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阿弥陀佛
    大半个月后,王桂香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。中途季半夏看过她几次,送了些保健品和营养品,感觉她精神恢复得不错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奥丁也忙,季半夏部门新接了个大项目,本来人手就紧张,偏偏又离职了两个骨干员工,季半夏带着手下的小兵忙得气都喘不过来,连周末都用来加班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刚接手华臣也忙,中途还出了趟差,二人也有一个多星期没见面了。

    这天季半夏还在办公室奋战呢,傅斯年的电话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傅总有什么指示呀?”季半夏放下手头的工作笑道。之前傅斯年接送过她上下班,她怕被同事看到,勒令他不许接送,结果因为工作太忙,两人时间又总对不上,想见面也没空见了。

    平时上班加班还不觉得,现在听到他的声音,季半夏才发现自己有多想他。

    “今晚有空吗?一起吃饭?”傅斯年声音永远那么醇厚好听。

    季半夏赶紧看看日程表,傅斯年真会挑时间,今天一个会议都没有,下午早点走都行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那我们在哪儿见?”

    “我过来接你不行么?”傅斯年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季半夏咬咬嘴唇,笑了:“当然不行。傅总,你就不能低调点么?”

    傅斯年跟疯了似的,丝毫不顾及自己现在还没正式离婚的身份,完全是毛头小子刚恋爱的那种狂热状态,巴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和季半夏是一对儿。

    他疯,她不能跟着一起疯啊。

    “那老地方见吧。”傅斯年叹口气:“我给你买辆车吧,省得你地铁公交的奔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打车也很方便的。”季半夏赶紧拒绝,不用负担洛洛的学费,她现在经济已经宽裕很多了。打个车还是打得起的。

    傅斯年想说什么,忍了忍还是没说。

    季半夏知道他心里别扭什么,不花他的钱,他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好啦,别气了。”季半夏哄了他一句,忽然想起一件事:“王阿姨的身体已经恢复的不错了,要不今天我就约她见面?跟她见完,我们俩也正好可以见面,什么都不耽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那你记得带上东西。”傅斯年考虑了一下,爽快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顾浅秋拖着不肯离婚,如果王桂香手里的秘密足够有分量,离婚的脚步就可以加快了。

    季半夏想了想,给王桂香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半夏呀?今天不忙了,有空给我打电话了?”王桂香的精神听上去好的很。

    季半夏笑道:“是呢,今天稍微闲一点。王阿姨,你下午有事吗?要是没事,我请你喝个下午茶吧,我有个小礼物想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有点意外,但是非常高兴:“好好,我下午没事,空闲的很。咱们在哪儿见呢?”

    季半夏说了个王桂香家附近的茶楼,又约好了时间,这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跟傅斯年说了时间和地址,季半夏心里又紧张又期待。

    顾家究竟对傅斯年做了什么?他的失忆会不会跟这个有关系?

    美容会所里,顾浅秋正躺在美容床上做脸,女店员拿着她的手机过来了:“傅太太,您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一看屏幕上傅斯年的名字,顾浅秋一下子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不激动是假的,她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跳,才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?有事吗?”

    她现在已经懒得再卑躬屈膝的讨好傅斯年了,离婚?想的美,她拖也要拖死他!

    “浅秋,下午有空吗?一起喝个下午茶?我有话想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现在不能说,非得见面吗?”顾浅秋不想见傅斯年,她这段时间纵欲过度,看上去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“见面说吧。电话里不方便。”傅斯年很坚持。

    顾浅秋犹豫了一下,随机扬扬头:“行啊,见面就见面。时间地点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有什么好怕的,憔悴不憔悴的,傅斯年估计根本看不出来吧。他的心思,早就不在她身上了!

    约好了时间,顾浅秋发了会儿呆,扭头对女店员道:“那个磁疗紧致,再给我做一遍吧。我一会儿要见朋友,要把状态弄好点。”

    女店员劝道:“您今天已经做过一次了,再做一次,强度有点大了,虽然暂时能容光焕发,但是皮肤底子会变差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你做吧。”顾浅秋重新躺好,直接把眼睛闭上了。

    傅斯年会跟她说什么?大概还是想早点离婚吧。他安排的倒是很周全,离婚后每个周末都带昊昊出去玩一天,如果昊昊想他了,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顾浅秋在心里冷笑一声。都要离婚了,还装什么好男人,好爸爸。

