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我有个秘密
    城市的另一端,季家,连翘正在慌慌张张的接电话:“不,你别过来,我今天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姐在家?你怕她知道了我们的事?”傅唯川不悦,提高了音调:“我傅唯川就那么见不得人?”

    连翘见他不高兴,赶紧放柔了语气:“不是啦,我姐不在家,但是洛洛这几天不是不舒服吗?一会儿讲完故事我想哄她早点睡了。人家没说你见不得人好不好啦?”

    傅唯川脸色这才好看了一点:“我一会儿过来。好久没看到洛洛了。”

    连翘无奈地叹气,这男人就是这么霸道,想做什么就是什么,她只有顺从的份!

    四十分钟后,傅唯川出现在门口,连翘一开门就朝他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:“洛洛睡着了,你动静小点。”

    傅唯川点点头,轻轻关上门。门一关,径直抱住连翘就是一通热吻。

    连翘被他亲得心慌慌的,想推开他又没力气,最后半推半就地被他抱到浴室。

    “维川,你快点……一会儿我姐姐该回来了,别被她撞见……”连翘颤颤巍巍说道,双腿被傅唯川圈在他的腰间,浑身潮红。

    傅唯川一边有规律地动作,一边不在乎道:“撞见就撞见,正好让她知道我们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连翘为难地咬唇:“我姐对你……印象不是很好。现在突然让她知道我们在一起,我怕她接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她和傅唯川,确实太快了。快到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之间的事,跟她有什么关系!”傅唯川恼火了,重重地撞击着:“别再提你姐了,专心点!”

    连翘乖巧地将他的腰圈得更紧,不再说话了,沉浮在他制造的惊涛骇浪中。

    二人正到激烈时,连翘忽然紧紧按住傅唯川的腰,不让他继续动,停了两秒之后,她一跃而起,披上衣服,推开傅唯川就往卧室跑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傅唯川没想到连翘力气突然变这么大,他来不及阻止她,只好也套上衣服追上去。

    卧室里,连翘惊慌地推开门,结果看见洛洛翻了几个身,又皱着眉头睡着了,这才放下心来。刚才她听见洛洛小声哭,还惊叫了几声,把她吓得够呛,还以为她出什么事了。原来小丫头是做噩梦了。

    傅唯川站在门口看着,又好气又好笑:“连翘,洛洛这不是睡得好好的吗?你一惊一乍的干什么?”

    连翘轻轻关上门:“洛洛上次食物中毒之后就一直没缓过来。你没见她都瘦了一圈了吗?我好怕……”

    傅唯川现在可没心思关心洛洛,他的**还没得到满足,一心只想哄了连翘继续:“洛洛有你姐关心呢,你一个小姨,这么焦虑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把手伸进连翘的衣服揉捏。

    听见傅唯川的话,连翘的脸色黯淡下来。如果他知道洛洛是自己的女儿,是四年前她被人强暴的产物,他还会接受她吗?还会说“你就是我傅唯川的女人,这辈子你逃不掉了!”吗?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傅唯川亲一下连翘的唇,打横抱起她,又往浴室走。

    “唯川,我……我有件事想跟你说……”连翘看着傅唯川,期期艾艾道。

    “一会儿再说,我们先把刚才没做完的事做完。”傅唯川心急火燎,根本不想听这些废话。

    看着他一副猴急的样子,连翘心里更不确定了。他真的喜欢她这个人,还是喜欢她的身体?

    如果他知道了她的秘密,还会喜欢她吗?

    “唯川,你听我说!”连翘拉住他乱动的手,大眼睛湿漉漉的:“我有一个秘密,今天想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你的秘密就是,你已经深深地爱上我了!”傅唯川臭美道,扯开洛洛的手,将自己深入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连翘见他根本不认真听,急了:“傅唯川!洛洛是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傅唯川的动作瞬间停顿,整个人都石化了,他从连翘的胸前抬起头,紧紧盯着她的脸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洛洛,是我的女儿。”连翘鼓起勇气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想和傅唯川在一起,也想让姐姐接纳他。这个秘密,她迟早都要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洛洛是你的女儿?”在最初的震惊之后,傅唯川一下子镇定下来。第一次见面,他就注意到了洛洛的眼睛,那双眼睛和连翘的多么相像,一模一样小鹿般单纯明净的眼神。

    洛洛三岁多,洛洛是连翘的女儿!傅唯川的心口猛的一缩,他抓住连翘的手:“洛洛的爸爸是谁?”

    看见傅唯川脸色都变了,连翘灰心地哭出了声:“洛洛没有爸爸……我根本不知道洛洛的爸爸是谁……”

    傅唯川的心几乎跳出了胸口:“连翘,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连翘大哭起来,扑进傅唯川的怀里:“唯川,四年前,我到ktv去找姐姐,结果……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连翘抽泣着讲完整个事件,傅唯川心如刀绞,他闭上眼紧紧地将连翘拥入怀中,百感交集!

