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
一切顺其自然


美好的时刻总是短暂的,摩天轮落地之后,二人很有默契地松开了手。


“我们回去吧。”季半夏心里怅然若失,情绪突然低落下来。偷来的片刻欢愉,终究是要还的。


傅斯年看她一眼:“好。”季半夏的心情,他有几分明白。感情,终究是要为理性让道的。


快走到公园门口时,傅斯年的电话响了。


看到屏幕上顾浅秋三个字,他的眉头极轻微地皱了一下。但迟疑了两秒钟之后,他还是接起了电话。


“斯年,你在哪里?什么时候回家?”顾浅秋的声音很愉快。


“我已经回市区了,一会儿要先去公司一趟。晚饭你和昊昊先吃,不用等我。”


“斯年,我刚才给你打电话没打通,就打到祖宅那边去了,我听下人说,这次开祠堂,是因为傅唯川认下来了一个女儿,要认祖归宗?听说那丫头和她妈都去了?傅唯川在外面花天酒地,这次怎么就转了性,竟然就愿意承认那个女人和孩子了?”


傅斯年顿了一下:“可能是真的爱上了吧。”


如果不是真的爱上了,怎么会在祠堂当众求婚?


听到傅斯年的话,顾浅秋仿佛被刺了一下,酸溜溜道:“这女人还真是厉害呢,收服了著名的花花公子,摇身一变,就成了华臣老总的女人,女儿还入了傅家的族谱。斯年,这女人叫什么名字,是什么来头?”


“我要开车了,回头说吧。晚上不用等我一起吃饭。”傅斯年回避了她的问题。


如果顾浅秋知道傅唯川的女人就是连翘,季半夏也去了傅家,肯定会怀疑他和季半夏旧情复燃。


直到此刻,傅斯年才不得不承认,他对季半夏,确实旧情复燃。


摩天轮上,抱着她缓缓下落的感觉,是从未有过的充实和宁静。他的心,一直有一个空洞,工作,家庭,儿子,所有的一切都填不满这个空洞,今天,这个空洞被填满了。仿佛一个人独自在荒野里行走了很久很久,终于回到了家。


傅斯年的风格顾浅秋很了解,听他这么回答,就知道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,便很配合地娇嗔道:“好吧,知道啦,我们娘儿俩又要孤苦伶仃的独守空房了。斯年,你工作也别太累了,晚上早点回来。”


挂完电话,傅斯年看一眼默默走在旁边的季半夏,想解释点什么,却欲言又止。


有什么可解释的呢,顾浅秋是他的太太。顾浅秋给他打电话,实在太天经地义了。


季半夏却已经扭头看向他了:“是顾浅秋的电话?”


“嗯。”


“她知道洛洛的身份了?连翘和傅唯川的事,也知道了?”


“目前还不知道。不过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傅斯年有点惊讶,他不明白季半夏的语气为什么会这么担忧。这种事,早晚会传进顾浅秋的耳里,更何况,以后连翘和顾浅秋,肯定会在傅家遇到的。


季半夏脸色有点发白,喃喃自语道:“顾浅秋对我恨之入骨,如果她知道连翘要和傅唯川结婚,不知道会不会从中破坏。”


连翘那么单纯的人,顾浅秋如果想对付她,十个连翘也不是对手。


季半夏的喃喃自语,听在傅斯年耳中却不啻一记惊雷。在他心目中,顾浅秋是个温婉端庄的女人,虽然有些过于黏人,但待人还是很和气的。为什么季半夏会用这么惊慌的语气提到她呢?


“以前,顾浅秋知道我们的关系之后,是不是对你做过什么事?”


傅斯年的问题,让季半夏有点不知该如何回答。她不想在傅斯年面前诋毁顾浅秋,不想说她的坏话。可她也不能昧着良心说顾浅秋就是一朵白莲花。


踌躇了一会儿,季半夏才字斟句酌道:“她确实对我做过一些事。斯年,我不想在你面前给她太多负面评价,我只说说我的感觉,具体对与不对,你可以自己多观察分析,”她看着傅斯年的眼睛:“顾浅秋这个人,有两副面孔。”


两副面孔……傅斯年心乱如麻。自从记忆慢慢恢复,他周围的事似乎越来越复杂了……


洛洛和昊昊一模一样的中毒症状……病房中,江翼飞松开昊昊手的时候,那种惊慌失措的表情……


这些事情背后,到底是另有真相,还是他自己想多了?


季半夏没让傅斯年送她回家,傅斯年也没强迫,尊重了她的意见,将她载到地铁站旁边。


下车前,季半夏从包里掏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片递给傅斯年:“这是一个中医的姓名和地址,你抽时间去看一下。老爷子在风湿和关节方面非常厉害,以前是专门给国家领导人看病的。现在回家乡养老了,我托人好不容易才打听到的。你一定要去看啊!”


