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瓶盖呢


在家休养了一个多星期,洛洛终于满血复活,瘦了一圈的小脸蛋又稍微圆润了一些。 连翘和季半夏商量了一下,决定这周一继续送她上幼儿园。


早上季半夏临走前再三交代连翘:“别带着洛洛在外面乱吃东西,她这才刚恢复,肠胃还弱着呢!”


“嗯,知道啦,姐,你安心上班吧,我会把洛洛照顾好的!”连翘赶紧回答道。


她和季半夏的关系缓和了一些,但还是有一些隔阂,连翘现在对季半夏的态度,总是有点巴结和讨好。


在幼儿园门口,连翘遇见了顾浅秋。顾浅秋一身浅蓝衣裙,带着一顶白色软帽,牵着傅承昊从保姆车上下来,完美得如同电影里的场景。


“小季!”顾浅秋跟连翘打了个招呼,眼神移到了洛洛身上:“洛洛今天来上学啦?身体好些没有?”


连翘忧愁道:“好是好了,但是肠胃好像伤到了,很容易拉肚子。”


“是吗?那可真得好好调养调养。”顾浅秋感叹道:“万一落下病根就不好了。”


“是呀!就是怕这个呢!”连翘看着傅承昊,有些羡慕了:“还是男孩子好,皮实些。带起来也省心一点。”


顾浅秋连连摇头:“你别被昊昊的外表骗了,他呀,也是小病不断的。不过还好,总是有惊无险。”


二人聊了几句,两个小朋友早就不耐烦了,甩开大人,拉着手蹦蹦跳跳地走进了幼儿园大门。


看着洛洛的背影,顾浅秋的瞳孔缩了一下。她没想到这个孩子命这么硬,那么重的剂量,竟然还能保住一条小命。


这个孩子必须尽快解决掉,只是,到底该采用什么方法,顾浅秋一点头绪都没有。


一整天她都心事重重,下午跟保姆去幼儿园接了昊昊回家,也没有像往常一样陪昊昊玩,自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。


顾浅秋思来想去,觉得食物中毒的法子不能再用了,这方法虽然简单快捷,但很容易被抓到把柄。


她走到衣帽间,从高处隐秘的小抽屉里拿出一个深褐色的小药瓶,准备到洗手间把里面的液体倒掉。这玩意儿反正也没用了,留在家里也不安全。


抽屉有些高,顾浅秋懒了一次,直接踩着底层的抽屉,踮起脚去够药瓶。壁橱一层层,挂的全是初秋常穿的衣物,也不知顾浅秋的手碰到了哪里,中间那层的衣架突然散开了,风衣毛衣衬衫裙子,噼里啪啦砸了顾浅秋一身。


“呀!”顾浅秋受到惊吓,脚一扭,一下子从底层的抽屉上摔了下来!


脚扭了一下,摔倒的时候头又撞到了壁橱,顾浅秋疼得直哼哼,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

听到动静,保姆赶紧跑了进来,见顾浅秋摔在地上,身上还堆着几件风衣,赶紧伸手去扶她:“夫人,您怎么了?没摔疼吧?”


昊昊也跟着跑进来了,跟保姆一起想拉顾浅秋起来:“妈咪!你怎么了?”


好贴心的孩子,顾浅秋欣慰的朝儿子微笑:“妈咪摔了一跤,脚好像扭到了。昊昊,你还太小了,没有力气。张阿姨扶妈咪就可以了。乖!”


保姆用力扶起顾浅秋:“夫人,我扶您到沙发上坐吧,我去拿点跌打油过来给您按摩按摩。”


“好。”顾浅秋刚跟保姆说完,黄雅倩给她打电话了。


“浅秋,礼拜三你和斯年带着昊昊回傅家老宅一趟吧,老爷子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。”


周三?非年非节的,连周末都不是。这日子挑的……顾浅秋在心里嘀咕了一下,问黄雅倩:“礼拜三昊昊还要上学呢,能跟老爷子说说,改到周末吗?”


“不行,礼拜三是初一,老爷子都定好了。斯年的电话打不通,可能在开会,你回头跟他说一声。”黄雅倩通知完了就挂了,只剩顾浅秋一头雾水,到底是什么重要事情,还得挑农历初一!


保姆拿了跌打油过来了,把油倒在手心,轻轻地帮顾浅秋按摩。


疼痛缓解了一些,顾浅秋随口道:“昊昊呢?”


保姆也没在意,随口道:“刚才还在衣帽间,可能到儿童室去玩了吧。”


衣帽间……顾浅秋的心狂跳起来,她猛的推了保姆一下:“快到衣帽间去!看看昊昊在不在!”


刚才,她摔下来的时候,药瓶从手中滑脱了,埋在了一大堆衣服里,她的脚踝疼的厉害,就把药瓶的事给忘了……


万一那药瓶被昊昊捡到……她真的不敢再想!


保姆被她的疾言厉色吓了一跳,手上的跌打油都来不及擦,赶紧朝衣帽间跑去。


很快,她又跑回来了:”夫人,昊昊不在衣帽间。“


顾浅秋这才松了口气:“你去衣服捡起来挂好,衣服下面应该有一个棕色的小药瓶,你拿过来给我。“


“是,夫人。”保姆应了一声,就转身去了衣帽间。


过了一会儿,她拿着一个棕色的小药瓶走了过来:“夫人,您要的是不是这个?”


看到那个药瓶,顾浅秋的脸刷的白了,她惊疑地看着保姆:“瓶盖呢?”


药瓶上的瓶盖没有了!里面还有没有液体,看不清楚。


“没看到瓶盖呀!就看到一个空瓶子!”保姆一句话,让顾浅秋惊骇地瞪大了眼睛!


“你说什么?空瓶子?你只捡到一个空瓶子?”她倏地从沙发上站起来,顾不得脚踝的疼痛,一把从保姆手中夺过药瓶。


空的!真的是空的!药瓶里面的液体已经不翼而飞!


“夫人,怎么了?”保姆不解地看着顾浅秋,完全搞不清状况了。


顾浅秋拼命压住心底的惊惧,勉强道:“没什么,我就是有点奇怪,怎么盖子不见了。走,你带我到衣帽间看看。”


她心中还抱着最后一丝幻想,是昊昊打开了瓶盖,把药水全弄洒了。


让顾浅秋绝望的是,衣帽间的地毯上干干净净,没有弄湿的痕迹,所有的衣服也都很干爽,没有打湿一丁点!


“你出去吧,我自己呆着。”赶走保姆后,顾浅秋一下子瘫到地板上。


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,昊昊捡到了瓶子,好奇地喝光了里面的药。等着他的,将是一场灭顶之灾!


可是顾浅秋不敢去叫救护车,也不敢马上给昊昊催吐,她怕傅斯年追问,家里为什么会有这种药,她怕傅斯年顺藤摸瓜,最终牵扯出洛洛——幼儿园每个月都有月报,班里哪个小朋友表现良好,哪个小朋友打了架,哪个小朋友生病,都会写得清清楚楚。这种月报,傅斯年每一期都看的。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