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爱情的摩天轮


果然,傅斯年脸上有了为难之色:“可以申请换别的吗?”


“不可以!”季半夏咭笑,为难傅斯年,真的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!


傅斯年看着她的笑脸,明媚的,动人的,孩童般的顽皮天真,忽然很想伸手拧一下她的小鼻子。


“真的不能通融?”


“真的!”季半夏忍着笑,严肃地点头。


“好吧。你坐稳了,我要开始喊了。”傅斯年神情严肃地喝一口水,润了润嗓子。


“好啊,你喊啊,我坐的很稳,绝对不会被你吓倒的!”季半夏才不信他真的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喊大叫呢。


“……”傅斯年真的张嘴了!他真的张开嘴,发出了一个“”的音!


“喂!”季半夏吓得扑过去,一把捂住他的嘴,牢牢地堵住了他所有的声音!


就在她捂住他嘴巴的那一瞬间,季半夏清清楚楚地看到,傅斯年得意地朝她眨了眨眼!


季半夏呆住,忘记了自己还捂着他的嘴:“傅斯年!你是故意的,你猜到我不会真让你喊的!”


傅斯年毫不挣扎,垂下眼睛,微笑着,盯着捂住自己嘴巴的纤细手掌。这只手掌白白的,香香的,肌肤润泽滑腻。指尖上浅粉的丹蔻,仿佛初绽的蔷薇花蕾。


季半夏脸一红,被火烧了一样迅速收回自己的手藏在身后:“傅斯年!你耍赖!刚才不算!”


傅斯年很无辜地看着她:“我耍赖了吗?我刚才真的想喊。被你阻止了。”


季半夏气得不说话,坐回自己的座位,拒绝和傅斯年对视。


“好了,别气了。我请你看电影好不好?算是赔罪。”傅斯年低声笑。


“没心情。我要回家了。”季半夏岂是那么好哄的?她冷着脸把桌上的手机往包里放,一副准备收拾东西走人的架势。


她觉得自己蠢透了,想刁难傅斯年没刁难到,反而暴露了自己沉不住气,容易紧张冲动的弱点。真是太逊了!


季半夏已经站起身了,傅斯年拉住她的手腕:“看电影没心情,那摩天轮呢?”


摩天轮?季半夏的脚步停住了,她狐疑地看着傅斯年:“你怎么知道我想坐摩天轮?”


“刚才在路上,你盯着公园里的摩天轮看了好久。车都开过去了,还回头看。”傅斯年还拉着她的手腕。


来饭馆的路上经过了一个公园,季半夏一直盯着缓缓旋转的摩天轮,看得入了迷。


“不坐。我要回家。”季半夏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脾气,摔开傅斯年的手,伸手就去撩竹帘子。


在傅斯年面前,她似乎很容易就变得任性,变得刁蛮不讲道理。


“这么大脾气……”傅斯年一点也不生气,眼角唇角都是笑意:“以后谁敢娶你呀?”


“又没让你娶!”季半夏白他一眼。话说出来,却莫名的有点底气不足。


“走吧,公园门口还有宝塔冰淇淋,我给你买一个好不好?”傅斯年居然用冰淇淋来诱哄她了。


季半夏好气又好笑:“我又不是三岁小孩,一个冰淇淋就把我收买啦?”


“一个不行?那两个?”傅斯年一本正经地讨价还价,季半夏终于扛不住了,笑了起来:“你少给我偷换概念!”


到底还是跟着傅斯年上了车,到了公园门口,季半夏发现果然有宝塔冰淇淋。


看着傅斯年掏出钱包买冰淇淋,又拿着冰淇淋朝她走过来,季半夏忽然很想笑。


因为上午要进祠堂,傅斯年穿得很正式,浅蓝衬衣黑色西裤,看上去一副上流精英范。可是,这个浑身冒着贵气的男人,手里却拿了一支童趣的冰淇——这画风真是太诡异了,喜剧效果真是太强烈了。


傅斯年把冰淇淋递给季半夏,季半夏笑着接过来,嘴上却还在打趣他:“不是说要买两个吗?傅总心疼了,舍不得了?”


“天气凉了,吃多了当心肚子疼。”傅斯年回答她的语气,很像老爸在回答贪吃馋嘴的女儿。


“我不怕!”季半夏今天是跟他杠上了。和傅斯年斗嘴的感觉还真不错呢!


傅斯年笑着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头:“好,你不怕,你最勇敢!一会儿坐上摩天轮可别哭。”


季半夏抬头朝不远处的摩天轮看去。她还没坐过摩天轮呢,不知道坐上去是不是真的会害怕。


季半夏恍然发觉,这个下午,竟然是这几年来,她最悠闲最放松的一个下午。


排完队,轮到季半夏和傅斯年上摩天轮的时候,她的冰淇淋正好吃完了。两人座的空间不算宽大,季半夏和傅斯年两个成年人贴得紧紧的。


摩天轮缓缓盘旋上升,眼前的风景一点点变矮,视线越来越开阔。


“感觉怎么样?”傅斯年侧头看着季半夏。两个人离得很近,他一低头,嘴唇几乎可以触到她的额头。


季半夏作心旷神怡状:“甚爽!”


