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靳晓芙要走了季半夏的手机号码,在地铁站将她放了下来。


阴天的暮色来得更外浓重,季半夏看着街灯一盏盏亮起,脚步踟蹰。她不想回家。


那个温馨甜蜜的小窝,现在让她感到了一丝陌生。连翘举着菜刀威胁她的一幕,已经深深伤透了她的心。


宁愿为了一个强暴过她的男人,放弃自己的姐姐和女儿。这样的妹妹,她没有办法接受。


相依为命,那么艰难的日子都走过来了,现在一切刚开始好起来,她乖巧善良的妹妹却变了……


雨越来越大,半湿的衣服贴在身上,让季半夏机伶伶打了个寒战。


无处可去,她把包举在头顶小跑回家。打开门一看,连翘和傅唯川正坐在沙发上等她。


“姐!你回来了!”连翘激动地站起身,准备迎上来帮她拿包。


傅唯川看着季半夏,她的头发和衣服都淋湿了,看上去很狼狈。


今天他在季家呆了一天。听连翘讲了很多关于季半夏的事:


幼时,连翘被隔壁家的男孩欺负,季半夏小小的人,抱了比她自己还高的拖把,冲到隔壁和男孩打了一架。虽然回来的时候她鼻青脸肿,但从那以后,隔壁的男孩再也不敢欺负连翘了;大学时,为了多给连翘留一些生活费,她在食堂只打最便宜的菜,土豆丝可以连吃一个月;连翘生孩子时,她不眠不休地整夜守候,她像妈妈一样伺候连翘坐月子,连翘恢复的很好,她却生生瘦了十斤……


傅唯川渐渐理解了季半夏。他终于明白她身上那股倔强刚硬的气质是怎么来的了,沉重的生活,将她磨砺得如男子一般坚韧顽强,她不如此,根本撑不下去。


傅唯川真心感谢季半夏,谢谢她将生活的艰难一力承担,把连翘保护得如此单纯天真。


她对他有偏见,可她对连翘,是真的好到了骨子里。


傅唯川站起身来,向季半夏微笑:“半夏,你终于回来了!我和连翘,有些话想跟你说。”


他和连翘?现在,他和连翘才是一体的,她这个姐姐,已经成了局外人吗?


季半夏心中悲凉,也不想搭理傅唯川,冷冷道:“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,我说过,你们的事我不会管。只要别影响到洛洛,爱怎么样,随便你们!”


他们浓情蜜意也好,**也好,都和她无关。


听见季半夏无情的话,连翘的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了:“姐!你还在生我的气对不对?是我不好,你别气了好不好?”


傅唯川心疼的将连翘拉进怀里,直接了当地对季半夏道:“半夏,我要跟你说的事,恰好是跟洛洛有关的。你能给我五分钟,听我说完吗?”


季半夏终于停住脚步,她警惕地瞪着傅唯川:“你要把洛洛怎么样?”


傅唯川看她竖了起浑身的刺,苦笑了一下:“放心,洛洛是我的女儿,我怎么可能做伤害她的事呢?我想跟你说的,是让洛洛回傅家认祖归宗的事!”


季半夏看了一眼连翘,她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,很明显是赞同认祖归宗一事的。


亲爹亲妈都同意了,她这个姨妈还有什么可说的呢?再说洛洛也确实是傅唯川的孩子,天生的血缘,她怎么否定得了?季半夏淡淡道:“只要洛洛愿意见傅家长辈,我没有意见。”


说完,她拔脚就准备离开,傅唯川又叫住她:“半夏,还有件事。我准备和连翘结婚,你愿意给我们祝福吗?”


结婚?季半夏惊讶地转过身:“你说什么?”


她没听错吧?a市著名的花心大少,竟然愿意金盆洗手了?不再游戏花丛了?


“我说,我已经向连翘求婚了,她也同意了。现在,只等你点头了。”


长姊如母,连翘差不多是季半夏一手拉扯大的。想到季半夏为了保住连翘清白的名声,自己承担了未婚妈妈的恶名,傅唯川就对她肃然起敬。


听清了傅唯川的话,季半夏真的很震惊!她以为傅唯川对连翘只是玩玩而已,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要娶连翘!


大概,在他对连翘说出他就是四年前的罪魁祸首时,就已经有了这个想法吧!


对傅唯川的厌恶淡了很多,季半夏看着连翘脸上羞涩又欣喜的笑容,面无表情地点点头:“连翘是成年人了,她愿意和你结婚,我没有权利干涉。你们自己决定吧。”


她没有办法对别人的人生负责,哪怕那个人是她的亲妹妹。


季半夏走进卧室拿了干衣服,到浴室换衣服去了。傅唯川将连翘紧紧拥入怀中:“连翘,下个月1号,我们一起回傅家,让洛洛见见爷爷奶奶,还有太爷爷!”


