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而我为你歌唱


听顾浅秋提到车祸后不离不弃的照顾,傅斯年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。


最初,他真的很感动,顾浅秋选择了继续和他生活在一起,当初,已经对季半夏动了心,可他还能保持冷静和理智,不让自己被本能驱使而向季半夏靠近,就是因为这份感动和歉疚。


可每次一点点小小的争执和不愉快,顾浅秋都要把这件事拿出来说,不停的说。她对他付出了多少,他欠了她多少,在这场婚姻里,她将自己塑造成一个奉献者和牺牲者,而他只是一个被动的享受者和索取者,在道义上,她永远占据了制高点。


有时候,傅斯年甚至宁愿顾浅秋那时候抛弃了他,他宁愿顾浅秋那时候没有照顾他,宁愿一个人被扔在偏僻破败的医院自生自灭,也好过背负这样沉重的道德包袱。


“浅秋,我知道那些日子的照顾不能用金钱来衡量,可是,我也给不了你其他的东西。寒武纪变卖掉之后,所有的资产我都留给你。还有我们现在的几套房子和几部车子,我都给你。谢谢你当初的不离不弃。”傅斯年温言道。


华臣他刚接手,股权还没有最终确定份额。寒武纪和房子车子都给顾浅秋之后,他相当于净身出户。这,已经是他能给的最大诚意。


顾浅秋自然也知道傅斯年的经济情况,听他这么说,彻底愣住了:“都给我?”她仰起头哈哈笑了起来:“傅斯年,为了和我离婚,你还真是舍得割肉啊!季半夏的床就那么有吸引力?你这么迫不及待要爬上去?”


傅斯年盯着她的眼睛:“浅秋,这么粗俗不堪的话,不应该从你的嘴里说出来。”


听见傅斯年维护季半夏,顾浅秋浑身的火直冒:“更粗俗不堪的事你都做了,你还好意思指责我?四年前的事就不说了,就说现在,你敢说你没跟季半夏上过床?你敢说你急着离婚不是为了和她双宿双飞?”


傅斯年看着顾浅秋,实在是不想指出来,究竟是谁先婚内出轨,还生下了一个私生子?


他和季半夏,还真没上过床!


“等你冷静一点我们再谈吧。”傅斯年完全丧失了和顾浅秋对话的兴致。他站起身朝书房走去。


顾浅秋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:“不用等!你不就是想离婚,想分居吗?好!我同意!分居!马上就分居!你现在就给我搬出去!”


傅斯年站住脚步,缓缓转过身看着顾浅秋,顾浅秋这么爽快的松开,确实出乎他的意料,可他的心情却轻松不起来。


“那昊昊呢?你准备怎么安抚?”傅斯年觉得顾浅秋实在很不适合当一个母亲,她情绪失控的时候,完全不会顾及别人,正如此刻,她大喊大叫的时候,完全忘记了儿童房里还有个孩子,一个会因父母争吵而害怕的孩子。


这段时间,他和顾浅秋的争执越来越频繁,尽管他在努力的控制,但昊昊还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。昊昊的胆子越来越小,夜里也经常噩梦尖叫。


“昊昊是我的儿子,怎么安抚他,不用你操心!你给我滚!马上就滚!”顾浅秋一边大哭,一边推搡傅斯年。


儿童房里,昊昊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听着客厅里传来的哭喊声。


“阿姨,爸爸妈妈又在吵架,对吗?”小人儿满心的忧虑,仰头轻声问保姆。


保姆轻轻摸摸昊昊的头:“爸爸妈妈闹着玩呢。过一会儿就好了。昊昊别怕。”


“不,不是闹着玩,爸爸要和妈妈离婚,我听见了。”昊昊看着保姆:“阿姨,离婚是什么意思?”


保姆语塞了,支支吾吾道:“你听错了吧。爸爸妈妈只是闹着玩。”


“离婚就是爸爸妈妈都不要我了。”昊昊自言自语,小小的脑袋压得低低的:“我们班就有小朋友的爸爸妈妈离婚。离婚就是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。”


大颗的泪珠一滴滴落到沙发的软皮上,凝成一个小小的水洼。


“不会的,爸爸妈妈怎么会不要昊昊了呢?”保姆无力的安慰着昊昊,她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两个大人最近确实闹的太凶了。叫她说,傅先生真的是很有风度的男人了,太太动不动就发疯,换谁也受不了哇。


过了一会儿,吵架声停止了,保姆松了口气:“你看,这不是没事了吗?你乖乖看电视就行了,大人的事,小孩子不要操心。”


昊昊没说话,竖着耳朵专心听着外面的声音。轻轻的关门声,随即是箱子在地上拖动的轻微滚轮声。


昊昊猛的推开保姆冲了出去:“爸爸!爸爸!”


