?明知和季半夏不可能,为什么还要由着自己的性子折腾?

    他一向引以自傲的自制力,现在开始有了土崩瓦解的趋势……

    傅斯年觉得自己是疯了,公司的业务还未理顺,创业阶段的各种险滩暗礁还没闯过去,他竟然花这么多时间在一个女人身上!

    离婚?他从来没想过。他从小没得到过多少家庭温暖,他想让自己的儿子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。

    二奶?"qing ren"?季半夏的人生肯定不会有这个选项。再说,她和洛洛的爸爸,又是怎么回事?到底断没断?一想到季半夏和别的男人生了孩子,傅斯年就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这是最后一次私下接触。傅斯年看着窗外快速后退的风景,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日更新结束,明天见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