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发展到哪一步了
    虽然午餐进行到一半就匆匆走了,但季半夏其实已经吃得差不多了,听傅斯年这样说,还以为他没吃饱,便点点头:“好啊。附近找个地方再吃点吧。”她正好还有一样东西要给他。

    傅斯年熟门熟路地拐上一条僻静的林荫道,在一家中式装修风格的餐厅门口停下,服务生过来帮忙停车。季半夏便跟着傅斯年往里走。

    餐厅进去之后别有洞天,半开放式的空间阔大明朗,遍植花木,人工的小溪绕行其间,颇有意趣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过来了?里面请。”漂亮的女招待很熟稔地朝傅斯年微笑,眼神落到季半夏身上时,她微微一怔,但很快就了然地一笑,朝季半夏也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女招待肯定把她当成傅斯年的"qing ren"小三之类的了,很显然,他以前和顾浅秋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季半夏心中郁闷,却又无可奈何,人都进来了,只能硬着头皮跟傅斯年继续往里走。

    女招待果然很贴心,帮傅斯年挑的位置简直好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环着人工湖的一圈座位,他们正好坐在拐角,竹帘半掩,纱幔低垂;身侧的平底大瓷缸里养着睡莲和几尾游鱼。旁边是人工湖的粼粼波光,他们能看见别人,别人却看不见他们。

    “傅先生,这个位置可以吗?”女招待询问着傅斯年的意见,语气却是十拿九稳的笃定。

    风景好,私密性好,男女在里面做点什么别人根本不会发现。这么好的位置,客人怎么可能会不满意?

    傅斯年自然明白女招待的意思,不过他一点也没有被误会的恼怒和尴尬,他朝女招待点点头,转眸看向季半夏:“坐这边?”

    季半夏还能说什么?总不能说“我不是和你来偷情的,我不想坐这里!”她只能假装没看出女招待的用意,配合地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女招待迈着轻快的脚步走了,季半夏心中憋屈,用手使劲捏着桌子上小花瓶里的一支马蹄莲。

    “怎么跟它过不去了?”傅斯年微笑着开口。

    季半夏在郁闷什么,他心知肚明。事实上,他内心深处还是很欣赏这个女招待的,很有眼色,座位的安排深得他心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,我愿意。不行吗?”季半夏瞪傅斯年一眼,继续蹂躏马蹄莲。

    傅斯年只是笑:“这么任性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,温柔得近乎宠溺了。微微一点甜从心底里荡漾起来,泛滥成一大片,季半夏脸上一热,到底不好意思再捏花瓣了。垂了眼睛不说话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她的脸,心中有惊叹。和她相处的次数越多,就越觉得她熟悉,也越觉得她陌生。眼前这个害羞得不敢看他的季半夏,和那晚凶狠撕咬他的季半夏,竟然是同一个人,这实在是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她是个谜,他的好奇心被彻底激发了。

    女招待送了苏打水和菜单进来,傅斯年随便点了几个,听季半夏对女招待报的几个菜,都是他能吃的——她只和他一起吃过三次饭,就已经摸清了他必须忌口的菜。

    傅斯年心中一暖。这丫头真是又聪明又细心,触类旁通,举一反三的能力很强。

    女招待迈着轻盈的步伐离开了。静谧的空间,又只剩下傅斯年和季半夏二人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视线盯着杯子里苏打水:“我以前,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徐不疾,也没什么感**彩,好像只是在问一个不相干的人。季半夏却听得心头一痛。

    过去的记忆全部抹去,一切重头再来。如果是几岁的孩童,这当然不算什么,重新再学就是了。可傅斯年已经三十多了!苏醒之后,发现自己竟然是一片空白,那种无力和彷徨,是多么恐怖的折磨!

