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进了厨房,连翘刚把门关上,傅唯川的手就缠上了她的腰:“宝贝,你要跟我说什么?”


连翘挣脱他的手臂,背对着他道:“你以后不要再来了。昨天晚上,如果不是我拦着,我姐差点报警了。等洛洛再大一点,我会把她的身世告诉她,以后,请你别再来了。”


傅唯川脸色沉了下来:“是吗?这么不想见我?那你拦着你姐干嘛?你让她报警去,让警察来抓我好了!你拦着她干什么?!”


连翘万万没想到傅唯川会是这样的反应,她又委屈又震惊地看着傅唯川,难怪姐总说傅唯川不是好人!她不惜为了他惹怒姐姐,竟然换来他这样的回答!


眼泪刷地流了下来,连翘泣不成声:“傅唯川!你太没良心了!你怎么能说这种话!如果不是……不是……”


她用力咬住嘴唇,咽下了后面的话,一双泪光盈盈的大眼睛,满是受伤。


“如果不是什么?”傅唯川上前一步,紧紧盯着连翘。


连翘大哭起来:“如果不是喜欢上你了,我会拦着我姐吗?我和我姐翻脸吗?都怪你!都怪你!”


傅唯川的脸上倏然绽开一个笑容:“季连翘,你终于承认你喜欢我了!”


傅唯川突然转移话题,连翘一时反应不过来,呆呆地看向傅唯川。


“小姨!小姨!”连翘的哭声惊动了洛洛,她猛的推开门跑了进来,看到连翘脸上的泪痕,洛洛抱住她的腿,仰头道:“小姨,你为什么哭了?”


连翘心中酸楚,弯腰抱住洛洛,强颜欢笑道:“小姨的眼睛被沙子迷了,洛洛不要怕。”


“我帮小姨吹一吹!”洛洛撅起小嘴凑到连翘眼睛前,轻轻地帮她吹气。


洛洛太乖巧,太懂事,连翘心中更加难过,从小没有爸爸,洛洛一直比同龄孩子更早熟,更会体贴人。


她抱紧洛洛,眼泪决堤般滑落……


傅唯川走过来,伸出手臂,用力地将母女俩圈入怀抱:“连翘,我娶你。我会带洛洛回傅家,让洛洛认祖归宗!我的女儿不需要这么懂事,我傅唯川的女儿,要太阳就有太阳,要月亮就有月亮!”


这是第二次,傅唯川说要娶她。他还说,会正式承认洛洛的身份,从此,洛洛就是有爸爸的孩子了!连翘哽咽着,没有推开傅唯川的手臂。


和姐姐两个人带着洛洛,其中的艰辛外人无法想象。洛洛没有爸爸,这是连翘心中最大的遗憾。


现在,美好的未来似乎就在眼前。傅唯川愿意娶她,给她一个名分。傅唯川霸道强硬,但他对洛洛真的很好!


洛洛不懂大人们在说什么,她只是觉得,被小姨抱着,又被傅叔叔抱着,让她很有安全感。


整个上午,季半夏都无精打采。寒武纪的企划案已经交了,手头目前还没有更重要的项目,没有工作让她全心投入,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连翘和傅唯川的事,让她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。


到了中午,她再也不想坐在冰冷的办公室了,索性请了个假,准备去公墓看看迟晚晚。


季半夏打车到公墓的时候,外面竟然飘起了毛毛细雨。


“姑娘,还下车吗?我看你也没带雨伞,干脆我再把你捎回去吧?”出租车司机好心劝道。


季半夏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拒绝了司机的好意:“谢谢您了!雨不大,应该不要紧。”


她捧着菊花走下出租车,沿着小路走进墓群。


斜风细雨,墓地里空无一人,安静如亘古洪荒。


已经很久没来看迟晚晚了,季半夏放下手中的鲜花,又从包里拿出一盒巧克力放在墓碑前。


“晚晚,以前你总吵着要减肥,馋巧克力又不敢多吃。现在,你可以随便吃了……”季半夏用衣袖擦拭着墓碑上迟晚晚的照片。


黑白的照片上,年轻的女孩笑得没心没肺,调皮地看着镜头。


“晚晚,我好想你……”季半夏背靠着墓碑坐下来,头靠在黑白的照片上:“你在那边还好吗?每天开心吗?”


“我不开心,活着真的太辛苦,太累了。晚晚,我有点撑不下去了……”季半夏喃喃自语,眼泪润湿了眼眶。


墓地的小路上,缓缓走过来一个白衣女子。初秋的天气,她还穿着夏天的**短裙,白裙子,白皮肤,在烟雨蒙蒙的墓地,鲜明得如同一幅画。


季半夏无意扫过她一眼之后,当场愣住了。白衣女子,是靳晓芙!


察觉到她的注视,靳晓芙也扭头朝她这边看过来。很显然,她也一下子认出了季半夏。


她脚步停顿了一下,便转过小路朝季半夏走过来。


季半夏站起身,朝她打了个招呼:“晓芙姐,你回来了?”