    洛洛是他的女儿!洛洛竟然是他的女儿!难怪他第一眼就喜欢上那个孩子!难怪她也喜欢他,亲近他!

    那么漂亮,那么可爱的小女孩,竟然是他傅唯川的女儿!苍天待他实在不薄!

    意识到傅唯川一直没说话,连翘不安地抬头看他:“唯川,你还爱我吗?”

    他还会爱她吗?在知道了洛洛的身份之后?

    傅唯川很纠结。纠结要不要告诉洛洛真相,要不要告诉她,他就是四年前夺走她清白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迟疑着,挣扎着,久久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连翘误解了他的沉默,以为他开始嫌弃她了,她哭着一点点挣脱他的怀抱:“我知道了,你走吧。我不会缠着你的!”

    傅唯川看着连翘,心中感慨。连翘一向乖巧柔弱,他现在才发现,她身上也有倔强刚强的一面,这一点,和她那个姐姐简直一模一样!

    四年,一个盲女孩为他生了个孩子,如珠如宝的养在手心,那是他的骨肉啊!

    傅唯川的眼眶倏然湿润了,他用力将连翘搂进他的怀里:“宝贝,我也有个秘密,今天想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傅唯川抱着连翘,说出了四年前的那个秘密。

    “连翘,对不起。当年是我的错,我会弥补你的,我会对你和洛洛好的。连翘,我娶你!”

    听见傅唯川最后一句深情表白,连翘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欢喜,她的身体瑟瑟发抖,眼睛死死地瞪着傅唯川:“傅唯川!竟然是你!竟然是你!”

    四年前那个噩梦,18岁生女的痛苦和艰辛,罪魁祸首,原来是傅唯川!

    “第一次见面你就认出我来了对不对?其实你一直知道是我对不对?傅唯川,你瞒得我好苦!”连翘满腔怒火,她真的好恨!

    面对连翘的质问,傅唯川只能点头:“是。但是我一直试图补偿你。我接近你,追求你,也是想弥补我犯的错!”

    “我不稀罕!我不稀罕你的弥补!你走!你给我走!我不想见到你!”傅唯川的话,让连翘更加难过,原来,他只是为了弥补她才追她吗?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傻子,被傅唯川玩弄于股掌之间!

    傅唯川不走,他用力抱住连翘:“我不走,我说过要娶你,我要一直陪着你!”

    连翘的情绪已经完全失控了,她大哭着喊道:“滚!我不想见到你!你滚开!”

    傅唯川无奈,只好祭出杀手锏:“轻点声,洛洛还睡着!你想吵醒她吗?”

    听见洛洛的名字,连翘控制了自己的声量,但表情却更加愤怒:“傅唯川,你不配提洛洛的名字!洛洛跟你没关系!她是我的女儿!我不准你再提她的名字!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不提,我不提。你冷静点。”傅唯川不敢再激怒连翘了,小白兔发起火来也是很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你滚!给我滚!”连翘连推带搡地将傅唯川推出家门。

    关上门,她无助的靠着门滑坐在地,捂着脸闷声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餐厅里,季半夏坐在袁小芮旁边,面对着骆伟,袁小芮对面是傅斯年。

    骆伟没怎么说话,季半夏也没怎么说话,傅斯年的话也很少。席间只听见袁小芮清脆的声音,不过,也幸亏有她,这顿饭显得不那么沉闷。

    吃完饭,四人走出餐厅,骆伟到街边拦了辆出租车:“半夏,你先上吧。我等下一辆。”

    袁小芮自然不用考虑,肯定是坐傅斯年的车回去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。”季半夏向骆伟道了谢,准备跟傅斯年和袁小芮打个招呼,就上车先走了。洛洛身体一直没恢复过来,她担心的很。 △≧△≧,

    “让袁小姐先走吧!一会儿你可以坐我的车。”一直没说话的傅斯年突然开口了,一句话,满座皆惊。

    “傅总?!”袁小芮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看着傅斯年,完全不明白问题出在了哪里。刚才吃饭的时候气氛不是很融洽吗?她之前撒娇让傅斯年送她,傅斯年也默许了呀!

    为什么现在坐出租车的是她,被傅斯年送回家的是季半夏?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袁小芮,脸上没什么表情,语气也很淡:“我送季小姐回去,路上顺便聊聊寒武纪的企划案。”

    从始至终,他都没想过要送袁小芮回家。

    听见傅斯年的“解释”,袁小芮脸色才好看了一点,也赶快给自己找了个台阶:“哦,这样啊。那好吧,我先走了!”

    车门关上的那一瞬间,袁小芮到底还是忍不住,斜斜地瞟了季半夏一眼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