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“傅哥哥,昊昊食物中毒是不是也这样?”连翘说完洛洛的症状,好奇地问傅斯年。


季半夏也扭过头看向傅斯年,很期待他的回答。


就连傅唯川,都专注地在等着傅斯年的答案。


“我当时不在家,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。”傅斯年是这么回答连翘的。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虽然顾浅秋疑点很多,但她现在还是他的妻子,是他儿子的母亲,保护自己的老婆,是天经地义的事情。更何况,他这么回答,也不算撒谎。


傅斯年想不明白,如果真是顾浅秋做的手脚,昊昊怎么会在时隔一个多星期后也食物中毒?这说不通。顾浅秋怎么可能会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呢。


这件事,还有昊昊和江翼飞的关系,他一定要查清楚!江翼飞的头发他已经拿去化验了,dna比对结果一周后就能出来。


一想到昊昊可能不是自己的儿子,傅斯年的胸口就憋闷得要命。他扭头看向窗外,逼自己不要再想。


很快到祠堂了,一行人下了车,站在门口等长辈们过来。


傅斯年站在季半夏旁边。山风很大,她的裙摆被风扬起,飘到他的腿上,熟悉的缠绕,让傅斯年情不自禁地扭头看了季半夏一眼。


傅唯川和连翘在逗洛洛,季半夏感受到傅斯年的注视,微笑着侧过头来:“看什么?”


她的语调,有点好奇,又有那么点嗔怪。


傅斯年一下子笑了:“洛洛是连翘的女儿,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?”


“现在你不是知道了吗?”季半夏也笑:“现在我不是一脚踏两只船的坏女人了吧?”


傅斯年被她猜中心思,脸上闪过一丝狼狈,眼神却温柔得要命:“嗯。”


季半夏被他看得心慌,脸上热热的,实在没办法再和他对视了。


她慌张地扭过头,朝远处看去。山风浩荡,视野开阔,初秋的山林,繁盛而美好。


傅斯年也随着她的视线看向对面的层峦叠嶂,秋日的美景让他的心情也明朗起来。和季半夏并肩看风景,他内心如此安静而踏实,一大堆烦心的事似乎都不再重要。他有力量继续前行。


傅老爷子带着傅冀中、傅冀南、宋婉丽,还有傅家旁支的几个长辈过来了。


季半夏很懂规矩地主动笑道:“老爷子,我是外姓,就不进去了,我在外面等你们吧!”


傅老爷子对季半夏还有印象,赞许地点点头:“好。这边风景不错,你可以四处看看。”


“姐,我们一会儿就出来。”连翘有点过意不去了,所有人都在祠堂里,姐姐一个人落了单。


季半夏明白妹妹的心情,朝她鼓励地一笑:“嗯。你快进去吧。我在附近逛逛。”


众人走后,季半夏见不远处有个斜斜的草坡,便走过去挑了个平坦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
晒着太阳,听着山野里特有的各种声响,似乎能感觉到时光一秒一秒流逝的速度。季半夏双手抱着膝盖,将下巴支在膝盖上,沉醉地闭上眼。


她有多久没有这样清闲安逸地享受过阳光和美景了?妹妹,洛洛都在。傅斯年也在,隔着一点不远不近的距离,虽然看不见,但知道他就在那里。这样的感觉,真的太美好。


身后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,季半夏扭过头去,正好对上傅斯年的双眼。


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这么严肃的时刻,竟然偷偷跑出来了?傅老爷子没骂他吗?


“还没开始,还在等一个长辈。”傅斯年从从容容走过来,很自然的坐到了季半夏旁边。


季半夏看着他黑色的裤子笑了起来:“一会儿你裤子上全是草叶了。”


傅斯年看她一眼:“你裙子这么薄,坐地上不扎么?”


其实也只是一句很简单的询问,却叫季半夏红了脸:“还好。”


其实是有点扎的,傅斯年不问,她还没觉得。


看到她脸红,傅斯年才反应过来,自己的问题似乎不太妥当,当面问一个女孩“坐地上你屁股不疼么?”,确实让人尴尬。


本来很明朗、很愉快的气氛,被季半夏的脸红弄得有点尴尬了。


季半夏只好没话找话:“傅总,你们新上市的手机很成功啊,第一轮亮相就受到热捧,关注度很高呢。”


谈谈工作,总不会再尴尬了吧?


哪知傅斯年对她的溢美之词毫不在意,只注意到了她的称呼:“以后不要叫我傅总。”


“那叫你什么?”季半夏明知故问:“帅哥?老傅?傅老?傅大人?傅老爷?”


她一口气乱七八糟报了一大串称呼,自己都笑了起来。


傅斯年装得一本正经:“这些都不好。还是叫我斯年吧。”


季半夏皱皱眉,故作为难:“这样会不会太亲密了?我跟你,好像没那么熟吧!”


他自己说过的,和她就是普通的工作关系。


傅斯年听出她是在揶揄自己,看着她假模假样的表情,真的很想用力捏捏她的脸。


“你是洛洛的姨妈,洛洛是我的侄女,这还不算熟?”他盯着她的脸,视线忽然就挪不开了。


见过季半夏这么多次,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这种调皮娇俏的小女生模样。刁蛮的小表情,看得他心里痒痒的。


“不许看!”季半夏伸手遮在自己脸前,不让他再看。哪儿有这样直勾勾盯着人看的?简直太……无礼了……


傅斯年盯着季半夏横在他眼前的手,忍住了顺势握住它的冲动,从善如流:“好。不看了。” △≧△≧


傅斯年这么听话,季半夏倒不好意思再凶了,她缩回自己的手:“你还不赶快回去?一会儿你爷爷找不到人,要对你用家法了。”


傅斯年仍然是从善如流:“嗯。那我回去了。这里风大,你别呆太久。祠堂后面也有块草坡,那儿也能晒太阳。”


季半夏微笑:“傅总,你今天话好多。”


“!”傅斯年转身走了,甩下两个字给季半夏。


季半夏盯着他的背影,笑得甜蜜蜜的:“傅总!尊臀上有草,别忘了拍一拍!”


看着傅斯年边走边别扭拍打“尊臀”上的草叶,季半夏笑出了声。


背对着季半夏的傅斯年,脸上也满是笑容。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