+ - 阅读记录

装饰得精致华丽的客厅里,顾浅秋正在接电话。


“没上去?在她家楼下呆了会就回去了?”顾浅秋握紧手中的话筒,提高了声调。


她找人在季半夏的卧室里装了一个针孔摄像机,准备偷拍下二人的床照,作为自己手中最后的筹码。


“确实没上去,他们就是在车里亲热了一阵子。没有发生关系。”


“继续给我盯着。我就不信,他能忍得住!”顾浅秋狠狠一拍桌子。


傅斯年是个正常男人,和季半夏又正是情热之时,一天憋得住,两天三天,她不信他放着眼前的大餐不吃!


“少奶奶,燕窝炖好了,您现在吃吗?”小保姆怯生生的请示她。


顾浅秋和傅斯年分居,白慈心心疼外孙,把昊昊接到顾家去住了,家里只剩她和两个保姆,日子过得格外冷清。


顾浅秋心情不好,不耐烦道:“不吃不吃!别在我眼前晃悠!回自己的房间去!”


保姆走了,一个人的客厅更加寥落寂静,顾浅秋缩在沙发里,心情低落到了极点。


无意识的把玩着手机,她看到屏幕上的通话背景才发现,自己竟然拨了江翼飞的电话。


顾浅秋一个激灵,赶紧挂了电话。就在挂断的那一瞬间,她看见电话接通了。


不过,她挂断之后江翼飞并没有再打来。顾浅秋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,也没有继续打回去。


罢了,他都已经说了不想搭理她了,她凑过去又有什么意思?


长夜漫漫,顾浅秋发了会呆,忽然想起今天去spa会馆做美容时,相熟的美容师给她的那张名片。


会馆里新来的小鲜肉,专为富婆准备的,身高188厘米,胸肌腹肌人鱼线,样样都有。还是个中英混血儿,帅得一塌糊涂。


这样的名片顾浅秋接到过很多次,每当有新人进来,美容师都会为客人推荐。


她常常转身就扔了。今天那张名片,她竟鬼使神差的留了下来。


顾浅秋从包里找到那张名片,拨通了上面的号码。


一个小时后,顾浅秋在酒店房间里见到了188的小鲜肉。他很年轻,很帅气,走在路上绝对是姑娘们偷偷花痴的对象。


当她的身体完全展露在他眼前时,他眼中的惊艳和感叹,都极大地满足了顾浅秋的自尊心和虚荣心。


这种惊艳和感叹,让她觉得自己不是可怜兮兮的弃妇,需要花钱才能得到男人的抚慰。他对她的赞美和渴望,是最原始的男人对女人的赞美和渴望,而不仅仅是因为金钱。


“天哪,你真美。我真是太幸运了!”小鲜肉由衷的感谢上天,他本以为只有人老珠黄,一身松垮皮肉的富婆才需要花钱买欢,没想到会遇到这种大美人级别的客户。


顾浅秋躺在床上,接受着他无微不至的服务。干涸很久的身体滋润起来,一直没有得到满足的**充分被释放,可她的心,却空洞而麻木。


眼角有泪猝不及防的落下,顾浅秋狠狠擦去眼泪,身体更加疯狂的扭动起来。


没有爱情又如何?只要两千块,她就能买到一具鲜活的**。


王桂香的调查结果出来了,五年之前,她一直为一户姓顾的人家服务,做全职保姆。一年后,顾家女儿出嫁,她跟着去了新的家庭,继续做保姆。


顾启正。听见这个名字时,傅斯年轻轻笑了。


原来如此!所有的不解之谜,被一条隐秘的纽带联接了起来。离真相,他似乎只有一步之遥。


挂断电话,傅斯年站在窗前,静静看着外面高远的蓝天。被精心掩埋的真相,究竟是什么呢?也许,比他想象的还要狰狞恐可怖。


傅斯年约了季半夏吃晚饭,把王桂香的调查结果告诉了她。


季半夏拍案而起:“我去问她,她究竟知道了顾家的什么秘密!为什么见到你像见到鬼一样!”


“别急。”傅斯年拉她坐下来:“不用问,她不会说的。”


“你怎么知道她不会说出来?我们都已经知道她的真实身份了!”季半夏不解地问他。


“她如果想说,上次在医院见到我就会说了。”傅斯年说完,又加了一句:“她年纪这么大了,还能毫发无伤的从顾浅秋眼皮底下逃走,这足以说明她绝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。我们贸然行动,只会打草惊蛇。”


“打草惊蛇?”


“她完全可以把我们已经知道她身份的事当做投名状,拿去找顾家寻求庇护。威胁顾家,如果顾家不保证她的安全,就将此事公之于众。”


“也对。”季半夏点点头:“四年前她没想到这个法子,是因为顾家突然发难,她还来不及布置后着。现在不同了,她完全可以留个录音或者视频在什么人手里,如果半个月联系不到她,就将录音视频交给公安机关之类的。”


“聪明丫头。”傅斯年赞许的看着季半夏:“所以,她如果现在去找顾家谈判,让顾家察觉到我们的举动,我们想找到证据就更难了。”


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


“我来做一个局吧。”傅斯年握住她的手:“这个局,需要你的配合。”


“怎么配合?”季半夏紧张又激动。


“等王妈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,你约她到五岳路的餐厅吃饭。其他的事情,我来办。”


傅斯年低声将自己的计划跟季半夏说了,又叮嘱道:“你约她的时候,语气要自然一点,别露出马脚才是。” 》≠》≠,


“放心吧,一定完美完成任务。”季半夏一脸膜拜的看着傅斯年:“斯年,你不去做侦探真是浪费人才啊!”


傅斯年不说话,只是看着她笑。


季半夏不满的噘嘴:“人家夸你夸这么狠,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?好歹脸上应该有点得意或者开心呀!”


傅斯年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:“刚才是在夸我?我以为你只是陈述一个事实。”


“少臭美了!”季半夏突然醒悟过来:“你故意不说话,就是给我挖坑,等我跳下来吧?哼!”


“孺子可教。”傅斯年笑眯眯的看着她:“不傻嘛!”


“老狐狸!”季半夏看着傅斯年的笑脸,突然很怀念当初那个一脸高冷,淡漠疏离得毫无人间烟火气的傅总裁了。

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


@精彩小说网 . http://www.jingcaiyuedu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精彩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版权申明/书籍屏蔽申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