    这些花架子,就是想让她心软,早点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罢了。她都看透了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季半夏把工作稍微处理了一下,就直接打车来到她跟王阿姨约好的茶楼。

    茶楼消费不菲,客人不多,很是清幽。季半夏强压着紧张东张西望了一圈。

    傅斯年说顾浅秋已经答应了要过来,她真担心顾浅秋会提前过来,跟自己碰上了。

    还好她担心的事没有发生,还没到点,王桂香笑眯眯的挎着个小布兜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半夏,这儿装修得真气派,消费不低吧?”王桂香在顾家的时候,虽然是个保姆,但生活水准比一般的小康之家还高。从顾家出来之后,生活水平直线下降,已经很久没来过这么高档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您就别操心这个了。”季半夏笑吟吟的亲手帮她倒了杯清茶:“你尝尝这个,喝不喝得惯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笑着喝了一口:“这茶好,正好配我带来的小点心。”

    她从布兜里掏出几个塑料盒子,里面整整齐齐摆着精致漂亮的小点心,往季半夏面前推了推:“你尝尝。连翘和洛洛最爱吃这个味了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尝了一块,又让王桂香另点了几样点心和小食,二人坐着聊了一会儿,季半夏的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“王阿姨,我接个电话哈,同事打来的,我怕公司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儿,季半夏回来了,王桂香见她脸色不太好,忙问道:“半夏,怎么了,是公司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突然有点急事呢。”季半夏抱歉道:“真是太不凑巧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!你忙你的,反正咱俩也聊了半天了。”王桂香很识趣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哎,这样是不是不太好?我约您来的,结果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关系!咱们还这么客套做什么!”王桂香站起来推她:“你赶紧忙去吧,我坐会儿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先回公司了。账单我已经结了,您不用操心了。”季半夏说着,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从包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锦盒:“对了,王阿姨,我客户给我送了条项链,我这种项链挺多的,这条送给您戴吧。您戴着肯定好看。”

    季半夏打开锦盒,拿出一条珍珠项链:“王阿姨,我帮您戴上吧,这项链还挺衬您这身衣服的。”

    王桂香一看,一串光灿灿的黑珍珠项链,看着就价值不菲,赶紧客气:“这个挺贵的吧?我收下多不好,你留着自己戴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客气呀,这颜色适合年纪大一点的戴。”见王桂香也不是很认真的在推辞,季半夏就打开扣环帮她戴上累了。

    王桂香扭头从玻璃里照了照,脸上很满意:“还真挺好看的。谢谢你啊半夏,太过意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客户送的,我也没花钱。不用过意不去。”季半夏笑着跟王桂香打了个招呼,就走出了茶楼。

    茶楼边的巷子口,挺着一辆不起眼的车,季半夏走过路口,见没人注意,便猫腰钻进车里。

    车里坐着傅斯年,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盒子,见季半夏进来,微微一笑:“办妥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妥了,我还怕她不肯戴,紧张得背上都是汗。”季半夏摆摆手,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傅斯年朝窗外看一眼,伸手探进她的后背,肌肤光洁细腻,温软如玉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汗嘛。”傅斯年的手指抚过她的腰眼,压低了声音:“爽滑得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边去!”季半夏红着脸瞪他一眼:“都什么时候了,还有心思调戏良家女子。”

    傅斯年见她真急了,便收了手回来,开始调试手里那个黑盒子。 △≧△≧,

    季半夏只听见刺啦刺啦的声音,赶紧道:“是不是坏了?”

    “没,现在没人说话,所以都是杂音。”

    “,王阿姨可千万别把项链取下来了,要是放到包里,我们就听不清什么了。”季半夏双手合十拜了拜。

    “这么担心做什么?”傅斯年笑着在她脸上亲了一下:“就算失败了,也还有别的办法嘛。”

    “顾浅秋呢?她怎么还没过去?不会是不来了吧?”季半夏还是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她会来的。”傅斯年说着,眉毛一挑,示意季半夏看窗外。

    窗外的街口,一袭小黑裙,妆容精致,贵气逼人的端庄少妇,不是顾浅秋是谁?
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 精彩阅读 拼音=> jingcaiyuedu.com
提示: 本站没有APP,请勿下载任何关于精彩小说网的APP,谨防中毒!
积极配合“净网2017”专项行动,共同抵制网络淫秽色情信息,创建健康的网络文学环境,本站正在自纠自查,欢迎用户举报,我们将第一时间清理!
为您推荐