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我陪着你吧
    炒饭端上了桌。很简单的青椒火腿炒饭。

    漂亮的白瓷盘,边缘有浅绿的缠枝绣球花,淡淡的一圈花纹,雅致精巧。配着同样的勺子,一看就是用心生活才会有的格调。

    “发什么呆?快吃呀!一会儿凉了。”季半夏笑着催了傅斯年一句,又去厨房端出一碗汤。

    汤碗上也有缠枝的绣球花,里面盛着极家常的菠菜蛋花汤。

    傅斯年抬头看着季半夏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唇角有笑意,眼神柔和如丝绒。他喜欢这样的气氛,喜欢季半夏散着头发,系着围裙为他端上亲手做的一汤一饭,很家常,很平凡,却温暖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这,才是家的感觉吧。

    “尝尝好不好吃?”季半夏在傅斯年对面坐下来,双手托腮,很期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傅斯年舀了一勺饭放进嘴里,青椒微辣,熏过的火腿肉,肥肉晶莹透明,瘦肉色如玛瑙,有松枝木的清香。米饭也正好是他喜欢的粒粒分明。

    “很美味。”傅斯年咽下口中的饭粒,认真诚恳的赞美季半夏。

    季半夏用手指从他盘子边拈起一片火腿放进嘴里,眯着眼作陶醉状,用播音员的语气深情道:“越是弥足珍贵的美味,外表看上去越是平常无奇。这平凡的火腿里面,有盐的味道,山风的味道,松林的味道,阳光的味道,还有时间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探头,在她鼻尖轻轻一吻:“还有爱情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睁眼看着他,粲然一笑:“恭喜傅总,甜言蜜语的功力又有长进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微笑:“进步离不开季老师的鼓励和鞭策。一切荣誉归于季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季老师已经被你吹捧得飘飘然了!”季半夏笑着轻轻拍一下傅斯年的头:“快吃吧,把盘子都舔干净才是对我最大的赞美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埋头吃饭,季半夏坐在对面满足的看着他吃,忽然觉得自己很慈母。果然爱一个人,对方就会变成一个孩子啊。

    傅斯年果然吃得干干净净,汤都喝得干干净净,他看一眼干净得没有一粒米饭的盘子,用邀功的眼神看着季半夏。

    季半夏被他的眼神逗得笑了起来:“干嘛?”

    傅斯年仰起脸:“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奖励什么?”季半夏假装不懂。笑得眼睛弯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明媚的笑脸,傅斯年按捺不住,直接把她拖进自己怀里:“akiss。”

    话未落音,他的吻已经印上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要!”季半夏一边大笑一边挣扎:“你刚吃过炒饭,嘴里还有火腿的味道!我才不要跟你亲嘴呢!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不信你试试。”傅斯年诱哄她,用舌尖顶开她的牙齿。

    季半夏笑得喘不过气来:“警察叔叔,救命呀!这里有人耍流氓!”

    傅斯年根本不管她的抗议,用手强扭住她的胳膊,专心地吻她。

    他的舌温热缠绵,卷住她细细的"yun xi"品尝,仿佛那是世界上最美味最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他急促有力的心跳声中,季半夏的理智一点点被淹没……

    傅斯年的吻越来越深越来越浓,二人的体温,已经让房间的温度升高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季半夏颤栗着,轻喘着,傅斯年健康强壮的身体挤压着她,笼罩着她,她的身体,已经有了最本能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别这样……”她无力的抵抗,声音软得像初生的小猫。

    傅斯年哪里听得进去,幻想了很久的女孩就在他怀里,甜蜜芬芳得像熟透的草莓,他很渴,很饿。

    一阵悠扬的音乐声突然传了过来,季半夏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连翘的电话。这是季半夏的第一反应。这么晚了还打电话进来,除了连翘没别人了。

    “斯年,连翘的电话,我去接一下。”季半夏软声恳求,她的手抵在他强壮的胸膛上,努力想拉开彼此的距离,脸色嫣红如花瓣。

    “不许接。”傅斯年霸道的将她拉回自己怀里,低头又想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季半夏急了:“连翘怀孕了还这么晚打电话过来,我怕是出了什么事。斯年,你快放手好不好?”

    傅斯年浑身沸腾的血液找不到出口,却也只能松开了季半夏的腰。

    季半夏冲过去接起电话,果然是连翘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姐!睡了没?”

    “没睡。什么事?你怎么样?”季半夏忧心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你别急。”连翘赶紧道:“是王阿姨出事了。刚才华安医院给我打电话,说王阿姨呕吐昏迷,被送到医院了。医院要找人签字,护士在她手机上找到了我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一下子听懂了,忙道:”好,我替你过去看看,你在家好好呆着。”

    连翘也有点抱歉:“维川在外面应酬还没回来,我想来想去也只能找你了。姐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啦,知道啦。下次请我吃大餐弥补一下吧。”季半夏开了句玩笑,匆匆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傅斯年在旁边也听到了几句,见她已经脱了围裙准备穿外套,好奇道:“你要去哪儿?连翘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邻居阿姨,突然犯病了,医院找人签字住院,我过去看看。”季半夏一边穿外套,一边把手机钱包往包包里放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傅斯年也拿起沙发上的外套,跟她一起往外走。  8☆8☆.$.

    “好。”季半夏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,主动伸手握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傅斯年也用力地回握她的手,两个人肩并肩,沿着幽暗的楼道朝外走。

    赶到医院,傅斯年找到相关护士签了字,便陪季半夏一起去王阿姨的病房里看她。

    病房里摆了四张床,王桂香住在最靠里的一张。她躺在床上,鼻子上插着氧气管,手背上还在输液,她的眼睛闭着,好像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王阿姨睡着了。要不你先回去吧。你在这里也不方便。”季半夏想赶傅斯年回去。他刚接手华臣,肯定一大堆事要忙,休息不好怎么行。

    “。”傅斯年坚持道。

    二人声音压得很低,但还是惊醒了床上的王桂香,她缓缓睁开眼,朝季半夏和傅斯年看去。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