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一滴不剩
    拿了药跑出药店,季半夏心急火燎地往路边那跑,药店前正好有个买饮料的小摊,季半夏冲过去拿了一瓶矿泉水,扔下五十块钱,也等不及让摊主找零,抱着矿泉水和药盒,一口气跑回车里。

    傅斯年听见动静,从方向盘上抬起头看向她,他的脸完全失去了血色,嘴唇都是惨白的,漆黑的眼睛也没有了昔日的光彩。

    “斯年,药买到了!”季半夏喘着气,用力撕开药盒,拿出一粒药片。

    她的手举在半空中,等着傅斯年张开手掌,好把药片放在他手心。

    傅斯年大概是太痛了,大脑的反应也迟钝了,他一动也不动地看着她,完全没有要接过药的意思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疼得不行,直接扳过他的脸,将药丸塞进他嘴里:“斯年,吃药。”

    她拧开矿泉水的瓶子,凑到傅斯年嘴边。

    傅斯年闭着眼,由着她喂药喂水,乖顺听话得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药效要15分钟后才能见效,傅斯年闭着眼靠在座椅上,手紧紧握着方向盘。

    季半夏准备拧上矿泉水的瓶盖时,忽然觉得很口渴。刚才一路狂奔,嗓子干涩不已。

    本能地举起矿泉水瓶喝了几大口,季半夏才想起来,这水已经被傅斯年喝过了。

    心里微微一点异样的感觉,季半夏偷偷瞟了一眼傅斯年,他的眼睛还闭着,衬衫领子都被冷汗濡湿了。虽然吃过了药,但他看上去并没有好多少。

    季半夏迟疑了一下,还是从包里拿出纸巾,轻轻帮他擦着额头和脸颊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擦到下巴的时候,傅斯年突然伸出手,猛的将她的手紧紧握在掌中。

    季半夏愣了愣,但很快释然了,她没有收回自己的手。人疼成这样,本能的想要寻求安慰吧。她不会自作多情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手不再有往日的温暖,他的手冰凉凉的,手心全是冷汗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十几分钟,季半夏估摸着药已经见效了,赶紧问他:“斯年,还疼吗?”

    他刚才疼成那样,脸上的表情也没有太大的变化,单看他的脸色,季半夏根本没办法判断他药起作用没有。

    傅斯年没有回答她,他闭着眼,似乎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屏住呼吸,凑到他脸旁边听了听,他的呼吸均匀绵长,果然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还被他紧紧握在手中,季半夏试图把手抽回来,结果他竟然握得死紧,怕惊扰了他休息,季半夏索性让他握着。

    趁着傅斯年睡着了,季半夏肆无忌惮地看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他的嘴唇有了血色,沉睡的他,没了那股冷淡疏远的味道,看上去就像个单纯的大男孩。

    她突然很想吻他。

    看着二人交握的双手,季半夏无声地叹了口气。隔了四年,他终于握住了她的手,可是,这一握却不是开始,而是结束。

    她几乎能猜到傅斯年醒后的表现:他不动声色地松开她的手,客气而礼貌地向她道谢,然后作为报答,他会送她回家。

    不过,也仅此而已。不会有更多的其他。

    傅斯年大概睡了二十分钟左右,他的手机忽然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屏幕上“老婆”两个字,季半夏的心里一阵酸意。傅斯年对外称呼顾浅秋从来都是“我太太”,原来,私下里,他也会叫顾浅秋一声通俗而亲昵的“老婆”。

    傅斯年一下子醒了,和季半夏预想的一样,他自然得几乎让人察觉不到地松开了她的手,拿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斯年!你的药是不是忘记拿了?我刚才才发现。你怎么样?今天没事吧?”

    顾浅秋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,温柔中带着心疼和担忧,车内狭小的空间,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我很好。”傅斯年略过了前面一个问题,直接回答了第二个问题。

    他是不想让顾浅秋担心,季半夏默默咬住嘴唇。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,他怎么可能对顾浅秋没感情呢?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什么时候回来?昊昊吵着要爸爸讲故事呢……”

    季半夏没有再听下去。她调转视线看向窗外。初秋的夜晚,已经开始有落叶了。

    家长里短,柴米油盐,爸爸,妈妈,可爱的儿子。谁能说这不是幸福的人生呢?

