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真心为她好
    刘郴不认识靳晓芙,看清了她的脸之后颇有点惊艳:“佑勋,这妞长的不错啊!你从哪儿弄来的?”

    苏佑勋故意噗嗤一笑,一双眼睛盯着季半夏:“郴总,你问问季小姐,这个妞,以前跟季小姐颇有渊源呢!”

    他不说靳晓芙是季半夏以前的同事,就是想借机羞辱一下季半夏。

    刘郴惊讶:“半夏,你认识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季半夏尴尬的点点头,担心的看了傅斯年一眼。

    傅斯年的眼睛,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了。他一直紧紧盯着快步朝这边走过来的靳晓芙。

    苏佑勋还在聒噪:“郴总对她有兴趣?要不要我帮你拉拉皮条?”

    苏佑勋话刚说完,“呼”的一声,脸上就重重挨了一拳。

    他被打得眼冒金星,蹬蹬蹬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,苏佑勋火冒三丈,指着傅斯年的鼻子就开骂:“你他妈有病啊!老子招你惹你了?想打架是吧?老子奉陪到底!”

    靳晓芙也正好走了过来,见苏佑勋挨了揍,有点莫名的看向傅斯年:“哥,你打他干嘛?”

    苏佑勋听得一愣:“靳晓芙,你喊他什么?”

    傅斯年把靳晓芙往后面一扯,一步步朝苏佑勋走去。

    刘郴半点要劝架的意思都没有,傅斯年打架,这是百年不遇的事情啊,还不要门票,真是不看白不看!

    季半夏也没想过要拉住傅斯年,苏佑勋把靳晓芙说的那么难听,傅斯年不狂揍他一顿,简直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没一个人劝架,傅斯年身材高大,气势十足,一双幽暗的眸子阴沉得骇人,苏佑勋有点腿软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靳晓芙的哥哥?没听说过她有哥呀!你是亲哥还是干哥?不会也是她的客户,跟我争风吃醋吧?”苏佑勋为自己找台阶。

    台阶还没找好,胸窝狠狠挨了一脚:“住嘴!你这个垃圾!”

    傅斯年满脸杀气,靳晓芙都吓得噤声不语。

    傅斯年将苏佑勋一顿胖揍,周围没一个人敢过来劝架。最后还是季半夏怕出了人命,好说歹说才把傅斯年拉住。

    靳晓芙回过神来:“哥,你这是干嘛呢?”

    她今晚是约苏佑勋谈事的,保险柜密码她已经记住了,找个机会就能看里面的卷宗了,苏佑勋说过,他会配合她一起兴风作浪的。

    结果现在,傅斯年把她的合伙人打得鼻青脸肿、嘴角流血,躺在地上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傅斯年盯着靳晓芙,突然拽起她的手往车里走。

    靳晓芙挣扎道:“你干嘛!有什么话不会好好说吗?”

    傅斯年压根不管她的抗议,拖着她走到自己的车边,开了锁把她往里一扔。

    远处,刘郴看着灰溜溜爬起来,撂下两句狠话就狼狈逃走的苏佑勋,又看看一脸担忧的季半夏:“半夏,这是唱的那出?”

    季半夏叹口气:“靳晓芙是斯年同母异父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他要揍苏佑勋。”刘郴摇摇头:“看不出来,冷心冷肺的傅斯年,还挺会护短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呢!”季半夏也不高兴了:“你还真相信苏佑勋的话,以为靳晓芙是那种女人了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?你看她那风尘劲。”刘郴不以为然,混过夜场的,身上的气质跟良家女子完全不同。他又不是傻子,这点还看不出来?

    “刘郴,你再这样说我生气了!”季半夏恼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跟她是姑嫂关系,我不说了还不行吗?”刘郴赶快赔笑。

    季半夏往车里看了一眼,忧心道:“也不知道斯年跟靳晓芙说什么,斯年不能生气的,一生气就心口疼,靳晓芙说话又冲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啧,看把你给心疼的……”刘郴又开始酸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没心思搭理他,只盼望傅斯年和靳晓芙好好说话,不要动怒。

    车里,靳晓芙正揉着脚踝,怒气冲冲的质问傅斯年:“你到底要说什么?赶快说!我还有事!”

    傅斯年盯着她:“如果你不是我的妹妹,我看都不会看你一眼!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扫过她脸上的浓妆和身上的短裙,嫌弃的皱皱眉:“靳晓芙,你这幅样子,和那些站街女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靳晓芙勃然大怒:“对!我是站街女!你妈也当过站街女!你身上一样流着站街女的血!”

    傅斯年用力的闭了一下眼,压抑住心中快要爆发的怒气,声音尽量平缓:“晓芙,尊严是自己给的,想得到别人的尊重,你身上就要有能让人尊敬的东西。你现在有什么呢?空有美貌,还被你当做游戏情场的资本。你还这么年轻,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你认真想一想,自己究竟想过什么样的生活,想成为什么样的人?是像今天这样,被男人在背后用最粗鄙的话侮辱,还是活得有尊严一点,认真的生活,认真的恋爱,不辜负自己来人世一趟?”

    难怪傅斯年要揍苏佑勋,原来他背后说她坏话了。靳晓芙心里温暖,却还是反唇相讥:“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认真的生活?”

    她在认真的报复,顾家家破人亡的那一天,就是她重获新生的一天。

    她不是没有付出过真心,她的真心,已经被人扔在地上踩成碎片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有?你和已婚男人纠缠不清,还跟外面这个垃圾约会,这就是我看到的全部事实。”傅斯年看着靳晓芙,心软了一下,她仰着头看着他,一脸的不服气,一脸的倔强,一脸的不妥协,这样的神情,让她有了几分不谙世事的天真。

    她额头到鼻子的轮廓,真的和他自己很像。神奇的血缘。

    “我和顾青绍的事你不用管,我有我的打算。外面那个男人,我根本不是和他约会!他只是我的合伙人罢了。” ,o

    靳晓芙的话,让傅斯年一下子警惕起来:“晓芙,你想干什么?那个男人根本就是个垃圾,你跟他合伙,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傅斯年的担忧显而易见,靳晓芙发现,这个半路哥哥,其实还是很有人情味的。至少,他是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她独自漂泊,这份难得的亲情,实实在在的打动了她,她放缓了语气:“你赶快放心吧,都被你打成了猪头,他还敢找我合伙?”

    想到苏佑勋刚才那副狼狈相,靳晓芙不由扑哧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和顾青绍纠缠。如果缺钱,你过来找我。不要占男人的便宜。”傅斯年想了想,又道:“你如果想念书,我帮你找学校,如果想上班,我给你找工作。总之一句话,不要再混日子了。”

    靳晓芙比了个剪刀手,笑靥如花:“哇,有哥哥罩着就是好!想要什么就有什么!”

    傅斯年无奈的叹口气:“先别欢呼,先把你的假睫毛给我扯了。”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