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未尝不是一件好事


季半夏没想到话头突然转到自己身上,她和傅斯年的关系,就这么被傅维川**裸揭露出来,当即尴尬得不知该说什么,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。


连翘不满地瞪了傅维川一眼,又抬脚在桌下狠狠踩了他一下。


傅冀南见状,赶紧打圆场:“现在说的是你的事,你别东拉西扯!”


傅维川的气还没消:“我说错了?傅斯年这不是吃着碗里的瞧着锅里的?他要是真心的,为什么不赶紧离婚?哪天他离了婚,跪在地上向季半夏求婚,我才佩服他是条汉子!”


傅家的财富,顾家的权势,两者结合带来的好处,傅斯年会舍得丢掉?傅维川根本不信。


季半夏盯着桌子上的花瓶发呆。离婚……傅斯年的婚还离得了吗?顾浅秋诡计多端,会那么轻易就放手,还傅斯年自由身吗?傅斯年呢?他真的愿意舍弃一个强有力的岳家,选择她这个没有任何家世和背景的普通人吗?


也许她不该怀疑傅斯年,他的为人她不是不了解。可是,现在这种情况,她夹在中间算什么?再爱又如何?始终不能光明正大,被人提起,永远只能尴尬无语。


“连翘这么个大美人还拴不住你的心?以后给我收敛点,别让我再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!”宋婉丽赶快岔开话题。


看见连翘期待的看着自己,傅维川心里软了软:“放心,外面那些我早就断了,季半夏看到的那次,真的是意外!”


是那个女人主动贴上去的,他也就顺手一搂,那知道就被季半夏看到了。


这个话题到此结束,总算大家都达成了共识,季半夏也不想再纠结下去,想着连翘刚怀孕容易疲劳,正准备催她回卧室休息,洛洛突然道:“妈妈,你有了小弟弟,是不是不能参加亲子运动会了?”


听洛洛这么一说,连翘才想起来:“啊,对哦,周末幼儿园有亲子运动会。”


“有亲子运动会?没事!我去不就行了?”傅维川亲亲洛洛的小脸:“洛洛,爸爸陪你好不好?”


“不要!我要姨妈!”洛洛好一阵子没看到季半夏了,跟她格外亲。


“好好好,让你姨妈陪你。周末正好让你爸陪你妈做个产检。”宋婉丽笑着说道。只要是洛洛的要求,她没有不答应的。


“噢!我赢啦!”洛洛欢叫一声扑进季半夏怀里。


“小调皮!”季半夏用手指点点洛洛的鼻尖,一家人都笑了起来。


晚上,哄洛洛睡着后,连翘抱着季半夏的胳膊,撒娇道:“姐,有件事我还没跟你说呢!你听了准保高兴。”


“什么事?”季半夏好奇了:“洛洛在幼儿园受到表扬了?”


“不是。”连翘神秘地摇摇头:“刚才傅叔叔回来的时候,我不是接了个电话吗?你猜是谁打来的?”


“好了,别卖关子了,快说吧!”季半夏用力捏了一下连翘的脸。


“哎呀!好痛!”连翘皱着眉头躲开季半夏的魔爪:“是傅哥哥打来的。他听说你过来接我和洛洛回家,问了一下这边的情况,还说他给你打电话你没接,他担心出了什么事。”


“呃?”季半夏这才想起一直忘记看手机了。下了床打开手包一看,手机上果然有两个未接来电,都是傅斯年的。


季半夏看着屏幕上的名字发呆,连翘笑着催促道:“想回电话就回呗,你要是怕我偷听,可以到衣帽间去接。那里安静。”


半晌,季半夏才轻轻摇摇头:“不用了。”


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,也许,傅维川的话,的的确确打击到了她。


拿着手机,季半夏给傅斯年发了条消息:我很好。勿念。


勿念。此刻,他会思念她吗?生活在同一个城市,可他们之间,走向对方的每一步,都是如此艰难。


寒武纪办公室,傅斯年失神地盯着手机上的消息,心口憋闷得几乎无法呼吸。


我很好。勿念。五个字,两个标点而已。他以为季半夏会给他回电话的,手机一直放在手边,他一直在等。


冷淡的五个字,却让他无法淡定。傅斯年删了消息,干脆把手机扔进办公桌抽屉里。


这样也好,在他恢复自由身之前,彼此保持克制,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就当是给这桩婚姻的最后一份尊重吧。


刚抛开杂念工作了一会儿,抽屉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
傅斯年的心跳倏然加速,猛的拉开抽屉拿出手机。


不是季半夏打来的,是家里来的电话。


傅斯年失望得无以复加,停了几秒钟才接起电话。


“爸爸!你怎么还不回家?今天是妈咪的生日,你忘记了吗?我们等了你很久很久很久!你再不回来,蛋糕都要生气了!”昊昊稚嫩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。


