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如果这都不叫心有灵犀


新闻发布会究竟讲了什么,季半夏根本就没听进去。 脑海里一直盘旋着一个念头:要不要把今天这件事告诉连翘?


傅唯川这个人,她心底其实从来没有认同过,只是因为连翘喜欢,洛洛和他也投缘,所以她尊重了连翘的选择。现在,傅唯川花花公子的嘴脸已经彻底暴露,她该怎么做,才是对连翘、对洛洛负责的态度?


傅唯川爱连翘,她不怀疑。可是一段婚姻,不是只有爱就够了。责任、忠诚,这些都是婚姻幸福的保证。傅唯川能给连翘爱,可是他给不了她忠诚。连翘又是那么单纯柔弱的性子,她怎么受得了这些呢?


在新闻发布会快要结束的时候,季半夏终于下定决心:她必须把这件事告诉连翘。她不会过多干涉连翘的选择,但是她必须让连翘知道真相。


傅家的花园里,连翘正和洛洛、宋婉丽还有傅冀南一起喝下午茶。看到手机来电上显示的名字,她愉快地接起了电话。


“喂,姐?今天不忙吗?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?”季半夏工作时间很少打私人电话。


“你在干嘛?旁边有人吗?我有话要跟你说,你找个僻静点的地方。”季半夏叮嘱连翘。


“哦,好。”连翘朝宋婉丽和傅冀南笑笑,指了指手里的电话,朝花园旁边的游泳池走去:“姐,到底什么事啊,这么神秘?”


既然已经决定要告诉连翘,季半夏也不啰嗦,直截了当地把傅唯川的事说了。


出乎她的意料之外,她并没有听到连翘伤心的哭声,她甚至没有愤怒地向季半夏打听更多细节。


季半夏以为妹妹气傻了,紧张道:“连翘,怎么不说话了?没事吧?”


“没事。姐,其实我一点都不意外。”连翘的话让季半夏大跌眼镜:“我跟他交往没多久的时候,无意中看到过他的手机,那里面,有一张他搂着美女的合影,是前一天晚上照的。”


连翘淡淡的语气让季半夏震惊又愤怒:“他和你交往的时候还在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?你竟然还忍了?”


“姐,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。他天生就是这种性格,不可能遇到我就全改了。再说,他也跟我解释了,那就是逢场作戏而已。他爱的,只有我一个人。”连翘的语气,有一丝无奈和苦涩。


季半夏紧紧握着手机,失望得说不出话来。“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……他天生就是这种性格,不可能说改就改了……”她一手带大的妹妹,眼珠子一样疼着护着的妹妹,和她竟然有着南辕北辙的爱情观!


“连翘!逢场作戏只是个借口,在社会上沉浮,逢场作戏不是每个男人都必须遵循的天条!多的是洁身自好的好男人,傅斯年你认识的,他怎么从来都没有跟人逢场作戏过呢,他……”


“姐!不要再说了!我知道傅哥哥好,可再好又怎么样?他又不是你的!他现在还不是别人家的老公?唯川可能没那么好,可他愿意娶我,真心疼爱洛洛,这样就够了。外面女人再多,他愿意娶进家门的,只有我一个!”


季半夏的手抖了起来。她浑身都颤抖起来。傅斯年确实不是她的,他现在确实是别人的老公,可连翘这样说,无疑是在用刀子挖她的心……


听见姐姐不说话,连翘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不妥,赶紧解释:“姐,你别生气,我说傅哥哥什么的,不是故意气你的。你别生气好不好?”


季半夏根本听不清连翘在说什么。果然人各有志,果然人和人之间的区别,就像猫和狗之间的区别一样大。甲之砒霜,乙之蜜糖。她认为是不可触碰的底线,连翘却根本不介意。


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?


季半夏无话可说,也不想再说。轻轻挂断电话,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,季半夏却感到彻骨的孤独。