    “你以前……”季半夏抬头看着傅斯年的眼睛,用力的看进他的瞳孔里:“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。你看上去又冷漠又傲慢,内心却比谁都重情,比谁都长情。你很善良,下雨天的时候,会特意绕路,把摆摊老婆婆的货都买下来;你很慷慨,公司员工离职都能根据服务年限得到n+2的工资补偿;你很敬业,只要去公司,永远都是最晚离开的那一个;你很有社会责任心,你的公司,每年都匿名为偏远地区建一座学校;你还很受女孩子欢迎,暗恋你的女孩据说能绕地球围一个圈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的这么好?”傅斯年也深深地凝视着她:“季半夏,以前的傅斯年,真的有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季半夏毫不迟疑地点头。往事如潮水涌来,她真想狠狠扇自己一巴掌。这么好的男人,以前她却一心想要逃离,想要放弃!她和他,白白浪费了四年。也许还将永远浪费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,我们?”傅斯年又问道。白馨薇说自己差点和顾浅秋离婚娶了季半夏,那应该是已经和顾浅秋摊牌了,今天回祖宅,他发现傅老爷子对季半夏似乎也不陌生,可之前他问傅冀中时,傅冀中却矢口否认有季半夏这个人。

    听到傅斯年的问题,季半夏的脸很明显又红了一下,她吞吞吐吐:“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?”傅斯年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,虽然注意到她的窘迫,却根本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季半夏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,她咬咬牙:“发展到很亲密的地步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亲密的地步?”傅斯年重复了一遍。既然已经很亲密了,傅老爷子都知道了,傅冀中没道理不知道啊。

    季半夏走投无路,顿时怒从心头起:“是的!很亲密了!已经发生过关系了!你听清楚了吗?还要不要再问一遍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哑了。他……不是想问这个啊……

    不过……原来,已经发生过关系了。难怪……他的身体对她会那么渴求。

    傅斯年真的很想很想再问一句:“那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不过看看季半夏恼羞成怒的脸色,他默默咽回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幸好女招待开始指挥人上菜了。桌子摆满了,傅斯年也找到话题了:“先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在心里默默吐槽:先吃饭?那吃完饭是不是还要接着聊刚才的话题?

    幸好,季半夏设想的情况并没有发生。吃完饭,傅斯年的话题基本上就围绕着他和她是怎么认识的,中间又发生过什么来进行了,季半夏终于有机会仔仔细细的讲了一遍他们之间的故事。

    傅斯年听得很认真,偶尔会停下来问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去医院找过我,顾浅秋不让你进去,当时病房里有其他人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还有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他的名字吗?顾浅秋叫过他的名字没有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顾浅秋没喊过他的名字。不过他叫顾浅秋‘浅秋’,两个人应该比较熟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长什么样?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季半夏努力回忆着男人的模样,为傅斯年描述了一番。傅斯年皱皱眉,但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季半夏终于讲完所有的故事,她停下来喝了口水:“现在,你明白了吧?那天在机场,我为什么会像个疯子一样抱着你狂哭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那天我态度不够友好。”傅斯年诚恳地道歉。

    在不知他生死的情况下,她默默等了他四年,女孩子能有几个四年,更何况正值青春最好的年华。

    季半夏不满地控诉:“还有那天在你办公室,你态度也很恶劣!”

    老账新帐,正好一起算了。

    “继续对不起。”傅斯年看着她皱起的小鼻子,心中不忍。她和连翘带着洛洛,那几年一定过得很辛苦吧? △≧△≧,

    连翘一副不谙世事被保护得很好的模样,背后一定是季半夏在苦苦支撑吧?

    “光对不起就完啦?”季半夏不依不饶:“你根本一点诚意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样才算有诚意?”傅斯年认真的问她。

    季半夏歪着头想了想:“你大喊三声‘我是大笨蛋!’让周围所有人都听见,就算有诚意!”

    季半夏笑盈盈地看着傅斯年,这种话,高冷的傅斯年是打死也不会喊的,但她就是想刁难刁难他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几天卡文卡得实在太厉害了。今天从10点写到1点多,写了又删删了又写,还是觉得不满意。情节似乎到瓶颈了,不知该怎么突破。好苦恼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