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比基尼帅哥
    周六的天气格外晴朗,一场雨增加了一份凉意,却让城市更加干净清新。

    幼儿园特意租了附近一所大学的运动场,作为这次亲子运动会的场地。季半夏带着洛洛走进运动场时,已经有很多家长带着孩子在草坪上等着了。

    碧绿的草坪,漂亮的暗红塑胶跑道,清风,阳光,还有孩子们欢快的笑声,让季半夏多日的沉郁一扫而光,她微笑着眯起眼,环顾着这平凡而幸福的一切。

    不远处走过来的男人,一下子抓住了她的眼神。

    高个子男人,带着黑色棒球帽,一身浅灰的运动装,黑色跑鞋,单肩背着宝蓝色的双肩包,正朝草坪走过来。

    他手里牵着一个小男孩,二人正相视而笑,似乎在说着什么有趣的话题。

    他低着头,黑色的棒球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,只能看到一个刀削斧凿,线条清隽的下巴。

    季半夏屏住呼吸,静静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见到的傅斯年,正装的时候比较多,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穿运动装。原来,他穿松垮的帽衫和黑色的耐克也这么好看。好看得让她想微笑,也想流泪。

    “姨妈!是傅承昊!还有傅叔叔!”洛洛拖着季半夏的手往前走:“我们去找他们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季半夏松开洛洛的手:“去吧。姨妈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眼中还有泪意。她现在不想过去。这么久没见面,再相遇明明是快乐的事,为什么她鼻间一阵阵酸楚?

    “傅承昊!”洛洛欢叫着朝昊昊跑过去。傅斯年抬眸朝洛洛看去,第二秒,眼睛就找到了季半夏。

    “昊昊,你带洛洛妹妹在这里玩,我过去和季阿姨打个招呼。”傅斯年朝洛洛挥挥手,又叮嘱昊昊。

    昊昊开心地点头:“爸爸,我想把巧克力分一半给洛洛吃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昊昊对妹妹很友好,爸爸很高兴。”傅斯年摸摸昊昊的头,又摸摸洛洛的头:“乖,去玩吧。不要走远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站到了季半夏面前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在帽檐下格外幽深,嘴角一抹笑意一点点加深,最后变成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嗨!”

    嗨,季半夏,见到你真好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笑了,她和傅斯年笑得一样灿烂,一样露出8颗雪白的牙齿:“嗨!”

    她没有问傅斯年为什么会单独来参加运动会,傅斯年也没有问她为什么连翘没有来。

    二人并肩站在阳光下,看着不远处洛洛和昊昊追逐打闹,风静静吹拂着草叶,天蓝得不可思议地温柔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大喇叭开始广播了:“请家长们带着小朋友按班级排好队,运动会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雄壮的音乐开始奏响,傅斯年和季半夏对视一眼,很有默契地朝昊昊和洛洛走去。

    各自带了孩子,朝着举着红牌子的班级老师走去,季半夏和洛洛正好站在了傅斯年和昊昊的前面。

    班级老师在核对人数和运动项目,她说了什么,傅斯年完全听不见,他一直看着前面的季半夏。

    她穿着白色的套头运动衫,扎着马尾,一头浓密的秀发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傅斯年忽然想起那晚,狭小的车厢中,她的头发缠绕在他指尖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情不自禁地偏移,盯着那两只圆润小巧的耳垂,那么白皙,那么娇嫩,他亲吻过,迷恋过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阳光照在她的耳垂上,一层幼细的绒毛,让她有处女般的圣洁天真。

    他就站在她的身后,一抬手,就能碰到她的身体。傅斯年压下心中蠢动的**,强迫自己去听老师说话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只听到了老师的最后一句话:“好,规则就讲到这里,现在大家可以根据编号各自寻找比赛场地了。”

    规则?什么规则?编号?什么编号?傅斯年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看见前面的人已经开始按顺序移动了,傅斯年赶紧凑过去问季半夏:“半夏,刚才老师说的编号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季半夏还站着,听见傅斯年的问题,扭头想要回答他,结果没想到傅斯年贴得很近,她的头一侧,耳垂几乎碰到他的嘴唇。

    若有若无的一点触碰,让二人都触电般猛的后退。季半夏的脸腾的红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心跳加速,脸上却假装镇静。

    “刚才老师给每一对家长和小朋友都分配了编号,你记着自己的编号,找到比赛场地,到那边登记一下,就可以按编号顺序进行比赛了。”季半夏知道自己脸红了,说话都有些不太自然。

    “嗯。明白了。我去找老师问一下编号。”傅斯年看着季半夏羞红的脸,眼中两朵小火苗。

    “刚才老师念的时候你没在听?”季半夏瞟傅斯年一眼,被他的眼神烫得赶快侧过头。

    “嗯。在想别的。”傅斯年一语双关。

    季半夏哪里知道他的小心思,同情地看他一眼:“最近很忙吧?”

