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出来卖还矫情什么


酒酣耳热之际,刘郴感叹道:“傅斯年,你早该离婚了,顾浅秋跟你哥们有一腿,你的绿帽子恐怕已经戴了好几年了。品 书 网 (
.
.   )”


傅斯年笑笑,没接他的话,反而是季半夏好奇的追问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
昊昊不是傅斯年的儿子,傅斯年对外一直瞒得紧紧的呢,怎么刘郴就知道了?


刘郴喝多了,舌头有点不灵活了:“你还记得吗?有一次我们三个人一起吃饭,正好碰见顾浅秋和斯年那个哥们,叫江翼飞的那个,也过去吃饭……”


“嗯,然后呢?”季半夏想了想,确实有这么件事。当时刘郴还幸灾乐祸的说顾浅秋和江翼飞吃饭,只怕有奸情,她反驳了几句,刘郴还说他看见了什么什么,只是当时他的话没说完,她也没认真追问,还以为刘郴就是见不得傅斯年好,就没往心里去。


“然后我去了趟洗手间,回来的时候看见顾浅秋的脚在江翼飞小腿上磨蹭。”刘郴看着傅斯年,很好奇他为什么一脸平静,丝毫看不出任何动怒的痕迹。


绿帽子啊,这么大一顶绿帽子,傅斯年竟然还能面不改色,刘郴真是不得不佩服。


听到刘郴的话,傅斯年心里只是冷冷一笑。顾浅秋再三强调昊昊只是她和江翼飞酒后乱性的结果,只是仅有一次的意外,原来都是谎言!


事已至此,刘郴没必要用这事来骗他,骗他的,一直是顾浅秋!


“那你当时为什么不说?”季半夏简直忍无可忍了,瞪着刘郴责问。


那时候,因为顾浅秋怀孕了,她和傅斯年之间才断绝了所有可能。那些纠结痛苦的日子仿佛还在昨天,如果她和傅斯年早点知道顾浅秋肚子里的孩子是江翼飞的,他们还用浪费四年的光阴吗?


“我干嘛要说?”刘郴狡黠一笑:“我不仅没说,我还特意打电话提醒顾浅秋,让她小心点,因为我感觉当时傅斯年已经有点怀疑她和江翼飞的关系了。”


“你!”季半夏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好。刘郴无赖得这么理直气壮,简直叫人无话可说。


傅斯年一直保持镇定保持沉默,刘郴实在按捺不住了:“傅斯年,你怎么一点都不愤怒,不好奇?”


傅斯年淡淡一笑:“因为没什么好计较的了。”


确实没什么好计较的了,他已经做出决定,今生今世,他想一起牵手白头的人,是季半夏。


“够豁达!”刘郴由衷的赞了一声。沉得住气,受得了辱,拿得起放得下,并且还长的帅,还有钱,傅斯年能得到季半夏的心,简直太天经地义了!


饭局结束,三人朝停车场走的时候,正好碰见苏佑勋,苏佑勋认识刘郴,先跟刘郴打了个招呼,等看见傅斯年和季半夏时,眼神闪烁了一下,他认出了季半夏,本来想讽刺几句,但碍于旁边傅斯年强大的气场,又不敢贸然造次。


傅斯年为人低调,苏佑勋的层次也不够认识傅斯年这种级别的。哪怕经常听见“傅斯年”这三个字,苏佑勋也不知道,眼前这气质冷冽的男人,就是传说中的华臣总裁。


季半夏早就不记得苏佑勋了,也没跟他打招呼,只礼貌的对他笑了笑,便和傅斯年一起站旁边,等他和刘郴寒暄完。


刘郴跟苏佑勋也只是泛泛之交,见他过来寒暄,随口道:“你也过来吃饭?怎么一个人?我记得你女朋友很多的。”


苏佑勋笑得很暧昧:“郴总你忘了,我单身的。女朋友这种东西多麻烦,女人经常换换就得了,弄个女朋友,不是自讨苦吃吗?”


刘郴随口敷衍道:“你小子积点德吧,玩弄别人的感情,当心被人阉了。”


苏佑勋很得意:“这还不至于,我又不玩良家女子,都是欢场上的婊子,我出钱,她们出人,公平买卖,大家各取所需,谁也不吃亏的。”


刘郴面对着苏佑勋,远远看见一个时髦女郎正朝这边走,灯光明灭看不清她的脸,但身段妖娆的很,便打趣道:“后面那个穿白裙子的是不是你带的女人?你不怕她听见了?”


苏佑勋扭头一看,靳晓芙正往这边看,便笑道:“听见就听见,当婊子的都有自知之明,出来卖,还矫情什么!”


话头刚落,靳晓芙也正好走到灯光下,刘郴、季半夏、傅斯年三人都朝她看过去。


季半夏看清了靳晓芙的脸,心里咯噔一下,忙朝傅斯年看去。


傅斯年很明显也认出了靳晓芙,他脸上没什么表情,但季半夏知道,他的心情现在很糟糕!

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?安利一个公众号:小蚂蚁追书 ,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,陪你尬聊

打开支付宝搜:7441595,有红包可以领,每天限1个.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