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擦枪走火
    季半夏回到家时,发现家里空荡荡的,连翘和洛洛都不见踪影,桌子上放着一张匆匆写就的纸条:

    我和洛洛搬到傅家住了。勿念。

    是连翘的字迹。季半夏看着纸条,久久没有移开视线。眼泪猝不及防的落下来,滴到纸条上,将笔迹一点点洇开。

    这,是要和她决裂吗?

    一起生活了十几年,风风雨雨相互扶持,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,她以为她是懂连翘的,连翘也是懂她的。现在,她终于相信了张爱玲那句话:人生是一袭华美的袍子,上面爬满了虱子。

    满心的委屈和失落无处倾诉,季半夏拨通了傅斯年的手机。

    傅斯年刚送她回来,现在应该还没走远。

    电话通了,傅斯年的声音传到她的耳中:“这么快就想我了?”

    傅斯年带着笑意的声音,让季半夏的眼泪流得更急:“嗯。斯年,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她的哽咽,傅斯年紧张起来: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季半夏说不出话来,只是不停地抽泣。

    “在家里等我,我马上过来。”傅斯年找了个掉头的地方,直接把车又开了回来。

    房门一打开,出现在傅斯年面前的,是季半夏拼命忍住眼泪的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连翘和洛洛睡了吗?我现在进来合适吗?”傅斯年站在门口问她,没有贸然进来。

    听见连翘和洛洛的名字,季半夏万箭穿心,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一头扑进傅斯年的怀里痛哭起来:“斯年……连翘带洛洛走了……她们不要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连翘和洛洛走了?去哪里了?”傅斯年问了一句,随即反应过来:“住傅唯川那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半夏哭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连翘和傅唯川订婚了,住到他家里去也很正常。这有什么好哭的?你该开心才是啊。连翘终于找到了她的幸福。”傅斯年抚摸着她的头发,温柔地帮她擦眼泪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你不明白……”季半夏抽抽噎噎地解释:“今天报纸的头条,连翘以为是我故意泄露的消息……傅唯川太花心,我一直不想让连翘和他在一起……连翘以为我是为了让你重新回到华臣,恶意出卖傅唯川的丑闻……”

    重新回到华臣……傅斯年无语了。今天的头条他也看到了,说实话他也很震惊,没想到连翘和傅唯川的认识竟然这么离奇。不过,他根本重新回华臣的意思,创业确实艰苦,但他很享受这种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感觉。脱离了爷爷和董事会的辖制,他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打造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帝国,更何况,寒武纪的财务状况良好,三个月后开始赢利是铁板钉钉的事。

    傅斯年亲了亲季半夏的额头:“别难过了,连翘误会你,只是因为事情一出来慌了神,你是她的亲姐姐,怎么可能会把准妹夫推到风口浪尖?这样做对你和连翘、洛洛有什么好处?等她想通了,会跟你和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消息爆了出来,傅唯川的处境会不会很艰难?”季半夏还是忧心忡忡。傅唯川处境不好,连翘也不会好过的,说不定还会影响到洛洛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种丑闻虽然有损声誉,但还不至于动摇他的根本。出点公关费辟辟谣,过阵子事态平静了也就过去了。除了婚期要推迟,连翘和洛洛不会有什么损失。”傅斯年看出季半夏的心思,温言劝解。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该怎么做?连翘她……”想到纸条上那么敷衍潦草的一句话,季半夏难受得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发个消息对连翘解释一下。然后就等她自己想通,慢慢消气吧。你现在说什么,她都听不进去的。”傅斯年握住她的双手:“连翘是你的妹妹,血肉亲情,她割舍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开解,让季半夏心里好受多了。看到傅斯年凝视着她的脸,她有点难为情了:“我哭起来是不是很丑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快把鼻涕擦擦。”傅斯年说得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季半夏的脸腾的红了,赶紧用手遮住脸,准备跑开去找纸巾。

    手腕被傅斯年拉住,他轻轻将她扯回自己怀里,笑了:“傻瓜,逗你的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恼羞成怒,把脸埋在他的胸前,鼻子用力地蹭他的衬衫。

    管它是鼻涕还是眼泪,反正都蹭到他衣服上就对了!

    傅斯年也不避让,甚至配合地稍微弯下腰,让她蹭得更方便。

    季半夏把鼻子摩擦得生疼,才抬头看向傅斯年,故意装出一脸的惊讶:“哎呀,傅总,你的衬衫上好像有鼻涕呢!”

    有洁癖是吧?故意恶心死你!

    傅斯年也很惊讶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:“真的有!怎么回事?谁干的?”