    新闻已经出来了,华臣易主,前总裁重新执掌华臣。许多老员工踊跃回流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置可否地一笑。季半夏如果知道他刚才在想什么,一定会骂他流氓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报了两人三足、男女对抗拔河和袋鼠大冒险。你们呢?”季半夏被傅斯年的笑容弄得心里发毛,赶紧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好巧。这三项我们也报了。还多报了一个低空攀岩。”傅斯年微微一笑:“一会儿可以一起比赛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昊昊和洛洛都听到了傅斯年和季半夏的对话,两人都欢呼起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看着两个孩子,傅斯年走过去向老师询问编号。

    老师正忙着拆箱准备发水,听见有人又来打听编号,正准备不耐烦地说一句“刚才不是说过吗?”,一抬头看到傅斯年的脸,所有的不耐烦都烟消云散了。她和颜悦色地重新查表,和颜悦色的把编号又对傅斯年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傅斯年正要道谢走开,另一个等在旁边的家长等不及开口了:“老师,你帮我也查一下吧。我是秦思雨的家长。”

    矮矮胖胖的中年男人,还有些谢顶,老师扭头就呛一句:“刚才不是都报过了吗?怎么又跑来问!”

    傅斯年看了女老师一眼,就迈着长腿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快走吧。两人三足那边已经有好多人排队了。”季半夏牵着两个小朋友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昊昊,刚才穿红衣服的,是你们生活老师吗?”傅斯年指指站在中年男人旁边的女老师。

    “是呀,她是张老师。”昊昊和洛洛都抢着回答。

    姓张的生活老师。傅斯年默默记在心里。准备回去之后就通知园长将这个老师撤换掉。这样的素质,怎么当得起老师两个字。

    他给幼儿园捐五十万提高老师待遇,不是为了让这种老师看人下菜碟的。

    两人三足,季半夏和洛洛一组,傅斯年和昊昊一组,两组在相邻的跑道上。

    季半夏利索地用布带将自己左腿和洛洛的右腿绑在一起,等着发令枪响。

    旁边的跑道上,傅斯年还在努力的绑带子,布带太长,他绕几圈吧,缠得太紧,把绳子折叠起来绑单圈吧,试着走两步绳子就松了。

    其他几对家长也还在绑绳子,季半夏笑着朝傅斯年道:“过来,我给你们绑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拎着布带和昊昊转过身来,脸上略有无奈和沮丧。

    季半夏蹲下身,三下两下就把布带绑好了,仰头对傅斯年一笑:“傅总,学着点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很谦虚地点头:“记住了。季女侠果然心思玲珑,身手敏捷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笑得很调皮:“嘿嘿,我还以为你会告我剽窃呢。”

    “剽窃?”傅斯年没听懂。

    “这个系带子的方法,还是以前你教我的呀!”季半夏说着,才忽然想起傅斯年失忆的事,有点抱歉地看着他:“那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那时我还在华臣,是你总裁办的秘书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为什么要教你系带子?”傅斯年好奇道。他和季半夏之间的每个点滴往事,他都想知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有点不好意思了:“那次我鞋带散了,怎么也系不好。你教我系鞋带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我帮你系了鞋带?”傅斯年看着季半夏低垂的眼眸,淡淡的甜蜜漫上心头。那时候,他们真的很相爱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季半夏低声应了一声。她和傅斯年相处的时间真的不多,每个细节都很珍贵。她都牢牢镌刻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“各就位~准备!”

    发令官开始喊口令了。所有人都赶紧归位站好。一声枪响之后,几组人都努力地维持着平衡,一步步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季半夏和洛洛事先已经商量好了,听着季半夏的口号,一起迈动捆在一起的那条腿。

    傅斯年和昊昊刚开始没找到节奏,但很快,傅斯年就把季半夏的方法学会了,带着昊昊一小步一小步地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其他几对亲子都已经东倒西歪了,跑道上只剩下季半夏和傅斯年这两组了。

    “傅斯年,你五点钟方向有个比基尼美女!”季半夏开始使用骚扰计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不为所动:“季半夏,你7点钟方向也有!”

    “傅斯年,你钱包掉了!”

    “季半夏,你节操掉了!”

    “傅斯年,天上有飞机!在洒棒棒糖!”

    “嗯,都留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腿长更占优势,但昊昊拖了后腿。两组人呈胶着状态,难分伯仲。

    眼看快到终点了,季半夏咬咬牙,准备使出杀手锏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