不想再回公司,也不想回家。季半夏沿着大街漫无目的地行走。七夕将至,临街的商铺都打出五彩缤纷的招牌,到处都是中国情人节的各种噱头。


商业区中间的大广场上,有人在放飞气球。几百只粉红的气球,用漂亮的白丝带束在一起,拼出一句话:“小夏,arry e。


季半夏看着那几个字,鼻子微微发酸。小夏。这个女孩的名字,和她一样,都有个夏字呢。


不过小夏姑娘比她幸福多了。这么浪漫的求婚,那个男人,一定很爱她吧?小夏姑娘的幸福就在手边,她的幸福,还看不清任何前景……


包里的手机轻轻震动了,季半夏以为是连翘的电话,不想接。


过了一会儿,手机终于安静下来。接着又轻轻震了一下。大概是连翘发过来的消息吧?季半夏不想看,沿着滨江的街道继续往前走。走累了,就在岸边坐一会儿,发发呆。


回到家,想起洛洛过两天要开家长会,要提醒连翘一声,季半夏只好把手机拿了出来。


点开“未接来电”一看,发现竟然是傅斯年打过来的。季半夏刚准备打过去,看到还有两条傅斯年发过来的消息,便打开看了看。


第一条消息是一张照片,一看清照片上的画面,季半夏的心就砰砰狂跳起来!


照片里,是她今天经过的那个广场,镜头对准那几百只气球,“小夏,arry e”几个字,看得清清楚楚!


照片下面,是傅斯年的话:“我在广场看到的。气球漂亮吗?”


季半夏猛的把手机贴在胸口,眼眶一下子热了起来。


下午,她在广场的时候,傅斯年也在广场上。她看着气球的那一瞬间,傅斯年也在看那些气球!


如果这都不叫心有灵犀,还有什么配叫做心有灵犀?


只是,即便如此心有灵犀,她却能在人群中看到他,他也没有看见他。这是不是说明,他们的缘分还是不够?


“气球很漂亮。好浪漫的求婚仪式。”季半夏回复了傅斯年的消息,没有提到自己当时也在广场上。


办公室里,傅斯年看着季半夏的回答,本能地问了一句:“你将来想要什么样的求婚仪式?”


将这句话盯了三秒钟之后,傅斯年将它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,重新打了一行字:“张医生说,我的关节痛有缓解的希望。现在他手头药材不齐,让我一个月后再去号诊。”


心情低落的季半夏,看到傅斯年这句话后终于开心了一些:“真的?有缓解的希望,就是说有治愈的希望对吧?”


“不。只是缓解而已。治愈基本不太现实了。”傅斯年实话实说。


“啊。那张医生的意思是,以后还是会疼,只是疼痛程度稍微轻一点?”季半夏真的有点失望了。


“疼痛程度会轻很多。不会再影响生活。”傅斯年几乎都看到了季半夏失望的样子,赶紧安慰她:“半夏,这样已经是意想不到的好消息了。谢谢你。”


“你按时去看医生,按时吃药,才是对我最好的感谢。不然我白花那么多时间,白跑那么多路了。”季半夏开始给傅斯年施加压力。


“好。”傅斯年微笑。以前他并不觉得关节痛是多么大的困扰。现在的止疼片见效都很快。


但是和季半夏相遇后,他开始渴望健康的身体,渴望一个无论阴晴都强健的体魄,渴望一个更好一些的自己。


连翘在傅家住了三天。这三天,二人之间没有任何联系。只有洛洛给季半夏打过两个电话。


这天早上,傅唯川开车送连翘和洛洛回来的时候,季半夏刚走到小区门口,正好碰见傅唯川的车。


傅唯川在路边停下车,洛洛和连翘都从车窗里朝季半夏挥手:“姨妈!……姐!”


傅唯川也似乎忘了之前的龃龉,扭头朝季半夏笑了笑。


季半夏不想看到傅唯川,勉强朝他点点头,便走到车窗边握住洛洛的手笑道:“玩得开心吗?今天要去幼儿园了,要收心了哦!”


洛洛朝季半夏炫耀自己的礼物:“姨妈,你看后面,都是爷爷奶奶给我买的玩具还有衣服。都好漂亮!等你下班回来,我们一起玩好不好?”


连翘也有意示好,朝季半夏笑道:“姐,宋阿姨和叔叔还给你也买了礼物。嗯,还有唯川,唯川也给你买了礼物。晚上你下班了我拿给你。”


季半夏实在不想跟傅唯川道谢,便淡淡道:“我晚上可能要加班。不说了哈,我赶着上班,你赶紧送洛洛去幼儿园,别迟到了。”


朝车中人挥手告别,季半夏便脚步匆匆的朝地铁站赶。


地铁站一如既往的拥挤不堪,季半夏刚下地下走廊,一位送报的阿姨便朝她手里塞了一份免费报纸。


免费报纸一向都是广告+没意义的八卦消息。车还没来,季半夏随意翻了翻报纸。


头版头条冲入眼帘:《华臣总裁丑闻曝光 四年前曾性侵盲女致其怀孕》黑色加粗的字体触目惊心,让季半夏一下子愣在了原地!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