四年前,靳晓芙突然离职出国,之后就再也没听见过她的消息了。


靳晓芙看着季半夏,又看看她背后的墓碑:“你怎么也在这里?墓碑上的人是谁?你妹妹?”


季半夏心口一窒,淡淡道:“我妹妹活得好好的呢!我是过来看朋友的。”


“哈哈,你还真是有情有义,这么大老远的,跑过来看一个朋友。”靳晓芙的脾气一点没变,说话还是那么尖酸刻薄。


季半夏心中不悦,随口敷衍道:“你不也一样吗?也是大老远的跑过来。”


她的话不知触动了靳晓芙的那根神经,她竟然沉默了。过了好一会儿,才重新对着季半夏微微一笑:“你错了,我不是过来看朋友的。我过来看我妈。”


靳晓芙的妈妈?那不也是傅斯年的妈妈吗?


以前听傅斯年含糊提过,他妈妈在一家会所做妈妈桑。季半夏没什么话可说,只好轻声道:“节哀顺变吧。”


听见她无力的安慰,靳晓芙讽刺的一笑:“节哀顺变?有什么好顺变的?我本来就没爹,现在好了,连妈都没有了!我在这世上,一个亲人都没有了!”


她的笑容,讽刺中又带了点自嘲。是说不出的苍凉。


季半夏脱口而出:“怎么能说一个亲人都没有了?你不是还有哥哥吗?”


靳晓芙冷笑一声:“哥哥?四年前他把我骗到国外,我去了不到二个月,信用卡就被冻结了!人生地不熟的,你知道那段时间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?”


季半夏赶快替傅斯年解释:“晓芙姐,你刚走不久,傅总就出了车祸,什么都忘记了,你的信用卡,应该是其他人冻结的!”


“是吗?”靳晓芙惊讶道:“难怪我一直联系不上他!就连我妈去世,他都没露面,消失得干干净净!”


季半夏看着靳晓芙,认真道:“所以你不要记恨他,你的信用卡,真的不是他冻结的。”


“顾浅秋!”靳晓芙咬牙切齿说出这三个字:“一定是顾浅秋!我就知道!我打听不到任何消息,顾家人把这事瞒得死死的,顾浅秋是怕我回来勾引她的宝贝弟弟吧!她巴不得我死在国外才好呢!”


季半夏默然,这种事,她一个外人实在不好插嘴。


“我不会让他们好过的!”靳晓芙恨恨道:“顾家没一个好东西!顾浅秋,顾青绍,都***贱人!我不会放过他们的!”


靳晓芙和顾青绍的事,她后来也听傅斯年提过几句。本以为就是普通的分分合合,没想到靳晓芙怨气这么大。


季半夏忍不住劝她:“晓芙姐,你何苦呢?都是过去的事了,人还是往前看比较好。”


“季半夏,你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!顾青绍接管了顾氏企业,又娶了严家的独生女,他风光体面!我呢?我28岁了!女人最好的年华已经过了!我还什么都没有!”


季半夏再次默然。她其实很想对靳晓芙说,年龄没有关系,28岁有28岁的美,女人最好的年华都在当下。


可是,她知道靳晓芙听不进去的。她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。


“算了,跟你说这些也没用。你走不走?再不走,一会儿雨下大了!”靳晓芙邀请季半夏跟她同行。


季半夏这才意识到身上的衣服已经有些湿了,她转身蹲在迟晚晚的墓碑前,将鲜花和巧克力摆得更整齐一些,这才跟着靳晓芙一起往回走。


靳晓芙是开车来的,季半夏正好搭她的顺风车。一路上,她详细地向季半夏打听傅斯年的近况,又问她要傅斯年的手机号。


季半夏迟疑了很久,才老老实实道:“晓芙姐,抱歉,傅总的手机号码,我不方便给你,因为我不确定他愿不愿意我泄露他的手机号。” ,o


“哈哈!”靳晓芙刻薄一笑:“你现在是他的情妇吧?啧啧,这么小心谨慎百依百顺,傅斯年一定很宠你吧?”


情妇?宠她?季半夏摇摇头:“晓芙姐,你误会了。傅总,他已经忘记以前的事了,也忘记我了。”


“那你对他的情况这么了解?还知道他新开了个公司?”靳晓芙根本不信。


季半夏无奈:“那是因为我现在所在的公司跟傅总的公司有合作项目。所以正好听说了一些。”


靳晓芙盯了她几秒钟,突然凑到季半夏耳边道:“不如我们一起玩个游戏,我去把顾青绍撬过来,你去把傅斯年撬过来,我们联手,把顾家闹个鸡飞狗跳?”


季半夏很无语:“你不是恨顾青绍吗?”


“所以我才要把他撬过来!再狠狠地抛弃他!我要让他尝尝被人欺骗,被人抛弃的滋味!”靳晓芙漂亮的脸蛋已经完全扭曲了。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