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大手牵小手
    傅斯年带他们去的餐厅,是一家著名的亲子主题餐厅。豪华的包间里一应俱全,儿童区里有秋千,有滑滑梯,还小小的迷宫隧道,还有各种各样小朋友喜欢的东西。

    门一推开,昊昊和洛洛就发出惊喜的欢呼。等上菜的过程,两个小人儿已经在迷宫隧道里钻得不亦乐乎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和季半夏坐在窗边的餐桌边看着他们,时不时对视一眼,为孩子们的天真可爱而发笑。

    服务员过来上菜了,看到两个小孩滑滑梯,笑着跟季半夏道:“您真是有福气呀,儿女双全,一对金童玉女呢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也不解释,只是笑。傅斯年也笑。如果这真的是他和季半夏的一对儿女该多好,金童玉女,爸爸和妈妈之间最稳固的爱情纽带。,一直幸福美满的走下去。

    菜上完了,季半夏开始催促调小朋友洗手:“小淘气们,该洗手吃饭啦!”

    孩子们正玩在兴头,哪儿会听她的话,继续上上下下的攀爬,忙得很。

    季半夏笑着朝傅斯年摊摊手:“我没有威慑力呀,傅将军,还是你上吧!”

    季半夏的示弱,充分满足了傅斯年的大男人心理,他看着季半夏,微笑道:“恶人就让我来做,狡猾的丫头!”

    “嗯。你可以本色出演嘛,我就不行了。”季半夏笑得天真无邪。

    看着小女人弯弯的月牙眼,傅斯年终于没忍住,伸手狠狠拧了一下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真野蛮!”季半夏摸摸被拧疼的鼻子,不满地抱怨。

    傅斯年偷袭成功,心满意足的走到儿童区,一把揪住两个小朋友,左手拎一个,右手拎一个:“走,洗手去,吃完饭再玩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朋友被他夹在腋下,不仅不生气,反而觉得惊险刺激,都开心得欢叫起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扭头朝季半夏挑挑眉,一副“瞧,我有本事吧?”的模样,让季半夏情不自禁笑出了声,她冲傅斯年竖起大拇指:“加油!”

    小朋友们洗完手回来,饭菜也正好冷却到了可口的温度,小人儿们比赛吃饭,一个比一个吃的香,压根不用大人操心,两小碗米饭吃得干干净净,小肚子都吃得鼓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可以去玩了吗?”昊昊第一个吃完,睁着亮晶晶的眸子,期待的看着傅斯年。

    洛洛赶紧咽下嘴里最后一口饭菜,也问季半夏:“姨妈,我可以跟昊昊哥哥去玩吗?”

    “那只准玩积木和荡秋千,不许爬上爬下哦!”季半夏笑着把洛洛脸颊的饭粒擦干净,又顺手抽了张纸巾帮昊昊也擦擦嘴角:“刚吃饱,不能玩太剧烈的游戏。不然会肚子疼哦!”

    昊昊和洛洛都点点头,齐声应道:“嗯。知道了!”

    小朋友们跑去堆积木了,季半夏和傅斯年终于可以安心的继续午餐了。

    初秋的阳光透过大大的玻璃窗照在餐桌上,二人相对而座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气和美酒,季半夏晃晃手中的红酒杯子:“傅斯年,这瓶酒多少钱?是不是很贵呀?”

    傅斯年被她逗笑了:“是很贵,你省着点喝。”她的脸颊已经泛出红晕了,再喝下去只怕真的要醉了。

    “小气鬼!”季半夏又啜了一口。柔滑微涩的酒液缓缓滑过口腔,芬芳醇美的感觉让她享受地眯上眼,慵懒得像只猫。

    傅斯年看着她,脸上的揶揄之色一点点淡下去,眸中的感情渐渐转为深沉,他看着她,目不转睛,如痴如醉。

    季半夏没看他,她懒洋洋靠在沙发上,手中把玩着酒杯,透过阳光看着猩红如宝石的酒液,轻笑道:“盯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傅斯年逗她:“你又没看我,怎么知道我在盯着你?”

    “幼稚!”季半夏对他的小伎俩嗤之以鼻,小学生的理由,傅斯年还说得这么理直气壮。好意思么?

    傅总裁遭到鄙视,不仅不生气,反而生出几分甜意,他真喜欢季半夏这副模样,她翻白眼的样子都那么迷人。迷得他,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“半夏……”他喊她的名字,声音压得很低,不尽的温柔缠绵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季半夏开始心跳。她最受不了傅斯年这样的挑逗法。傅斯年认真想勾引她,她是招架不住的。

    “不干嘛,就是想叫叫你。”傅斯年含笑凝视着她的脸,白皙干净的一张脸,除了眼睛,五官并无惊艳之处,可偏偏就是能让他意乱情迷。

    “无聊……”季半夏斜睨他一眼嗔道。

    放下酒杯,她准备去看看孩子们。房间太安静了,感觉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走到积木区一看,季半夏差点没笑出声来,两个娃娃竟然都睡着了!洛洛靠在昊昊的肩膀上,昊昊趴在积木上,两个人都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走了过来,看到睡得东倒西歪的小朋友,笑着摇摇头:“睡这么沉,没两个小时醒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走过去把两个小人放平,让他们睡得舒服一点,又脱下自己的外套,轻轻盖在两个孩子的小肚皮上。

    两个娃娃头靠着头,身子贴着身子,两张小脸都那么漂亮可爱,季半夏和傅斯年站在旁边默默看了一会儿,才轻手轻脚走回沙发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也睡一会儿?”傅斯年的眼神控制不住的扫了季半夏一眼。

    她外套下面穿着合身的运动t恤,将她的曲线勾勒得格外玲珑。傅斯年又想起拔河比赛时那种致命的感觉了,下腹开始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季半夏哪里知道傅斯年的心思,她欣然接受了傅斯年的建议:“好啊,那我躺一会儿吧。刚才那个袋鼠比赛真把我累坏了。”

    沙发够大,季半夏蜷着身子躺下来,只觉得阳光有些刺眼,见傅斯年那边的沙发在阴影里,便道:“我跟你换换位置,我这边晒着太阳有点刺眼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傅斯年答应了,却不动身子,抬头笑眯眯的盯着季半夏。

    季半夏走到傅斯年的沙发边,开始赶他:“别赖着不走了,快过去,我要抓紧时间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她娇嗔的模样实在妩媚,傅斯年心头荡漾,伸手就去拉季半夏的手。 c≡miaoc≡bic≡阁c≡

    季半夏没防备,被他拉得一下子跌坐在沙发上。二人的身体贴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季半夏吓得赶紧往儿童区那边看,生怕惊动了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这么紧张干嘛?他们没那么容易被吵醒的。”傅斯年低头,附在她耳边轻声道。

    季半夏推他,想抽回自己的手:“你想干嘛?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眼神她太熟悉了,男人的**写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章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