    盯着傅斯年脸上无懈可击的震惊,季半夏心中暗暗好笑,这厮演得还真像!所以今天是要跟她飚演技咯?

    她扬起下巴看着傅斯年:“本宫干的。你有什么话要说吗?”语气挑衅,态度嚣张,骄纵跋扈的皇后娘娘跃然纸上!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干的很好!”傅斯年把胳膊伸过来:“袖子还是干的,娘娘再来点?”

    哈哈……季半夏瞬间笑抽了:“傅斯年你个马屁精!”

    看着她弯成月牙的眼睛,傅斯年也笑,他伸手捏捏季半夏的脸:“还是笑起来比较好看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:“想夸我美就直说。拐弯抹角的多累。”

    洁白整齐的牙齿在灯光下闪着健康的光泽,哭得微微红肿的眼睛,此刻俏皮而灵动。傅斯年心中一荡,搂住她的腰和她贴得更近:“夸了有好处没?”

    他的眼睛里,有两朵燃烧的小火苗,季半夏的眼神有点躲闪了:“你想要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看着她的脸颊一点点变红,傅斯年凑到她耳边,声音含混而低哑:“你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暧昧的声音呼出温热的气息,让季半夏的脸红到了耳根:“我不知道。不早了,你赶快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想推开他,却被他更紧地拥入怀中。他低头吻她圆润的耳垂,沿着她的脖子向下……

    喘息声在安静的夜晚格外清晰,季半夏软软地挣扎:“不要……你再这样我生气了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吸吮着,低声诱哄她:“很难受的……半夏,我真的很想要你……”

    季半夏不肯:“等你恢复单身再说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,他抬起头,站直了身子,眼睛慢慢恢复了几分清明。

    季半夏凝视着他的眼睛,想要解释:“斯年,我……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手指轻轻地按住她的嘴唇:“我懂。我这就走。”他温柔地低头,在她额上印下一个缠绵的吻。

    送傅斯年离开,关上门,季半夏靠在门上,闭上眼甜蜜的笑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是吗?连翘的误会会消除的,傅斯年会恢复单身。昊昊也能和他的亲生父亲生活在一起。所有人都会有一个完美的大结局……

    在季半夏憧憬美好未来的时候,这座城市里最火爆的酒吧里,顾青绍和一帮哥们正在饮酒作乐。

    酒吧中间的舞台上,红衣舞娘正攀着钢管妖娆地舞动。**的短裙下,两条长腿白嫩笔直,惹来众人的阵阵口哨声。

    “这女人好像有点眼熟。青绍你看看,像不像以前那个叫什么晓芙的?”阿康喝了口酒,指着红衣女子给顾青绍看。

    顾青绍顺着阿康的手指看过去,不料红衣舞女也正在看她。二人目光在空中相遇,红衣舞女朝他抛了个媚眼,顾青绍一下子愣住了。

    阿康没看错,果然是靳晓芙!四年不见,她已经纯然是一个风韵饱满的熟女了。身材比以前更加性感,脸上年轻女孩特有娇蛮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在吹口哨,在一片乌烟瘴气中,顾青绍看着靳晓芙。

    忽然就想起了她给他做的那顿晚餐,排骨玉米竹荪汤清甜可口,两人的小餐桌,她的笑容甜蜜动人。

    顾青绍的心轻轻的抽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当年,是他对不起她。

    “就是那个晓芙!青绍,绝对是她!你看,她一直盯着你呢!”阿康撞撞他的肩膀:“青绍,严嘉嘉叫我盯着你,你可别呀!”

    顾青绍被酒呛了一下:“我擦什么枪走什么火啊?别胡扯!”  8☆8☆.$.

    阿康嘻嘻一笑:“严嘉嘉怀孕,你这不正饥渴着嘛,又正好碰见老"qing ren",叙叙旧顺便上上床,多自然的事呀!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顾青绍踢了阿康一脚,情不自禁地又瞟了靳晓芙一眼。

    苏佑勋一直没说话,听着阿康和顾青绍聊天,他脸上的笑容有点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一曲终结,靳晓芙根本不搭理尖叫的人群和乱伸乱摸的魔爪,踩着足有12厘米的高跟鞋,朝顾青绍的方向甩了个飞吻,就扭着臀走回了后台。

    “哟,挺清高呀,都不下来互动互动。”阿康有点意外:“放着钱不赚,这舞娘当得有腔调!”

    几个人又喝了几杯,顾青绍有点烦了:“回去吧。吵得头疼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往外走,刚出大门,旁边妖妖娆娆走过来一个时髦女郎。白短裙,长卷发,烈焰红唇,正是靳晓芙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