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难堪成倍增长
    难堪成倍增长

    季半夏打进电话的时候,傅斯年刚从车上下来,朝一栋大厦走去。 江氏企业的年会,江翼飞邀请他做开奖嘉宾。

    看清屏幕上的来电人名后,傅斯年很快接起电话:“有事?”

    语气简短得近乎冷漠,脚步却停了下来。出来迎接傅斯年的江氏副总于魏然恭敬的站在路边,等傅斯年讲完电话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忘记带钥匙了……”季半夏说了半句就说不出来了,傅斯年的冷漠让她很难堪,她有什么立场要求傅斯年回家帮她开门?

    傅斯年犹豫了一会儿,才淡声道:“我半小时后到。你在‘云素’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不等季半夏回答,傅斯年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季半夏盯着手中断线的手机,心中的难堪成倍地增长。傅斯年的态度,冷淡得近乎粗鲁了。彬彬有礼的绅士风度,全不见踪影,他对她的厌恶,如此露骨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眼眶有点酸,季半夏吸吸鼻子,算了,他厌恶她又怎么样呢?不过是契约关系,熬半年也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云素”是傅斯年公寓附近的一家小众咖啡馆。环境静雅,服务一流,价格不菲。季半夏自然是舍不得进去的,再说她身上的钱也不够。

    她站在小区门口等傅斯年,西北风夹着雪花猛烈的抽打在她的身上,从公交上下来的那点热气瞬间被吹没了,站了一会儿,季半夏的手就开始冻得发僵了。

    “于副总,我家里突然有点急事,今天的颁奖我就不参加了,一会儿我会打电话跟你们江总说的。”傅斯年挂了电话,走过去和于魏然握了握手。

    于魏然也是个人精,忙道:“既然是急事,那就不耽搁您了。您先忙。”

    回到车里,傅斯年让司机直接回公寓,以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司机知道傅斯年今天是来给江翼飞捧场的,见傅斯年匆忙赶回家,还以为真有什么大事,忍不住插了一句:“傅总,是顾小姐出什么事了吗?”

    司机王叔在傅家做了很多年了,辈分又大,对傅斯年和顾浅秋的事清楚的很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傅斯年瞟了王叔一眼。

    王叔马上知道傅斯年嫌自己僭越了,吓的不敢再说什么,专心致志的开车,争取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公寓。

    傅斯年给江翼飞打电话说了自己有事不能做嘉宾的事,江翼飞知道傅斯年的性格,如果不是真的出了大事,他不会失约了。

    便关切的问道:“斯年,什么事?要紧吗?需要哥们帮忙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一滞,缓了缓才道:“不用,我自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为什么王叔和江翼飞都觉得是出了大事?难道他以前从来没有为这样的事失约过?傅斯年拧着眉头,心里忽然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想不通,他刚才是不是犯了什么魔怔?为什么一听她说忘了带钥匙,就不管不顾的要回去帮她开门?

    让她随便找个地方喝被咖啡看看书,几个小时很容易就打发掉了。何至于推了嘉宾的差事,专程回去送钥匙?

    他不喜欢这种失控的感觉。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喜欢上傅斯年!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好吗!”她的话还声声在耳,而他竟控制不住的想要向她献殷勤?

    v1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