    傅斯年拒绝她,是多么正常的事。如果是她,大概也不愿意人生半途洗牌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许对她有感觉,但也只是有感觉而已。这感觉,还没强大到能对抗他现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傅斯年接完电话,沉默了一阵,才轻声对季半夏道了句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扭头,没有看她。态度客气而疏远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季半夏也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。她有很多问题想问,她想问傅斯年,为什么会疼成这个样子?是哪里在疼?什么原因引起的?为什么要靠止疼片,为什么不采取更有效的治疗?

    可是,傅斯年的态度,让她一个字也问不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季半夏犹豫要不要下车时,傅斯年忽然开口了:“你看到了,我经常要靠止疼片来维持正常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看向季半夏,眼神安静,唇边甚至还带了点自嘲的笑意:“季半夏,我没你想的那么好。我甚至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中的悲凉,让季半夏的喉咙一下子哽咽起来。她竭力控制着自己的音调:“你……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?”

    四年前的傅斯年,身体好得像一头公牛。

    “车祸。”傅斯年低头看着方向盘:“四年前,我遭遇过一场车祸,之后,每当天气不好或者换季,关节就会痛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不知道该说什么,这一刻,她真的很想紧紧抱住他。

    可是她不敢。

    “止疼片治标不治本,你应该好好看医生啊!”季半夏的眼圈红了,傅斯年不爱吃药,尤其讨厌中药的味道,但是他任性,顾浅秋就不知道劝劝他吗?

    “看过了,没什么用。”傅斯年瞟季半夏一眼:“把安全带系上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忍不住了:“你看过几家医院?西医没用,中医也没用吗?药物不行,贴膏药也不行吗?你都试过了吗?如果没试过,你怎么知道治不好?”

    傅斯年似乎有点烦了,皱了皱眉:“送你到地铁站?”

    季半夏一下子心灰意冷了。身体是他的,他自己都不爱惜,她瞎激动什么?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,本来还以为他会送她到家,结果人家迫不及待想赶她下车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她点点头。如果是四年前,她一定会马上要求下车,哪怕在深夜的街头站上一个小时,她也不会选择看傅斯年的脸色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一样了,她不矫情,她很务实。她身上的棱角,正一点点被打磨光滑。

    到了地铁站,季半夏毫不留恋地下车,利落地向傅斯年挥挥手,头也不回地进站了。

    车内,傅斯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滚梯的尽头,心口像堵了一块石头,憋得他的鼻子都有点发酸。

    她的心疼,她的怜惜,她突然红起来的眼圈,他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她真的爱他。

    内心悸动,他却只能更加冷漠。握住她的手时,那种不管不顾的心情,他现在回想起来还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他和她之间,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纸,任何小小的意外,都有可能捅破这层窗户纸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车后,堵起了长长的车队。此起彼伏的喇叭声,终于惊醒了傅斯年。

    他离开地铁站,没有直接回家,他漫无目的的在高架桥上徘徊,一颗心无处安放。

    然而再远的路也终有尽头,傅斯年回到家时,顾浅秋还在等他。

    听见开门声,她快步走了过来,朝他灿然一笑。浅蓝真丝睡裙下,是她白皙光滑的小腿,薄薄的羊绒披肩搭在肩头,让她有一种温婉端庄的美。

    “斯年,今天关节没疼吧?这两天降温,你要多注意点啊!刚才看到你的药在桌子上,吓得我浑身冒汗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体贴地想要接过他手中的电脑包,这才看到他左手还拿着一瓶矿泉水。

    顾浅秋抿嘴一笑:“这种杂牌你也敢喝?别拉肚子了。”她伸手拿过矿泉水,准备随手扔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“给我吧。”傅斯年飞快从她手中拿回矿泉水,力道很大,几乎是夺了。 ︽2miao︽2bi︽.*2阁︽2,

    顾浅秋讶然:“斯年,你……”

    今天的傅斯年,实在有点反常!

    “我还有些工作,你先睡吧。”傅斯年拎着电脑,拿着矿泉水走进书房,留给顾浅秋一个背影。

    顾浅秋盯着他的身影,有点失神。她痴迷于傅斯年,也许正因为他身上那股冷冽禁欲的气质吧。

    他对她不温不火,但无论如何,她是他名正言顺的太太,他,是属于她的。

    书房里,傅斯年打开笔记本,一口口将杂牌矿泉水喝得干干净净,。

    瓶口残留一抹嫣红,是季半夏的唇印。他看到了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