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仇家追杀
    傅斯年不说话,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炽烈。她的手还在他的掌心,细腻的肌肤刺激着他的感官。

    “半夏……”傅斯年低声呢喃,他凝视着她的脸,缓缓凑近……

    季半夏一颗心怦怦直跳,想退缩,却又被蛊惑一般,身体一点点发软,根本挪不动不了分毫。

    “半夏……”傅斯年的呼吸清晰可闻,他伸出手,修长的指尖轻轻划过她的唇瓣,描摹它美好的轮廓。

    这种节制的触碰,反而让两人的感觉变得更加敏锐,渴望因压抑而更加蓬勃。

    季半夏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竟然轻轻张开嘴含住了傅斯年的中指。她的贝齿细细地啮咬着傅斯年的指尖,她的舌尖柔滑地缠绕着他绷紧的神经。

    傅斯年浑身都要爆炸了。他的手指能感觉到她口腔的温暖湿润,偏偏她闭着眼,那么沉醉专注,又要命地纯洁无辜。

    疯了。他的大脑忽然一片空白,浑身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一件事。

    傅斯年猛的抽出手,热烈的唇迅速堵上手指撤退造成的空隙,他的舌尖隔着她细密的牙齿,轻轻地勾挑着,想将她的舌头引逗出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浑身滚烫,身子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。她软软地倒在沙发上,拒绝的念头浮浮沉沉,却始终敌不过唇齿间的缠绵和旖旎。

    她急促的鼻息让两个人都有些控制不住了。傅斯年的手隔着薄薄的t恤开始抚弄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他的力气太大,季半夏几乎要被他揉碎了。

    好在傅斯年并没有更进一步的举动,季半夏已经感觉到他身体的强烈反应了,他却在失控之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季半夏睁开迷蒙的眼睛,傅斯年已经坐直身子了,他的额上有细密的汗珠,脸色微微发红,眼睛也微微发红。

    季半夏低下头,有点羞惭的整理自己被揉得皱巴巴的t恤。孩子们还在屋子另一端熟睡,她却和傅斯年在沙发上亲热,尽管隔着迷你隧道,孩子们看不见这边的情形,但这确实太失态,太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没说话,傅斯年也没说话。他心里也有懊恼。刚才怎么就控制不住了呢?像有一把野火,把他的理智烧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季半夏起身坐到桌子对面的沙发,刻意和傅斯年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孩子们还在熟睡,一时半会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。季半夏过去看了看,只好又重新坐回沙发发呆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坐这里。”傅斯年看着她,拍拍自己身边的沙发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一会儿你又要动手动脚……”季半夏小声嘟哝着,不依不饶地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傅斯年有点无奈:“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,保证不动你一根指头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一向说话算话,听他这么说,季半夏消了戒心,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半夏,你委屈吗?”傅斯年突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我和顾浅秋,很可能要拖到两年后才能离婚。等我两年,你会不会觉得委屈?”傅斯年轻轻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季半夏摇头:“怎么会觉得委屈?能重新见到你,能重新得到你,已经是上天对我最大的眷顾。我感谢都来不及,怎么会觉得委屈?”

    四年前,傅斯年消失得无影无踪,她的心从此就缺了一块。整整四年,她工作挣钱,照顾洛洛和连翘,苦苦的支撑着一个小小的家,却从来没想过再去恋爱结婚。

    自从认识了傅斯年,她的世界就再也容不下其他的男人。

    在机场和他重逢的那一天,她就暗暗发誓,她要和傅斯年在一起。哪怕是背着万人唾骂的小三之名,她也一定要和他在一起。

    中途的挫败和失落,也让她动摇过,怀疑过,可她却从来没有后悔过。

    看着季半夏坚定的眼神,傅斯年的心中温暖而感动。他本能地被季半夏吸引,却一直没细想过自己究竟喜欢她什么。现在,他终于明白了,他喜欢她的善良,喜欢她的灵动慧黠,更喜欢她的坚韧,和她面对一切未知困难时坦然而无畏的态度。

    顾浅秋不会轻易放手,而两年多病榻缠绵,她的照拂之恩,又让他不忍做得太绝情。如果顾浅秋真有什么三长两短,他这辈子大概也不会安心。

    “半夏,等我,我绝不负你。”傅斯年握紧她的手。

    季半夏认真地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,万千柔情都化为深深的凝视,此刻,他们意念相通,心心相印。

    “她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下周我会提出分居,你凡事要小心,我怕她会情绪失控,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。”傅斯年终究还是不放心,顾浅秋的性格实在太偏执了,上次的中毒事件,已经让傅斯年后背发冷了,他不敢相信顾浅秋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季半夏。

    “嗯。我会小心的。你放心吧。”季半夏用力捏捏傅斯年的手,朝他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二人正在喁喁私语,季半夏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响了,季半夏赶紧拿起手机接了起来,生怕吵醒了小朋友。

    来电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季半夏客气地应道:“你好?”

    “连翘,你好久没来看我了,让人怪惦记的。昨天我又想出了一个新菜式,你什么时候过来玩,我做给你尝尝?”电话里,一个苍老的女声絮絮说着,听上去倒有几分耳熟。

    王阿姨。王桂香。几秒钟之后,季半夏一下子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阿姨,我不是连翘,是半夏呢。”季半夏笑道:“您是不是想给连翘打电话,打错了?”

    “哦!是半夏呀!瞧我,都老糊涂了,电话都弄混了。”王桂香揉揉眼睛:“半夏,你最近有空吗?跟你妹妹一起来我家玩,尝尝阿姨的新菜式好不好?上次连翘过来,饭都没来得及吃,就被男朋友接走了。也没见到洛洛,这次你们一起来,把洛洛也带上吧?”

    王桂香是真心实意想念洛洛。那张漂亮的粉红小嘴,喊出的“奶奶”又脆又甜,听了就叫人喜欢。

    “好呀,我帮你问问连翘和洛洛吧,要是有空,我们一定过来探望您。”季半夏很爽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个王阿姨背景复杂,但毕竟曾经是邻居,她年纪这么大了还一个人漂泊着,也挺可怜的,过去看望一下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王桂香很高兴:“太好了!你们定了日子一定要早点通知我。就打我这个电话就行了。我别的本事没有,做饭还有两下子,到时候给你们多做点好吃的!”

    “嗯。好的,我现在在外面,一会儿回去我就给连翘打电话。”季半夏微笑道。

    王桂香很有眼色,一听季半夏这么说,赶紧道:“那好,你先忙着,回头定了日子你再打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,阿姨再见,好好保重身体!”

    季半夏挂了电话,傅斯年随口道:“你在a市还有亲戚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以前的邻居。老太太一个人住着,年纪大了,身边也没个照顾的人,怪可怜的。”季半夏叹道:“万一生病了,身边连个能递口水的人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住到养老院去?至少有人照顾。”傅斯年说完,才意识到自己公子哥的毛病又犯了,赶紧解释道:“如果没钱,可以向华臣申请资助。” △≧△≧,

    华臣每年都要拿出一大笔钱做慈善。已经形成传统了。傅唯川接手后,也没有丢掉这个优良传统。

    “倒不是钱的问题。”季半夏沉吟道:“这个老太太好像是在躲避,所以一直深居简出。养老院要登记在册,她肯定不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?”傅斯年觉得很不思议:“还有人追杀老太太?太丧心病狂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很不满他拿这事调侃,严肃道:”是真的,这个老太太以前是给人做保姆的,结果她无意中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,被东家追杀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顿时了然。法律有时候根本就是一纸空文,对有权有势的人来说,保姆的命,确实不值钱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两更完毕。累死了。明天见!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