张育青。傅斯年想了一下:“这个人我看过。没什么用。”


“你看的肯定是他弟弟张育红的。”季半夏赶紧道:“现在在外面打着他旗号行医的,是他的弟弟。张育青已经闭门谢客好几年了。我真的是费了很多周折才打听到他的。斯年,他真的很厉害,你去看一下好不好?说不定就真的看好了呢?止疼片这种东西也有依赖性的,经常吃对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的!”


季半夏苦口婆心的劝他,到最后简直是央求了。


傅斯年看着她恳切的眼神,心中很暖。爱慕他的人很多,关心他的人也很多,但那些爱慕和关心,都是浮在水面上的繁花,没有一个人能像季半夏这样,切切实实地扎根到心底里。


傅斯年只是看着她,却不说话,季半夏急了,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:“喂,你到底有没有在听?”


傅斯年条件反射般拉住她的手:“在听。”


他的眼神温柔如水,深沉如夜,让季半夏瞬间乱了心神。


“明天就去看!看完要跟我汇报!”她扔下一句话,挣脱他的手,红着脸跑下了车。


车中,傅斯年看着她的背影,情不自禁地微笑。


顾浅秋到底还是知道了傅唯川和连翘的关系。晚上,傅斯年回到家时,顾浅秋还没睡,在客厅里等着他。


“斯年,累坏了吧?”见傅斯年进门,顾浅秋放下手中的ipa,走过来蹲下身子亲自帮他换拖鞋,又吩咐保姆去端炖好的补品。


“不用了,我没什么胃口。”傅斯年靠在沙发上,把衬衣扣子解开两颗,用力揉揉两眼中间的穴位:“昊昊今天怎么样?胃口恢复过来没有?”


“好些了。过两天就可以上幼儿园去了。”顾浅秋答完,追问傅斯年道:“傅唯川的那个女人叫季连翘?他们的女儿叫季繁洛?”


傅斯年心念微闪,睁开眼看着顾浅秋:“对。季连翘的姐姐,叫季半夏。以前,她们对外宣传季繁洛是季半夏的女儿。”


不知为什么,傅斯年的凝视让顾浅秋有些心慌。她不知道傅斯年知道多少,更不可能开口问他。只好装出云淡风轻的样子努力地微笑:“是么?原来是这样。”


傅斯年,到底还是和季半夏相遇了。


裙裾下,顾浅秋无意识地握紧了拳,指甲狠狠刺进手心里。


为什么,无论她怎么做,都躲不过季半夏?如果这真的是宿命,那上天待她实在太残酷了!


“我去洗澡,你也早点睡吧。”傅斯年从沙发上站起身,看了看手腕上的表,已经12点多了。


顾浅秋竭力掩饰住自己的魂不守舍:“好。晚安。”


和往日一样,她踮起脚在傅斯年唇上轻轻一吻。傅斯年的脸很凉,还带着外面夜晚的寒气,让顾浅秋轻轻打了个寒颤。


从下午一直工作到深夜,傅斯年真的是累了,热水冲在身上,关节又开始疼痛起来。他匆匆冲洗一下,裹着浴巾直接去了书房。从抽屉里拿出药片吃了两粒,喝了点热水,傅斯年忽然想起那张折叠得整整齐齐的纸片。


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那张纸片轻轻展开,两行钢笔字闯入他的眼帘。


一笔一划都写的很认真,铁钩银划,力透纸背。都说字如其人,季半夏的字,还真的不太像女孩子的字呢,这么倔强这么刚硬,大有力挑千钧俾睨天下的气概。


傅斯年心下可惜,如果是别人,他还真想挖过来到寒武纪工作。可是这是季半夏,寒武纪是创业公司,工作强度太大了,他舍不得让她太辛苦。


刚把纸片放好,手机叮的响了一声。傅斯年拿过手机一看,是一条推送。除了推送之外,还有一条半小时前发送的消息。


“明天记得看医生。”


季半夏的消息。


“好。”傅斯年回复完,意犹未尽,又加了一句“怎么这么晚还没睡?”


季家的床上,季半夏躺在被窝里回复傅斯年的短信:“睡不着。”


确实睡不着,患得患失,又幸福又纠结,她能感觉到傅斯年一点点对她敞开了心扉,可她却看不到未来的出路在哪里。


她和他,会有未来吗?傅斯年和顾浅秋,已经有了一个儿子。季半夏不能想那个小男孩,一想到他,她就愧疚、难受。


“不要想太多。一切顺其自然。时间会给我们最好的解决办法。”傅斯年别有深意,他相信季半夏会懂他的意思。


果然,季半夏很快回复他了:“好。一切顺其自然。晚安。”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超大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