“嗯。”连翘点点头,心里还挂念着季半夏:“唯川,姐姐的气什么时候才能消啊?她对我爱理不理的,我真的很难受!”


“我拼命对你好,拼命对洛洛好,让她看到我的诚意,她的气就消了。”傅唯川感叹道:“她对我们没有好脸色,说到底还是担心你爱错了人,怕我辜负了你。”


“那你会辜负我吗?”连翘抬头看着傅唯川,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。


傅唯川低头吻她的唇:“当然不会。我和你,是命中注定的夫妻。”


傅唯川走了,连翘也睡了,季半夏独自坐在客厅,心中烦闷不堪。看到沙发上的手机,她鬼使神差般翻到傅斯年的电话号码。


她盯着那串号码,迟疑着。顾浅秋会对傅斯年说起靳晓芙吗?照她的性子,只怕不会说。很可能,傅斯年根本就不知道他还有个妹妹!


她问问他能不能将他的电话号码告诉靳晓芙,这不算对他死缠烂打吧?这不算腆着脸没话找话吧?


夜深人静,人的意志力格外的脆弱,季半夏经受不住联系傅斯年的诱惑,给他发了条短信:


我今天碰到靳晓芙了。她问我要你的手机号码,我可以给她吗?


季半夏看看墙上的钟,已经12点多了。如果她没有猜错,傅斯年现在还没有睡。


她坐在沙发上静静等着,了无睡意。


正在书房工作的傅斯年,手机突然进来了一条消息。轻轻的一声“叮咚”,打破了室内的宁静。


谁这么晚还给他发消息?傅斯年皱皱眉,伸手打开消息。


一看到列表中那个电话号码,傅斯年的心跳骤然加速。虽然他没存,但这个号码已经烙在了他的脑海里。这,是季半夏的手机号码。


她提到靳晓芙,一个陌生的人名。


傅斯年本来想回短信,想了想,还是直接拨了电话过去。他突然很想听到她的声音。


季半夏正在等短信,傅斯年的电话进来了:“我看到你的短信了。靳晓芙是谁?”


果然!顾浅秋没有告诉他!季半夏组织了一下语言,把靳晓芙的事简短地说了一遍。


傅斯年越听眉头皱得越紧。顾浅秋隐瞒季半夏的存在,他当她是女人的妒忌,他能理解。可是,她竟然连他有个妹妹的事也要隐瞒!她到底还对他隐瞒了什么?


从顾浅秋那里得到的各种信息,让傅斯年重新找准了自己的定位,理顺了自己的人际关系。现在,他开始对这一切产生怀疑了!


顾浅秋给他的信息都是有选择的,她过滤掉的,不让他知道的,还有多少呢?她是他的妻子,他孩子的母亲,可她却从来没对他坦诚相见过!


傅斯年突然觉得很可怕。


听不到傅斯年的回应,季半夏以为他不耐烦听这些,讪讪道:“那我先挂了。我有晓芙姐的手机号码,你要是想要,我一会儿短信发给你。再见。”


“等等!”傅斯年突然叫住她:“谢谢你告诉我。”


傅斯年道谢,季半夏也只能客气道:“不客气,举手之劳而已。”


“你的企划案我看了,做得非常棒。”傅斯年继续找话题,找一些冠冕堂皇的话题。


“是吗?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?”季半夏谦虚道。


“只有一些细节需要再完善。大体的思路是很不错的,很多想法让人耳目一新。”


看完季半夏的企划书后,傅斯年确实很惊艳,简直有一种拍案叫绝的冲动。 ︽2miao︽2bi︽.*2阁︽2,


企划书想做得漂亮不难,难的是既能提出新颖的思路,又有实际的可操作性。季半夏的思路很开阔,跨界哲学被她玩的炉火纯青,让傅斯年不得不刮目相看。


傅斯年从不说谎,再说,他也不需要说些好听的话来讨好她。所以,听见傅斯年的夸奖,季半夏真的很开心。


那么多天没日没夜的加班都值了!和寒武纪的第一次合作,她为傅斯年交上了还算满意的答卷!


“谢谢你肯定我。我的自信心又膨胀起来了。”心情放松,季半夏开起了玩笑。


电话另一端,傅斯年微笑:“你可以尽情地膨胀。这份企划书,是所有企划书里最棒的一份。”


“嗯。。傅总,早点休息,晚安!”季半夏率先挂了电话。


虽然看不见,她也知道傅斯年在笑。这让她心慌意乱。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