客厅门口,傅斯年正在穿外套,身边站着一个拉杆箱。


“爸爸!你要去哪儿?你不要昊昊了吗?”昊昊抽泣着抱住傅斯年的大腿,拼命地搂得紧紧的。


看着昊昊的眼泪,傅斯年心如刀割,他蹲下身一把抱住昊昊:“乖儿子,爸爸要去外地出差,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,你在家乖乖陪妈妈,等爸爸回来了,给你买奥特曼。好不好?”


“不好!不好!爸爸骗人!爸爸要和妈咪离婚了!爸爸不要昊昊了!”昊昊大哭起来,伤心得眼睛全红了。


顾浅秋走过来,她一把拉开傅斯年和昊昊的胳膊,强行把昊昊往房间里抱。


“不要!爸爸,我要爸爸!”昊昊在顾浅秋的怀里拼命的挣扎。


顾浅秋用力抱紧昊昊的小身体,脸色铁青的朝闻讯赶过来的保姆吼了一声:“都是死人吗?不知道帮帮忙?!”


保姆被顾浅秋的眼神瞪都浑身冒汗,赶紧帮着顾浅秋,抬着昊昊往主卧走。


傅斯年站在门口,眼睁睁看着昊昊被顾浅秋和保姆抱进卧室。“砰”的一声,卧室的门猛的关上,孩子尖锐的哭声顿时变得含糊而低微,傅斯年用力抿紧嘴唇,仰起头,痛苦地闭上眼。


这桩失败的婚姻里,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。但最大的受害者,永远是孩子。


傅斯年意兴寥落,在名下几处房产中,随便找了套离公司近的小公寓便搬了进去。


小公寓许久没有住人,冷清得像座坟墓。傅斯年躺在沙发上,看着天光由浅变深,直至夜晚彻底降临。
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傅斯年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,有消息进来了。


看到屏幕上季半夏三个字,傅斯年飞快打开消息。


“昊昊的帽子忘在我包里了。你明天什么时候方便,我把帽子给你送过去?”


看见昊昊两个字,傅斯年的心又是一痛。


“我现在过来拿吧。”他回道,他现在突然很想很想看到季半夏。


“呃,好吧。”


季半夏盯着手机屏幕,心里有小小的窃喜。又能看见傅斯年了,她真的要感谢昊昊,把帽子塞进了她的包里,又忘了拿出来。


季半夏本来已经卸了妆换了睡裙了,想了想,又重新坐到梳妆台前,涂了点睫毛膏,上了点腮红。


半小时后,敲门声响了,季半夏从猫眼中看到是傅斯年,赶紧开了门。


一看到傅斯年的脸,季半夏就怔住了,一向淡淡的没什么表情的傅斯年,竟然满眼的失意遮掩不住。


“斯年,发生什么事了?”季半夏担心道。


傅斯年也没想到被季半夏一下子看了出来,犹豫了一下才道:“我和浅秋,正式分居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季半夏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点点头,表示听到了。没有多问一句。


傅斯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季半夏走到餐厅,给傅斯年端了一杯温热的花茶,轻轻放到他的手边。


看到花茶漂亮的色泽,傅斯年才突然想起自己一下午都没有喝水。他端起花茶喝了几口。一直处于干涸和饥饿状态的肠胃受到热水的刺激,发出了咕噜咕噜的轻响。


季半夏侧头看他,温柔一笑:“饿了?”


“嗯。”傅斯年看着她的脸,心中那股灼痛感稍微减轻了一些。


“我去做个炒饭。马上就好。”季半夏起身,轻盈的朝厨房走去。


傅斯年环顾四周。小小的客厅被收拾得整洁干净,到处都摆着玲珑可爱的绿植,墙上的挂钟发出沉稳的滴答声,沙发旁的小矮柜上,还放着一本翻开的书。


这里的一切,都温馨宁静,透出一股岁月静好的气息。


傅斯年拿过季半夏看了一半的书继续翻。是洛尔迦的诗集。傅斯年工科出身,对诗歌的认识只停留在唐诗宋词上,洛尔迦这个名字,对他来说很陌生。


牛和无花果树都不认识你


马和你家的蚂蚁都不认识你


孩子和下午不认识你


因为你已长眠


石头的腰肢不认识你


你碎裂其中的黑缎子不认识你


你沉默的记忆不认识你


因为你已长眠


秋天会带来白色小蜗牛


朦胧的葡萄和聚集的山


没有人会窥视你的眼睛


因为你已长眠


因为你已长眠


像大地上所有死者


像所有死者被遗忘


在成堆的死狗之间


没有人认识你。没有。而我为你歌唱


为了子孙我歌唱你的优雅风范


歌唱你所理解的炉火纯青


歌唱你对死的胃口和对其吻的品尝


歌唱你那勇猛的喜悦下的悲哀


……


傅斯年将书放回原处,把季半夏放的书签放回原位。


喜欢诗歌的人。内心想必是丰富美好的吧?看着封面因经常翻阅摩挲出的褶皱,傅斯年的心突然就宁静了下来。


深夜独坐,阅读这些句子的时候,季半夏的内心,应该也是宁静而充满诗意的吧?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