原来摩天轮也不过如此嘛!她还以为有多吓人呢,没想到就跟站在楼顶看风景差不多。


“那下次带你去蹦极?”傅斯年看着她兴奋的小脸:“那才是真正的勇敢者游戏。”


“你经常玩?”季半夏也仰头看他:“蹦极是什么感觉?”


“是一种无限接近死亡的感觉……”傅斯年斟酌着词汇:“那种急速下坠的失重感,能激发出人心底最大的恐惧,很深刻,也很刺激。”


“你喜欢蹦极。”季半夏下了判断:“从你的描述,我没听出你有什么恐惧,反而有一种释放般的愉悦感。”


傅斯年惊讶于她的敏锐:“对。我喜欢蹦极。无限次和死亡擦肩而过,最后又回到坚实的土地上,这种感觉,很奇妙……”


“劫后余生的快感吗?”


“不是。是游走在生死边缘,能让人产生一种‘我可以冲破庸常生活的桎梏,我可以无止境接近自由’的错觉。”


“我明白了,就像福克纳的那句话‘我又回到时间里来了’,当你从高空急速下坠的时候,你离开了时间,获得了自由。但最后,还是会回到时间里……正因为离开的短暂,所以这种自由愈发成为一种宝贵的体验……”


季半夏咬咬嘴唇,不知怎样才能将自己脑海中那个模糊的概念清楚的阐述出来。


然而傅斯年点头了:“对。你的表达比我更准确,更生动。”


他的眼睛亮如星子,他看着她的眼神,有惊讶,有喜悦,还有毫不掩饰的欣赏。


她和他,真的心灵相通。


“还有吗?”季半夏冲他微笑,顽皮得像一只翘着大尾巴的小松鼠。


“嗯?”傅斯年不明所以。


“夸我的话呀,还有吗?”季半夏很享受地闭上眼:“我还想听……”


傅斯年笑了:“这样逼着别人夸自己,是不是不太好?”


“没事,我受得住。来吧。”季半夏还闭着眼,她的脸微微仰着,长睫毛微微颤动,唇瓣是浅粉的一弯,鲜嫩娇美。


傅斯年的心砰砰狂跳起来。她这样,多像在邀请一个吻。盯着她的嘴唇,他挣扎着。


时空静止中,车厢忽然轧轧地响了起来,晃动明显加剧了。


“啊!怎么回事呀?”季半夏猛地睁开眼,不安地朝四周张望。


“要下降了。坐好。”傅斯年帮她紧了紧安全带。


摩天轮开始降落,速度不算太快,但那种失重的感觉还是让季半夏浑身开始冒出细小的鸡皮疙瘩,心慌不已。她的脸色开始发白。


“怎么?不舒服?”傅斯年看着她变白的小脸,关切的问道。


季半夏捂住胸口:“嗯,心慌……”


她的声音小如蚊蚋,坐个摩天轮而已,她竟然都心慌气短,真的太丢脸了!


傅斯年的手伸了过来,握紧了她的手:“你第一次坐摩天轮?”


“嗯。”季半夏点点头,努力跟傅斯年交谈,想冲淡那种不舒服的感觉:“读书的时候没有钱坐,后来坐得起了,又要工作和照顾家人,一直没有时间。”


季半夏话刚说完,肩膀突然被傅斯年紧紧揽住。他无言地抱紧她,心中五味陈杂。


难怪她会看得入了迷。普通的摩天轮而已,坐一次二十分钟,他没想到这个城市里竟然还有人坐不起,还有人没有时间坐。


她的生活,究竟有多辛苦?


季半夏以为傅斯年突然抱紧她,只是想给她更多的安全感。她有点不安地移动了一下身体,这样是不是太像电视剧里的心机女了?假装害怕,借机对男主投怀送抱……


她应该告诉他“你不用担心,我不害怕,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”,可是,傅斯年身上的气息那么好闻,他的手臂那么结实那么有力,被他抱紧的感觉,那么踏实那么幸福。


这一刻,她真的想再停留一会儿。


季半夏闭上眼,轻轻将头靠上傅斯年的肩膀。


她曾听说,每当摩天轮转动一圈,世界上就会多一对接吻的恋人。摩天轮到达最高点时,如果与恋人亲吻,这对恋人就会永远牵手走下去。


她和傅斯年的摩天轮,已经过了最高点,等这一圈转完,她和他,会成为恋人吗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
卡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神啊救救我吧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