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最佳平衡点
    连翘忍者满腹的委屈将点心烤好,将烤得最好的几块挑了出来,用一个漂亮的小盘子装了,准备拿给宋婉丽尝尝。

    端着盘子来到客厅,客厅静悄悄的,见保姆在旁边擦楼梯扶手,连翘轻声道:“夫人呢?”

    “夫人腰上淤青了一大片,刚涂了药,在屋里休息呢。”保姆看连翘一眼,心里直摇头。这个季连翘确实生得漂亮,可人实在太愚钝了,夫人摔那么厉害,她不说过去瞧瞧,自己呆厨房烤糕点,搞的好像这事跟她没关系一样!真是蠢透了。

    连翘也没想到宋婉丽摔这么厉害,赶紧道:“那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走到二楼宋婉丽的卧室门前,连翘屏声静气,抬手敲了敲门,宋婉丽以为是保姆送茶水进去,应了一声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一见走进来的是连翘,宋婉丽的脸就黑了,别过头看着墙壁,根本不理连翘。

    连翘哪儿受过这种委屈,尴尬得满脸通红,想到确实是自己不小心害宋婉丽摔倒,她拼命忍着眼泪,小心翼翼道:“宋阿姨,您的腰怎么样了?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宋婉丽冷哼一声没搭理连翘。

    连翘知道她气还没消,只好将盘子放到宋婉丽床头的小柜子上,呐呐道:“这是我刚烤出来的点心,您尝尝?”

    连翘不提点心还好,一提点心,宋婉丽的火就噌噌噌直冒。

    她直接抬手一挥,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小盘子掉到地毯上,几块小点心滚了一地。

    连翘愣愣地看着地上的点心,再也忍不住了,眼泪唰的流了下来。她蹲在地上捡起盘子和糕点,又飞速将地毯清理干净,勉强说了句“阿姨您好好休息,我先出去了”,就哽咽着冲出门外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房间,连翘坐在沙发上默默垂泪。不小心把蛋清洒到地上,让宋婉丽摔了一跤,她是有错,可宋婉丽也不至于这样对她啊!

    连翘越想越伤心,想给傅维川打电话,想想他最近很忙的样子,又不敢打扰他。满腹的委屈和心酸无处发泄,连翘这才深深体会到,这世界上唯一能无止境包容她的,还是自己的姐姐。只是,当初负气离开,现在她也没脸跟她诉苦。

    中午连翘连饭都没吃,佣人象征性地问了几句,就带上门走了。整个大宅静悄悄的,连翘独自呆在房间,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。

    下午,洛洛放学了,小丫头清脆的声音让整个房子都热闹起来,佣人为了讨好宋婉丽,先带着洛洛去了宋婉丽的房间看她。

    “奶奶,您还疼吗?洛洛给您揉揉。”洛洛学着佣人教的话,奶声奶气道。

    宋婉丽听得心里乐开了花,不顾腰疼,搂着洛洛就亲了一口:“乖孙女,奶奶不疼,你肚子饿了没有?我叫邹妈拿几块点心你先垫垫,一会儿咱们就开饭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,我不饿,我给您揉揉腰好不好?”洛洛伸出白胖的小手轻轻地帮宋婉丽揉着腰背。

    在宋婉丽房间呆了一会儿,佣人见她精神不是很好,就带洛洛出来了。

    下了楼梯,洛洛赶紧问佣人:“我妈妈呢?怎么没看到她?”

    平时,她放学的时候,妈妈都在门口迎接她的。

    “你妈在房间里呢,你去看看她吧。”连翘被宋婉丽冷落的事已经在佣人之间传开了。

    洛洛蹦蹦跳跳走进连翘房间:“妈妈,我回来啦!”

    连翘倏地从化妆台前站起来,听见洛洛回来,她就赶紧化妆,想掩饰哭得红肿的双眼。

    洛洛眼尖,一眼看出妈妈不对劲:“妈妈,你怎么了?你是不是哭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妈妈……”连翘想摇头否认,结果一张嘴,声音就哽咽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?”洛洛很担心,又有点害怕,睁着一双明净的大眼睛,疑惑地看着连翘。

    看到洛洛的神情,连翘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一把搂住洛洛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洛洛不知道妈妈为什么大哭起来,但连翘的情绪感染了她,她伸出小手帮连翘擦眼泪,自己也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洛洛,我想你姨妈了……我想回家了……”连翘抱着女儿,无意识的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奥丁办公室,季半夏正在工作,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。连翘的来电。

    “姨妈!”洛洛的声音带着鼻音,让季半夏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洛洛?怎么了?怎么哭了?”这段时间,洛洛经常用连翘的手机给她打电话,虽然每次都不会聊很长时间,但语气都还是很欢快的。

    “姨妈,我想回家。妈妈也想回家。妈妈还哭了。”洛洛抽泣着。

    “你妈妈哭了?”季半夏脑子里轰的一响:“她在旁边吗?叫她接一下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洛洛应了一声,把手机递给连翘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连翘颤声喊道。这是搬走之后,连翘第一次和季半夏通话,以前洛洛给季半夏打电话,她也在旁边听着,但都没说过话。

