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真是晦气
    昊昊晚上一直粘着傅斯年,小小的人儿,却有一种本能的直觉,他不停地看傅斯年的脸色,搂着他的脖子,让傅斯年给他讲故事,陪他睡觉。

    傅斯年心如刀割,他一直希望能平稳地让昊昊渡过这段艰难的岁月,可顾浅秋的歇斯底里,到底还是给昊昊的心灵投下了阴影。

    他放下手头的工作,给昊昊讲了一个又一个故事,温柔耐心地哄他,直到他终于沉入梦乡。

    顾浅秋独自坐在客厅落泪,她何尝不后悔,那是她的亲生儿子,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都是季半夏那个贱女人,让她乱了分寸,说出了不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浅秋,等昊昊情绪稳定了,你带他出去旅行一段时间吧。趁这个机会,我们可以分居一段时间。等昊昊习惯了没有我的日子,我们找个时间去办离婚吧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从昊昊卧室走出来,走到顾浅秋身边,很平静地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“斯年!你真的要这么绝情吗?”顾浅秋捂着嘴痛哭起来:“你一定要这么残忍地对我吗?除了酒后犯错,生下了别人的孩子,我还有什么错?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改正的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你错的太多了。在你发泄自己的负面情绪时,你完全没想到昊昊就坐在对面,你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母亲,要为孩子的心灵健康,为他的安全感和信任感负责。浅秋,你很自私,也很幼稚,作为一个母亲,你是不合格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,我不该当着昊昊的面说那样的话。斯年,我承认错了,你给再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?”顾浅秋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傅斯年在她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:“对不起。我没办法再和你一起生活了。浅秋,我不爱你,其实你也不像自己以为的那样爱我。你爱的,是你的执念,是你的不甘心。放手吧,给对方一个出路,也给自己留点余地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说完,就起身回书房了。

    顾浅秋独自在沙发上哭泣,整个人缩成了一团。傅斯年多么狠心,她爱他爱到了骨子里,他却说她爱的只是自己的执念!

    回到书房,满窗的月光照了一地,傅斯年盯着月光,忽然就很想念一个人。想念得让他的心脏都狠狠的缩紧了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看着通讯录上季半夏的名字,傅斯年犹豫再三,却还是选择了放弃。

    他和顾浅秋之间的事还没完结,在此之前,他没有资格在深夜给她打电话。深夜的电话,是男朋友和老公的专属。

    阳光明媚,连翘正在宽大明亮的厨房做点心。

    昨晚傅维川很晚很晚才回来,早上她醒的时候,他已经出门了,两人连话都没来得及说上一句。

    今天她想起了王阿姨教她的点心,便想做几样等傅维川晚上回来吃。

    现在傅家的保姆她不敢轻易指使了,从和面到做饼胚,全都自己一个人搞定。

    因为工序比较复杂,一个人又有些顾不上,厨房就弄的有些乱,冰箱边洒了一小片蛋清,她自己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宋婉丽懒洋洋的起了床,喝了早茶,听见房子里静悄悄的,便问女佣道:“连翘和洛洛呢?怎么没听到孩子的声音?”

    “回夫人,少奶奶在厨房做点心,小小姐已经去幼儿园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去瞧瞧。”听了保姆的话,宋婉丽心里就有点不舒服,昨天,董事会正式摊牌,傅维川要在一周内办好交接,华臣总裁的位置,正式交还给傅斯年。

    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,季连翘竟然还有心情做点心!更何况,还是她那个杀千刀的姐姐把维川捅出来的!

    这个准媳妇,宋婉丽本来是很满意的,乖巧听话,对自己儿子百依百顺,还生得国色天香,带出去实在很长面子。只可惜,这么标致个准儿媳,竟然是个丧门星,自打她进了傅家的门,傅家就没出过一件好事!

    看见宋婉丽进厨房了,连翘简直受宠若惊,这个准婆婆,现在对她态度越来越冷淡,她都有些怕她了。

    “做点心?”宋婉丽瞟一眼一旁铁盘子上整整齐齐码放的剂子,不冷不热的问道。

    连翘赶紧赔着笑脸:“嗯。想做点点心您和傅叔叔尝尝,晚上维川下班了,也有夜宵吃了。这点心清淡可口,夜里吃也不怕的。”

    连翘本以为宋婉丽至少会夸自己一句有心,结果她只淡淡点点头,就带着挑剔审视的目光在厨房四处溜达开了,一会儿看看她发好的面饼,一会儿凑到案板前观察一下细小的沙葱。

    厨房里有一个三开门大冰箱,宋婉丽走到冰箱旁,正准备拉开冰箱门看看里面还有什么菜,结果脚下踩了道了一滩极滑溜的东西,宋婉丽完全没防备,一下子狠狠摔到地上,腰眼撞到冰箱角,痛得她连喊都喊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跟在后面的两个保姆,还有连翘,都被吓了一大跳,连翘顾不上手上有面粉,跟保姆一起想扶宋婉丽起来。

    哪知道宋婉丽狠狠瞪她一眼:“一边去!不用你扶!”

    连翘不知道她的态度为什么这么恶劣,而且还是在女佣的面前,完全不给她任何面子。 c≡miaoc≡bic≡阁c≡

    连翘伸着两只被面粉染得白白的手,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委屈得眼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宋婉丽盯着衣袖上一道白手掌,脸色更难看了:“什么意思!又没打又没骂的?哭丧着个脸是什么意思?!”

    连翘不敢再委屈,只能强装笑颜。

    宋婉丽被佣人搀扶到客厅去了,连翘看着料理台上半成品的点心,心中一股郁气,堵得她几乎没办法呼吸了。

    佣人都凑过去照顾宋婉丽了,连翘不敢再跟风,害怕又在众人面前遭到宋婉丽的斥责,她找来抹布,蹲在地上,一点点将那滩油擦干净。

    算了,准婆婆是厉害了点,但好在维川对她是真心的。就算是为了维川,她也得忍哪!

    婆媳之间问题本来就会很多,姐姐早就跟她说过了,她做好自己的就行了,公婆领不领情,是他们的事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