傅斯年愣了一下,这才想起今天是顾浅秋的生日。难怪早上顾浅秋一再叮嘱,让他下班了早点回家。


“对不起,昊昊,爸爸忘记了。”傅斯年赶快道歉:“爸爸这就回来。”


“太好了!我和妈咪在家等你!爸爸开车要小心哦!”小人儿大人般贴心的叮嘱,让傅斯年一阵酸楚。


孩子都是敏感的,昊昊大概是察觉到他和顾浅秋之间僵硬的关系,这段时间都懂事得过分,拼命地想要拉拢他和顾浅秋的关系,傅斯年每每想来,心里都会有些难受。


昊昊不是他的儿子,但他毕竟叫他一声“爸爸”,亲热甜蜜,全心的信赖和崇拜。哪怕他身上流的不是他的血,近两年的朝夕相处,已经足以让他和昊昊之间培养出深厚的感情。


有错的是大人,不是孩子。


傅斯年回到家时,顾浅秋和昊昊果然在桌边等他。傅斯年将临时买的钻石项链递给顾浅秋:“浅秋,生日快乐。”


做不了夫妻,也要好聚好散。毕竟一起度过好几年时光。


顾浅秋惊喜地盯着红丝绒的盒子,眼眶开始发热:“斯年,谢谢你!”


此刻,她动了真情。出身顾家,锦衣玉食,顾浅秋从来不缺少贵重珠宝。但她没有想到,在闹离婚闹得几乎撕破脸的时候,傅斯年还会送她生日礼物。


他成熟,内敛,宽容,豁达。岁月的流逝,将他打磨成坚韧的金刚石。这样的男人,世间真的很难再找到第二个。


只可惜,他不属于她,除了病床上的那二年,他从来没有真正属于过她。


顾浅秋泫然落泪,昊昊拍手笑话她:“爸爸你看,妈妈开心得哭鼻子呢!等我长大了,天天给妈妈买生日礼物,让妈妈天天哭鼻子!”


孩子气的话,逗得傅斯年和顾浅秋都笑了。


“小坏蛋!快去洗手准备吃蛋糕啦!”顾浅秋收拾心情,笑着叫保姆带昊昊去洗手。


昊昊走了,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。顾浅秋试图找点话题来缓和气氛:“周六昊昊幼儿园要办亲子运动会,你要是没事,陪我们一起去吧?”


傅斯年看上去冷漠,其实很重情,她现在能打的只有亲情牌了,幸好傅斯年最近忙得不可开交,没时间来讨论分居的事。管它事实上是不是已经分居,只要她还和傅斯年住在同一屋檐下,她就还有机会来挽回这段婚姻。


涉及到昊昊,傅斯年稍微犹豫一下就答应了:“好。”


周六的事,可以压到周日再做。离婚是不可避免的事,和昊昊分开之前,他也希望能多一点时间陪伴他。


吹了蜡烛吃了蛋糕,昊昊已经有些扛不住了,眼睛失去了神采,开始打起呵欠来了。


顾浅秋喊了保姆带昊昊去洗漱,昊昊却撒娇地搂住傅斯年的脖子:“不嘛,我要爸爸陪我一起。”


被昊昊软嫩的小胳膊抱着脖子,傅斯年心中感慨,笑着一把扛起昊昊:“走,爸爸陪你。”


昊昊在傅斯年的肩头发出咯咯的笑声,快乐得像一条小狗。顾浅秋看在眼里,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。


有幸福感,也有自责和后悔。事到如今,她才不得不承认,当年真的是她错了。


如果昊昊是傅斯年亲生的儿子,这样温馨幸福的一幕,也许就永远不会消失了……


帮昊昊洗完澡,又给他讲故事哄他睡着,傅斯年刚回到书房,手机就响了。江翼飞打来的。


“斯年,现在有空吗?我想跟你谈谈。”江翼飞似乎喝了酒,舌头有点大。


傅斯年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:“好。你在哪里?我来找你。”


昊昊的身世被发现之后,他还没跟江翼飞见过面。一是太忙,各种事情都交错在一起。二是还没想好究竟要怎么面对江翼飞。他不想占在道德的制高点去批判什么,但心里那点不爽,是切切实实存在的。


江翼飞没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接着问他:“浅秋还好吗?吃长寿面了吗?”


a市的传统,生日当天吃了长寿面,才能长命百岁,一生顺遂。


顾浅秋的生日,江翼飞竟然牢牢记着。想必,他是真心喜欢顾浅秋的吧?可是,顾浅秋却说,昊昊只是她和江翼飞酒后的一场意外……


傅斯年淡淡道:“你如果想知道,为什么不亲自打电话问她?”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