    “连翘,发生什么事了?你跟洛洛怎么都哭成一团了?是不是傅维川欺负你了?”季半夏焦急又心疼。

    “姐!”听见姐姐发自肺腑的关切,连翘的眼泪又汹涌而出:“我想回家,我不想住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傅维川欺负你了对不对?”季半夏咬牙切齿,连翘却连连摇头:“没有,我在这里很好,就是想家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也不多说,挂了电话就打内线吩咐助理:“我有事要外出,如果有人打电话,你解释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完,风风火火地下楼,拦了辆出租车就往傅家赶。

    华臣顶楼会议室,天已经快黑了,傅维川和傅斯年还在和几位董事会一起开会。

    傅维川自然不甘心就此退位,提出了很多条件,大家正在会议室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傅维川的手机响了,他不耐烦的正想按掉,一看是宋婉丽打来的,只好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维川一边朝会议室外走,一边道:“妈,什么事?我在开会呢?”

    “还开什么会!快回家!家里都鸡飞狗跳了!”宋婉丽坐在客厅沙发上,看着哭成一团的连翘和洛洛,又看着面色冷冽的季半夏,气得直发抖:“季半夏打上门来了,要带连翘和洛洛走!你爸去祖宅还没回来,你赶快回家!”

    “什么?季半夏想干什么?!”傅维川咬牙道,这个女人胆子可真大,他还没找她的麻烦呢,她竟然跑自己家去找麻烦!

    正在低声和董事聊天的傅斯年,听见季半夏三个字,微微侧过头来。

    傅维川接完电话,脸色铁青地走进会议室:“家里有点事,我必须马上赶回去,失陪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傅维川吼的那一嗓子,董事们也都听见了,天色晚了,大家也都累了,于是各自鸟兽散。

    电梯前,傅斯年追上傅维川:“维川,家里发生什么事了?我刚才听到你提到季半夏。“

    傅斯年根本不掩饰对“季半夏”这三个字的关心。

    傅维川冷笑一声:“季半夏到我家大闹,要带我老婆孩子走!傅斯年,你这个搭档还真是有本事,把我拉下了马不说,现在手都伸到我家里了!”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傅维川,语气淡淡的:“这件事我正要跟你说,一直没找到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话?新闻爆料背后的黑手不是你?季半夏没掺和?”傅维川讽刺道。

    傅斯年懒得跟他胡搅蛮缠,直接了当道:“这事是顾浅秋做的,跟季半夏无关。”

    顾浅秋!傅维川恍然大悟,他怎么就没想到顾浅秋呢!连翘说顾浅秋给她打过电话,他怎么就没想到是顾浅秋套了连翘的话呢!

    前一天刚好跟季半夏吵过架,于是他第一时间怀疑季半夏,压根没往其他方向想。

    心中懊恼,傅维川的语气却还是很强硬:“好,算我误会了季半夏,那你呢?我没误会吧?顾浅秋背后的主谋难道不是你?”

    傅斯年没有和他争执的兴致:“我傅斯年会这么没创意?五年前某人玩过的花样,我会再用吗?”

    说完,看都不多看傅维川一眼,径直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傅维川站在原地,一张脸红一阵白一阵。五年前,他指使欧洋,利用季半夏设计傅斯年,一群记者酒店捉奸,让傅斯年丑闻满天飞,原来傅斯年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离开傅维川的视线,傅斯年拨通了傅冀南的电话。开门见山道:“叔叔,有件事我想拜托您。”

    傅冀南和傅冀中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性格,傅冀中风流冷血,傅冀南温和懦弱。傅斯年和这个叔叔的关系,还算不错。 》≠》≠,

    “什么事?你说吧。”傅冀南回答得很爽快。

    “叔叔,连翘的姐姐季半夏去你家了,好像是连翘和洛洛想回去住一阵子。季半夏过来接她们回去。维川和季半夏之间有一些误会,维川脾气比较急躁,我怕他们之间会起争执。如果形势不对,请您务必从中斡旋,不要伤到半夏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说得很恳切,关切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祖宅。行,我回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。”傅冀南点头答应了。傅斯年喜欢连翘的姐姐,上次他就看出来了。说实话,季半夏把傅维川的丑闻捅出去,他不仅不生气,反而暗暗有些感谢她。傅维川跋扈骄横,这样的性格,坐的位置越高,越容易招惹是非。

    当年,傅老爷子开疆拓土,惹怒了行业内的另一位老大,对方找了黑道打手,生生打废了傅冀南两条腿。对傅冀南来说,平平顺顺过日子才是最重要的。人生在世,荣华富贵都是过眼云烟,什么都比不上健康平安。

    挂断电话,傅冀南暗暗点点头。傅老爷子中意傅斯年不是没道理的,傅斯年会找他保护季半夏,就充分证明了老爷子眼光的毒辣。

    在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中,傅斯年能找到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